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超仙传 > 第1425章 十二城大会(7)
    冰魔望着肩上的小兽神情一呆,安抚不满的炎魔道:“乖,咱低调一点。”

    他们俩一起动手已经很高调了,如果一次性就灭掉的人家多数弟子,到时候岂不是给主人招黑了嘛!

    一个厉害的飞升修士人家可以理解,一个飞升修士身上带着厉害的法器也能理解,一个飞升修士带着厉害法器又加上灵兽,这个就太招恨了!

    “老道名号沙弥,阁下如何称呼?”南屿城十个被挑战者的带头的青年冲冰魔抱拳道。

    冰魔对来者回抱一拳道:“冰魔。”

    “罗里吧嗦的浪费时间,直接开战吧!”炎魔脱离冰魔的肩膀直接扑了过去。

    “小心一点。”冰魔提醒一声,立即跟着冲过去,和南屿城的修士调换了一个边。

    冰魔冲出去时甩手击出一道冰墙,把他和南屿城的弟子隔离起来,顺道滑到了炎魔身后。

    炎魔除了炎火之外,她还可以利用自己的羽翅对敌人进行攻击,所以,来不及画阵阻挡的南屿城弟子的脸上基本上都插着几根绚蓝的羽毛。

    羽毛的一头磨得跟针尖似的,扎在人身上虽然没感觉,但是痛入骨髓的那种感觉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承受得住的。

    南屿城弟子一个个脸上挂着几只蓝羽,看起来既美观又诡异的和谐,那蓝羽就好像是从他们脸上生长出来的一样。

    炎魔咂巴着嘴,乐呵笑道:“耐力还不错嘛!”人性化的脸上露出自得的表情来。

    她的羽翅虽然不如炎火那般杀伤力大,但是叫人吃一顿苦头还是够够的,没有她主动收回羽翅,一般人想把羽翅完整的拔出来很是困难。

    冰魔对南屿城弟子同情一脸,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他这辈子都不想在体验一回。

    炎魔注意到冰魔的表情,哼声道:“怎么,你现在同情心泛滥到连敌人都兼顾了吗?”

    “不。”冰魔认怂,立即夸赞一句道:“小炎的准头好像又精进了一些。”

    炎魔哼一声,道:“就算你夸我我也不高兴的。”

    两人一边斗嘴一边应付南屿城弟子的攻击,不过,待他们这边齐攻之前,南屿城弟子已经刻阵布置好了。

    炎魔的羽翅只用了一次就被封印住了,也不知道南屿城弟子的阵法是个什么阵,只见他们三两人合在一起,同时站到了一个刻印出来的圈内。

    各圈的形状也不是全正圆形,他们之间互相环绕着,从上空看去,就好像四五个圈缠绕在一起的迷阵。

    冰魔和炎魔看着像是在阵法外面,实际上却是在阵法中心的,然而面前出现的南屿城弟子全部都是虚拟出来的幻影。

    冰魔和炎魔虽然没修炼过阵法,但是和阵法师没少接触的,当初端木锦修炼阵法时,就是用他们俩来练习的。

    “啧啧,南屿城弟子作得一手好死。”炎魔啧啧两声。

    接着,他们眼前的世界就变成了冰雪世界,白皑皑一片映出两人的倒影,以及控制住阵法的南屿城弟子。

    他们也没想到冰魔一招就化解了他们的幻境,光是冻结这些阵法的中心都叫人可怕的。

    整个挑战区域,乃至区域的边缘都被冰冻结成一片,边缘坐着的各大主城的人立即闪开,慢一些的人则全部被冻结住。

    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冰魔,这人的冰系法术也太逆天了吧!

