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故意气人
    因为他们是算是得罪这府上的掌事人,刚好了一晚上的情势,就急转直下。

    不仅没人给他们准备吃食,就连干净的水都不见一壶。

    林梦雅一点都不着急,反而觉得这人,也未免太小家子气了。

    想用这种手段来制裁他们么?那不如学周扒皮,夜半鸡叫还来的高明些。

    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许多事情,也就不用再遮遮掩掩的了。

    她自掏腰包,让不远处的一个客栈,每日来送干净的水跟吃喝。

    瞧着那些人来来去去的样子,倒是过得比府里的人都滋润些。

    荀子阳得知消息后,鼻子差点气歪了。

    晚上,那些才送晚饭的人,就被挡在了门外。

    “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客栈的伙计不明所以,但又实在是舍不得这么大一笔生意。

    且不说这些东西能赚多少钱,就那两位爷的赏钱,都能抵他们半个月的月钱了。

    可看门的护院,却铁了心的不给通融。

    两方吵吵嚷嚷了一阵子,里面才有人出来。

    “在门后吵闹,成什么体统?”

    荀子阳依旧是保持着他谦谦公子的派头,眉头微皱,倒真像是被人扰了清静一般。

    护院的立刻上前,禀明了情况。

    荀子阳挥了挥手,让人退下,亲自到了门口。

    不过,那张脸却拉了下来。

    “我们先生病着,这些外来的东西,要是让我家先生的病情加重,你们负责得了么?”

    这话说的,可真是冠冕堂皇。

    那伙计也缩了缩脖子,一时被他给唬住了。

    荀子阳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就准备撵人关门,可却有人,懒懒散散的,叫住了护院。

    “慢着!那些东西,都是给我用的,我皮糙肉厚的,倒是没什么。”

    林梦雅从容不迫的踱步过来,不意外的,看到了荀子阳眼中的厌恶。

    装,有本事就给她装到底。

    “哦?原来是苏先生的东西,只不过我家先生还在病中,实在是不宜让生人走动。不如还请先生稍稍忍耐,等到我家先生好了,再...”

    “只怕你家先生,我就得饿死到这了。唉,我也知道你们为了给先生治病,花费了不少钱财,以至于给客人的吃喝都供应不上。我这不也是,有心不让你们为难么?钱财啊,还是用在刀刃上的好。您尽管紧着杨老用,我们呐,暂时还花费得起。”

    这一番话,气得荀子阳五官都扭曲了。

    自从当了浔阳先生的首徒之后,他哪里受过这样的羞辱。

    一双阴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那两个该死的家伙。

    “看来,是我一时疏忽,忘了给二位准备。不过二位尽可以来找我,何必要舍近求远呢?”

    又想要甩锅么?

    林梦雅在心里头呵呵了他一脸,但面上却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想找您,而是您实在是太忙了。我们,根本找不到您呀。”

    外面,因为他们刚才的吵闹,已经吸引了好些人。

    而林梦雅又刻意的没有收敛音量,现下,只怕门口的那些人,都知道她在这里被苛待的事情了。

    荀子阳气得差点吐血,毕竟以他之前遇到的那些对手,哪怕是为

    了颜面,都会把这些事情,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谁知道,今天竟然遇到一个完全不要脸的。

    可真是...真是不可理喻!

    自持读书人身份的他,哪里是林梦雅的对手。

    在外人的指指点点下,荀子阳铁青着脸色,快步离开。

    林梦雅笑眯眯的拍了拍手,朝着外面的人说道:“大家也都看到了,如今府上可是揭不开锅了。不如大家看在浔阳先生的面子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她今日本就扮作一个小老头,如今声音更显微弱,让周围的人,生出了几分可怜之心来。

    很快,外面就下了一阵子的钱雨。

    虽然最大的,不过就是一些散碎银子,但也足以,让藏在暗中,观察情况的荀子阳,气得脸红脖子粗。

    “多谢,多谢!”

    林梦雅跟龙天昱弯下腰,捡起了几片,然后朝着周围的人拱手致谢。

    而立在门口的那两个伙计,则是被其的操作给惊呆了。

    难道,他们有钱人就是这么致富的?

    等到人都散去之后,林梦雅回头,就把手里头的几个铜板,扔到了护院的人怀中。

    “快好好收着吧,这都是大家伙,对你们家的一份心意。”

    想要面子?呵,今日她就让荀子阳,丢尽了脸面。

    反正她现在不管是脸还是身份都是假的,根本不用担心。

    里面是如何鸡飞狗跳,她是完全不在乎。

    跟龙天昱两个,拿着东西回到了客房,大摇大摆吃着里面的山珍海味。

    龙天昱一直看着她,眼睛亮晶晶,带着几分笑意。

    林梦雅嚼了一口水晶虾球,瞥了那人一眼。

    “你笑什么?”

