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将白 > 第八十章 叫一声表哥听听
    赵显这一句调侃的话,把姜璇气的不轻,她怒视了一眼赵显,然后努力深呼吸了几口气,这才把心情平复下来。

    这位太康帝姬在燕都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这么大的脾气,相反她还是那种比较冷静的性子,遇到事情的时候往往比她的弟弟姜无忌要想的深远,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跟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人,总有手段挑起自己的怒火。

    稍微冷静了一些之后,姜璇睁开眼睛看向赵显,声音轻微:“肃王殿下知道自己的身世么?”

    原本云淡风轻的赵显微微皱眉,他瞥眼看向姜璇,语气漠然:“帝姬知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赵显已经不复方才笑嘻嘻的模样,一股上位者特有的威严之气四散开来。

    所养移体居移气,一个人身居高位久了,不管他从前是什么模样,身上自然而然就会生出一股莫名的气质出来,如果是做到封疆大吏那种级别,他本人长什么模样已经不是怎么重要了,仅仅上位者特有的气质就可以让人不敢直视。

    而赵显主政临安已经接近一年时间了,这一年时间里,尽管他没有坐到崇政殿的那张龙椅上,但是就是启国名副其实的皇帝,他肃王府的书房就等同于成康朝的凌虚阁,这一点整个临安城每个官员心里,都心知肚明。

    此时,赵显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就让姜璇心里猛地颤了一颤。

    眼前的这个少年人,仿佛在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他身上的这种气质,姜璇只在自己的父皇身上见到过。

    不过她好歹也是皇室公主,从小到大见元庆帝也不知道见过多少次,自然不会被赵显吓到,姜璇只是愣了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继续开口说道:“看来殿下是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赵显眯了眯眼睛,轻声道:“根据本王的了解,这件事情即便是在燕京的姜家内部也没有传开,这二十多年里燕京甚至忘掉了那个名字,帝姬怎么会突然知晓的?”

    当年北齐的瑶仙帝姬被赵长恭掳到临安,被姜家皇室视为奇耻大辱,下令全面封锁消息,对外只说瑶仙帝姬病逝,到后来除了几个当事人知情,整个燕都已经很少有人知晓这件事情,这桩秘事就连成康帝赵睿都不知情,更别提那时还未出世的姜璇了。

    赵显问出这句话之后,还不等姜璇回答,就了然的点了点头:“哦,本王明白了,是你父皇临死之前告诉了姜无忌,姜无忌又告诉了你,是不是?”

    听到这里,心里已经有些骇然了。

    自己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话,这个赵家的肃王殿下,就把事情从尾到头,推出了一个大概。

    这个赵七能够取得如今的成就,绝不是因为什么侥幸啊……

    姜璇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心思放在了一边,抬头看向赵显,轻声道:“肃王殿下,既然你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就应该清楚,你身上流着我们姜家的血,你的母亲是我嫡亲的姑母,不管是我还是无忌,都是你的表亲,咱们是一家人,你不能也不该在这个紧要当口,朝无忌身上捅刀子……”

    赵显眨了眨眼睛,微笑道:“是啊,算一算年纪,本王比帝姬大了四个月,帝姬应该叫本王一声表兄才是。”

    姜璇脸上的表情僵住,然后怒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赵显呵呵一笑:“你不叫本王表哥,本王就不跟你说话了。”

    说着话,赵显果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偏厅的门口走去。

    太康帝姬脸色发黑。

    这位权掌南启的肃王殿下,怎么这么幼稚!

    “你……你站住!”

    赵显果然停住脚步,回头对姜璇眨了眨眼睛:“乖,叫一声表哥听听。”

    本来赵显的母亲跟元庆帝是嫡亲的兄妹,姜璇跟赵显自然而然就是一对表兄妹,叫一声表哥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偏偏赵显的表情语气着实招人恨,让这位太康帝姬硬是开不了口。

    赵显促狭一笑:“再不叫表哥,本王可就走了哦。”

    赵显心里清楚无比,这位太康帝姬之所以会亲自找上门来,必然是有求于自己,否则这个时候就不该是她来找自己,而是自己去找她了。

    借着这个机会,不调戏调戏这个鼻孔朝天的傲娇“表妹”,岂不是天理难容?

    这一个帝姬一个王爷,互相对峙了片刻之后,最终还是姜璇败下阵来,她低着头咬牙切齿的低声说道:“表……表哥!”

    “再来一遍,没听见。”

    姜璇愤怒抬头,目光中已经是肉眼可见的怒火,一副即将暴走的模样。

    “赵七!”

    赵显耸了耸肩,不再继续招惹这个即将炸毛的姜家公主,重新坐回了主位上,笑呵呵的说道:“帝姬别闹了,咱们坐下来谈正事。”

    姜璇心里更加生气。

    明明是这个可恶的家伙一直在顾左右而言他,现在反而说自己闹!

    可是偏偏还奈何不得他!

    姜璇愤怒的瞪了赵显两眼,心中暗自发狠。

    如果这家伙是燕都的齐人,就把他阉了送进宫里去!

    “赵七……本宫这次来,是想跟你谈一笔买卖。”

    赵显抿了口茶,轻声道:“你说。”

    姜璇也拿起桌子上的茶盏,学着赵显的模样抿了一口,然后放下茶盏,恶狠狠的说道:“我跟无忌,需要你帮忙除掉一个人!”

    “只要你做成了这件事情,这次你袭击我大皇兄跟三皇兄的事情,我跟陛下可以保证既往不咎,而且你跟无忌是表兄弟,此事之后,我大齐跟你们启国就永为兄弟之邦,互不相犯,如何?”

    老实说,这个条件放在赵显没来这个世界之前,对于启国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诱惑了,因为在赵显到来之前,北齐一直对南启虎视眈眈,无时无刻不想吃下南启这块大蛋糕,两方和平相处都不太可能,更不要说什么永为兄弟之邦了。

    但是现在,启国不是以前那个抱头挨打的启国了。

    赵显并没有急着回绝姜璇,而是放下手里的茶盏,笑眯眯的说道:“是谁这么大本事,跟帝姬和姜无忌同时结下梁子?”

    姜璇咬牙开口:“姜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