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平淡为官 > 787
    而且读书人的地位在宋朝更高,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国朝百年时间所奠定下的基础,绝对不是那么轻松就可以推翻的,且人类在和平年代,也必然是以读书人为重的,往往只有在战乱年代,军人的力量才会凸显出来,除非把军队的文化水平提高,可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如今的军队除了团级别以上的军官是有学院教育,大致相当于本科之外,团长以下的军衔,基本都是普通老百姓出生,字认识几个,但你说读了多少年的书,最多就是六年基础教育罢了。

    甚至有些连基础教育都没有,在这念头,当兵的条件虽然越来越好,但社会上的看法依旧还是很难改变的,就像世界上很多国家在2008年前都认为中国还是那个贫穷落后的国家,但当奥运会,全世界的目光注视在中国的时候,这才看到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建国六十年所创造的财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这种固有观念想要被改变,往往需要很多的时间才可以,不过如今的军队素质随着条件的提升,确实也越来越高了,再加上现代军队的训练模式,虽然达不到现代军队这样厉害,但比起同时代的军队来说,可谓是战力无双,绝对可以轻松碾压一些国家的大军。

    这也是时代所决定的,有很多人觉得西方在十九世纪对于东方的胜利源自于对方的武器先进,其实不仅仅是这一点,更关键的还是军队体系的改变,在中世纪的时候,欧洲的军队往往只有一两万人,即便是法国这样的大国,最多也就三四万的军队而已,可到了路易十四的时代,一次性出动的军队便是二十几万,全国的军队更是达到了五十万左右,这首先就是军队的改革。

    从原本的贵族军队变成了国家直接管理的军队,同一时期,许多新的战争理念被创造出来,比如说五星碉堡,这种利用炮塔之间相互协调的方式,只需要一小部队人马就可以把一个战略重地守下来,因此导致各国都必须要调动更大规模的军队,来进行战争从而才能取得胜利,因此军队的改革便慢慢开始。

    其中瑞典的古斯塔夫二世无疑是其中的翘楚,也被西方人称为现代军队之父,他利用冷兵器和现代的火枪相互融合,组成古斯塔夫方阵,从而在整个时代纵横捭阖,也成为了瑞典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被称呼为大帝的人物。

    这就是军事的改革对于军队的作用,武器自然很重要,但也并不是那么的重要,在古代,军队之间的指挥是十分混乱的,像中国的军队,永远徘徊在募兵制和府兵制这两种之间,前者昂贵,数量少,质量高,后者便宜,质量次,数量多,朝廷便一直在这两种选项之间徘徊,开国的时候以府兵制为主,无论明朝的府兵制度,还是清朝的八旗制度都是如此,都中晚期以后,这些制度下的军队战斗力都会衰退,毕竟一百多年不打仗了,早就不知道仗该怎么打了,到这个时候,募兵制开始成为国家的主体。

    但大多数时候也是无法力挽狂澜的,因为中国太大,在古代,没有火车的情况下,中国又缺马,不能像草原国家那样大范围的调动兵力,所以就需要很多的军队来固守每一片区域,因此募兵制往往施行到最后,就是国家没钱,然后向老百姓征税,最后国力耗尽,要么死于内部起义,要么亡于外族入侵,这基本就是中原王朝的宿命。

    而欧洲则不同,他的军事改革促使国家之间可以爆发大规模的战争,也让国家变得更加有侵略性,因为他们需要更多的土地和人口,去供养自己手中的这一支军队,而战争的激烈则促使武器的更新换代,文艺复兴刚开始的时候,火枪是很次的,比弓箭都不如,也正因为如此古斯塔夫才会发明战阵来凸显火枪的威力,不然单单依靠火枪根本无法形成战斗力。

    但因为战争的激烈,尤其是十七世纪初的三十年战争给欧洲带来了巨大的毁灭,但往往战争之后,便是巨大的科技,文化,思想方面的崛起,在三十年战争之前,欧洲还是一个一盘散沙的欧洲,大家打仗大多时候还是冷兵器,火器虽然出现,但因为太过于原始,受限很大,所以各个国家都不会去使用这种武器,冷兵器的冲杀还是关键,骑士还是决定战场的主要力量。

    但因为三十年战争的爆发,新教和基督教之间的矛盾作为起点,欧洲开始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在三十年战争,数百万人的死亡之下,一个个民族国家开始诞生,真正的国家意涵开始建立,在三十年战争之前,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什么现代国家的概念的,你看中国,也没有现代国家的概念,自己是天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全天下都是天子的,天子是天下之主,又哪里来的国家。

    国家只不过是藩王而已,而天子所在的这个地方,则是天朝上国,是天下的中央,中央之国,谓为中国,而这种广泛意义上的国家,也没有什么领土的概念,直到清朝开始,因为与西方开始有一定的接触,中国人才有了领土这个概念,看看中国古代的地图,往往一个朝代的领土都不一样,盛世一个领土规模,换一个皇帝甚至就是另外一个领土的规模,这就是那个时代的国家概念,与其说是国家,不如说是文明的辐射面更加合理。

    但三十年战争,则让欧洲人出现了民族上的认同,原本欧洲的文化认同是一致的,大家都是基督徒,都是上帝的羔羊,但因此欧洲也就没有了民族的概念,因为宗教超越民族,但随着宗教改革运动的开启,宗教无法再完全统治欧罗马民众的方方面面,民族独立的思想开始萌芽,而就从这个时候,现代民族国家的概念也开始慢慢形成。

