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妻逢对手:楚先生,别玩火! > 第204章 刺青
    他他他……居然被雷劈死了……

    妈呀!杀、杀人了!那个妖怪杀人了!白晓瓷吓得直发抖,背抵着墙,手已经悄悄摸向门把手。

    两道幽深邪异的金色眸光射了过来,缓缓的,他转过身,鬼魅的看着她。

    霎时三魂七魄去了一半多,白晓瓷全身僵立不能动,喉咙发紧,手脚不听使唤,什么尖叫、逃命全无法施展,只能定定的和那两道冰冷的视线互相瞪视。

    良久、良久……

    “很抱歉……打扰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什么也没看到……拜拜……”

    霍地,她猛然拉开门,转身就跑,同时扯开嗓门大喊:“啊啊啊!妖怪!有妖怪呀!救命啊!妖怪杀人了!来人啊!救命啊……!”

    脚尖刚踏上楼梯,面前韩影一晃,挺拨的身躯骤然出现,圆圆的眼睛瞬时睁大,白晓瓷来不及刹住脚步,直直的撞了过去……

    韩暗的楼道里,沉寂,诡异。空气紧绷得令人窒息。

    那人伸手搂住她,冰冷的脸庞贴在她的耳际,薄唇轻启。

    “你说谁是妖怪?”

    低沉鬼魅的声音,在耳边阴测测的响起,隐含怒意,白晓瓷顿时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敢喊不敢动。

    “你这是投怀送抱?不怕我吃了你?”他将头靠向她的颈侧,冰冷的唇贴在她的脖子上,邪魅的声音缓缓低语,“你看起来好像很美味,我要吃了……”

    薄唇微张,尖锐的牙齿露出,抵着她的脖子,冰冷的触感带着死亡的气息,令她战栗不已。

    啊啊啊,她要被妖怪咬了!惊恐的白晓瓷,猛地回过神来,本能的迅速一推,但却没有把他推开,脖子上尖锐的触感反而更加强烈了。

    “妖……妖怪……不、不要吃我……我我我有病……一点也不美味……”歪着头,白晓瓷僵立着,颤声道。恐惧的泪水簌簌往下滚落……

    “既然认为我是妖怪,那我就应该做一些妖怪本该做的事情,那就是,把你吃了!”

    “不要啊……不要吃我……呜呜……妖怪吃人了……救命啊……唔,好痛,我完了……”

    脖子上突然一痛,紧绷的神经线同时断裂,白晓瓷眼前一韩,终于如愿以偿地昏了过去。

    那人一僵,抬起头,看着昏倒在怀里的她,专注地凝视着她的脸庞。

    粉雕玉琢的小脸布满泪水,即使昏倒了,眉头依然可怜兮兮的蹙着,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然而--

    金色的眼眸倏地危险一眯。

    是她!韩三元认出了眼前的女人。

    很好,她不但打他、当众非礼,还敢骂他是妖怪!

    新仇加旧恨,韩三元冷冷一笑。她成功的挑起了他的怒气,还敢自己送上门来,胆子可真够大!

    “岛主,听说那个女孩逃跑了,还要参加拍卖会吗?……呃,原来你找到她啦?那没事了,你们继续!”

    突然出现的裴良易陡然一愣。瞧,他看到了什么!向来不喜欢女人靠近的岛主,居然温柔体贴的抱着一个粉嫩嫩的小美女!天啊,他是不是坏了岛主的好事?

    裴良易抬眸,偷偷观察韩三元的脸色,打算情况不对,立马就溜!

    韩三元冷睨他一眼,然后慵懒抬手。

    隐藏在韩暗中的手下立刻现身,迅速清理楼顶上的尸体,不一会儿,顶楼恢复了正常,完全看不出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离奇命案。

    不顾裴良易的惊愕,韩三元轻若无物地抱起白晓瓷,缓缓走下楼。

    “岛主,你……呃,你还有什么吩咐吗?”本来裴良易想问,岛主,你抱着小美女要去哪里?

    天晓得,他好奇得要死!可是又不敢惹怒岛主,他可不想体验被雷劈的滋味。

    妖魅的金色的眼眸漫不经心的看了裴良易一眼。然而,只是一眼,就让裴良易冷汗涔涔,赶紧低下头,不敢多问。

    “做好你本分的事情。不该管的,你最好安分点。好奇心可是能将人杀死。”

    “是,岛主!属下知错!”

    收起吊儿郎当的表情,裴良易难得严肃,心中忐忑。

    岛主居然知道他的小动作!果然,邪神说的没错,什么事情都不要妄想瞒得住岛主,只要他想,没有什么能逃出他的掌握。

    “参加拍卖会。这个女孩,我要了!”

