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奇幻小说 > 异世荒野直播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激战(三次感谢‘名字什么随便叫吧’大佬的万赏!)
    从树上扑击而下的这名少女,面容上和贞德几乎完全一样,一样精致的面容,一样魅惑的双眸,就连左眼角处的那颗美人痣都一模一样。唯一的一点区别就是:

    她的头上,别着一个漂亮的发卡,将光洁的额头显露出来,发卡只是普通样式,顶端的小饰物则是古板方正的打印体大陆语:

    零号。

    看得出少女对这个发卡异常珍惜,即使她的头发蓬蓬乱,发质也因长期营养不良显得有些枯黄,发梢还挂着碎叶、草屑,但额头上的发卡还是崭新崭新的,一看就经常擦拭打理,使用的非常小心。

    不过,这种细的不能再细的细节,也只有凌默这样拥有一双超钛合金狗眼的人才能看清了,绝大多数的直播间水友,猝不及防之下,根本跟不上六级巅峰水准魔兽的速度,只觉得眼前一花,两个一模一样的女子便战在了一起!不得已之下,他们只得开启三十倍鹰眼术,才勉强跟上了两人的战斗节奏!

    其实,不光是那些水友觉得非常快速,即使是身为当事人的贞德,都有些跟不上这个白衣女子的动作,双方扑出的第一时间,贞德就已经意识到了,即使已经突破到了六级巅峰,自己的速度,依然要比对方慢一大截!

    不过她心里并没有任何发憷,速度快的敌人她不知道遇到过多少,自有一套应对模式,双方接触的那一刹那,贞德直接停步当身,手里的巨剑一横,在间不容发之际,用宽大的剑面挡住了白衣少女的拳头!

    呛啷!!

    足以震破耳膜的清脆巨响,从拳剑相交的位置传出,交击的位置空气被极限压缩,产生了一圈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零点零几秒的功夫,这波纹便化作了一圈狂躁的冲击波,向四面八方席卷而去,不少巨树拦腰而断,就连部分日轮花脸上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纷纷倒伏了下去!

    一击之威,恐怖如斯!(2/2,耶!)

    贞德原本想的很好,速度型的敌人无论速度再快,都会有一个统一的弱点,那就是攻击命中的那一瞬间,由于反作用力的原因,身体必然会产生一定程度的僵直!自己只要利用好这一点,稳稳接下对方的攻击之后,就可以借此机会给予对方重创!但这第一拳过后,贞德的心就沉了下去。

    深深的沉了下去。

    对方的拳头上,笼罩着一层莫名其妙的蓝光,闪耀着纯真、圣洁的光辉!曾经身为教派圣女的贞德当然认得,这蓝光,可不就是神圣系克制暗黑系、死灵系魔法的最大依仗:净化之光吗?!

    当年身为光系法圣的自己,最擅长的,就是这个‘净化之光’!不知道多少死灵生物、恶魔生物、幻想生物被自己净化,送往永生的天父面前忏悔。不过净化之光性质非常不稳定,伤人又伤己,自己那时候都是把净化之光凝成‘神圣之矛’,以投掷光枪的形式使用。而眼前这个白衣少女,不知为何竟能把净化之光附着在自己的拳头上,挥舞着一对蓝拳来战斗!

    自己现在是无头骑士,先天上就被这神圣系的能量克制,纵然白衣少女的力量不算太大,但命中后,贞德自身产生的僵直,却远远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能在僵直结束后防下对方的下一次攻击都很不容易,更别提防守反击了!

    从战斗开始的第一瞬间,贞德就陷入了被全面压制的状态,对方那闪耀蓝光的拳头一次次砸下,使她疲于奔命,只能不断的用自己的巨剑去格挡,被打的节节败退。有几拳用剑挡实在是来不及,贞德只得竖起手肘硬抗,拳头落在上面,力道虽然不大,但上面附带的净化之光却烧的贞德痛彻心扉!

    不能这样下去!

    要反击!反击啊!

