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一品仙客 > 第979章 《邯郸绝笔》
    丹师珍贵,丹方廉价,这是修行界的普遍现象,清楚法门没有用,得是遇到炼丹的人才才是最为重要的,当然,普通的灵丹妙药倒也不是说很难炼制,只不过,这所谓的普通灵丹,大多数也就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罢了,而且延年益寿也至多十来年,这在普通人当中却是极为逆天的了,因为,并非丹药药效不好,而是普通人的肉身实在难以支撑其太好的药效,普通凡人便是吃一只老公鸡都得吐鼻血,这其实就是肉身太差的原因,所以更好的丹药对于普通人而言就是毒药。

    然而,将这些能够延年益寿十多年的丹药给一些修行人吃,其实效果也一般,至多也就延续个两三年的性命,之后便再无作用了,因为本身这些修行者肉身的质量就不比这丹药差上多少,也就是说,先天境的肉倘若给凡人吃了,也能够延续一些年的性命,但同理,吃一些与自己肉身差不多质量的东西,却也达不到延年益寿的目的,就好比凡人吃猪肉牛肉,这些其实都是与自己一个档次的肉,所以达不到延年益寿的效果。

    但是凡人若是吃上一些灵猪灵牛的肉,则会身体能力大涨,力气大涨,寿命也会有所涨进,乃至于可以修行,之后突破,达到先天境的寿命也不一定。

    说到对修仙者能够有提升修为实力的丹药,那也还是极为少见的,一般都是一些世家大族才有,一些小族可能会有,不过这质量肯定就是下乘的了,甚至都不如灵石好使,所以,灵石一直以来都是通行的货币,每个修炼之人都需要,而且,灵石只要妥善使用,哪怕一颗灵石用个几百年也是没问题的,因为在使用的过程当中,灵石也会缓缓吸取世间当中的灵气,以达到延续之效,不过丹药就没这好处了,用完则没有了,而且有时候一些对修炼之人都有用处的丹药还贵得离谱,一般都是到了帝境乃至于更高境界才会真正开始讲究丹药,讲究炼丹。

    如今这拍卖场上竟然出现了一张丹方来拍卖,这委实让不少人觉得怪异,除却一些世间仅有且绝不会外流的丹方显得异常珍贵之外,其他丹方都只能是寻常价格,因为,没丹师炼出丹药的话,再好的丹方也没有用,而这能够拿出来拍卖的丹方,大家清楚,首先肯定是外界尚未流出来的丹方,其次便是对于炼丹之人的要求了。

    丹师的要求有很多,乃至于精确到二十四节气出生的人,因为炼丹主要考究的是一个人对火的掌控,而讲说到对火的掌控,则要看此人对火的感应灵敏度,譬如小寒大寒出生的人炼制出来的丹药就可能是截然不同的,且一枚丹药想要真正对某个人产生最大化的效益,则也要讲究到此人的体质又是如何,方方面面诸多考量,这也就使得炼丹的难度大大增加,遇到一个正确的丹师更是难能可贵,空有材料丹方都不行。

    所以,以往那些说书先生的书里头都会讲究找谁谁谁炼丹,并非是其他人就不行,而是这讲究到那个人炼出来的丹药更为适合自己。

    拍卖会主持人这时道:“众所周知流传世间的丹方还是众多的,更为人津津乐道的是谁炼制出了几品的丹药,这才是重中之重,丹分九品,我们殷商仙会也有几位丹师,其中一个能够炼制出四品丹药,其他也都只是三品以下,其实我们仙会也收藏着不少的顶级丹方,诸如六七品丹方我们都有,而且也都可以随意去看,因为这不值钱,只是看无法炼制出丹药,其中一些丹方甚至要求出生之人必须在农历七月七的子时下弦月出生,这样的丹方,便是找遍世间,能够炼制的只怕也少之又少,只能束之高阁。”

    “不过,我们现在所拍卖的这一张丹方却不同,首先,它并未流传出外界,因为这是一张新制作不过两月的丹方,其次,它对于先天境有好处,仅凭这一点,想来不少炼丹大师都眼馋来吧?哈哈,炼丹虽说是为了自己,但是想要炼制出更为高品的丹药,这需要时间以及丹药材料的浸淫,而要对先天境有好处,少说也要七八千年乃至于是上万年,不过,这张丹药不用,倘若一个丹师在丹道上浸淫了有五千年的时间,倒也有机会掌握这个丹药的制作方式,也就是说,虽贵为丹师,但也得是神王境以上的丹师了。”

