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神级紫荆花牧场 >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大白天的见鬼了
    大理古城东临碧波荡漾的洱海,西倚常年青翠的苍山,形成了“一水绕苍山,苍山抱古城”的城市格局。

    从779年南诏王异牟寻迁都阳苴咩城,已有1200年的建造历史。现存的大理古城是以明朝初年在阳苴咩城的基础上恢复的,城呈方形,开四门,上建城楼,下有卫城,更有南北三条溪水作为天然屏障,城墙外层是砖砌的;城内由南到北横贯着五条大街,自西向东纵穿了八条街巷,整个城市呈棋盘式布局。

    去古城打卡,最先去的自然是古城中最古老的建筑南城门,这座古老的建筑距今600多年的历史,城楼为重檐歇山顶建筑,是古代殿式建筑的典型代表,是大理古城的象征和标志。

    城门上“大理”两字最早来源于南诏国第十一世王“世隆”的国号,当时世隆极力倡导佛教,广建寺庙,兴起学习中原汉文化之风,想以礼治国,所以当时的“礼”是礼貌的礼。现墨迹为大文豪郭沫若先生于1961年亲笔题写。

    登上城楼可以远观大理古城的全景,远处是漂浮在白云的苍山,近处是低矮的古城民宅。古城被整齐地划分,纵横交替的道路、小巷在眼前延展。

    大理古城素有“九街十八巷”之称,深街幽巷,把一大片青瓦划分成错落有致,特别是街角边高大的树木,就如同在青瓦的缝隙里生长出来,十分养眼。

    晋阳一行人来古城不仅仅是看风景的,除了和晋妍、烟儿两女不停的拍照之外,在向导大叔的指引下到处寻找各种美食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

    “复兴路作为古城的中轴线,贯穿南北,商业氛围浓郁。同时,南门、杜文秀府、古南诏的“天下第一楼”五华楼、文庙等众多景点都在这条中轴线上,是一条便捷的古城精华游观光路线......”向导大叔很快就给出了此行的最佳路线。

    由南城门进城,一条直通北门的复兴路,成了繁华的街市,沿街店铺比肩而设,出售大理石、扎染等民族工艺品及珠宝玉石。

    街巷间一些老宅,也仍可寻昔日风貌,庭院里花木扶疏,鸟鸣声声,户外溪渠流水淙淙。“三家一眼井,一户几盆花”的景象依然。

    晋妍和烟儿两女不时地举起自拍杆给自己拍上一张,又手牵手好奇的冲上前去,结果只是为了一些奇特的民族工艺品。

    女人不愧是逛街最狂热的爱好者,两人兴致勃勃的看着看那,那架势恨不得把整条街都搬到自己家去,却又忽然忘记了此行的最终目的了。

    “我说你们俩都不饿的吗?都已经中午12点了啊,你们就不想找个地方吃点好吃的?”晋阳肚子早就空空如也了,先前垫吧的那点东西早就随着这一路走来消化得一干二净了,此时恨不得立刻找个小摊子,恶狠狠的吃它两大碗再说,不管是饭还是面,反正先把肚子填饱了。

    美食?

    去他娘的,关键时刻只要能顶饿就行!

    “啊?都12点了吗?”晋妍呆呆的张开小嘴,蠢萌蠢萌的,眉头轻皱揉了揉小肚子,“那是应该去吃饭了哦,我好像也有点饿了。”

    这丫头,好像现在才反应过来,你刚才逛街的时候都干嘛去了?

    烟儿这时也回过神来,见晋阳的目光被晋妍吸引过去了,吐着小舌头悄悄把手里的一个小工艺品放下,然后严肃脸装作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大叔,你有什么好地方跟我们推荐的吗?这个点应该差不多了。”

    成竹在胸的模样搞得就好像她早就计划好了似的,早就偷偷注意她的晋阳看得都忍不住偷笑起来,这妮子还挺能装!

