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隐婚密恋:总裁大人,晚上见 > 第890章 简直脑子不正常了
    周丽抬眸望他,咬着下唇,开口道:“难道还能做朋友?”

    她没有这样大的心,也没有必要吧?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还能做朋友吗?

    这样的话太奇怪了,他们身边的人都不会答应的,而且她真的是一点兴趣都没有,只会觉得对方是有病的。

    简直脑子不正常了。

    魏建国按住自己的手愈加用力,他有些激动,激烈开口道:“我是真心想要同你修好的!毕竟咱们是多年的同学,如果到了这个地步,还真会没有什么好的不是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是不好,对不对?”

    只要想到了这个,他还是能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似乎是不太清醒了,所以才会如此。

    也是因为不太清醒了,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才会有这样的判断不是吧?

    反正他心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反正就是有些后悔的感觉,似乎是有些痛彻心扉。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并不觉得自己会这样,不会觉得自己会因为这样一点小事就会如此痛苦,他甚至觉得这些事情实际上是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呀?

    难道不是吗?

    原本他已经这不过是可以随意放弃的东西,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他放弃了她,真的是会变得很痛苦,不仅仅是痛苦了。

    甚至是难过,

    有痛彻心扉的感觉。

    他有如何会如此明晰地感觉到心痛呢?那痛彻心扉、撕心裂肺的感觉怎么会如此真切、痛苦、真实!

    他觉得自己算是铁石心肠的人了,真的不是什么好人,真的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对待感情绝对是如此的。

    他这样的一个人,又怎么会真的在意这些人呢?

    根本不会如此。

    只要想到了这个,他就觉得这些事情并不是这样,他不应该如此,不应该很在意才是,应该可以轻易放弃,这不过是感情罢了!

    对于他这样有上进心,又目标明确的人而言,这不过是可以随意丢弃的东西罢了!

    可是为什么他会这样难过,所以他还是想要同她说些什么。

    可是明显对方不给他这个机会。

    周丽怒极反笑,唇角横溢着冷冽的笑,道:“既然过去你说要同我分开,那就分开好了,如你所愿了,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再同你有什么交集!”

    所谓朋友,这不可笑吗?

    “是我对你是说出这样的话,但是我也很后悔!咱们还是同学对不对?难道要老死不相往来?这样的话是不是太过了?”魏建国依旧固执地开口。

    周丽此时有一种想撞墙的感觉,这男人怎么就是这样死脑筋?她勾唇冷笑道:“魏建国,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你觉得咱们还有再相处的必要吗?”

    “绝对有!”魏建国显得有几分激动!

    “我觉得没有必要,所以你也不必说些什么不是吗?”周丽飞快开口质问他,“咱们之前这样的关系,让咱们的现任知道会怎么想?你不是都有女朋友了吗?好好对待不就是了?”

    魏建国还是舍不得:“可是……”

    周丽淡然一笑道:“可是什么?咱们之间的话已经说完了,缘分也尽了,没有什么可说的不是吗?你还想要同我说些什么呢?真是没有必要不是吗?”

    她很想说让他珍惜眼前人,虽然她并不觉得他找的那个女朋友有什么好的。

    而且他们开始的特别不好,他是带着目的来到她身边的。

    但是这些都不是很重要不是吗?

    既然他们在一起了,那就要好好珍惜不是吗?

    而不是做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对不对?

    所以他还是应该把事情做好,还是应该把值得珍惜的人都好好珍惜,值得在一起的人,就好好在一起。

    这样才是对待感情的最好的方式。

    不管怎么样,他们能在一起,这也是一种缘分不是吗?

    她心里还是这样去想的,而且想得很明白。

    如同他要是执迷不悟的话,那是她的问题,不是她自己的问题不是吗?

    只要想到了这个,她心里还是很明白的。

    所以才会劝慰他。

    让他好好珍惜眼前这个在乎他的人!找到适合他的情感,他就不会如此痛苦了!

    魏建国脸上布着绝望,他深深的感到痛苦,因为眼前这个决绝的女人如此冷酷,不给他留下一丝幻想!

    他没有想到她会变得如此冷酷?

    在他的印象里,周丽从来不是这样的人,他觉得周丽是一个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女人。

    也是因为这个,他才会对她有些念念不忘吧?

    如果要是李艳同她比较的话,在这样一点上,她是永远也比不了的。

    还是周丽比较好,至少在这样一方面。

    其实他同周丽相处是比较愉快的,那个时候他们也没有什么钱,不过是普通的学生情侣,可是在一起都是很开心很快活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总是会想起来以前的一些事情,真是很有意思。

    他原本以为他都忘记了,可是好像越是这样,想起来的越是频繁,现在总是会想起,还真是很奇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他还真是想不明白了,可是事情就是如此。

    所以他才会来找她说这些话,可是好像她并不会在原地等她,这还真是让他很失望。

    这个时候魏建国有些恼羞成怒:“希望你不要后悔!”

    此时周丽不由笑了,还笑得很放肆:“你到底再说些什么呀?我还真是不知道你说了些什么?你应该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并不是应该如此,并不是应该觉得一切都理所应当!我也是再抱着过去对你的好印象而同你见面的,可是你要是这样说,只怕会把我对你唯一的一点好印象都弄得没有了!”

