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将白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格局
    马小玲可以说是肃王府的半个闺女,这下闺女回门,肃王府上下顿时就忙活开了,阿绣来来回回招呼着下人们准备吃食,没过多久,整个肃王府上下就热闹了起来,项樱领着肃王府的几个孩子,出来一一跟小玲儿见面,不过在这里项樱多了个心眼,并没有让她的长子,也就是肃王府的世子赵延宋出来见马小玲,毕竟赵延宋对于肃王府,尤其是对于项樱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容不得出半点风险。

    小玲儿心思细腻,自然能够察觉到项樱的意思,她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还是隐约有些不太舒服。

    肃王府已经把她当作是外人了。

    如今的肃王府,包括姜珞等人在内,能够上桌的人总共是有十来个人了,中午的时候,一家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吃完饭之后,项樱拉着小玲儿的手,把她拉到了后院,声音亲热:“小玲儿你也许久没有回来了,这一次回来就多住几天,婶婶给你多弄一些好吃的,省的你回宫之后,又不知道多久才能出来。”

    小玲儿轻笑道:“婶娘这是什么话,咱们同住临安城,皇城距离清河坊也就小半个时辰的路程,以后小玲儿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当年小玲儿被赵显带回肃王府的时候,才只有五岁年纪,虽然被陈希夷救回来一条命,但是每天咳嗽不止,偶尔还会往外咳血,那时候整个肃王府里没有人不心疼这个小姑娘,就算是性格刚强的项樱,也对小玲儿极为疼爱,是实实在在把她当闺女养的。

    当年赵寿硬生生把小玲儿要进了皇宫里去,项樱还为此跟赵显吵了几句,现如今九年时间过去了,她们之间的虽然生份了不少,但是这份感情终归是在的。

    项樱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声音温柔了很多:“宫帷里头满是阴气,你一个小姑娘,身子还不太好,婶娘有些担心你的身子吃不住。”

    小玲儿眨了眨眼睛,脆生生的笑道:“婶娘多心了,这宫帷里头的阴气是人多了才会有,现在陛下只娶了我一个人,哪里会有什么阴气……”

    项樱轻声道:“万一他以后多娶几个呢?”

    小玲儿坐在项樱旁边,抬头看向这个从小照顾她的婶娘,声音有些低沉:“婶娘,陛下他还有机会多娶几个么?”

    项樱愣了愣,开口道:“为什么这么说?”

    小玲儿眼睛有些发红,她轻声道:“我在宫中听别人说了,他们说叔父这些年在外面打仗打的很好,已经打下了半个北齐,小玲儿以前在肃王府的时候,也是读过一些书的,知道北齐当年欺负我们欺负的厉害,也知道叔父打下半个北齐有多么了不起,可是……”

    “可是我害怕哪天叔父就不让陛下当皇帝了……”

    说到这里,这个年仅十四岁的皇后娘娘声音哽咽:“从前小玲儿去读那些史书,里面被拉下皇位的皇帝,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婶娘能不能跟叔父求求情,他不让陛下当皇帝不要紧,但是千万别杀了陛下……”

    项樱眯了眯眼睛,看向自己面前这个满脸泪痕的小姑娘,她伸手给小玲儿擦了擦眼泪,轻声道:“这话是你自己想的,还是陛下他让你来说的?”

    小玲儿语气幽幽:“婶娘,希夷真人说我最多能活到二十岁,也就是说我活不了多长时间了,我都快死了,又有谁能够指使的动我做什么事情……”

    “国事如山,小玲儿不过是一个可怜女子,根本无力改变任何东西,但是小玲儿跟陛下一起长大,我不求叔父跟婶娘放弃什么,只求你们能够留他一条性命……”

    项樱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辈,声音轻柔:“小玲儿,你是个聪明的丫头,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你心里也该清楚,如果王爷真想要陛下的性命,八年前就可以动手了,何苦等到现在陛下成人?”

    “你是我跟王爷一起养大的,算是我们肃王府的半个闺女,如果王爷真想杀了陛下,又怎么会点头把你嫁给陛下?”

    说到这里,项樱把这个体弱多病的皇后娘娘搂进怀里,声音轻柔:“你身上的病,婶娘会让希夷真人再想办法,你就好好调理身子,不要想太多事情,以后就算国事有变,王爷也会让你跟陛下好好安生过日子的。”

    如果项樱处在赵显那个位置上,恐怕小皇帝早已经“夭折”了,但是赵显从未想过要杀了赵寿母子,这一点项樱很是清楚,所以她才敢对小玲儿说这种承诺。

    两个人搂在一起说了会话之后,小玲儿咳嗽了几声,几个小太监连忙给她端过来一碗汤药,小玲儿皱眉喝下去之后,有些发困,就在项樱的房间里轻轻睡去,而项樱则是深深地看了这位皇后娘娘一眼,轻轻阖上房门,转身朝着肃王府的书房走去。

    书房里,赵显正在翻看政事堂送过来的文书,见到项樱进来之后,他轻轻抬了抬眼皮,声音平静:“问出她的来意了?”

    项樱坐在赵显身边,轻轻点头:“听她自己说,是想要给赵寿求一个活命,看来是你功劳越来越重,赵寿开始担心自己能否活命了。”

    赵显眯着眼睛想了想,然后轻声开口:“临安城里的所有人都以为我总有一天会把皇帝给杀了,甚至还有许多人在想方设法的逼着我把皇帝给杀了,现在倒好,就连皇帝自己,也以为我会杀了他。”

    说到这里,赵显对着项樱微微一笑:“世人冤我,不如我就如世人所愿,做给他们看?”

    项樱白了赵显一眼,不屑道:“赵睿给你的那点好处,你能记一辈子,你舍得杀他儿子?”

    赵显呵呵一笑,把项樱搂在怀里,声音平静:“看来是早上这个大司马的位置,让皇帝心生警惕了,这个臭小子本事不大,心眼不少,还要靠女人出面给他求情,这一辈子都难有出息了。”

    项樱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你瞧不起女人?”

    赵显微微一笑。

    “像项大公主这样的伟女子,自然能靠得住,但是小玲儿是一个病秧子,还要被赵寿推出来作盾,此子格局比起乃父,要差上许多。”

    这其实不是赵寿的问题,赵寿这个人的资质比起赵睿肯定是毫不逊色,甚至是还要更聪明一些的,但是他从九岁开始,就被赵显关在深宫里,眼界见识,自然比成康帝差了许多。

    赵显轻轻一叹,把目光看向了皇城方向。

    “说起来,王师道住宫里八年,今年也该十八岁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