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魂帝武神 >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上古之秘
    冰冷而霸道的话语,顷刻响彻全场。

    对比平日的不喜言谈、不苟言笑。

    此刻的云渊长老,显然隐隐有锋芒将露的感觉。

    “云渊剑?好大的口气。”通天长老冷笑一声。

    “你虽是三大巅峰剑修之一。”

    “但也不过是与我天剑峰长老齐名。”

    “也敢放那般厥词?”

    云渊长老,不语。

    但一己之躯,却挡下了所有学宫长老的气势。

    “哼。”通天长老脸色一冷,“萧逸此子顽劣不堪,更兼凶残过人。”

    “他今日敢大闹我天藏学宫,乃至仗剑伤人。”

    “他日怕是屠戮四方都做得出来。”

    “谁若敢包庇此恶贼,休怪我天藏学宫不客气,一并拿下。”

    “不错。”周遭学宫长老点了点头。

    “我天藏学宫,还容不得一个毛头小子这般挑衅。”

    “拿下此子。”

    一众学宫长老,面露怒色,再次出手。

    萧逸脸色微变,手中之剑一紧。

    他虽知晓云渊长老实力强横,但天剑峰长老以及一众学宫长老亦绝非等闲之辈。

    “不必动。”这时,并未理会一众学宫长老半句话的云渊长老,却瞥了眼萧逸,说道。

    萧逸闻言,点了点头。

    轰…轰…轰…

    这时,一道道强横的气息打来。

    或凌厉剑气,或狂猛掌风,或滔天阵法…

    一众学宫长老,已然出手,且无半分留手。

    不过,这些剑气、掌风以及阵法之力,打在剑气漩涡上,却丝毫未能奈何剑气漩涡分毫。

    反而悉数在剑气漩涡上消散须弥。

    “怎么可能?”通天长老脸色一变。

    他今日已一连说过多次这句话。

    可现在一众长老,却连云渊长老的剑气防御都破不了。

    这个被誉为防御最强的巅峰剑修,当真实力强到这般地步?

    一众学宫长老的脸色,难看到极点。

    “天剑长老。”通天长老皱眉看向天剑峰长老。

    天剑峰长老摇了摇头。

    这时,云渊长老才缓缓张开了嘴巴,直视天剑峰长老。

    “天剑,现在的你,不如我。”

    “往日的你,剑心凌厉,如今却剑心摇摆。”

    “若我不藏剑,你不是我的对手。”

    “若无视重拾剑锋,你怕是连他一剑都接不住。”

    天剑峰长老闻言,脸色复杂。

    “至于你们。”云渊长老看向一众学宫长老。

    “你们想拿破我的云漩剑气,还不够格。”

    “若真要拿我和萧逸,便让你们学宫的那些老家伙亲自出来。”

    说罢,云渊长老看向萧逸,“通天长老,已败于你手,亦被你伤。”

    “此事,便到这里结束吧。”

    “好。”萧逸点了点头。

    淡漠的双眸,扫视了一眼周遭天藏学宫长老。

    最后看了眼学教席位的青麟等人,又看了眼云渊长老,平淡地吐出几个字。

    “告辞了。”

    对,平淡。

    萧逸此刻的脸色、语气,很是平淡。

    说罢,转过身,就此离去。

    周遭武者,看着他傲然的身躯,平淡的脸色,摇了摇头。

    黑云学教席位上,大多数弟子,咬着牙。

    唯独青麟,沉默着,脸色复杂着。

    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萧逸那平淡的面容时,心头一阵伤感。

    那看似傲然的背影,在他眼中,不知为何,竟涌现着一抹莫名的萧瑟。

    青麟想不明白,却相信自己的感觉没错。

    那道傲然的身躯,最终还是渐行渐远,渐渐绝尘而去,消失在所有人视线中。

    那平淡的脸色,事实上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萧逸脸上了。

    而此时,又再次出现了。

    一如当年他初来中域时,那般平淡,那般…孜然一身。

    ……

    比武台上的战斗,不知何时起,又再次打响。

    百院之争,还未结束。

    但对于在场大多数人来说,百院之争的战斗,早已入不得眼。

    整个百院之争的光芒,早已被那个孤傲离去的年轻人所掩盖。

    黑云学教席位上,再无人心系比拼。

    甚至早已没了之前的战意。

    青麟冷眼看着副院长,“你欠我一个解释。”

    “怎么?”副院长瞪了眼青麟,“那般眼神,要对我出手不成?”

    “不会。”青麟摇着头,脸色却格外认真。

    “我不出手,但大不了我自逐出黑云学教便是。”

    “你敢?”副院长脸色一冷。

    “你知道我的性格。”青麟语气冰冷,“我敢不敢,你也很清楚。”

    “你…”副院长脸色一沉,“你要什么解释?那小子不听我言,哪怕逐他出黑云学教他都不肯妥协,我有什么办法?”

    云渊长老,早已离开比武台,回到学教席位上。

    “我不相信你会下那等命令。”云渊长老直视副院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是洛前辈的意思吧。”

    副院长看着云渊长老冰冷的目光,又看了眼周遭学教弟子愤愤的目光,摇了摇头。

    随手布下一个屏障,副院长沉重的脸色,忽然一消,叹了口气。

    “是。”副院长点了点头。

    “在我临出发来天藏学宫时,洛前辈才忽然有了这个命令。”

    “若萧逸不肯退出第三轮比拼,便逐出黑云学教?”云渊长老双眼一眯,问道。

    “是。”副院长点了点头。

    “在来的路上,我便已知晓,以萧逸此子的性格,绝不会肯妥协。”

    云渊长老再次沉声道,“洛前辈,只说逐萧逸出学教;让萧逸入天藏学宫,是你自己的意思吧。”

    “是。”副院长再次点了点头,“我想着,若日后黑云学教护不得他,他能有天藏学宫庇护也不错。”

    “可惜,他仍旧不肯。”

    “为什么?”青麟已然眼含怒火,“洛前辈为何要如此?”

    “我说了。”副院长摇了摇头,“事关下一场盛事,也事关名额。”

    “这个名额,我们黑云学教本身没有。”

    “但洛前辈有,这是他的名额,他选择给莫悠。”

    副院长顿了顿,继续道,“而天藏学宫方面,本身就有名额,这是上一届百院之争时获得的。”

    “而若要使用这个名额,天藏学宫必须在这一届百院之争再夺第一。”

    “若是…”副院长叹了口气,“若是当年的百院之争,得第一的是黑云学教,便不会有今日之事。”

    “唉。”

    “到底是什么盛事?”青麟咬牙道,“值得两大学院如此紧张?”

    副院长脸色一凝,只缓缓地说了几个字,“上古秘辛,古帝之墓。”

    青麟脸色一变,却仍旧眼含怒火,“可这对萧逸师弟不公平,凭什么要逐他出黑云学教…”

    副院长摇了摇头,负手而立,打断道,“黑云学教,从来不是一个人的学教。”

    “也不是长老执事们的黑云学教。”

    “而是你们一众学教弟子的黑云学教。”

    “若你们心中有他这个同门,萧逸在不在黑云学教,又有何区别?”

    ......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