    她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也是很不客气,一点都不会有太多的顾虑。

    只要想到了这个,她也不会想要再说些什么。

    反正她就是这样想了。

    也没有把这些事情真的当做一回事,反正她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原本还能有一些好印象,现在这样唯一的好印象也没有了,只会让她觉得这个男人真是一无是处。

    自己当初是眼睛瞎了才会喜欢他。

    原本她也并不想要这样想,因为总是会认为别人是渣男,这不是反而证明自己眼光太差呢?

    她原本只是想,他从前可能还是好的。

    是学生的时候至少还是好的,并不是一定会是现在的样子。

    只是时间变得越来越长,反而改变了很多。

    她原本是想,可能是经历的事情多了,改变了一个人。

    但是现在想起来,好像也并不是会这样简单。

    可能是她对他了解的不够深刻,不是很明白这一切吧?

    想到了这个,她也就不想说些什么了。

    或许真的是自己有眼无珠吧?

    既然是这样,她就不想说什么了。

    一切都弄好了也不错。

    反正她就是把这些事情都弄得还不错,还是蛮好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既然是这样,周丽觉得她并不后悔,反而觉得庆幸。

    她离开,魏建国有些气急败坏。

    他也不知为什么她会不答应?

    从前的时候她不是那样喜欢他吗?不是对他念念不忘吗?

    他要同她重修旧好,哪怕只是保持朋友的关系,她应该恨快就能答应呀?

    不应该是现在的样子?

    反正他真是有些想不明白,怎么也没有想清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真是太奇怪了。

    只要想到了这个,他还真是会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事情确实是如此吧。

    魏建国百思不得其解,他最后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定然是她有新欢了。

    只要这样一件事情是可以解释得通的,其他的都是解释不通的,也不该是这样的。

    想到了这个魏建国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鸷的光芒。

    他觉得事情不会这样轻易就算了,他还会想办法,一边是李家可以提供的一切,另外一边也是周丽,他都不会放手。

    他想要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只要想到了这个,他心里也会好过很多。

    周丽回去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期待的,真是希望可以马上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好。

    不过她也只能是心里生闷气,不能表现出来。

    可是出来的时候,苏和已经在黑色的劳斯莱斯里等着了,看到她好像有些闷闷不乐的,拉着她的手说道:“怎么了?”

    周丽只是叹气:“没事。”

    苏和顿时说道:“我这个人最没有什么了,你什么都同我说便是,没有必要隐瞒什么事情。只是需要什么都告诉我就好。”

    周丽很无奈只是说:“还不是我那个前男友?没事又来找存在感。”

    对于她而言这个人真是什么都不是了,也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还能高兴出现在她面前?

    她还会欣然接受呢?

    她真是觉得这个人是有病的,而且还真是病得不轻,要不也不会到了这个地步,也不会总是如此。

    反正只要想到了这个,她心里自然还是很不舒服的。

    苏和拉着她的手说道:“用我来收拾他吗?”

    他眉目中闪现出一抹阴沉,真是觉得这个男人好大的胆子他的人也敢惦记?

    他已经打算把周丽攥在手心里。

    周丽不肯:“不必理会他,他就是一个有病的!”

    苏和顿时脸沉沉:“你这是为了他吗?”

    周丽摇摇头:“我这是为了你,他算什么东西呢?怎么能同你比呢?我不想你脏了手!”

    苏和听了她说的话,气又顺了,还真是说不出的高兴。

    真是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样想的,他又怎么可能再生气。

    不过是真的没有把这一切放在眼里。

    他觉得魏建国还不能算是一个对手,确实不是一个东西。

    不过他还是很不爽这个人都这样了还在周丽的眼前找存在感?

    当初可是他说要同周丽分手的,在苏和的眼里他这样去做是一点眼光都没有的。

    周丽已经是明珠宝石,还舍弃什么呀?

    这不是已经将珍宝放弃了?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

    倒是他自己找的,怨不得别人,所以也就不用再说些什么。

    事情确实是如此,所以苏和只会觉得这个男人是有病的,不过他可不会让他再来骚扰自己的女人,如果他要是再来。

    苏和不会放过他。

    也不知道为什么苏和竟然会同这样的人计较,不过他确实是越来越在意她这个小丫头,要不也不会如此。

    不会变得如此幼稚,确实是很幼稚,简直是幼稚透顶。

    所以他必然是要做这些事情,不仅仅是要做,还要把这些事情做好。

    不过周丽倒是不愿意他出头去做的,一来是魏建国算是什么东西,还需要苏和亲自出手?

    二来是怕苏和生气,这才是她最在意的地方。

    她还是很在意的,如果要是他生气,那可得不偿失。

    所以还是不让他去管这样的事情,本来她也不想多过问。

    毕竟就是魏建国这样的人,对于她来说也是没有意义的,真的不会对她有什么影响,只要想到了这个,她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的。

    不仅仅是不舒服,而且是会特别介意的,反正她真的会很在意的。

    毕竟她并不想要他手影响。

    苏和可不是一个讲道理的人,他其实是很敏.感小气的,只是平时的时候装作温和的样子,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也不会如此,只要想到这个,他自然眉目深几分。

    不过既然她这样说了,他就会好好听她的话,不会同她对着干。

    所以这些事情就算了,就这样罢了。

    也没有什么不好。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很好了,既然是这样,她必然是会好做事情。

    所以苏和就只能是不会做出什么事情,让她自己先处理,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他就会插手这样的事情,这个时候他会帮助她处理事情。

    想到了这个,他也觉得没有什么,一切都会变得很好。

    苏和想到了这些,脸上好看一些,他觉得还是要对小丫头好一些所以对她温和不少。

    这让周丽还是觉得很奇怪的,他果然是喜怒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