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将白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天下第一城
    此时,林青这边统共出动了五万人,而大名府剩下的兵力,大概也就是这个数,双方兵力对等的情况下,正面厮杀,有肃武炮的南启无疑是会占据天大的优势,几十门火炮炮火齐鸣,等到双方正面接触到一起的时候,姜樊所部已经死伤了数千人,而且阵型变得散乱无比,双方主力部队碰撞在一起的时候,以林青为首的左营禁军很快在齐军的防线里撕开了一个口子,林大将军披甲持枪,一马当先的冲杀了进去!

    这些左营禁军,平日里在临安城附近的禁军大营里操练,每顿都有米有肉,而且从隆武朝以来,训练强度一日胜过一日,六七年时间下来,禁军中也补充了不少新鲜血液,这支禁军的真会战斗力,已经比成康朝之时胜出了不知道多少,再加上林青亲自冲阵,这些禁军自然呼啸相随,跟着林青从这个口子一股脑冲杀了进去!

    此时,北齐阵营散乱,士气大跌,被林青带人这么一冲,只坚持了小半个时辰,便溃不成军,主将姜樊眼见南人冲杀了过来,顿时心里有些慌乱,连忙呼喝道:“郭将军已经远走,我等不必与贼人纠缠,用雷震子断后,退回大名府城固守!”

    姜樊话音刚落,军中便有人开始鸣金,北齐军如获大赦,连忙慌慌张张的朝着大名府后撤,此时他们阵型已乱,自然免不了被林青带人咬住尾巴狠狠啃上一口,这一战,姜樊所部死亡多达一万多人,伤者更是不知道有多少,这些狼狈逃进大名府的北齐将士各自对视了一眼,心中多少都生出了一些畏惧之心。

    这些南人……何时冲阵也这么生猛了?

    之前的百多年里,南启一向以军事孱弱著称,别的不说,近几十年来,南启与齐楚两国正面厮杀的战斗中,从未取得过哪怕一场胜利,哪怕是当年赵长恭领兵的时候,也是凭借军阵对敌,从未与齐楚两国将士在正面硬碰硬,历数南启的历史来看,也就当年的战神苏定边带兵的时候,苏战神麾下的兵马,曾经正面赢过西楚的步卒。

    可是现在,南启的临安禁军,在正面碰撞赢了同为禁军的北齐燕都禁军,这可是一甲子来从未有过的事情,虽然南启是提前用火炮打散了北齐的禁军,但是之后毕竟是正面碰撞了,双方硬碰硬的时候,人数并没有差别太多,但是南启硬生生撕开了北齐禁军的防线,重创了这支驻守大名府的北齐禁军!

    这种局面,不仅让大名府里的齐军为之骇然,就连大名府外的淮南侯林青也兴奋不已,这个黑脸将军将手中染血的长枪重重插在地上,粗着嗓子骂道:“娘的,几十年了,终于干赢了这些狗日的齐人!”

    这个时代的人,毕竟是在冷兵器时代长大的,虽然林青已经早早的接受了火器作为武器,但是在他的内心里,仍旧认为只有真刀真枪打赢了齐人,才算血洗了百多年的耻辱。

    一个左营禁军的副将,喘着粗气站在浑身是血的林青身后,躬身抱拳:“大将军,此时大名府里的齐军死伤惨重,咱们是不是要趁机攻城,拿下大名府!”

    计划赶不上变化,虽然征北军之前的计划是要包夹北齐北进的援兵,但是这个时候大名府的齐军死伤惨重,正是进攻的最佳时机。

    林青微微皱眉,摆了摆手说道:“穷寇莫追,此时大名府的齐军虽然伤亡惨重,但是他们仍有余力守城,我们想要拿下这座城,又不知道多死多少人,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在后面,没必要把兄弟们的性命,耗在这大名府上。”

    说到这里,林青抬眼看了看北方,此时郭瀚所部北去不远,估计才走出了二三十里地,林青眯着眼睛轻声道:“接下来,咱们只要啃下这个郭将军,北齐在大名府还有邢州相州的守军便统统要死,到时候合并一处,便可以轻而易举的开到燕都城下。”

    说到这里,林青有些出神的望向北方,喃喃自语:“燕都城……天下第一大城。”

    这个黑脸将军咧嘴一笑,笑容狰狞。

    “娘的,老子这辈子还没有去过这座天下第一雄城,没想到第一次去,居然是带着兵去得,痛快!”

    北齐占据三国之首的位置太久太久了,粗略估算一下,北齐也至少称霸了三四十年的时间,哪怕是老肃王赵长恭在世掌兵的时候,也并没有在北齐手里讨到好处。

    一句话,北齐这座大山,压在南启人民心头太久太久了,以往的北齐对南启的态度,从成康十五年姜无忌带兵伐启就可以看得出来,彼时北齐根本没有把南启放在眼里,说打便打,甚至于那个时候,赵显捉住了导致江宁军死伤惨重的罪魁祸首姜无忌,都没有办法把他怎么样,最后只能乖乖的送回燕都去。

    这一口恶气,憋在启国心里太久了!

    尤其是林青这种武将,这些年受了姜家不知道多少闲气,这个时候能够有机会兵临燕都城下,哪怕是不破城,也够他回临安吹嘘一辈子了!

    林青身后的禁军副将陪着笑脸,也有些情不自禁的说道:“大将军,末将也从未去过燕都城,这一次跟在大将军身后,末将也有机会去看看这座天下第一大城了。”

    “少拍马屁。”

    林青瞪了一眼这个将军,没好气的说道:“传令下去,全体将士回大营休整一天,明日开始全军待命,随时准备北上!”

    说完,他又抬头看了一眼大名府,声音有些低沉:“希望经此一战,大名府里的齐军能够安分一些,等我们北进支援王霜的时候,他们最好不要出来拦阻才是。”

    这个左营禁军的副将被林青骂了两句,反倒笑开了花,听到林青的命令之后,这才严肃起来,对着林青弯身拱手。

    “末将遵命!”

    这个副将走了之后,林青找来一块粗布,缓缓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用粗布擦拭着自己铁甲还有长枪上的鲜血,不时咳嗽两声。

    他已经一把年纪了,亲自领兵冲阵,虽然没有受伤,但是着实动了气力,在部下面前自然不好表现出来,但是不服老不行,他的确是有些力不从心了。

    原本这一次,他也不必亲自冲阵,但是眼见年纪越来越大,林青害怕如果自己再不上阵,以后便再也没有亲自冲阵的机会了。

    好在,大名府下这一仗,还算打的顺利,他林青带着南启的禁军,撕开了北齐禁军的防线,以区区两三千人的代价,杀敌万余,已经算得上是极其漂亮的战绩了。

    此时,林青等人暂时得以休息一段时间,但是宗卫府的人却半点也休息不得,他们马不停蹄的把大名府城下发生的内容,送到了北边的大将军王霜手里,此时王霜已经在北面安下营帐,接过宗卫府的军报看了一遍之后,这个面色白皙的大将军嘴角勾勒出一个笑容。

    “林黑子很是不坏,能够在军阵上硬冲赢北齐禁军,看来他这些年在左营禁军的训练上,没有白下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