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皇女追夫 > 第369章 看轻
    沈昭听了这话之后微微思索了一下,“如今你的这事也是爆出来了,但是过程的不同,导致了你如今处在被动的位置上。”

    齐温书道,“是,所以我才冒险出来的。”

    “那王爷你有计划了吗?”

    齐温书摇头,“说实在的,我对于这种事并不是很擅长。我可以学,但我希望永远都用不上它。”

    沈昭闻言笑了起来,“你的想法是好的,没有谁愿意生活在尔虞我诈之中,但是日后你若坐了那个位置,你就只能活在尔虞我诈之中了。享了什么样的富贵和权利,就要承担它带来的负面影响。”

    “不过眼下,你不会也没关系,我会帮你的。但愿你的聪慧能让你日后在皇位上如鱼得水。”

    沈昭说完这话,转身对郭春萍说,“说起来今天那群姑娘们如此挤兑你,还将定王的事七嘴八舌的说了,你回家总是要问一问的?问完之后,你认为定王有背弃婚约之嫌,所以你要退婚,最好闹的大点,反正你身子不好,诚惠帝是知道的,有太医出入的话,想打听什么,总归是好打听一些的,尤其打听的若是站在权力巅峰的人,就更容易了。”

    郭春萍听完之后稍稍细想便明白了,“多谢公主,那春萍告辞。”

    “别急着走啊,你和定王也好不容易才见到吧?你们俩说说话吧!成亲之前多了解一些,对未来你们的路会更好一些的。”

    沈昭说完也没顾得上郭春萍满面绯红,直接交了郭宝腾出去了。

    郭宝腾跟在沈昭的身后道,“公主跟别人真是不同。”

    沈昭好奇的问,“哦?哪里不同?不都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吗?”

    郭宝腾轻笑,“不是,我说的不同是指为人处事。”

    沈昭恍然,“你说刚刚五姑娘见到定王的时候脸红,说话的声音也细小了许多,动作也矜持了起来,是吧?”

    郭宝腾噎住,原来公主都注意到了啊!

    “其实呢,我是不懂,不过就是见到一个人而已!如果说是因为见到异性才如此的,那她见到你,见到郭老太爷也没有啊!如果说是陌生男子的话,也不大可能吧?未婚夫?为何见到未婚夫就要这样呢?”

    郭宝腾嘴角抽了抽,公主啊,这是女子看到心仪的男子时会做出的下意识动作吧?

    其实他们大齐的民风已经算是很开放了。

    只是五妹跟定王,他们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所以五妹有些不好意思,有些害羞,放不开也是正常的吧?

    但为什么这话从公主口中说出来,就让人莫名的觉得很有道理呢?

    他轻咳了两声,“是这样的,我五妹跟定王这算是第一次见面,有些不好意思吧,按理说我们大齐的女子本来就比你们大周的要开放许多,加上她又是从庄子上长大的,原是不会如此的。”

    沈昭恍然,“第一次见?我以为他们再庄子上应该见过的。”

    “那个时候他们都小,现在若没有人说,估计见面都不认识吧!”

    沈昭恍然,但凡第一次见到那个,自己从小就知道会是自己未来夫君的人,不论是谁都会有些害羞吧,总会担心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印象。

    “倘若是我的话,唔…”

    沈昭认真的想了想,但是她却想不出来倘若是她,她会怎么样。

    反而是想起了那个梦,梦中那女子笑的很甜,她都能感觉到,当时的她一定是非常开心的,甚至可能是她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

    然而她,能感受到梦中‘自己’的开心,可醒来后,她满心有的只有悲伤,为什么呢?还有那个男子到底是谁?

    想到那个男子,沈昭的头突然间又痛了起来。

    她用手按着自己的额头,想要阻止这份疼痛,可是却丝毫效果都不见,郭宝腾见状,向前走了两步,问,“公主,可是身体不舒服?”

    沈昭忍着头痛摇头,“没有,只是偶尔会犯的头疼,我都习惯了,一会就好。”

    说是这么说,但沈昭总觉得这是在警示自己一定要想起来什么似的。

    可到底要想起什么,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郭宝腾见沈昭似乎并没有好转的迹象,赶紧叫了秀珠扶着沈昭回去休息了,同时他则去了大厅,将事情说了。

    “所以王爷您现在也该回去了,五妹,该你做的事你也不能忘了,我已经让秀珠去请个嘴严的大夫了,不过为防万一,他接下来几天可能要留在这里,我会负责守护公主的安全。现在我先送你回去。”

    郭春萍还没说话,齐温书倒是先开口了,“公主她没事吧?刚刚我看她面色红润,不像生病的样子,她是怎么了?”

    郭宝腾摇头,“属下也不知道,刚刚公主就是突然间头疼了起来,大概是…公主说只是犯了头疼病,她习惯了。”

    “头疼病?”定王皱眉,“从来没听说公主还有这个病啊!不行,我这么走了,实在有些不放心,宝腾你先送五姑娘回府吧,我在这里等一等,等公主没事了我再回去。”

    “可是王爷!”

    “就这么说定了,你们都去吧!”

    定王挥了挥手,一副打发人的样子,这姿势显然他是这里的男主人,而郭宝腾二人则是客人,甚至还是不受欢迎的客人。

    郭春萍的心中有一丝吃味,公主实在是太漂亮,让她不得不多想。

    看着定王的样子郭春萍神色间有意思失落。

    也是,公主那么好,出身好,长相好,头脑好,基本上没有不好的地方,而自己呢?虽然出身不算低,可是在庄子上长大的。

    论长相,自己更是无法跟公主相比。

    论头脑,还用说吗?

    倘若公主对自己有坏心的话,那自己只有吃亏的份,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吃亏了,这样的自己和公主,不论是谁都知道该选谁吧?

    ‘五妹,你别乱想了,我看公主的样子,她对定王可是一点心思都没有,再说定王日后会是咱们大齐的皇上,公主会是大周的女帝,他们两人之间,注定永远也没有可能!你与其胡思乱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你接下来要怎么做吧!’

    “你也不想被定王看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