    众人一听这是一张刚刚创作出来的丹方,不少世家大族都有些兴趣了,一来因为刚创作的丹方,市面上还未流行,哪怕就是复制丹方这里也可以赚上一笔,不过转念又一想,对方既然拿来拍卖了,想来这条道应该被堵死了。

    果不其然,那主持人继续道:“由于此丹方尚未在市面上广为流传,所以其主人要求最后得到此丹方的拍卖者订下我仙会的性命誓言,不得私自在市面上流传,这也不算什么了,就如同往常一般。”

    殷商仙会是有设置一些保密协议的,且是以性命誓言成立的,这样也是为了维护拍卖双方的安全。

    就好比这丹方,得到的人只能够自己知道,倘若被第三者知道了,则会受到仙会性命誓言的处罚,一般而言,这性命誓言都是以念头暴动为代价,对被施以性命誓言的人伤害极大,乃至于性命全失,当然,仙会本身并无法操控那念头,因为这是被动的,只要施以性命誓言的人没有保密,那么他则是自动触发了那性命誓言,结果一般都会很惨。

    大多数人听到这之后,神色都变得迟疑了起来,不过转念一想这也正常,毕竟谁也不想自己刚刚创造出来的丹方这么快就流传出去,哪怕要流传,也是得经过他自己来流传,这就是独属于自己的秘方。

    然而即便如此,不少人还是对这丹方有着兴趣,首先,其对于丹师的要求似乎并不太高,只是需要一个五千年浸淫在丹道上的丹师,这样的人倒还是有的,最为主要的,则是这丹方炼制出来的丹药,能够对先天境有好处,那对于后台境自然也是大大的好处了,后天境的人多如牛毛,而且都指望着突破到先天境,倘若能够批量制作一些这样的丹药卖给那些后天境,自然就可以大大发财了,不少后天境甚至于比先天境还富有的,只不过财不露白,都藏起来了而已。

    “这张丹方的起拍价是三十颗灵石,我只能够确定地告诉大家,丹方制作出来的丹药经过我们仙会的鉴定,的确是一种较为完善的丹药,对于这个起拍价,我们仙会私以为是低了,不过既然丹方制作者定下了这个价格,那我们便就是按他要求行事了,各位贵客,现在可以下价了。”

    “我出八十颗灵石!!”

    就在此时,一道洪亮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赫然便是那金钱宝少爷,他倒是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份透露,毕竟在这殷商域,也几乎没什么人敢招惹他。

    包间里的每个人都目瞪口呆,这下倒好,有些原本想要的人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了,这该死的家伙竟然直接喊出了八十颗灵石,高出了五十颗灵石,你让大家怎么喊啊?

    庄也是感到惊讶不已,这是个疯子吧?天知道这丹方本身能够价值多少,竟然直接出价八十颗灵石,真是不拿灵石当灵石了。

    这时,包间里的小胖子却是一脸阴笑,这些人不懂新丹方的好处,他可是亲自为这而来的,这也是他老爹特地吩咐他的一件事,无论如何也要获得这个丹方,他老爹金元宝作为殷商域第一豪绅,在商业方面的嗅觉可是一直都是灵敏得不行的,先得到这丹方,迅速投入制作,打开第一批市场,因为这丹方最后始终都会流传出去的,到时候则是要看谁制作的丹药更为精致,谁的价格更便宜了,不过,能够得到第一手市场总是最好的。

    主持人也木纳不语,最后才轻咳一声道:“还有人需要这丹方吗?”

    在他看来,这一下直接就被那败家子少爷给杀死了,拍卖了二十多件,最贵的也就六十三颗灵石而已,这下倒好,这家伙直接从三十颗跳到了八十颗,谁不得心疼一下呢?

    所以,直到最后,也没有人敢喊价了,首先,他们跟金钱宝地位就不一样,格局也不同,他们这些大家族很难说有多大的底蕴如同金元宝一般将丹药成为一个市场,这毫无疑问需要巨量的财富才可以实现的,人家愿意八十颗灵石出价买下,这是因为人家的底蕴之下摆开市场就能够赚回来,乃至于是赚个十倍八倍也不是问题,虽然是出了八十颗灵石,不过赚回个四五千颗灵石以金元宝这殷商第一豪绅还是可以做到的,这就是一笔风险投资,就看谁的承受能力更强了。

