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武林浩劫之后 > 第四百七十九章 调查疑点
    “那为什么,雪君她会突然饮酒!”万流云急声追问道。

    “这个你们就要问牧雪君的父亲牧金了,前日他来过,说道他因为生意不好,发脾气,对女儿责骂过重,才导致了牧雪君心情不好之下,借酒浇愁。既然是他们牧家的家事,我们就不方便再过问了。”李执事在那边说道。

    李执事这话一说,众人又看向了万流云。

    “我不知道,雪君出事后,我去拜见牧伯父,牧伯父可能是怪我没有照顾好雪君,并没有见我。”万流云痛苦地摇头。

    众人都有些失望。

    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看来牧金是造成牧雪君意外身死的罪魁祸首,但是他又是牧雪君的父亲,于法理上也没法追责。

    总之,武院这边证明牧雪君饮酒的证据,物证人证俱在,虽然对这个结果众人还是难以接受,但并不能再就此指责武院了。

    “我知道你们的心情,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算是一国之君王,也难免会有遭遇意外横死之时,何况普通的平民百姓。所以,你们都请看开一些吧。”

    这李执事再开解了众人一句后就径自回屋了。

    一大帮武生,来的时候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走的时候,却都垂头丧气。

    既然已经知道了是牧金的错,但父亲也没有害女儿的道理,这等无心之失,意外的祸端,他们又能如何?总不能追过去,让那牧金为女儿抵命吧?

    “我这就去再问问牧伯父,如果真的是这种不幸的意外,万某痛楚之下,也别无他法,只能请大家,回头一同参与雪君的葬礼了。”万流云十分低落和黯然地说着。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我不信,我不信!”李笑却还是不能接受的样子,闷头就往外跑。

    穆川三人自然赶紧追过去。

    “李笑,你干什么去!”

    “我去找牧金,是他害死的雪君!”李笑大叫道。

    “回来,你有什么资格去追问他?

    万流云会去问的,你一个外人就别乱搀和了!”

    三人按住他胳膊,硬是把他给拖了回去。

    不过“外人”这两个字,似乎是让李笑受了什么刺激,他颓然之下,也就任由三人施为了。

    回来之后,穆川理清了一下思绪,发言道:

    “我对这个案子,还有几个疑点。

    一是水井坊酒,是否真是牧雪君所购买,这个需要调查。

    二,牧雪君最近一次回家是什么时候?

    三,牧金所说生意不顺,是否真的遇到了什么大困难?

    四,牧雪君毕竟也是内家高手,就算是醉酒,摔下楼去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一点应急的反应?”

    “远游哥,你怀疑,这不是一起普通的意外?”朱豪问道。

    “我也不知道。

    或许是,或许不是,但至少,我们得把这个案子调查得清楚清楚,明明白白,那样的话,无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们也能够心安对不对?”穆川缓缓说着。

    “那我们就分头调查。

    牧雪君毕竟是我们辰院的同窗,若真有什么冤屈,我们不能就这么让她枉死了。”许明航附议道。

    “我也同意,要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朱豪也重重点头。

    “多谢三位兄弟,我知道,你们是为了我……只是我真的不相信,雪君就这么死了,虽然我得不到她,可只要能看到她,就已经是一种享受,她怎么能就这么……”

    说着说着李笑又抽泣起来。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等李笑的情绪稳定一些后,朱豪先说道:“水井坊酒的事,我去查。”

    “牧家那头,我去找找消息吧。”许明航也说道。

    “我也去查查牧家,我不放心那万流云!”李笑擦了擦眼泪,说道。

    “好,那我就在武院之内调查,看看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回头我们再碰面。”穆川道。

    分派了任务,几人就都出门了。

    穆川信步来到了辰九院。

    通知下达后,守在这里的守卫就散了。

    地上的血迹也早就被清洗干净。

    只是,院子里停了一辆马车,就停在牧雪君阁楼的门口,有几个作家丁打扮的,在往马车里搬运东西。

    有一个武院的人在旁边盯着,确保没有把阁楼原先的家具也带走。

    穆川当即走过去。

    “你什么人?”

    家丁中的为首之人,见穆川靠近马车,眉头一皱拦在穆川面前,

    “我们在搬运小姐生前的遗留之物,这是经过武院同意的,你干什么?”

    “嗯?”穆川不愉地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

    说来也怪,听见穆川这声哼,这人像是被吓了一跳似的,脸色发白地闪到了一旁。

    穆川径直走到马车跟前,开始检查起这些被搬运的东西。

    家丁们见这人说话都这么吓人,也不敢阻他,只好当看不见,自顾继续搬。

    大部分都是一些日用品,穆川检查了一下也没再管。

    只是,包括一些女孩子家贴身的衣物,穆川竟然也伸手去摸,看得这些家丁是敢怒不敢言。

    穆川没管他们,他检查得很仔细。

    直到看到有一个药包的时候,他打开发现是空的,但还是给揣进了怀里。

    “你凭什么拿我家小姐的东西?”

    这下子,本就处于压抑状态的家丁们终于忍无可忍了。

    “不要妨碍我。”

    穆川看了他们一眼,淡淡道,“你们家小姐的死,现在还有不少疑点,明白么?”

    见穆川这么蛮横,家丁们也只能忍气吞声。

    至于武院的人,见到是穆川,打了招呼后就在旁边看热闹,自然不可能为这些家丁出头。

    一直到家丁们搬完东西,要走的时候,穆川还不放心地给他们搜了一下身,最后才放他们离开。

    不过自始至终,他只拿走了那个空药包。

    然后他就一个人走进了牧雪君的阁楼,看看能不能再找出一点线索。

    只是,毕竟这里之前已经被武院控制了几天,有用的早就被搜走了,刚才又被家丁们一通狂搬,阁楼里被弄得很乱,残留得全是一些垃圾,就算有什么证据,恐怕也找不到了。

    但穆川还是不死心,又仔细检查了一遍,连垃圾也不放过。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