    向导大叔没有多说什么,点头道:“大理古城有名的餐馆还是有很多的,比如玉洱路那边的石井私房菜、益恒饭店、红利私厨,人民路的太阳火私房菜、大雄餐吧、唐咖cafe inn、bakery88号西点店、再回首小吃店,叶榆路206号的小院川菜馆......等等这些都是非常有名的,而且味道很不错,我带了很多次游客来大理古城了,几乎每个游客都说这些地方很不错。”

    “另外如果你们想要品尝一些本地地道的小吃的话,像是人民路与复兴路十字路口的那一家杨记乳扇就挺不错的,他家的烤乳扇和炸饵块做的特别地道,别说你们这些第一次来的游客了,就是我这样的老江湖每次来的时候几乎都忍不住想要再一次尝尝......”

    大叔一口气介绍了好多,直接把晋阳三人说懵了,这么多家店,这么多好吃的,你让我们突然之间怎么选?

    “大叔,我觉得还是由你来带路吧,直接领我们去一家饭店得了,也省得我们费脑细胞了。”想了几秒钟晋阳就直接放弃了,有这点功夫他还不如多拍几张照片呢。

    有导游自然就要用起来,不然花这钱干嘛?那他还不如自己花时间百度呢,虽然有可能被坑,不过坑上几次不也就习惯了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

    “嗯嗯,还是大叔你决定吧,我们实在不知道怎么选。”晋妍和烟儿两女也听糊涂了,她们也就一张嘴巴一个肚子,这么多餐馆就算有再多好吃的她们的肚子也装不下啊!

    “好,那大叔就带你们去石井私房菜,那里的环境还不错,菜做的也很地道,来大理就是要去这种餐馆才好。”大叔很快有了主意。

    石井私房菜,位于大理古城玉洱路中段,深居于一个小巷子内,说实话如果不是有大叔带路,晋阳估计自己多花上一个小时也找不到这里。

    实在是太偏僻了!

    也不知道大理这边的生意人都是怎么想的,大道两边的门面又不是没有,偏偏很多人都喜欢把饭店开到破旧的小巷子里去,好像生怕别人找到它似的。

    不过还好,有道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美味总能引吃货,依旧有很多人慕名而来。进门后,入眼是一堆酒坛子,然后是小桥流水的院子,环境舒服,传统白族建筑的体现。

    “这里环境是挺不错的,难怪这里的人喜欢把餐馆开在这种地方了,小桥流水花园小院子,别有一番小资情调,看着都舒服,就不知道这里的菜是不是也和传闻中的那么好吃了。”晋阳很满意的点点头,大叔的眼光果然不是盖的。

    果然是只有上当的买家,没有吃亏的卖家啊,生意人就没有一个蠢笨的,如果不是真正的好地方,不是真的有好手艺,估计人家也不会那么傻,花一大笔钱把店开在这种偏僻的地方。

    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嗯,晋阳这个开挂的家伙除外。

    院子并不算大,饭店自然也就没多大了,可是这里人气火爆的不行,隐然间还要排队等候的样子,看样子早已爆满,晋阳一时间有些着急,拉着烟儿的手说道:“要不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这里人实在是太多了,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说的是呢,嫂子,你看那边,还有好几个人坐在那里,估计也是来晚了排队等候的,这里生意也太好了吧?”晋妍眼尖,早已发现几个游客模样的人坐在院子里摆放的小长椅上面,一边拿着手机一边神色焦急的等候着。

    估计也是饿了。

    “好像是哦,那,不如我们就重新换个地方?”烟儿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她这会也饿了,关键是还有点累,在重新补充完能量之前,她有点不想在走了。

    来大理古城的游客那么多,万一待会去的饭店还是爆满怎么办呢?再换下一家?

    怕不是脑子有壳吧?

    但是如果不换的话,这里的人也未免太多,没看排队都排到院子外面来了吗?轮到他们还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呢......烟儿心里着急的很,一时间在两边摇摆不定,拿不定主意。

    正说话间,烟儿突然发现好像哪里有点不对的样子,惊疑的左右看了一眼,惊呼道,“大叔呢?你们有谁看见大叔去哪里了吗?”

    “啊?大叔刚才不是还在......”话还没说完,晋妍也发现哪里不对了,刚才明明就在左前方的大叔好像忽然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他人呢?