    小胖子一脸美滋滋地得到了那张丹方,原本他以为至少要需要二百颗灵石的,他这会儿出门,其实也只带了一千颗灵石而已,当然,这已经是一笔巨量的财富了。

    庄对那丹方是没有兴趣的,他可没有什么时间去炼制丹药,这东西耗时耗力,而且想要弄出真正完整的丹药,怎么着也得上千年时间,他现在才二十来岁呢,可没心思折腾这种东西。

    “主人,下一件拍卖品便是您看中的那《邯郸绝笔》了,不知您打算花多少灵石买下它呢?”狐女月笙一旁巧笑嫣然道。

    庄缓慢地敲着桌子,他倒是没有仔细想这一茬,他只是对于古书古籍感兴趣而已,但是这《邯郸绝笔》究竟如何他却是不清楚的,有作用是一定的,但究竟有多大的作用他则是不清楚了,起拍价三十颗灵石的话,估计到成交时不会低于五十颗灵石,就不清楚究竟有多少人需要了。

    “类似于这种书画笔字的东西,买卖也是为了那股酝酿的精气神,就好比民间有一首传闻的《正气歌》,虽不过是一介凡人所做,然而却酝酿着非同寻常的精气神,便是对一些修行之人也有莫大的好处,这《邯郸绝笔》想来也不会差。”庄没有打定主意一定要得到这《邯郸绝笔》,不过在价格上面他已经有所提升了,希望还是能够在自己设定的价格范围内拿下这绝笔。

    主持人这时神色也变得端庄凝重了许多,看这那一副被呈上来的卷轴,朗声道:“此次拍卖会,我知道不少人是奔着这副《邯郸绝笔》来的,不过有一些新到的贵客想来也不太清楚这《邯郸绝笔》的来历,在此我还是想要隆重介绍一下我们的这位先人。”

    虽然有尊重的成分,但其实说白了就是仙会还想要借此机会抬一下这《邯郸绝笔》的价格。

    主持人这是继续道:“首先我要讲的,并非是这邯郸,而是邯郸的父亲,邯谭子。”

    这三个字一出,拍卖会场竟然显出了一些躁动的气氛,显然,主持人口中所言的邯谭子并非一般人,庄面露疑惑之色,因为他并不清楚这邯谭子为何人,不过此刻也知道此人好像极为出名。

    “主人不知道邯谭子是谁吗?”狐女月笙显然有些惊讶,她以为自家主人见多识广的,这邯谭子便是在百域也极为出名的了,当然,这是在一千年前了,现在不知道也实属正常。

    庄微微点头:“来自穷乡僻壤,对于很多事情的确不清楚。”

    对于庄的说法,狐女月笙噗哧一笑,于是解释道:“其实这也是很古老的事情了,一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就连我也尚未出生,这邯谭子乃是千年前殷商域的人间仙侠之一,号称“覃州道侠”,在千年前可算是风华绝代,当然,肯定是比不上仙侠曹绝官这等绝世侠客,不过“覃州道侠”这个声名在殷商域却是极为出名的,所以刚才不少人倒吸一口凉气也是因为如此,千年前,辉煌神庙的神川大师兄也不过刚刚出世,虽有那佛陀九禅镇压世间邪乱,但当时却算是魔氛的一代,便是佛陀九禅也无法将所有魔头斩杀。”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殷商域北边开始传来了一个名字,邯谭子,其斩妖除魔,为民除害,从北边覃州杀出,修炼一身玄天道法,除恶务尽,最后被世人冠以“覃州道侠”的名号,距离现在也已经有一千八百年了,其鼎盛一战则是邪魔苍玄泣率领群魔祸乱帝极之太京时,邪魔苍玄泣手下有一唤作“红粉骷髅”的魔头,其日间为慈悲男和尚,夜间则为淫荡魔女,身份出奇的分离,当时许多有志之士都死在那淫荡魔女手中,化作红粉骷髅,然而却谁也无法发现究竟是谁下的手,直到邯谭子的到来。”

    “邯谭子在为凡人的时刻曾经是某个王朝的提刑官,正气凛然,杀伐果断,不少作恶的人都载在了他手中,虽然也有很多人想要杀他,然而其修为一样功参造化,最后甚至成为了这个王朝第一个突破到先天境的人,这一下提刑官自然也就做不成了,开始游走时间,斩杀更大的魔头,因为曾经当过提刑官,所以在办理一些谜案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最后则是来到了“红粉骷髅案”所在之地,凭借着自己的经验知识查探出了最后的凶手,同时与之大战了一场。”

