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有名无实的奖品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都市之无上医神-玄幻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都市之无上医神 > 第1163章 有名无实的奖品
    听岳卓群说了至尊组比赛的规则之后,叶枫笑了:“岳宗主,你打算拿什么奖品出来呢?不会还拿合一丹出来吧?”

    想起来打赌输给叶枫一枚价值连城的合一丹,岳卓群就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他冷冷道:“合一丹,我们可没有了,不过我这次带了一卷五两极地冰蚕丝,价值不亚于合一丹。”

    冲虚道长脸上闪过惊羡的神色:“极地冰蚕丝?那可是好东西。”

    智空禅师也道:“极地冰蚕生于南极万年冰山,数量不多,十年才能结一茧,岳宗主能集齐一卷,用心良苦啊。”

    “是啊,搞到一卷五两极地冰蚕丝,可费本门几十年的心血啊。”

    极地冰蚕?五两极地冰蚕丝,有他们说得那么好吗?

    叶枫对极地冰蚕很是陌生,一缕神念涌笑话驭兽令中,从中搜索极地冰蚕的信息,这一搜,让他心中一动。

    极地冰蚕与叶枫驭兽令中那只冰蚕虽然都是四级凶兽,却同类不同种凶兽,习性完全不同。

    极地冰蚕一直生活在南极的万年冰山中,数量极少,这种冰蚕没有毒性,只会喷寒冰气,一口寒气,能瞬间把人冻成冰棍。

    极地冰蚕每十年才吐丝结茧,极地冰蚕丝质地柔软细腻,寒暑不侵,刀枪难断,用来编织成防御战甲,是天下最好的材料。

    合一丹非常难炼,十分珍贵,极地冰蚕丝却比合一丹更加难得,能集齐五两,太乙门显然花了不少工夫。

    岳卓群生性小气,能把它拿出来当奖品,看来他对这次比赛势在必得啊。

    就在叶枫惊讶岳卓群这么大方的时候,又从驭兽令中读到了一道信息。

    冰蚕丝韧性极强,但是特别寒冷,普通人根本受不了它的寒气,用来它来编织战甲一直是个传说。

    难怪岳卓群愿意拿一卷极地冰蚕丝出来当作奖品,原来是个有名无实的东西,这个岳卓群真他娘的奸诈。

    叶枫的目光瞄向了冲虚道长,这个牛鼻子老道,他会准备什么奖品呢?

    见叶枫看向自己,冲虚道长有点心虚。

    他脸上堆着假笑:“我们上清门准备了一卷太玄阵图,那是我们上清门先辈们从一处深山洞府中拓画而来,感觉此阵图玄奥神秘,我们上清门历代掌门研究数千年,也没有参悟,而且那座山洞毁于地震,仅留这一幅拓图,这幅太玄阵图可是世间无价之宝啊。”

    智空禅师为之动容:“阿弥陀佛,原来是上清门至宝,太玄阵图,我听我的师父说过,他也曾被贵派上玄道长请去参研阵图,却没有成功,没想到冲虚道长能把这么宝贵的阵图献出来,真是慷慨无私啊。”

    叶枫一脸不屑地看着冲虚道长,难怪这牛鼻子老道心虚,说得比唱得还好听,什么慷慨无私,分明就是狡猾吝啬,跟岳卓群简直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送得东西也是有名无实。

    一个研究了几千年都研究不出来的太玄阵图,说是无价之宝,其实屁用没有,连玄灵丹都比不了。

    冲虚道长知道自己实力不行,赢不了别人的奖品,就拿一个没用的东西充数,把一个几千年都没人看懂的阵图送人,对于上清门来说,没有任何损失。

    冲虚道长的心思,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莫大先生、杜仲纷纷露出不屑的神情。

    冲虚道长赶紧转移话题:“智空禅师,贵寺准备了什么宝贝啊?”

    “阿弥陀佛,玄空寺没有什么宝贝,我们只好力所能及,我们准备了一枚在佛前供奉千年的紫檀佛珠一串,能保人平安吉祥,集结了千年的香火愿力,也是世间罕有啊。”

    冲虚道长一脸地惊喜神色:“千年香火愿力,不得了,佛门至宝啊。”

    岳卓群干咳两声:“咳,咳,佛门至宝,好东西啊。”

    见岳卓群三人互相吹捧对方的奖品,价值多么不菲,叶枫这才明白过来,这三人全都是一丘之貉啊,拿出来的全是有名无实的东西,其实全是吝啬鬼。

    一串佛珠,是集结了千年的香火愿力,是佛门至宝,但是谁能用得上呢?

    莫大先生淡淡地说道:“与去年一样,我们方寸山提供一枚合一丹。”

    杜仲微笑地表示道:“我们官方的奖品是三十两星纹钢。”

    所有人眼睛一亮,在鬼市中,一两星纹钢价值两百万,三十两就是六千万,虽然比不上合一丹的价值,对官方来说,已经是大手笔了。

    叶枫的星纹钢全都用来制飞剑了,他还想做几件别的兵器,正缺星纹钢呢。

    岳卓群的眼神盯在叶枫身上:“叶宗主,你为这次古武大比,准备了什么奖品呢?”

    冲虚道长干笑道:“叶宗主得到天真上人的传承,身上的宝贝肯定数不清啊,很值得我们期待。”

    叶枫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岳卓群的脸色顿时拉了下来,智空禅师耐着性子道:“叶宗主第一次参加古武大比,可能不清楚规则,如果你们移花宫不遵守古武大比的规则,是不可以参加这次古武大比的……”

    “你说没有准备,不代表没有奖品,冲虚道长和智空禅师各欠我一枚天灵丹,岳宗主就欠得多了,我一枚合一丹,三枚天灵丹,我这五枚天灵丹和一枚合一丹都拿出来做奖品,谁打赢了我,我就给谁。”

    岳卓群他们相视一眼,眼中闪烁一抹兴奋的眼神,这正是他们希望叶枫这么说。

    这样一来,叶枫提供的奖品算是最丰富的了。

    特别是岳卓群,自从玄级组赌输了一枚天灵丹后,就一直耿耿于怀,恨不得再赌一把,把自己欠得赌债全都抵消掉。

    每个人心里都有赌徒的冲动,越输越想赌,越想翻本,结果越赌越输,越输越赌,最后倾家荡产。

    岳卓群眼里光芒闪烁:“叶宗主是个直爽的人,准备的奖品也很丰富,今天地级组比赛就到此为止,我该为地级组冠军颁奖了。”

    鲁长老高声宣布了地级组的名次,蓝灵儿第一名,聂青芜第二名,厉胭脂得了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