    贞德已经连续退后了七八步,由于是被动后退,已经感觉自己的重心隐隐有些不稳了,若再这样下去,一旦失去平衡,迎接自己的必然是疾风骤雨一般的攻击,被带着净化之光的拳头连打几十下,自己有极大的概率会直接饮恨当场!

    想到这里,贞德立刻运起全身的能量,拼着右肋被打中一拳,一手高举向天,同时用力一踩,她的脚下在几毫秒内便出了一个墨黑色的圆圈,然后一团蕴含着爆炸性能量的黑气从圆圈内喷出,猛烈向上喷发,将贞德的全身都笼罩了进去!

    无头骑士天赋技能冥气爆发!

    这一招攻守兼备,脚下打开冥界裂缝,从中喷发出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冥气,将全身护住的同时,也能将身体周围的敌人逼退,为自己赢得宝贵的喘息之机。若是敌人不退,或是退的不够及时,被这股精纯的冥气命中,立刻就会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害!

    无头骑士之所以能在三级魔兽中名列前茅,靠的就是这极其无赖的一招!在这被戏称为‘踩地板’的招式里,不知多少生物曾被命中,然后被无头骑士一剑砍下头颅!

    白衣少女似是识得这招的厉害,拳头刚刚沾到贞德的右肋,不等劲力用上,便抽身暴退!她的后退动作优美潇洒,脸朝前,身体向后斜倚,脚下步伐动都不动,整个人如同平移一般向后急速掠去,身上宽大的白大褂向前扬起,猎猎作响!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那道从地底喷发而出的冥气,自己毫发无伤!

    眼见没有命中,贞德的表情略略失望。不过她本来就没觉得有多少命中的可能性,只要逼的对方后退,让自己有一点调整时间,就已经达到了目的!黑气笼罩之间,贞德将一直举着的巨剑微微垂下,深深的吸了口气!

    魂火中的能量全部涌出,四肢百骸充满了爆炸性的能量,贞德胸膛一挺,正待酝酿大招之际,却看到对面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女,在没有任何减速过程的情况下,由向后暴退转化成了高速突进!身体伏低,以一个前倾俯冲的姿势,几乎是擦着袅袅收尾的冥气突入自己身边,将闪耀着蓝光的拳头,深深的没入了自己的腹中!

    砰。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响声不大,却格外的震撼人心!如同拿大号铁锤砸进沙袋时发出的那种闷响,贞德的腰弓的如同虾米,肚皮差点和后背贴在一起!她带着无法置信的神情,被这一击打的直接跪倒在了地上!一口黑血猛然喷出,染黑了一大片地面,丧**体控制权的那一刹那,贞德连那足以淹没灵智的剧痛都忽略了,满脑子里都只有一个念头:

    这特麽的不魔法!她是怎么做到的?!

    随后,已经无法灵活控制身体的贞德,立刻遭受到了白衣少女疾风骤雨般的进攻!拳头连绵不绝的落在她的腿上、身上、头上,把她的身体击打得的飘来荡去,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一般!两秒钟都不到,贞德全身上下都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了,黑色的紧身衣下,处处都是被‘净化之光’灼烧出的焦痕,被雪白的皮肤一映衬,触目惊心!

    这一整套攻击行云流水,连绵不绝,蓝色的拳头、白色的大衣互相交织,将贞德完全笼罩了进去!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个少女的攻击风格就像是……

    狂风吹袭而过!

    所有的观众都被这快到不能再快的攻击节奏镇住,心摇神驰不能自已,只有凌默的脸色异常难看,他如何会不认得,这名白衣少女,贞德口中的冒牌货前后折返那一下,所使用的技能正是自己独创的武道身法摆动俯冲!

    在自己还没有达到武圣位阶之前,靠着这完全违反物理规则的变线攻击,自己不知斩杀了多少魔兽!此时此刻,这招竟然被一个服从教派的圣女实验体完美复刻,凌默根本没法形容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情,简直恨不得下一秒就杀到自己前女友面前,将这个超级混蛋碎尸万段!

    也正是这一瞬间,凌默忽然明白了,之前莫名其妙的完成的主线任务一,那个‘武道学徒人数达到1000人’的目标,到底是怎么达成的!