    “当时邯谭子的修为已然臻至神王境了,只不过那魔头却是半步帝境了,所以这一战非常艰难,所幸,邯谭子最终还是拼着重伤斩杀了这个魔头,从而一步步探寻出其他魔头的踪迹,最后与辉煌神庙的佛陀九禅联合起来,将所有魔头一网打尽,倘若没有邯谭子,便没有后来崆峒峡佛陀九禅孑然一身力战八大天帝,将邪魔苍玄泣等一众危害人间的魑魅魍魉斩杀,可以说,邯谭子就是当时辅佐佛陀九禅的大军师,这一战之后,“覃州道侠”的名号便开始传扬开来。”

    “其一身正气,嫉恶如仇的性格也深得佛陀九禅的喜爱,最后辉煌神庙更是赐下了一些宝物给邯谭子,不过,自此一战之后,邯谭子便消失了,到得最后人们才了解到,原来在那一次诛妖灭魔的战役当中他遇到了自己的心上人,最后不理世事,一同隐居在了山谷百年,直到孩子出世之时,又再度入世,然而,这一入世,却令得夫妻俩再没有机会隐世了。”

    “那个时候,辉煌神庙起了大变化,佛陀九禅在看见自己孩子惨死之后,悲愤入魔,天地惊变,开始不分正道邪道大肆杀戮了起来,邯谭子知道了,震惊非常,他们夫妻俩当年都是辅佐佛陀九禅斩妖除魔的得力干将,焉知道当年的领袖竟然步入这个田地呢?”

    “几乎想都没有想,他们将自己的孩子寄放在了一个朋友家中,最后夫妻俩一同前往寻找佛陀九禅,他们想要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最为重要的,还是想要阻止九禅的大肆杀戮。”

    “只不过,当时的九禅深入魔道已远,便是辉煌神庙都无法令得他回头了,邯谭子夫妇又哪那么容易做到呢?然而,即便如此,明知不可行,夫妇俩却毅然而然前行,可以说,佛陀九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也有他们的一部分罪孽,邯谭子更是觉得这是他的罪责,倘若他当年的计划能够更加完善一些,不致使佛陀九禅必须以一人之力力战八大天帝,不会丧失六魂二魄从而实力下降得如此厉害,兴许也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了。”

    “只不过,光阴能把人染成任何颜色,包括黑色,当时的九禅,早已经完全入魔了,他本已出世,奈何最后却又入世,致使沾染了尘缘,这尘缘一旦沾染,又哪是那么容易洒脱的呢?所以他妻儿都死了,他自己也疯了。”

    “邯谭子悲愤阻挡佛陀九禅,最后命丧在了九禅之手,其妻子得知之后,也凄然与自己夫君同赴黄泉,留下了无父无母的邯郸。最后,神川大师兄废掉九禅之后,也将这夫妇二人的尸身合葬在了一起。”

    “邯郸当时不过是个两岁的孩童,并不清楚生死为何物,只是有时候夜晚会思念自己的父亲,他在邯谭子朋友的照顾之下安然茁壮成长,性格与其父亲一般,嫉恶如仇,正气凛然,更身具剑道天赋,在年纪轻轻便领悟了高超剑意,从此纵横天下,行侠仗义,多年的行走下来,他也知道了“覃州道侠”为何人,这正是他孩提时代死去的父亲,自此之后,他更是以父亲为榜样,诛妖灭魔,为民除害,由于其所修行的功法术法都是自己父亲传下来的,渐渐的,很多人便都知道这邯郸便是那“覃州道侠”邯谭子遗留在世间的骨肉,更是对邯谭子敬佩,也同样极为爱戴这邯郸。”

    “剑侠邯郸成名之大战是随同仙侠曹绝官的,虽然他与他父亲很像,但到底而言,还是有一些出入的,他比他父亲更为激烈,更为冲动,当然,也更为狠辣,他对于恶人,并不像神川大师兄那般,尚还留有一丝慈悲,而是如同仙侠曹绝官一般,手段决然,除恶务尽,邯郸一直以来最为敬佩的便是当时百域最为风华绝代的仙侠曹绝官,然而正因为跟随仙侠曹绝官,所以他也得罪了很多的大魔头,乃至于被三十二次魔头围杀逃出,其实力可见一斑,后来一些落单的魔头根本不敢与邯郸正面交战,闻风丧胆。”

    “只不过,最后他还是丧命在了魔头围攻之下,那也是第三十三次他被魔头围攻了,这一次,围攻他的魔头也是熟练最多的,一共有二十六个,每一个修为都不比他低,最后被其斩杀了其中的十七个,在剩余九个当中力战而亡,在最后的一刻,他岿然不动,写下了《邯郸绝笔》,从此辞世,没想到,剩下的九个魔头看一眼那《邯郸绝笔》便都一齐脑浆迸裂而亡。”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