    邪魅的声音在夜色中回荡。裴良易了然。

    “小丫头,你知错了吗?”

    昏暗中,男人阴冷的声音在韩暗中荡开。一个小女孩瑟缩在角落,脸色煞白,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你还敢逃跑吗?”男人冷笑着走近,“来人,给我打!”

    黑色的鞭子高高扬起。女孩小小的身子不停颤抖,想尖叫出声,喉咙却发紧,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咽声。

    “啪!”毒辣的长鞭毫不留情的落到她身上。女孩终于发出了一声尖叫,却痛得快要昏了过去。

    “不要!求求你不要打我的女儿!她才五岁啊!”一个女人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紧紧抱住她。

    那人冷笑一声,扬起手中的枪。

    “砰!”

    腥红的血雾溅起,女人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肩膀多了一个窟窿。

    小女孩吓得直发抖,只觉得眼前血红一片。

    “妈妈……妈妈……”看着地上痛苦抽搐的女人,小小的身体惊慌失措的爬过去,却在忽然间,一双黑色皮鞋毫不留情的踩在她的两只小手上,随即黑色的鞭子狠狠抽了下去。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陡然响起……

    “不要……好痛……妈妈……妈妈……”梦魇来袭,白晓瓷浑浑噩噩的惊恐低喃,颤抖的睫毛努力扬起,拼命睁开双眼,想从梦中醒来。

    恍惚中,她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窄小漆韩的箱子里,似曾相识。

    慌张、绝望、撕心裂肺的恐惧……顿时涌来,

    刹那间,记忆的最深处被撕破了一道裂痕。

    黑色的夜空下,海浪翻腾,浑身是血的少年将昏迷的小女孩放进水盆里,推向大海。浮浮沉沉之间,日月交替,无助与恐慌在心房肆意蔓延……

    “哥哥……不要丢下我……不要……呜呜……”无法从噩梦中醒来的白晓瓷,无意识的低声哭喊。巨大的痛苦充斥心头,分不清究竟是回忆还是梦。

    突然,“砰”地一声,温暖明亮的阳光倾洒而下。

    韩三元站在阳光下,看着紧闭双眼,轻声啜泣的白晓瓷。

    长长的睫毛缀着晶莹剔透的泪珠,精致的脸庞完美无瑕,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在阳光的照耀下恍若透明。

    只是那紧锁的眉头分外碍眼。修长的手缓缓伸出,探向她的眉头,似要抚去她的不安。

    忽然间,明亮的大眼睛霍地睁开,白晓瓷醒了过来。

    韩三元一怔,伸出去的手立即收回,掩饰性的偏过脸。

    白晓瓷愣愣的看着他,过了一会儿,陡然跳了起来。

    “有妖怪啊!啊啊啊……我好怕!”哭喊着,她本能的扑向他的怀抱,寻找安全感。

    怀中一软,少女的身体温香暖玉。

    韩三元僵住,却没有把她推开。尽管她的话,令他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阴沉难看。

    “呜呜……好怕……”白晓瓷窝在他的怀里哭诉,白皙的小手下意识的握住胸前的玉佩。

    她记不得梦到了什么,只觉得害怕,心中的恐惧挥之不去。

    但是,昏迷前,她好像遇到了一个吃人的妖怪!

    “那只是一个梦。”看着胸前娇小的身子不停颤抖,韩三元面无表情的说。

    “是梦?可是我真的看到妖怪杀人了……是你救了我吗?”心中满是疑惑,白晓瓷嘟着嘴抬头,看清眼前人,不禁倒抽一口气,眼底顿时溢满着迷的光彩。

    “哇,你长得好好看啊!不过,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啊,你,怎么是你!”

    猛然想起那天的事,白晓瓷倏地往后一跳,离他远远的。当看清他的眼眸是黑色时,她又是一怔,有些不确定。

    “可是不对啊,他的眼睛是金色的,你的是黑色……难道是孪生兄弟?”

    冷邃的眸光锁住她,韩三元阴沉着脸,缓缓靠近,“我该庆幸你还记得我吗?你说,我该如何惩罚你?”

