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魔焱苍穹 > 第57章 关平天变
    “撤销追杀令,这个是必然的,不过关于这巫耘睿嘛,我要先暂时带走,在我莫家,他至少是安全的,我们总要留一个筹码不是吗?”

    莫蔓蓉轻笑说道,这是她最大的让步,要知道,巫家让巫耘睿将所有事情揽在身上,关于合欢诀是否杜绝,这是未知的。

    所以莫蔓蓉不能冒这个险,此事传出去,无论是巫家,亦或是整个关平郡,都会掀起无法想象的风波。

    带给童家的冲击,更加是无法现象的。

    巫茂亦看了巫耘睿一眼,最后还是点头道:“既然莫家主有心,那么就按照莫家主所说来办了,只希望莫家主能够保守秘密!”

    “这自然放心,我莫蔓蓉说话算话,不会无的放矢,说一套做一套,但是关于你们买卖人口之事……”

    “此事我会亲自去悟禅阁解释清楚的,无论有何后果,我都认罚,请莫家主放心即可!”

    “既然如此,人我就带走了,今日叨扰了!”

    莫蔓蓉行了一礼,这才带着人告辞而去,至于巫耘睿,直接给扔到了来时的躺椅上,给抬着走了。

    无论此时真相为何,巫耘睿在其中都是扮演了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

    所以莫蔓蓉一定要将他带走,否则等到童家彻查巫家的时候,巫耘睿肯定早就因为某种意外死了。

    堪称是死无对证。

    送莫蔓蓉他们到门口,看到马车走远,巫家三人这才回去了,回到书房当中,二爷巫茂昌这才皱眉问道:“这莫家能够靠得住吗?”

    巫茂亦久久未曾说话,许久之后这才言道:“无论是否靠得住,马上联系上面,让他们来收拾,巫耘睿之事,我们很有可能被他们摆了一道。”

    “大哥此言是何意思?”巫茂钧疑惑问道,刚才不是还像是踩着尾巴的猫,想要杀了巫耘睿吗,这会子怎么又变了!

    巫茂亦看了他一眼,冷声道:“你那个儿子,我还不了解吗,从来都只会在烟花之地流连,他要是能直接得到合欢诀,那才是怪事了!”

    “你是说,有人故意将合欢诀给了睿儿,目的是想嫁祸我们,或者是控制我们吗?”巫茂钧几乎是惊呼说道。

    巫茂昌猛然醒神道:“那我们将巫耘睿给莫家带走,岂不是羊入虎口。”

    巫茂亦笑笑,开口道:“巫耘睿根本就是他们想要对付我们巫家的棋子,巫耘睿暴露之时,就是巫家出事之时!”

    “大哥,你这么说我好像有点不明白了,这莫家有什么理由对付我们,他们不是已经超过我们,位居第二了吗?”巫茂昌疑惑问道。

    巫茂亦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你错了,不是莫家,而是上面,我们巫家这次,是被人卷进去了,马上去找上面的人,要他们想办法让巫家全身而退。”

    听着巫茂亦的话,兄弟二人都是有些震惊之色,这场生意,可以说能够成功,都是来自上面的支持。

    然而到了现在,却是被上面摆了一道,他们完全变成了上面人的牺牲品,此时才醒悟,已经是晚了。

    “尽快吧,希望他们还有一丝人性,否则这次我们巫家在劫难逃!”

    巫茂亦望着窗外闷热天气,树梢纹丝不动,犹如暴风雨前的宁静,尚且不知巫家,是否能够承受这场暴风雨。

    关平郡的天,终究是要变了。

    ——

    夜色迷离,这一夜,注定许多人无眠,尤其是在莫家审问了巫耘睿之后,莫家人也睡不着了。

    巫耘睿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他只是从一个黑衣人手中得到了合欢诀,之后就买通了云香阁的****,让他们每次有新货,都先通知他。

    因为交谈一直都是通过密道进行,巫耘睿倒是在家族中,撒了一个弥天大谎,谎称是天赋过人,最后以一个纨绔少爷的身份,竟然去了悟禅阁。

    修为亦是突飞猛进,这家族当中亦是没人怀疑,只以为他是突然开窍,谁曾想,这后面竟然是这样的猫腻。

    古阳对于这巫耘睿怎么瞒天过海修炼合欢诀的方式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是,那个给巫耘睿合欢诀的黑衣人。

    同样是黑衣人,难道这中间真的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联系吗,似乎在不知不觉当中,那个黑衣人成了整件事情的关键人物。

    “莫家主,我觉得我和巫耘睿遇到的黑衣人,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这件事情肯定也是他在其中安排!”

    密室之中,他们几人审问完了巫耘睿,在此处集合,古阳皱着眉头,提出了这个试探性的说法。

    莫蔓蓉亦是沉默,半晌才点头道:“按理说,巫家家主所做的是买卖人口,而巫耘睿所做是吸取少女元阴,这中间能够不贯通,我觉得是匪夷所思的。”

    “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一个人,在帮他们圆这个谎,所以身处同一个事件,他们才能在对方的视线中,置身事外。”

    谷一白忽然开口道,这一言,让众人眼前一亮,若是如此说来,倒是有几分可能的。

    “若是这样,巫家应该就是他们实施计划的第一枚棋子,而古阳是第二枚,如今古阳没有照那个黑衣人的说法做,我想他们肯定会再做计划。”

    莫蔓蓉忽然想到了这个可能,若是如此,他们在不知不觉中,似乎也中了别人的圈套,而且还有跳不出去的趋势。

    “可能要通知童家尽快了,我们先暗中找寻那个黑衣人和调查所有外来人口,尽量避免事情的发生。”

    古阳沉默言道,这件事情,已经超过了他的控制,很有可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境地。

    但是现在,他们却什么都做不了,被人牵着鼻子走,只有出事了,才能清楚他们行动的方向。

    犹如一个幽灵,连脚印都不会留下,只会留下一地无法收拾的烂摊子。

    ——

    五日的沉默,让古阳等人在莫家待得有些百无聊赖,那个黑衣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任何消息。

    关于进入关平郡当中的外来人口,也是全都进行了登记,要不就是全都没有可疑,要不就是全都可疑。

    一个个身家清白,背景明了,就算是有土匪山大王,也是被监视着,却没有丝毫可疑的动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