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将白 >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南逃
    在大名府休整数日的征北军,重新开始动弹起来,这一次,他们动的从容不迫,经过在北齐境内数次生死搏杀之后,这支征北军已经正面碰赢了北齐大半兵力,现在,他们像一个去收获劳动果实的农夫,要前去燕都收割近两年开辛苦的成果。

    而此时的燕都城里,已经一片愁云惨雾。

    这个曾经的天下第一大城,曾经在元庆帝手里的天下共都,如今已经一片惨淡,大量商贾逃离燕都城,甚至还有不少燕都京畿的百姓,意识到接下来可能到来的兵祸,携家带口的开始逃难。

    从国家开始,对于人类来说最大的灾难并不是天灾**,而且可怖的兵祸,兵祸来临的时候,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往往并不是敌国的国家,那些战败的己方将士,才是真正的恶魔。

    夜色渐渐降临,在燕都承天殿里,一身赤衣的北齐天子毫无形象的坐在御阶上,面对着空无一人的朝堂发呆,此时,燕都城里的这些官员们虽然没有集体叛逃,但是大半也都失去了斗志,有一部分官员,已经托关系把自己的家人们送出了燕都,送到南边的江淮之地了。

    江淮之地虽然现在被南启掌握在手里,但是那里毕竟被北齐占了几十年,北齐的官员里有不少人在那边有关系,还是很好找到容身之地的。

    更为可恨的是,对于北齐这些官员的行为,那些南启的征北军竟然全不阻拦,他们遇到这些南逃齐人的时候,甚至会主动让开一条路,让他们南去。

    这无疑是一种诛心的做法,如果南启的征北军很是铁血,对于燕都这边赶尽杀绝,说不定燕都还能够被激发斗志,变成一支哀兵,但是现在,正因为征北军放出来的这一丝生路,整个燕都城上下毫无斗志,所有人都想着如何买通城门,向南逃命去。

    姜无忌一个人坐在承天殿的第九阶御阶上,呆呆地姥爷空空如也的承天殿大殿,承天殿便是北齐的崇政殿,在十年前的时候,这里还是人才济济,一众文武官员与元庆帝常常在这里争辩问题,大齐上下欣欣向荣。

    可是,这座江山到自己手里,不过才短短七年时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自己即便不是开拓江山的雄主,难道连守住父皇留下了的基业也不成了么?

    此时已经是傍晚时分,承天殿里本就不该有人,这位北齐的宣武皇帝,已经有些癔症了。

    一个脚步,缓缓走进了承天殿,进来的是一个女子,这个女子手里捏着一个火折子,把承天殿里的火烛一个接一个点亮,最后缓缓走到姜无忌身边,半蹲了下来:“陛下,臣寻你好一会儿了。”

    能在这个时间点,在北齐皇城里奔走的人,自然只有太康帝姬姜璇一个人,此时,这位太康帝姬也不复初见赵显时的青春动人,倒不是她变老了多少,而是常年操持明镜寺事物,让这位北齐的帝姬显得精神有些萎靡,头上也有了丝丝缕缕的白发。

    姜无忌轻轻吐了几口气,抬头看了自己的胞姐一眼,声音沙哑:“皇姐何事寻朕?”

    姜璇幽幽叹了一口气,在姜无忌身边缓缓坐了下来,轻声道:“陛下,南启的征北军已经朝燕都这边来了,按照他们的速度,估计半个月左右就会到燕都城下,如今咱们已经没有可以拦住他们的兵马,臣与朝中的几位重臣私下里商议了,准备把陛下还有几位皇子送出燕都城,然后由程棘大将军接过燕都,与南人殊死一搏。”

    帝都失落的时候,皇帝“出逃”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唐明皇都曾经仓皇逃离长安,宋徽宗更是不必多说,对于皇帝们来说,他们的性命才是最关键的东西,什么面子血性,都是浮云而已。

    大概也只有那位倒霉的崇祯皇帝,选择了破城之时以死殉国。

    姜无忌没有回答,只是抬头淡淡的看了自己的胞姐一眼,低声道:“皇姐认为,朕会出逃,离开燕都?”

    姜璇低下头,声音也有些沙哑:“陛下,现在不是计较个人荣辱的时候,燕都现在明显已经守不住了,破城只是时间问题,若陛下死在城里,那我大齐便真的是亡国了!”

    姜无忌抬了抬眼皮。

    “那朕逃出去,又能有什么作为?”

    “大有可为!”

    姜璇咬牙道:“咱们虽然在战场上大败,但是北边还有数万边军,雍凉一带也还有兵力可用,只要陛下带着几位皇子,还有雷震子的方子离开燕都,便始终都是有翻盘机会的!”

    说到这里,这个太康帝姬咬了咬牙,低声道:“最不济,西楚也还是在的,哪怕陛下你带着雷震子的方子到郢都去,也可以给赵家带来一点麻烦,南启这么些年一直在打仗,他们不可能一直有钱打下去,只要他们没有办法短时间之内平灭了西楚,那陛下就大有可以腾挪的余地。”

    说到这里,这个北齐的太康帝姬帝低声道:“大齐境内,还有许多忠心我姜家的散乱兵马,眼下这些人只不过是被南启给打散了,只要陛下还活着,他们就有了主心骨,咱们虽然在大势上输了,但是却可以在小的方面上做文章,再过些年,只要咱们弄清楚了南启火炮是怎么回事,陛下登高一呼,大齐境内的儿郎们必然景从,到时候复国也不是不可能!”

    姜无忌静静的听完自己胞姐的话之后,沉默了许久,最后这位宣武皇帝缓缓抬头,看向姜璇,低声道:“阿姐,在你看来,朕这个皇帝做的……怎么样?”

    姜璇愣了愣,最后低声道:“虽无大功,亦无大过。”

    “那我大齐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姜无忌似哭非哭,声音沙哑:“大齐在父皇手里的时候,乃是执天下牛耳的大国,朕幼年的时候,甚至以为父皇可以一统天下,这座江山,父皇交到朕手里的时候,仍旧是一副繁荣的模样,怎么到现在短短七年时间,就成了这副样子?”

    姜璇沉默了片刻,最后低下头。

    “大抵是……因为南启出了个赵宗显。”

    姜璇声音幽幽:“若无赵宗显,陛下在元庆十二年那场战事之中就该大胜,若无赵宗显,南启便不会有雷震子,更不会有这种火炮,没了这些火器,南启至今还是任人拿捏的小国,临安城说不定也都变成了我大齐陪都。”

    “好一个因为赵宗显……”

    宣武皇帝喃喃重复了几遍赵显的名字,最后狠狠握了握拳。

    “朕的几个儿子,就给你们带出燕都,也算是给姜家留一点香火,至于朕……”

    “朕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