    “不可能吧?好好的大活人还能一下子就没了?大变活人呢?还是说大白天的闹鬼呢?”晋阳左看右看没有发现大叔的身影有点不敢相信,除非大叔也有外挂空间一类的东西,不然他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就消失了?

    玩儿人间蒸发呢?

    这时一缕寒风吹过,大白天艳阳高照的,莫名的就让人感到了一丝寒意,好像腊八天夜晚去了荒郊野外的乱葬岗,无形的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卧底马~~劳资不就是来吃个饭嘛,怎么突然还搞起这一套来了?

    本来大理天不冷的,抽冷子就特么给劳资来个狠的......晋阳有些想骂娘,到底是真的有鬼,还是他们的眼睛都问题?

    一直活泼乱跳的晋妍这会也瑟瑟发抖起来,小胳膊腿儿的拽着哥哥的衣袖,一溜烟的躲到他身后去,小脑袋瓜子偷偷从后面伸出来,一双大眼睛惊慌慌的乱转,好像这样子就能安全了似的,全然没想到自家哥哥这会也吓得不轻呢。

    “噗嗤~~我说你们俩还能不能行了?就这么俩胆儿啊?大白天的我说你们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小妹就不说了,你个堂堂男子汉大丈夫也这么胆小......”烟儿忽然捂嘴大笑起来,前仰后合的笑的浑身发抖。

    “你们俩刚才一个对着这里品头论足的,就跟个大艺术家似的,一个跟没出过门的小丫头似的,手机要是没相机功能我看你怎么办?”笑了好一会,烟儿才止住笑,对着晋阳和晋妍这对不靠谱的兄妹俩数落起来,“就你们刚才那样,就算有人从你们身边走过你们也发现不了吧?”

    “人大叔可不跟你们似的那么不靠谱,大叔刚一进来就直接奔着饭店后厨去了,看样子他好像跟这家饭店和厨师老板很熟悉似的,估计是他有什么安排吧,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会人正多的时候把我们领到这里来的。”

    这话说的有道理,还是烟儿更机灵,不仅眼睛好使,脑子也更灵活,难怪这会只有她一个人笑的这么开心了,人家有这资格啊!

    晋阳和晋妍两兄妹面面相觑,非常有默契的转过身去,一言不发的朝一张还没人坐的长椅走去,面无表情的坐在了上面。

    是,你聪明,你机灵,我们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让你一个人笑个够好了。

    “哼,小气,兄妹俩一个样儿的,跟你们开个玩笑都不行啦?谁叫你们都这么笨笨的?”烟儿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脸上的笑意丝毫掩盖不住,她才没这么容易就被套路呢。

    过了没多大一会,烟儿正想着要不要上去哄哄这俩活宝呢,就瞧着大叔从里面走了出来,黝黑粗糙的大手有力的朝他们这边挥着手,“晋先生,这边。”

    “大叔叫你呢。”烟儿笑着推了推还在板着脸的晋阳,“肚子都饿坏了,你还要不要吃饭了?”

    “哎,大叔,这就来了。”晋阳变脸速度相当快,刚才还板着个脸呢,这会就堆起了笑,麻溜的从长椅上爬起来,同时拉了一下还在噘嘴的晋妍,“赶紧吃饭了。”

    “哼,小气,兄妹俩一个样儿的,跟你们开个玩笑都不行啦?谁叫你们都这么笨笨的?”烟儿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脸上的笑意丝毫掩盖不住,她才没这么容易就被套路呢。

    过了没多大一会,烟儿正想着要不要上去哄哄这俩活宝呢,就瞧着大叔从里面走了出来,黝黑粗糙的大手有力的朝他们这边挥着手,“晋先生,这边。”

    “大叔叫你呢。”烟儿笑着推了推还在板着脸的晋阳,“肚子都饿坏了,你还要不要吃饭了?”

    “哎,大叔,这就来了。”晋阳变脸速度相当快,刚才还板着个脸呢,这会就堆起了笑,麻溜的从长椅上爬起来,同时拉了一下还在噘嘴的晋妍,“赶紧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