    要知道挑战区域可是禁制太大动静的法术的,因为破坏了挑战台是很难瞬间修复的。

    而冰魔把整个挑战区域冻结的区域至少绵延一里,一般的法术就算平时可以轰炸十里地,到了这里也不过半里之内。

    “小冰,太夸张了吧!”炎魔乐呵乐呵道。

    这人还说管着她克制一点,自己却是一点没克制住,倒是把众修的心肝吓没了。

    冰魔一脸尴尬的望着炎魔,一副无奈的口气道:“没控制住。”

    看见那些南屿城的弟子差点伤到炎魔,冰魔哪还能控制自己,没直接把人撕成两半已经很克制的了。

    南屿城的阵法不愧是闻名十二主城的阵法宗,不仅带着防御,还连带攻击的,尤其是带点速度的攻击。

    “不管了,收拾了回去吧!”炎魔无所谓道。

    这些弟子都太差了,她欺负起来也没什么成就感,赶紧打完回去,浪费她的表情。

    冰魔也正有这种感觉,应道:“好的。”

    冰魔和炎魔互相配合着齐虐南屿城的阵法弟子,不过人家也不是纸娃娃,比人界修士厉害了不知凡几。

    南屿城的阵法还是够看的,纵然四周都被冰魔用九天灵冰冻结住,还是没有影响到阵法的中心结点,改运行的还是可以使用的。

    炎魔已经不知不觉间被阵法困住了数回,冰魔的冰阵和对方的阵法斗了个旗鼓相当,如果不是南屿城仗着人数,说不定冰魔早就压制住了。

    他一个人才一道攻击力,对方十个人却是足有十道攻击力,虽然应付冰魔很勉强,加上阵法的他们也是不输阵的。

    各大主城的挑战区域,现下最精彩的就是南屿城和缥缈峰这边,很多闲着的弟子全部都聚过来观战了。

    只见挑战台上,五颜六色的阵法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不敢是防御阵法还是攻击阵法,大大小小的全霸占着挑战区域。

    冰魔的冰封法术也四处冻结,不管是阵法还是南屿城弟子,一但冻结就无法动弹,然后就是双方的拉锯战。

    一分辅助炎魔,一分努力救出自己门内的弟子,场面一丁点空隙都没有,战斗持续得老长老长。

    “啧,这下子咱们可不敢说什么天尊了。”炎魔一脸着急,不能使用炎火的她看起来就像个废物一样老拖后腿。

    冰魔安抚一句道:“比异界弟子稍微强一点点罢了。”

    “本来还以为可以分分钟处理掉呢!”炎魔一脸叹息道:“看来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冰魔轻笑一声,一巴掌把迎面袭来的南屿城弟子冻结住,问道:“小炎,你还能撑住吗?”

    炎魔仔细扫一眼冰魔,问道:“怎么?你不行了?”

    她问这个倒不是轻视冰魔,而是因为他们俩的自护法力有限,冰魔已经连续使用那么久的自护法力了,怕是早就没存货了。

    帝听风现在可不能给他们过度灵力,全靠修炼储存灵力,更何况,冰魔维持人形还需要浪费一些灵力。

    冰魔老实道:“勉强吧!”

    和南屿城弟子继续耗下去,冰魔或许不会输,但是也赢不了,最后的结局注定了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啧,看来还是得吾辈其亲自出马了。”炎魔啧一声,决定还是解封自己。

    冰魔的杀伤力是有,但是比较炎魔的就略逊色了,如果两者之间的招术加持在一起齐发,威力则会增加百分之五百的。

    冰魔也不阻止,提醒道:“你悠着点哈!”可不要一上手就把人家自己燃化了。

    “今天心情不错,不杀生。”炎魔应道。

    炎魔一箭冲出去之后,化作一道蓝影散开,南屿城众弟子眼前顿时冒出来一个美轮美奂的仙女来。

    炎魔的人形虽然可以维持一会儿,但是她的实体却是幻不出来的,仅仅只能看见一个轮廓的虚体。

    冰魔立即打发掉身边缠上来的南屿城弟子,遁影到炎魔身边,无奈道:“不是说了最近不能使用人形姿态了嘛!”

    “偶尔破例一次嘛!”炎魔冲人抛一个媚眼,道:“你也不想输给了南屿城的人回去被训吧!”

    不知想起了什么,冰魔浑身一抖,认同道:“那就按照你的想法来吧!”

    炎魔哈哈一笑,抬手冒出一团蓝炎在手心,豪无淑女形象的大跨步向前,吼一声道:“来造作吧!”

