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魔焱苍穹 > 第31章 拍卖怒怼
    反正是花着那个孙鹏的钱,古阳不介意赌一把,若是赢了,升上玄级,就是板上钉钉之事。

    连夜从碎星教中跑出去,虽然这里守卫森严,可是怎么守卫,也是不可能面面俱到。

    趁着巡逻队伍交班的时候,古阳成功突破了封锁线,出去了碎星教,从密林中走了半里路,才回到正路上。

    远远望去,碎星教的山门之上,还是灯火通明模样,只是在黑夜中,却更像是一张吞噬着黑暗的巨口,带起一抹狰狞之意。

    连夜打劫了孙家的一间铺子,入手大概是五万两左右的现银,古阳这才去了拍卖场。

    这个拍卖场是由三大家族控制的,覆盖面是整个安天郡,为了怕遇到熟人,古阳特意换了容貌。

    贴上了假胡子和假眉毛,脸上还加了个痦子,肤色不白,但是身形精瘦,穿着一身青衫。

    莫名的,要是拿根竹竿,就是个算命先生了。

    顺手将斗笠盖在头上,这才好一点,端溜溜的就进去了拍卖场当中,时间差不多,已经开始进场了。

    拿着牌子,塞了一锭银子给安排座位的,让给弄个隐蔽的位置,还当真是不错。

    在整个大厅的最后面,刚好是二楼的一个拐角处对着,将那个位置的光芒全都给挡了。

    估摸着就算是古阳不戴斗笠,坐在那个位置,都有些看不清面容。

    摸摸鼻子,老神在在坐下,这位子还真是不错!

    眼观四路,耳听八方,所有人进来,古阳都是看得一清二楚,邢家这次是邢家三爷邢章顺到的,孙家亦是三爷孙敬阳,而高家是三爷高天穹,在三大家族当中,兄弟三人各自负责的领域都是不同的。

    大哥主要是负责家族的统筹,二爷一般是负责处理武道中的关系,而三爷处理的,就是为商一途,各自分工明确。

    今日倒是没有小辈跟随,毕竟还不到接班的年纪,过早的接触一些东西,反而不好。

    古阳也是没有管他们,反正这次他只想要那棵天元草,手上有着五万加一万,总共六万,应该是够了的。

    这次拍卖会规格不高,最后压轴的,也就是一部玄级中阶的天焰决,对于如今拥有了嗜血决的古阳来说,根本就是鸡肋。

    静静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随着管事的上前,灯光亮起的刹那,众人都是安静了下来。

    “今日,我们这一场是四级拍卖会,起拍价每次增加为一百两,现在开始第一件拍品!”

    管事扬声一言,拍卖会分成了一共四个等级,第四级是最低等的拍卖会,等级越往上,拍品就越稀有。

    这让古阳连听一听的兴趣都没了,直接闭目养神,若不是中途猛然回神,差点错过了天元草的拍卖。

    “拍品排名第十,天元草,起拍价五百两!每次竞拍,不得少于一百两!”

    管事话音刚落,坐在孙敬阳身边的小厮,就已经开口道:“我们孙家,出价六百两!”

    “这……”管事听到这话,亦是满脸苦涩,这六百两,也太低了吧,而且加上个孙家,摆明了今天这东西势在必得。

    哪个不长眼的,会和孙家作对,除非是吃饱了撑的,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管事也是不在乎了。

    “六百两一次,六百两二次……”

    “等等,我出一千两!”

    正当管事要宣布,这天元草,归了孙家所有的时候,古阳的声音突然冒出来,所有人都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在这安天郡当中,得罪孙家的人,不是活腻了,就是嫌命长吧!

    “我孙家要的东西,你算是哪根葱!”

    小厮直接一句话就给古阳顶回去了,满场都是一副看笑话的模样。

    古阳随意笑笑,头上戴着斗笠,看不清面容,口中声音随意传出:“这拍卖场,不应该是价高者得吗?”

    看到古阳一副淡定模样,不像是一般人,孙敬阳眼神稍微一变,让小厮坐下,这才开口道:

    “这位公子说的没错,确实是价高者得,那我孙家,出价一千一百两!”

    一千两,一千一百两,摆明了是故意的,就是想试探一下古阳,到底是故意针对孙家,还是真的想要拍卖。

    这斗笠男子,隐藏在黑暗中,看不清深浅,孙敬阳也是不敢贸然行动,旁人不知天有多高,他可是知道的。

    就算是三大家族在安天郡当中称王,也是有很多惹不起的人,这个斗笠男子,说不定就是其中之一。

    古阳自然不会不清楚孙敬阳的意思,他就是想故意折腾一下,孙家,今天收点利息也是无妨的。

    “一千一百两,好大的手笔,不过我手上正好有点余钱,就出一万两吧,孙家三爷,你看着办吧!”

    古阳的声音,明显是带着笑意,听在众人耳中,平生让人吸了口凉气,这人是谁,竟然敢和孙家对着干。

    孙敬阳听到古阳的话,也是愣了一下,皱眉道:“这位公子今日对着天元草,似乎是势在必得呢,这市场价,也不过是两千两,公子亏了吧!”

    “亏?不存在的,原来这东西叫天元草啊,我还不知道呢,就是看孙家三爷这么卖力拍卖,我顺手牵个羊而已!”

    古阳声音欠扁传出,孙敬阳的脸,顿时黑得像是锅底灰似得,周围人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憋得难受极了。

    孙敬阳一口气没接上来,古阳已经继续开口了:“这天元草好像是个好东西,我倒是喜欢,就出价两万两吧,管事!”

    “ha!”

    管事愣住了,之前是因为这价钱太低,现在却是因为这价钱太高了,这两万两可是超过了市场价十倍。

    “管事?怎么,这拍卖还要看人出价吗?”看着管事像是傻了一样,古阳声音带着内力,直接在他耳边传出。

    管事忙不迭的摇头,看向孙敬阳,这会子正是一副想要将古阳生吞活剥的样子,忙是说道:

    “两万两一次,两万两二次,两万两三次,成交!”

    古阳看了孙敬阳一眼,对方正狠狠看着自己的方向,眼底还有着一抹思索之色,似乎是在想,这个人是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