    “我是想知道,到底有什么事情,是你不敢做的。”

    她停下筷子,认认真真的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最后,摆摆手,耸了耸肩。

    “大概,没什么不敢的。快点吃,吃完了,咱们两个好潜进去看看情况。”

    其实比起用兵、治国,她根本连龙天昱的一个小手指头都比不上。

    但就某些事情来说,她的法子,可管用多了。

    之所以她刻着劲儿的气荀子阳,只是为了吸引那人的注意力,从而找到机会,偷偷去看浔阳先生的情况。

    两人用过晚饭,一如往日洗漱完毕,吹灯睡觉。

    可外面监视的人根本不知道,再灯熄灭之后不久,屋子里就没人了。

    而随着他们的离开,又有两人潜入了进来,代替了他们的位置。

    一切都在黑暗之中进行,根本没人能察觉到。

    浔阳先生的家不大,虽然找起来容易,但也意味着隐藏的地方更小。

    好在这里倒是没人巡夜,龙天昱带着她,很容易就到了正房。

    蹲在墙头上,龙天昱却并未带着她一起跳下去。

    林梦雅不明所以,用眼神来询问。

    他眯起眼睛,指了指院子里的某个方向。

    她定睛一看,好不容易看到那里,缠绕着几根红线。

    然后顺着那些红线,她又找到了更多。

    那些红线特别的细,又在黑暗

    的掩护下,寻常人几乎难以分辨。

    只怕那上面,连接着机关。

    若是他们刚才跳下去不小心触碰到了,就会惊动里面的人。

    这怎么办?她继续用眼神跟他交流。

    龙天昱给她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之后,带着她蹿到了房顶。

    这里的屋顶坡度大,极其陡峭。

    除开屋脊的那一小条之外,根本无人能爬的上去。

    这算是白家这边的一种特色建筑,而且屋脊还是圆柱形的,寻常人想要在上面走,几乎不可能,更何况,他还带着林梦雅。

    但有些事情,别人做不到的,不代表他也做不到。

    林梦雅就看到龙天昱抱着她,一个用力就安安稳稳的踩到了屋脊上,那双脚,像是黏在了上面似的,晃都不晃。

    她忍不住,给那人比了一个大拇指。

    夜色之中,龙天昱犹如变异的蜘蛛人,带着她一点点的,蹭到了房檐下。

    这里,总算是没有红线了。

    两人悄无声息的落地,却没有直接闯进去。

    而是一通蹲在窗户下面,隐藏在一个角落里。

    院子里头静悄悄的,夜风吹过,只有那些红线微微飘摇。

    林梦雅放开了自己的雷达,把整个院子里的情况,都尽收眼底。

    厢房里有两个人,不过好像是睡着了。

    正房里也有一个人,却是躺在床上的。

    院内,飘荡着浓重的药味。

    不过这药却只是一个补药,根本没什么问题,却也治不了病就是了。

    在这些补药之中,她嗅到了一股子微微的甜香。

    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却又多了几分腻。

    这味道...让她想起从前,在老师珍藏的医书上,记载的一种药。

    而系统的分析,也恰好证实了她的猜想。

    “桃夭,因成药暗含着蜜桃其味而得名。服用后,可让人在短时间内昏迷不醒,继续服用,便可让人衰弱而亡。如同被妖吸干了精气,并无任何异状。”

    怪不得,前面白家送来那么多大夫,都没有一个能帮得上忙的。

    用这样的东西来算计人,还真是“用心良苦”。

    确定屋子里没人之后,两人利落的打开了门,闪身进去。

    屋子里的药味更浓,但却是一片黑暗。

    两人稍稍适应了一下之后,都能在黑暗之中行动自由。

    她到了床边,先大致的检查了一下浔阳先生的身体状况。

    幸亏她来得及时,不然就以这人的脉象,只怕拖不过三日。

    可她又不能立刻解开桃夭的毒,一来,她手边没有趁手的药材,二来,这样太过打草惊蛇了。

    好在,桃夭只是让人衰弱,但如果碰到身体状况好的,也能多撑一阵子。

    而且,除了桃夭的毒性之外,她发现浔阳先生,当真是气怒攻心,以至于心血郁结。

    想要救他,解毒是一方面,还必须要疏散他郁结的血气。

    两方都加重了他的病情,几乎耗干了他的生命力。

    林梦雅摇了摇头,至于的么?生这么大的气?

    若是没碰到她,只怕这人就非得去阎王殿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