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速效救星 > 第四百零三章:个人请托
    事情跟那些疯子扯到一起,就会变得非常复杂,但梁葆光相信自己的判断,一个抱着必死决心的恐怖分子不可能跑到医院来寻求帮助,而且这男孩才十四五岁的样子,不像是个心机深沉能搞阴谋的狠人。

    “dr. leon,我能理解您的人道主义情怀,但作为联邦探员我们不得不为国家安全多作考虑,任何可能性都不会轻易放过。”屁股决定脑袋,fbi的博尔顿探员不是不清楚这黑人小子可能是被骗了,但他不能拿纽约民众的安全冒险,决定性的证据出现之前他们只能将他当作恐怖嫌疑人对待。

    梁葆光无奈地点点头,他在诊断方面有实力自然就有底气对医生们颐指气使,却没法靠这些指挥联邦探员的行动,转头看向隔离室里清醒过来的黑人小子,敲敲玻璃吸引对方的注意力,“hey,你叫什么名字?”

    感念医生们的救命之恩,少年很老实地自报家门:“我叫黄台普玛哈蒂亚雷门维斯乌苏里梅德威客非斯帖贝阿……”

    “打住,打住,就没个小名吗?”早就听说非洲人的名字都很长,梁葆光自己在fgo里的御厨名就叫“呔,欧洲浮雕吃我惊天一矛”,可这小子的名字也太长了,看他气都没换的节奏显然后面还有更长的一段。从前他不理解黑叔叔们自带的rap天赋是哪儿来的,听了这小子的名字就明白了,叫个名字跟念鼠来宝似得,想不变强都不行。

    “哦,我的家人都叫我小贝。”名字特别长的黑人少年憨厚地笑了。

    小贝,你爹妈起这小名之前问过维多利亚贝克汉姆吗?梁葆光都惊了,曾经世界第一美男子的小名也是你能用的,但现在不是计较那些细枝末节的时候,“你这次是怎么来纽约的,经人介绍的吗?”

    “有个男人来村子里,像我们炫耀他在纽约买非洲的传统手工艺品赚了大钱,还说如果愿谁意分他一半收益他就买机票送来这里工作。我也想赚大钱就听信了他的话,可是没想到一下飞机就觉得不舒服。”小贝面露痛苦的神色,他是村里英语最好的孩子,听得懂梁葆光他们说的每一句话,也知道埃博拉病毒是多么可怕的东西,“上飞机之前他给我打了旅客疫苗,应该就是那时候……”

    出于安全考虑,从非洲那边过来的旅客,很多都需要提前接种疫苗,梁葆光听这小子哭得伤心,估计应该是真事没跑了,“那你还记不记得那个男人的长相,或者其他任何有用的信息?”

    “当然记得,可是他的姓名却不清楚,只听别人叫他安格。”小贝提起那个男人就面露愤恨之色,因为他的人生很可能就要终结了,“我是家里的长子,多病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妹妹都需要我养活,这下可怎么办!”

    那些事情梁葆光就管不到了,他只是一个平凡的医生而已,不是谁谁的救世主,“博尔顿探员,让nypd的人来画像,这样应该会有所收获的,真如这个孩子所说那家伙应该经常来往于纽约和的黎波里之间才对。”

    “当然,这就不劳您费心了。”调查是fbi和nypd的事情,还轮不到一个医生指手画脚。

    在两个黑衣人准离开隔离病房的时候,梁葆光移步挡住了他们,神色异常严肃认真,“请你们务必深入调查这件事件,就当这是我个人的请托,可以吗?”

    名叫博尔顿的联邦探员眼神闪烁了一下,最终却还是在某人的逼视下郑重点头,“会的。”

    希望国的所谓爱国者,就是把本国利益视为天命,凌驾于其他一切之上。按照调查局一贯的做法,这种危险的因素自然是越早灭杀掉越安全,只要他们拖延一下等这个孩子病发而死,后面的事情就都可以慢慢来了,但梁葆光的职业操守不允许他眼睁睁地看着这种事在自己的面前发生,“谢谢。”

    等调查局和纽约警署的人离开之后,艾伦威尔森走了进来,凑在梁葆光的耳边小声地向他传达不幸的消息,“你母亲梁夫人来了,正在一楼的休息区坐着等你过去呢,现在该怎么办?”

    “医院的警卫都是废物吗,怎么能让她进来?”为了防止埃博拉病毒扩散开,长老会医院下城区分院已经彻底封闭了,情况明朗之前没人可以离开此地,而同样的,外人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进来。

    艾伦威尔森十分无辜地摊开了手,那女人出了名的不给任何人面子,前面的那位总统大人都被她怼得下不来台过,“她是以生命健康集团高管的身份来的,说要进行危机应对的方案评估,涉及到一整年的保险预案,董事会都不敢拦她啊。”

    “那你们去招呼她吧,我走了。”工作的时候梁葆光最怕家人在身旁,这会干扰他的思维影响他的状态,所以才一直不肯让krystal陪他去医院,“我先去休息一下,血检结果出来了通知我就行。”

    “dr. leon,您快看病人!”护士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惊恐地指向隔离房玻璃的另一侧。

    梁葆光转头去看,那名叫小贝非洲少年已经在大口大口地吐血了,“小贝,你得拿到氧气面罩,就在你的头顶位置挂着。该死,我说要有至少一个身穿防护服的医护人员随时待命,人去哪儿了?”

    “去吃饭了。”旁边的护士小声地说道。

    “交接的人呢?”梁葆光往墙边扫了一眼,四套防护服一件不少地全都挂着。

    一个男人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对不起,我去了一下隔壁……”

    梁葆光狰狞地一拳打在了那个男医生的脸上,不听他的命令只是小事,可因为这种无厘头的错误让里面的病人遭遇危险,这是医院里最不容许出现的失职。病人挣扎着想起身,却胳膊一滑摔到了地上,他看得额头青筋暴起,“来不及了,你们都离开病房,现在!”

    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梁葆光已经一巴掌拍在开关上打开了隔离室的玻璃门,在没有防护的状态下走向了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的小贝,“遇上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如果你的小命没在今天终结的话。”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