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北唐风云 > 第十七章 承认
    大概是一直以强者自居的他们猛然发现,管阔的确拥有着这么对他们说话的资本。

    但是关家六爷却是一直都在沉默。

    管阔是他们不承认的关家人,是他的后辈,有血缘关系的后辈。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要是让他朝着管阔屈服,或者退缩,那么他以后在关家、在南吴,还怎么混?

    面子、威严,是大人物们常常考虑的问题,而小人物,不是不考虑,而是别人根本不在乎他的面子。

    关家六爷是大人物,而无疑,曾经的管阔就是别人不在乎他的面子存不存在的小人物。

    然而,现在,角色互换,管阔的面子越来越多,而他反过来开始拥有揭开关家六爷的面子的资格了。

    但是作为关家的大人物,而且并不像金彩燕父亲那么冲动的大人物,他还是有着许多的理智,面子这东西,什么时候能要,什么时候不能要,他的心里面有一杆秤。

    如果他坚持自己的面子,那么大可以和管阔继续杀下去,最起码是他自己一个人,可能他会杀死管阔,然而还有的可能便是管阔把他杀死。

    以他关家六爷的身份,就这样赔上一条性命,并不合算。

    躺在地上的那些尸体,便是前车之鉴。

    但是最重要的是,他知道管阔需要什么。

    “我承认你不是弱者,你的父母也不是失败者,他们和你都是值得尊敬的人物。”

    这一句话,其中包含了一些真实的情感,可是并不深刻。

    管清和夫妇,不论是在成为那一对夫妇之前,还是之后,在南吴、北唐,都是鼎鼎大名并且能力超群的人物,应该比起他关家六爷还要厉害得多,这一点,关家六爷的心里面特别清楚。

    不过逝者已矣,失败者的烙印、标签被贴上去之后,他会觉得那是关家的耻辱,打心眼里这样认为,不论这两个失败者是不是实力值得所有人崇拜。

    这种情感使得他现在对着管阔的“承认”显得有点矛盾,而且看起来言不由衷。

    管阔当然不会接受这一切,因为这不是他想要的,更何况,战斗的产生并非他一厢情愿地因为关家六爷说出来的这些而主动挑起,而是对方这么多人,也有要杀死他的决心。

    现在,察觉到杀死他的难度了,便用一句轻飘飘的话语想要安抚他,真是可笑。

    在这些完全没有价值的言论之外,或许他管阔稍微松懈几下,转过身去,就会有人忍不住,再一次出手。

    “你的承认毫无价值。”他说道。

    金彩燕的父亲此时此刻已经缓和了很多,对于刚才秦杀的威势,他心有余悸,然而他还是非常恼怒道:

    “你到底想要什么?小兔崽子,我告诉你,你别不知道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的血脉和你们相通,作为金家人,你是兔子,关家人也是?”

    管阔眯起了眼睛,里面有着深沉的杀意。

    他现在生气的样子并不十分强烈,但是威慑力恐怖。

    在从前,他喜欢暴跳如雷,然后便会有许多人指着他哈哈大笑,说道:

    “看吧,这个傻子又开始发神经了。”

    同样都是这个人,这真的很奇怪,也不奇怪。

    “你……”

    金彩燕的父亲想要说一些什么,可是嘴角抽动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知道这没有用,现在管阔最最强大,所以管阔说的话就有用。

    关家六爷死死地盯住了管阔:

    “他说得对,你到底想要什么?”

    “那你们想要什么?”管阔反问道。

    “我们现在什么都不想要。”关家六爷的语气之中,敌意越来越深,杀意却是越来越浅,这正是憋屈弱势的表现。

    “你杀了那么多人了,”他继续说道,“因为你父亲的缘故,陛下可能会选择放过你,但是如果你继续下去的话,想必整个南吴都将会没有你的容身之处,至于北唐,哼!”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将妥协化为了威胁,那是一种以退为进的手段,他尝试告诉管阔:在这里,准备迎接圣将的都是大人物,都是那个不可一世野心勃勃的吴皇重视的人物,管阔想要杀光这里的这么多人,先且不说这难度,因为他很有可能在杀光最后一人之前,也死在某一把吴钩刀下;即使是他杀光了这里的所有人,恐怕南吴人也不会放过他,他会进入新一轮的逃亡,而北唐很显然也是去不得的。

    “听你说的那些话,似乎很有些道理可言。”管阔微微一笑道。

    但是他丝毫没有要将秦杀归鞘的迹象。

    关家六爷的恼怒更加深切。

    他讨厌那种被一名后辈,尤其是曾经并没有放在眼里的后辈现在居高临下地对待。

    管阔没有要放弃武力的样子,不过他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最起码是马上作出什么表态。

    “我承认我们认为你是弱者,然后想要杀死你,这是一个错误,你可以现在马上就拿着东西离开,我们不会动你,至于陛下会有些什么样的想法,就看你的造化,你如今是丧家之犬,我想,和我们在这里死磕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他挥了挥手,示意将管阔围住的强者们可以散开了,给这个危险的家伙让开一个豁口。

    不过很显然,作为颇具智慧的关家六爷,他看待问题比较透彻,而别人却不一定如此。

    除了他以外,其他人的仇恨程度像是更深,也并没有任何的要退开的意思。

    见此,关家六爷提着刀,自顾自地后退几步,作出了表态。

    他是真的不想继续再和管阔打下去了,不然的话,他恐怕自己真的会死在秦杀之下,尽管持续下去管阔身死的概率也很大,但是在管阔死之前,谁都不知道他会带上哪些人垫背。

    死在地上的尸体都是一些颇有名气的强者,但是绝大多数都是吴皇招募到准备保护金忧作的杀手、护卫、侠客,还有的则是某些类似庄琼的没有战斗力的大人物带来的贴身护卫。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