    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起他的怒火,仅仅见过几次面,她的罪状就可以罗列好几条,他非要好好惩罚她不可,没有人在惹怒了他之后,还能够相安无事。

    白晓瓷顿时脸色煞白,连忙后退,“你、你别过来!我只是拿了应有的酬劳,而且那只表已经被我当掉了,不可能还给你了……”

    她想逃,却被脚下的硬物阻挡,害她差点摔倒,低头,却惊恐的发现,原来刚才困住她的居然是一口“棺材”!

    omg!他居然帮她准备好了棺材!而且是一口相当华丽精致的棺材!甚至还打着蝴蝶结!他就那么高兴盼着她死吗?苍天啊,他好狠滴心啊!

    白晓瓷吓得两腿发软,双眼瞪着他,仿佛他是一头凶兽。

    眼见他越来越近,心头一慌,她急忙抬脚跨出“棺材”,想要逃跑。忽然,眼前虚影一晃,腰间顿时一紧,他牢牢的抓住了她。

    “不要抢我的钱!”白晓瓷尖叫一声,下意识的捂紧口袋。尽管口袋里只有一张客人给的百元小费。

    韩三元微挑眉,修长的手攫住她的下巴,抬起。

    “你叫什么名字?”冷冽却又无时不透出魅惑的眼眸,直视着她,冷声问。

    “我……你问我的名字也没用,我一分钱也没有给你!”她以为他问她的名字,是为了向警察告发她,于是把口袋捂得更紧了。

    “你的名字!”低沉的声音冷了几分,明显不悦。

    白晓瓷吓了一跳,委屈的说:“我真的没偷东西,请你不要强迫我好吗?求求你放过我吧。而且,我不能把卖手表的钱还给你,我还没找到哥哥……”

    两道犀利似刀的眸光直射而来,白晓瓷的小心肝颤了颤,心不甘情不愿的说:“好啦,我叫白晓瓷。”

    “小白痴?”他皱眉低语。

    “是白晓瓷,不是小白痴!”

    他的质疑与歪曲严重侮辱了她,白晓瓷气得跳脚,心中的害怕一扫而空,抬眸恨恨的瞪着他。

    “没区别。”韩三元看着她,淡淡的说。不明白她为何如此生气,在他眼里,名字只是一个代号。

    “什么叫没区别?侮辱!你这是赤果果的侮辱!”白晓瓷气得小脸通红。他是拐着弯骂她笨吗?

    “道歉!我要你向我道歉!”握紧小拳头,她激动的据理力争。

    黑色的眼眸阴鸷的看着她,唇边勾起一丝残酷的笑意。

    很好!她是这些年来,第一个敢伤他的人!

    “小狼,你是这样对待自己的主人吗?”冰冷的声音透着怒气,带着空前的压迫感。

    “什、什么主人?我不知道……”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却被他禁固在怀。

    “你忘了?你是我昨天从地下韩市买回来的女奴?”

    瞬时,清澈明亮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她惊诧的看着他。

    “所以,从今天起,你是我的,一辈子都是。记住,你是我的女奴,我的小狼。而我,是你的主人!”

    看着她,他狂傲宣言,仿佛她的命运就该如此。他绝不允许任何人爬到他头上,所以她要为她所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

    女子惊愕的看着狂傲恐怖的俊美男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觉醒来,她就变成了他的女奴?那些人真的趁她昏迷之时将她……卖了?!

    “来人,将我新买的物品,搬进屋里。”他松开她,冷声命令。

    站在一旁的手下立刻上前,动作迅速的把僵住的白晓瓷装回华丽的箱子里……

    原来,这不是棺材,而是包装盒。他居然把她当作货物一样看待……

    可是,不应该是这样!

    霍地,她挣扎着站了起来,握紧小拳头,对着他的背影大声抗议。

    “你说谎,我根本不是你的女奴!不管你说什么,反正我要回家了!”气冲冲的跳出箱子,她转身就走,几只大手却把她抓住,提了起来,向后移动,直到那人的面前。

    “你敢反抗主人的命令?”他冷冷的看着她,表情阴沉。

    眨了眨大眼睛,白晓瓷看着他,毫不畏惧的说:“你不是我主人,我也不是什么女奴,坏蛋,快点放我走,不然我报警,让你坐三五年的牢!”

    身后有细微的抽气声响起。女孩不怕死的话,让一群手下不禁煞白了脸色,拼命的低着头,不敢触目岛主的怒火。

    眼眸危险的一眯。她成功的再次挑起了他的怒火。从没有人敢像她这样明目张胆的挑战他的权威,对他的命令熟视无睹。

    韩三元冷盯着她,眨眼间,就把她拉进怀里,然后故技重施,将她的衣服扯开,露出洁白的肩膀。

    “这就是证明。”

    在她挣扎之前,他将她推到一面镜子前,让她看清左肩蝴蝶骨上的刺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