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将白 > 第三百零六章 父女
    听了赵显的话之后,项云都低头,默然无语。

    过了很久之后,这个已经垂垂老矣的西楚皇帝才抬起头看向赵显,声音嘶哑:“赵七,你无法理解朕,是因为你的南启没有碰到难处,是因为你有火器在手里,假使有一天,南启也要处处与别国权衡利益,争抢利益的时候,你便不会说这种风凉话了。”

    赵显没有说话。

    其实,如果从皇帝这个职业的角度来看,项云都并没有做错事情,他当年嫁女,是为了谋求与南启联合,后来要赐死项樱,也是为了赵显手上的雷震子,从头到尾,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从西楚的国家利益考虑,并没有夹带太多亲情。

    皇帝也是人,是人就会有感情,项云都为人父母,焉能对项樱一点感情都没有?

    可是一个优秀的皇帝,或者说一个合格的上位者,个人感情永远要被他们排在后面,骨肉亲情在国家利益面前,一文不值。

    赵显现在的角色,与当初的项云都其实一般无二,如想项云都所说,赵显现在能够重感情胜过重利益,是因为南启没有碰到难处,有军器监在,南启的一切诉求都可以通过火器来实现,所以赵显不用在个人情感上妥协。

    可是,如果有一天,临安城被敌国兵临城下,只要把小郡主赵或者赵馨嫁出去,就能够解围,那个时候,赵显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何种选择。

    见到赵显沉默不语,项云都缓缓吐出了一口气,开口道:“罢了,现在说这些也是无用,终归是朕对不住樱儿,赵七,你能否回避一下,朕想要与樱儿单独说几句话。”

    赵显转头看向项樱。

    项樱擦了擦眼泪,对着自己的夫君轻轻点头。

    赵显叹了口气,从矮桌对面站了起来,然后对着项云都轻轻拱手:“岳父大人,小婿只等半个时辰。”

    项云都淡然点头:“够了。”

    赵显淡然转身,双手拢进宽大的月白色衣袖里,踱步走出了承天殿。

    项云都目送着赵显离去,然后转头看向项樱,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当初虽然不怎么对得住你,把你丢到了临安城去,现在看来,却也阴差阳错给你寻了个好夫婿,有赵七在,以后便没人欺负得了你了。”

    项樱低头,勉强一笑:“女儿这一辈子仅有的福分,便是碰到了七郎,若是没有他,父皇估计早就见不着女儿了。”

    项云都微微点头,声音平缓:“你能够有个着落,朕便放心了,只是你一个人在临安,以后身后没有娘家人做倚靠,要自己留神。”

    说到这里,这位天元皇帝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如果朕没有记错的话,赵七他应该还有一个儿子,你凡事要多生一些心眼。”

    项云都毕竟做了几十年皇帝,他虽然没有在临安,但是一眼就可以看出自己女儿的窘境。

    对于临安城来说,项樱自始自终都是一个项家人,当初立储君的时候,临安朝堂都有人给赵显递过密信,劝赵显立血统纯正的赵延康为储君,只不过赵显不看重这些,没有理会就是。

    项樱给自己的父亲倒了杯茶,低头道:“父皇放心,宋儿……他已经登基了,而且女儿让宋儿认王霜做了义父,肃王府的下属们多半也都认了宋儿这个少主,不出意外,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项云都淡然道:“什么登基不登基的,都是骗人的鬼话,只要他赵七一句话,什么皇帝都不顶用,还不是要乖乖滚下龙椅。”

    项樱摇头道:“七郎不是这种人,否则他大可以自己登基,没必要多此一举,立宋儿做皇帝。”

    项云都咳嗽了一声,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声音低了下来:“赵七让你处置郢都诸事,你准备……如何处置?”

    项樱脸色微微发白,然后咬牙道:“父皇,大楚没了,咱们项家人也不可能继续作威作福下去,女儿准备罚没项家所有产业,把他们削籍为民。”

    项云都脸色不变,点头道:“是这个道理,覆巢之下,能够保住性命就很不容易了。”

    项樱继续说道:“至于父皇,女儿准备把父皇接到临安城里居住,只是父皇的帝号是保不住了,只能委屈父皇与那个北齐的宣武皇帝一样。做一个亲王……”

    项云都大皱眉头。

    “你们未免把朕看的太轻了一些,朕十五登基,登临帝位三十七年,早就与国同休现在大楚在朕手里消亡没了,朕岂能苟活于世?”

    项樱低头,暗自垂泪。

    她很清楚自己父亲的脾气,也知道自己的父亲多半过不去这一关,但是听到这些话的时候,她还是不免心中有些难过。

    项云都摆了摆手,沉声道:“好了,莫哭了,朕还有事要问你。”

    项樱垂泪道:“父皇请问。”

    项云都面色严肃。

    “朕去之后,你与赵七打算如何处置郢都?”

    项樱开口道:“郢都距离临安太远,七郎的意思是,从诸位皇兄之中,择出一人,继承…楚王的位置,代替临安治理郢都。”

    项云都打断了项樱的话。

    “选谁?”

    昨天晚上,郢都东门无故洞开,这才导致这些南启军队,在郢都城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打了进来,以至于整个大楚就此湮灭,当时项云都就知道,郢都城里必然是出了叛徒,只是他不清楚是谁而已。

    项樱犹豫了片刻,开口道:“大皇兄项歧。”

    项云都重重握拳,狠狠一拳砸在矮桌上,额头上青筋迸现。

    “这畜牲!”

    项樱见父亲发怒,脸色顿时有些苍白,她连忙拍了拍自己父亲的后背,低声道:“父皇息怒。”

    …………

    与此同时,在承天殿的殿外,一身白色衣裳的赵显,漫步在郢都的皇城里,左右观望着郢都皇城的模样,足足比赵显高出一个头的大皇子项歧,正弯着身子,恭恭敬敬的站在赵显身后。

    赵显眯着眼睛,回头看向自己这个大舅哥,笑呵呵的说道:“大兄,以后这郢都的皇城,便是你的楚王府了。”

    项歧恭敬低头:“多谢王爷恩赏,小王今后一定替王爷好生打理郢都城,此生此世,不敢有半点异心。”

    赵显负手走在郢都的皇城里,回头呵呵一笑:“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必这么客气,不过公是公,私是私,有件事情本王需要与大兄提前说清楚,免得以后大家闹出什么不愉快。”

    项歧心中一紧,低头道:“王爷吩咐。”

    赵显声音平淡:“这郢都城,本王可以给大兄打理,但是同时要派驻文官理政,而且大兄手中的兵马,不能超出五万,每个月要与文官报备,接受临检,大兄能接受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