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魔焱苍穹 > 第468章 血腥手段
    "“你想做什么?”刘文冷声问道。

    血阳站在大殿之前,背后是一轮弯月,血瞳看向刘文方向,声音平淡传出:“有些事情,你做了,就不能当做没发生过!”

    刘文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血阳的狠毒他是亲眼所见的,此间单独面对血阳,让刘文心中只有冷厉纵横。

    “你要干什么?”口中一语,在此时稍显苍白,空气中是一抹静默之意,在暗夜当中,这一幕对峙显得格外惹人注目。

    血阳听着刘文的质问,眼底是一抹深切的温柔,声音清澈传出:“我不想干什么,只想让你为你的自信,付出代价!”

    “你……”血阳话中的肃杀之意,让刘文整个人都是懵的,一句话没说完,心中最先的想到的是一个字——跑。

    领主已经不管不顾自己守卫的死活,刘文想要活命,就只能靠自己,然,既然血阳已经动手,又怎么会让刘文轻而易举的逃走呢?

    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空气中是一抹深切的沉默,一切画面都在大殿前面定格,一只手拧住了一人的脖子,一道清脆的声音发出,脖子应声而断。

    不过很荣幸,被拧断脖子的人并没有死,而是被血阳封住了武力,切断了神识,单单留下了痛觉神经。

    无论怎么挣扎,怎么反抗,他感受到的,都将是无与伦比的痛苦,而且只剩下痛苦。

    无力的跪在地上,刘文的身躯已经支撑不住,但是神识中的痛觉神经却是异常清楚。

    被封印的神识忍不住嘶吼出声——“混蛋,你有本事杀了我!”

    血阳淡淡一笑,随之回应道:“就这么杀了你,是太便宜你了,我神识一动,你就能够被杀,明白吗?”

    “你到底想怎样?”刘文怒喝声出,被禁锢的神识看着血阳的笑容,忍不住有些哆嗦。

    血阳神色平静,拖起刘文的躯体就往外走,身体的表面,还有被拧断的脖子,不断地在阶梯上摩擦碰撞,让刘文生不如死。

    等扛过百级阶梯,刘文整个人已经是懵的,痛,无边无际的痛苦已经快让他麻木。

    他已经没有精力去和血阳反抗,本来剧烈颤抖的神识忽然平静了下来,似乎是选择了认命。

    近乎恐怖的疼痛,数万年没有感受到的如此可怕的疼痛,都在此时体现得淋漓尽致,让他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终于,脚步停了下来,那种剧烈的疼痛没有再深入的趋势,四周的环境刘文能够看到,似乎是在城楼上。

    “城楼?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刘文神识惊慌问道。

    血阳眸中是一抹极为平静的笑容,透着一丝诡异,让人看一眼就无法忘记,那抹笑容,就是恶魔。

    “我想做什么,你马上就知道了!”血阳声音缓缓传入刘文耳中,犹如从地狱传出。

    话音落下,还没等刘文反应过来,就是一根长绳忽然出现,绕过刘文的脖颈之间,然后将他挂在了城楼之上。

    一声嘶吼响彻暗夜上空,原本是无法发出声音的刘文,在承受如此剧痛的时候,还是近乎本能的喊了出来。

    本来就已经断裂的脖颈,无助的承受着整个身体的重量,肉色已经死去,但是他的神识却无时无刻不体会着肉身带来的痛苦,甚至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冷漠的看了一眼刘文,那种从灵魂深处透出的战栗,完整的包围着整具身体,让他只能被动的承受。

    “哗啦!”一盆厚重的鸟食,将刘文从头淋到脚,虽然淅淅沥沥落了不少,但大部分都是沾在他的身上。

    静止不动,很容易让刘文习惯那种痛苦,所以血阳特意给他加点料,鸟群的啄食,会让他的痛苦永远处在新颖的程度。

    这是血阳的小手段,但是带来的痛苦却是无与伦比的。

    “慢慢享受吧,或许在之后的某一天,我会发发善心,让你一击毙命!”血阳声音缓缓传出,然后转身消失在当场。

    ……

    次日一早,血阳的身影出现在了营地当中,有人是看到了城楼上挂着什么,但是已经认不出是刘文了。

    鸟群的啄食,让整个肉身已经变成了千疮百孔的存在,虽然伤口都并不深,只是在表面,但是对于刘文来说,却是时时刻刻处在痛苦当中。

    高台之上,血阳身影淡定坐着,看着之下的队伍,一句话说出,让周围的嘈杂,瞬间安静了下来——

    “城楼上的人,都看到了吧,想知道是谁吗?”

    血阳此言很明显,那个城楼上挂着的人,就是他们认识的,而除了昨日消失的两个兄弟,现在不在场的也就只剩下一人了——

    “昨晚上前去寻找领主,想要寻求一份公正的刘文。”

    “都不知道吗?”看着众人一片沉默之色,血阳挑眉问道,环顾四周,是一张张恨意丛生的脸,显然他们并不是如表面上的不清楚。

    “很好,既然都不愿意说是吗?我就说说我的规矩!”血阳看向四周,声音缓缓传出,并无人反对。

    平静一笑,声音继续传出:“首先,既然领主将你们交给我管理,那么我就是你们的头,其余的头,也就并不需要了!”

    “第二,这里虽然是鹿回头,但是旁人可以没规矩,你们不可以没规矩,否则用什么来约束,鹿回头是需要自由,但是也要让所有人知道,狂炎势力统领,四位领主才是鹿回头的绝对掌权者!”

    “所以,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从今日起,我说的话,请你们言听计从,若有任何违抗,我不介意再想点新的招数来对付你们,至于是死的痛快还是不痛快,这个我就不能确定了!”

    所有人都是一副噤若寒蝉之色,没人敢说话,昨日的两个兄弟,加上今日所观刘文的一切,都让他们不敢和血阳对着干。

    这里的一切,仿佛一场心旅,他们最终选择了臣服。

    血阳之行,很明显的让整个沐风所属焕然新生,不知不觉中,血阳的名头倒是传入了统领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