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寒门祸害 > 第768章 陈敬的手段
    哈哈……

    斐迪南教士看着大家的反应,顿时是开怀大笑。

    那小子的狂妄,还有布兰琪的傲慢,他这次一定要给他们大大的惊喜。只要运筹得当,这里势必会被掌握到他的手里。

    其他人亦是会心而笑,知道在这个时刻选择发难,定然能够成功夺回濠镜的控制权。到了那时成立帮会,他们将会获得数之不尽的利润。

    砰!

    却是这时,门被重重地踹开,却是让他们从美梦中醒来。

    斐迪南等人的笑声戛然而止,一股不好的预感不由得涌上心里,脖子艰难地扭头望向门口处,脸色当即刷地白了。

    广东市舶司副提举陈敬阴沉着脸走了进来,那双阴鸷的目光徐徐地扫过了众人,最后落在斐迪南教士身上,仍然是一声不吭。

    看到陈敬进来的时候,当即有葡萄牙人吓尿了裤子。

    在濠镜这里,他们葡萄人根本没有任何的特权,敢于触犯大明律必然会受到严惩。现在他们“造反”败露,自然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这……

    斐迪南教士看着陈敬进来,特别陈敬那双眼睛如同毒蛇般盯着他,整个人如同从天堂坠到了地狱般,当即跌坐在椅子上。

    “通通带走!”

    陈敬大手一挥,便有衙差和香山所的旗军冲进来拿人。

    对于这帮“叛党”,他们早就已经留意了。只是出于诸多考虑,所以才眨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如今面对着外患,自然要将这个毒瘤铲除。

    亦亏斐迪南一直是沾沾自喜,实则他的一举一动早已经掌握在广东市舶司衙门的情报系统中。

    议事广场,几百人齐聚在这里,其中拥有着众多的葡萄牙人。

    身穿着六品官服的陈敬站在众葡萄牙人的面前,并将加斯帕da克鲁士等传教士从教堂中请出来,目光徐徐地扫过众人,这才朗声地道:“我家大人待你们不薄,让你们这帮传教士在这里传教,更允许你们这些商人在这里经商,甚至还给你们提供帮忙,但是……”

    话锋一转,陈敬指着被押跪在地上的斐迪南教士等人怒斥道:“但是这些人却是白眼狼,竟然打算趁着濠镜外危之致,聚集一起想要图谋这里,你说本官如何还能容他们?”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

    斐迪南这个矮胖子已然没有了傲气,当即进行求饶道。他之所以选择“造反”,却不是他真是血性汉子,而是仅仅出于忌妒,忌妒林然的权势,忌妒布兰琪对林然的好感。

    哎!

    加斯帕da克鲁士等人看到这一幕,亦是深深一叹。

    虽然这些大明官兵“以势欺人”,但却不怪大明官兵如此。人家一直对他们“不薄”,如今面对倭患之时,斐迪南这帮人竟然要图谋这里的领土。

    很多葡萄牙人早已经了解到一些实情,现在看到斐迪南等人的遭遇,自然不会站出来打抱不平,更多还是一种“当初何必如此”。

    “斩!”

    陈敬面对着斐迪南的求饶,并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当即沉声下达指令道。

    不要……

    斐迪南等人心中是懊悔无比,眼泪当即涌出眼眶中,很希望一切都能够重来,哪怕是成为这个帝国的奴隶,却只想着能够活着。

    只是很可惜,这世上根本没有后悔药。

    噗!噗!

    刀锋闪过,十余颗人头皆被斩下。

    众多的佛郎机人看到这一幕,亦是被惊到了。看着鲜血飞溅,一颗颗人头滚落,让他们意识到大明是一头猛狮,是不容许他们挑衅的庞然大物。

    陈敬轻咳一声,仿佛方才的一切跟他没有关系一般,对着面前的佛郎机人又是说道:“我家大人是很乐意跟你们做朋友的,前提是你们不能图谋这里,不能成为大明的敌人。”

    加斯帕等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显然这大明官兵是没有因为斐迪南的事情而迁怒于他们了,便是有人主动表示肯定不会图谋这里。

    实质上,他们确实没有这个野心。

    加斯帕等传教士很希望维持现状,能够安心在这里传教,而一般的葡萄牙商人虽然要缴比例较高的关税,但垄断着“濠镜-日本”航线,让他们攫取着丰厚的利益。

    陈敬将众人的反应看在眼里,却是抛出一个诱饵道:“只要你们能够参与这一场捍卫濠镜的战争,并且有斩杀敌人首级!我家大人承诺,会给你们颁下香山新城永久居住证,且享受关税减半的优惠!”

    在听到关税减半的优惠后,很多葡萄牙人当即动心了。

    现在濠镜完全掌握在大明手里,关税的税收权同样牢牢掌握在他们的手上。若是能取得关税减半的税收,那对他们个人将会省下一笔可观的钱,这无疑是值得冒险的。

    “这是真的吗?他真的能做这个主?”有葡萄牙人询问道。

    陈敬却是脸色一寒道:“你说的是什么屁话!我家大人说的话,哪有可能作不了准?”

    “好!我干了!”

    “我也干了!”

    “我们也干了!”

    ……

    自古都是无利不早起,这大大的实惠摆在眼前,而能够越洋而来的葡萄牙人无疑都具有冒险精神,却是纷纷表示愿意参战。

    特别对于所谓的倭寇,他们并没有过多的忌惮,反而有着很强的心理优势。若不是现在的倭人都装备了枪支,当年他们到达倭国的时候,这一个个简直都是肉靶子。

    香山县教渝蒋仲华刚巧在香山,却是压着声音对着旁边的陈敬说道:“陈副提举,这样真的可行吗?”

    事实上,这并非是林然的意思,而是陈敬在“假传圣旨”,用着林然的名义来忽悠大家。

    “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陈敬显得平静地回答,接着又是解释道:“我们的主要职责是守护这里,断然不能让大明开海受到重创!我想以大人的胸怀和格局观,肯定会理解我,亦是支持我这样做的!”

    蒋仲华略微思忖,虽然陈敬是“先斩后奏”,但他的话确实很对。以着知府大人的胸怀和格局观,确实会支持陈敬的做法,亦难怪知府大人会如此看重陈敬这个人。

    在倭寇来临之前,濠镜却是迅速地形成了一个临时战队,以应对可能随时前来的倭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