    不提凌默心中掀起的万丈波澜,场面上,贞德终于从那一记俯冲腹拳造成的僵直之中解脱,再次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贞德也不再有任何格挡、闪避的想法,任由对方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直接双手持剑向前一捅,捅出的过程之中,巨剑的剑身被一层漆黑如墨的能量笼罩,想着白衣少女的心口正正的撞了过去!

    这便是贞德二百年无头骑士生涯中,自创的顶尖绝技冥气之刃!

    从黝黑的剑身上感受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白衣少女自然不会硬接,一个‘摆动’使出,再次平移着向后掠去,正当她准备故技重施,一个‘俯冲’从侧面欺近贞德的同时,刺出的冥气之刃的尖端,发生了剧烈无比的爆炸!

    压缩到极致的冥气炸弹,就在咫尺之间,紧贴着贞德和白衣少女的体表爆炸了!白衣少女再怎么灵活,此时也完全躲避不及,被爆炸卷入,轰的一声就被炸开了老远。至于贞德也好不到哪去,这是现实世界,不是魔网上流行的游戏,自己的攻击对自己依然有效。她比白衣少女离爆炸中心更近,坑都没吭一声就被炸飞了出去!由于爆炸的力道过于刚猛,她脖子上的头都被炸掉了!

    双方都滚倒在了地上,用一模一样的声线,痛苦的呻吟着!然而贞德虽然受创更重,却先对方一步,从地上爬了起来,捡起自己的头颅,此时的她面色平静如水,拿剑指着地上挣扎的白衣少女,冷声说道:

    “打了这么久,我才终于发现,你的攻击力和防御力,根本就不成正比!虽然拥有能压制六级魔兽的速度、灵巧和攻击力,但是,你却并没有六级魔兽应有的身体素质!哪怕是十倍换伤也是我赚,这场战斗,我赢定了!”

    “闭嘴,小偷。零号抚摸着自己的伤口,非常激烈的表达着自己的愤怒。”

    这是白衣少女出现后,说出的第一句话,她的声线和贞德一模一样,但好像更幼一点,差别非常细微,不凝神细听根本听不出来,她虽然嘴里说着自己很愤怒,但却面无表情,语气里也非常平缓,没有任何愤怒的意思。

    缓缓的从地上爬起来,这个自称‘零号’的女孩先是紧张的检查了一下头上的发卡,发现完好无损之后,才轻呼了一口气,用那古井无波的声线继续说道:

    “偷了零号的滑稽果,必须要给你惩罚。零号非常认真的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哈?!”饶是浑身剧痛,听到白衣少女这一句话,贞德还是发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感叹:“你和我战斗,理由就是我吃了你的滑稽果?就没点其他的原因?”

    “问题意义不明,还能有什么原因?难道你以为,零号会和你渴望头颅一样,非常渴望原本的躯体吗?噗噗噗,零号对自己现在的身体非常满意,并对你那破破烂烂的吊炸天骑士身体表示鄙视。零号觉得你的想法非常可笑,于是对你发出了嘲讽的笑声。”

    嘲讽?吊炸天骑士?破破烂烂?!

    交流了还没两句话,贞德就已经快被这个零号气炸了!尤其是对方说这些话的时候,完全面无表情,语气、语速都毫无波动,仿佛贞德是担心别人抢她破碗的乞丐一般,嘲讽效果简直加强了十倍!

    若是换一个人,以贞德的性格肯定懒得和对方做口舌之争,但面对自己的冒牌货,不知怎么着,贞德的怒气特别容易被撩拨出来,当即便怒声反怼了回去:

    “呵!还嘲讽我可笑?!你比我更加可笑!头上那个破发卡宝贝的和什么似的,其实扔地上都没人要!这种垃圾玩意儿,要是我早就掰断揉碎,扔进垃圾桶里面了!”

    贞德的话还没说完,带着蓝光的秀气拳头就在她视野里不断放大!头颅被再次打飞的同时,她也听到了对方愤怒的声线:

    “不许你,侮辱父亲,给我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