    这一点包括中国也是如此,现在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中华民族这个概念,其实是梁启超先生为了团结国人,包括少数民族等一切愿意为中国而战的人们所发明出来的词汇,在这之前,汉族就是汉族,或者叫做华夏,从来没有中华民族这个概念,这个概念完全是清末民初时期的精英们为了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发明出来的词汇。

    而中华民族也确实在抗日战争中,凝结了全部国民的意志,中国这个民族国家,也终于被捏合在了一起,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国家,战争往往是让一个国家真正形成的原因,俗话说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呢,其实不经历风雨,也能见彩虹,但你见到彩虹还会感动吗?就像你攀登华山,一步步上去,等你到山顶的时候,看着远方的皑皑云雾,以及那缥缈之中依稀可见的远方群山,那种感觉和你坐着缆车上去,匆匆看一眼就下去是完全不同的。

    战争凝练民族,法兰西民族,德意志民族,意大利民族,英格兰民族,瑞典民族,一个个民族开始出现在历史之中,其实他们的历史并不长在这之前,他们都被罗马人称呼为高卢人,维京人,但因为战争,他们变成了一个个的民族,从而建立起了一批民族国家,世界上第一批现代国家,几乎全部都是民族国家,当然也有像奥地利这样的多民族国家,但数量比较稀少。

    也因为这一次三十年战争,领土开始出现在人们的概念之中,在此之前,欧洲人并没有什么领土概念,德国人可以去担任英国的国王,一个人既可以是德国的领主,也可以是法国的领主,这完全不是什么问题,但从三十年战争之后,民族国家的诞生,使得权利开始向着中央集中,贵族的权利开始失落,而领土概念的诞生,也是现代国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认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便是什么民族的人,这是国家才有的概念。

    就像中国的历朝历代,一个王朝毁灭了,再来一个新的统治者,老百姓基本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对态度,便是外来民族毁灭了我们的国家,我们只要旧有的权利得到保障,基本也不会推翻它,元朝百年,清朝三百年,五胡乱华三百年,而这在现代国家是不可能的,因为大家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国家的人,如果被侵占,即便是给出再好的条件,都会不停的反抗,这就是现代国家的意义,中国直到新中国建立之后,才诞生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国家,全国才被团结在了一起。

    而更为重要的是,三十年战争,消灭了许多国家的统治阶级,在三十年战争之前,贵族是统治一个国家最为重要的力量,但如此空前的战争,使得大量的贵族死在战争前线,在欧洲,贵族们都是要上战场打仗的,自然死亡率就非常的高,因为他们的死亡,导致各个国家都有大量的贵族绝嗣,从而许多领土都被收回到国王的手中,国王的权利增大,从而中央集权制度开始慢慢建立,虽然我们如今来看,觉得欧洲的民主自由的国家,中央权力很低,地方自治的权利很高,尤其是跟中国比,就更是如此了。

    但如果跟欧洲古代比,如今的欧洲可谓是高度中央集权了,在这之前,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这才是欧洲的常态,每一个领主都可以自己制定法律,管理自己的土地,土地上的百姓都是他个人的私产,领主的领主并没有权利管辖,一个个犹如国中之国一般,根本无法相互影响,像神圣罗马帝国境内,大致上就有八百多个诸侯国彼此穿插其间,有的就跟一个小村子差不多大,在这样的密度之下,一个国家的国王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就像东周时期的周天子一样,只是一个象征物罢了。

    而如今的欧洲各国,起码所有的权利都归于中央,只是中央再继续分权而已,没有说地方上反抗中央,甚至起兵推翻中央的情况出现,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从古代看现代,无疑是中央更加集权了,也因为如此,现代军队就开始建立了。

    因为欧洲有雇佣军的传统,就是有那么一帮职业军人,就是为了战场而生的,所以当欧洲各国开始建立起来了之后,便会自然而然想到建立起一支属于自己国家的军队,而不像中国人,会在募兵制还是府兵制上徘徊,因为在欧洲,无论中央的权利怎么集中,领土始终还是贵族们的,在贵族的领土上搞府兵制,相当于剥夺了贵族的权利,而在那个时代,贵族还是欧洲制度最为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直到十九世纪才开始被推翻,距离如今还有两个世纪左右的时间呢。

    因为大量的权利集中与国王,有了权自然也就会有钱,如此一来,军队的建立自然就成了必要,毕竟这个时代还有一个大背景,那就是殖民时代开始,工业化时代紧锣密鼓的赶来,因此欧洲开始迈入工业时代,开始殖民全球,成为列强,独步天下两百年,无人可以匹敌,而这根源说到底,与三十年战争,有着很大的关系。

    而这就是现代军队的来源,宋朝的军队对于这一方面还是很不适的,虽然宋朝没有像明朝和清朝这样,采取什么府兵制度,而是直接采取募兵制度,但宋朝的募兵制度是为了防止国家在遇到灾难的时候,难民造反而设立的,什么地方发生了灾难,最后这些人就都进入到国家的军队系统来,以避免他们成为难民,不得不说在和平年代,这其实算是一项良政,毕竟看看明朝和清朝的卷宗,那些朝代,若是遇到了灾情,往往就是朝廷拨款,但其中大量的银子是被官员给吞了的,最后造成的结果往往是易子而食,死伤数十万,而在宋朝,因为把难民都送进了军队,所以没有吃不饱饭的问题,这倒也不能说是一项恶政,起码在古代是如此。

    放到现代,即便国家来不及支援他们,也不可能送进军队,或者是把他们送进城市里面,变成城市人口,进入工业化之中,又或者是就地安置,帮助他们重建家园之类的,但在古代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一点必须要了解。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