    冰魔只好跟上去,双手一甩幻出两把冰剑在手上,跟上炎魔的速度冲了出去。

    炎魔幻出在手心的蓝炎,看见南屿城的弟子就直接丢过去,管他防御阵法还是攻击阵法,没来得及施展就被蓝炎烤化了。

    南屿城弟子没点心里准备,蓝火飞过来沾起来就点着什么,不管什么样的阵法,有没有开启成功,碰到蓝炎就失效。

    冰魔跟在炎魔后方捡漏,看见冒头的就灭掉,阵法毁掉,挡道的丢飞出去,如果在敢凑上来就直接踹飞。

    两人合作愉快的把南屿城十个弟子给收拾干净了,毁了一地的阵法,各种爆破接连而至。

    不用猜,被炎魔打劫过的战场绝对是废定了的,光是蓝炎炸出来的深坑就有七八个之多,小坑更是不计其数。

    一开始心里认为炎魔废的众修一个个摸着法器法宝仙器盯着炎魔,一个个惧怕这女仙子突然间来一发蓝炎。

    那蓝色的火焰看起来没什么威力,甚至连威压都不存在,没想到杀伤力居然逆天成这样,见什么燃什么。

    那冰魔的冰法见什么冻结什么倒还好,至少他们还有自救的机会。

    炎魔的蓝炎却是,沾燃到谁身上时,对方连反应机会都没有就挂得连渣都不剩。

    那南屿城的倒霉弟子不就是因为用错了阵法,然后才自己作死被蓝炎沾上烤没了,本来炎魔的意思是不想杀人的。

    结果那个倒霉蛋因为自己的阵法被蓝炎裹住,为了救会自己的阵法旗,大胆的伸手抓上去,结果……

    结果那个南屿城弟子,在众目睽睽之下化成了烟被风吹走,是真的一丁点渣渣都不剩的。

    南屿城其他九个弟子看见此幕自然是吓得不轻的,仅仅是接触到蓝炎之火就变成烟灰,如果是掉到他们身上,炎火会不会燃烧得更旺盛。

    “南屿城输了。”南屿城带队老大立即喊输,他可不想让自己门内的弟子作为参考让炎魔燃烧个遍。

    南屿城这边一放话,帝听风就动了,手里的墨邪剑直接丢飞朝炎魔袭击过去。

    炎魔手心的蓝炎已经离手,此时正向着南屿城弟子身边击过去,眼看着就要落到那弟子身上了。

    墨邪剑刷的一下子挡过去,把蓝炎全数吸收到剑体内,然后澎的一声闷响,然后就没了。

    墨邪剑是帝听风的法器,上面自然保留得有帝听风的气息,炎魔的蓝炎认得主人,自然不会主动伤害。

    所以,帝听风才没有亲自过来劫人,因为那样会闹得炎魔不愉快,更何况也会让南屿城的脸面不好看。

    利用法器出来阻止刚刚好,既不会惹炎魔不高兴,也能卖南屿城一个好,毕竟他可是救下了南屿城的几个弟子。

    南屿城带队老大喊出认输之前,炎魔的蓝炎就已经脱手而出的,如果不是帝听风,南屿城剩下的几个弟子只怕保不住。

    “多谢缥缈峰少宗主!”南屿城方向传来一道悦耳的女音。

    八成是看见帝听风出手救下他们南屿城弟子,所以才开口道谢,毕竟刚才的速度比较起来,确实是帝听风更快一些。

    那出声的南屿城女子也为门下弟子挡了一下,只不过速度没有墨邪剑快,而且就算她出手也未必能救下南屿城弟子,所以她道谢是应该的。

    帝听风眉头皱了一下,总觉得那道声音很是熟悉,抬目朝南屿城那边张望着,却是没看见什么女修在。

    乌泱泱的一片人头堵着,加上人家的阵法隔离了神识,帝听风光用肉眼是看不清楚人的。

    “无妨。”帝听风淡然的答复一句,直接问道:“不知阁下可否出来和帝某见个面。”

    “……”对方沉默了,不用猜心里肯定都是在骂帝听风不要脸什么的。

    帝听风苦笑一声,主动解释道:“帝某只是觉得阁下的声音有点像一个故人。”

    帝听风可没有直接说听到那道声音像他道侣,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样说得后果无非就两种结果。

    一个肯定得是被人当成徒登子骂几句,惦记上,然后看见一回杀一回,另一个就是对方可能会觉得他是在刻意调戏人家。

    万一对方不是他心目中惦记的那个人,到时候帝听风可是不好解释的,将来这个误会若是被他道侣知晓,他的处境可就难咯!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