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军事小说 > 术中有术:腹黑皇后傲娇帝 > 第63章 新人陈香云
    张太后带着张留仙来了,乞巧节就算开始了。

    因为皇后一早就没了,所以,焚香的事,就由太后领着众人做了。又因为前车之鉴,大楚的后宫,熏香管的十分严格。

    众人焚香祷告,就等着六尚宫的人,给出些有趣的玩法。郭尚宫虽然十分用心,却免不了穿针引线的事,众人虽然热闹了一会儿,也算告了一个段落。

    筵席一开始,张太后却开始热情起来了,说了许多今年的高兴事,让大家一起举杯。众人见她高兴,自然要附和了。说笑间,全都吃了不少。只有吕婵娟因为先前的事,郁郁不乐,少吃了几杯。

    张太后存心灌醉朱希真,今晚就对她特别客气。往日里,朱希真去太后宫里请安,张太后把对何青衣的怨念,全都发泄到朱希真的头上了。今天晚上,却好的不得了,张留仙见了,都开始吃闷酒了。

    对着这么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侄女,张太后也很无奈。万幸,今晚的主角不是她,否则,又要坏事了。

    半个时辰不到,邓云鸿的妃嫔,已经倒下去大半了。张太后自己捧了一壶水,却不停地劝酒,邓云鸿也喝的起兴,陪了几杯。只是,他的酒淡,一时半会儿,也不至于醉倒了。

    张太后见众人,一个个倒下了,朱希真也已经醉倒了,就有些放心了。

    “天色也不早了,”张太后笑,吩咐陈宝,“送皇上回乾清宫吧,也该休息了。”

    说着,又看了一眼身边的陈香云,说,“香云,你做事仔细,跟去一起服侍。”

    陈宝一早就看出不对劲了,只是,这是太后的安排,他哪里敢坏了她的好事啊。只得,跟陈香云一起,扶着邓云鸿回乾清宫了。

    宫人和内侍,各自扶着自己的主子回去休息了。

    一夜无话,到了次日天亮,乾清宫里,却传了个消息出来。说皇上昨夜宠幸了宁妃宫里的陈香云,封了个选侍,让她仍旧住在翊坤宫里。

    众人都以为,是邓云鸿一时醉酒,临时起意。只有陈宝知道,这事,张太后谋划很久了。张家送了舞女美女进宫,全都无效。又送了八名女官进宫,除去吕婵娟,也是打了水漂,毫无声息。反而是这次的宫人,细水长流,反而成功了。

    张留仙自己不得宠,却也不是个有肚量的,见陈香云受了宠幸,嘴上也有些难听话。好在,陈香云是个逆来顺受惯了的,为人又有眼力劲,张留仙倒是也挑不出刺来。

    朱希真知道了,自然是大哭了一场。她早就说了,张太后不怀好意。可是,说到底,邓云鸿不宠幸陈香云,也会有王香云,李香云。所以,朱希真闹了一场,也只得作罢。

    朱希真这么一闹,张留仙反而对陈香云好了一些,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同盟军。

    谁知道,邓云鸿竟然不是一时起兴,后来又找了几次陈香云。张太后算是明白了,邓云鸿身边,正好缺这么一个温柔体贴没脾气的。

    他的两个妃子,全是武将家的女儿,苏秋水虽然温柔,可终究是个大家闺秀,姿态低不了。张留仙就不说了,女子讨人嫌的毛病,她多半都占了。

    张家的三个美人和两个贵人,徐小夏生了公主,很久没侍寝了不说,离邓云鸿也挺远的。施苹香,张梦雪,黄若梅,一直就没怎么亲近邓云鸿。而她们三人,也都是大家闺秀出身。林疏影已经病倒,她的事,再没人提起了,略过不计。

    三名新人,朱希真只是长的有些像皇后,却连吃醋独宠的毛病,也都学了个十足十,如何温柔体贴?吕婵娟是皇亲国戚之后,骨子里就清高。何璇璃虽然没有吕婵娟的门第,也的确是大家出身。

    邓云鸿的两个旧人,春令本来充当的,就是无条件温柔体贴没脾气。她因为吃醋做错事被贬,这个位子就空了出来。秋辞本来充当的,是有点活泼有点小性情的侍妾角色。

    她跟春令如果保持平衡,可以互补互助,能走的长远。可两人互相毁灭,春令毁了,秋辞也没了前途。虽然苏秋水的孩子给了秋辞,这事,不见得就这么完结了。

    陈香云的出现,就弥补了春令这个位置。邓云鸿身边,有太多大家闺秀了,他就少一个微小而又温柔的人,帮他仔细照顾生活。

    陈香云有礼有谨慎,不因为得宠而失了本分,张太后见了,心中十分喜欢。张家一派的人,多少都有些让她不满意的地方。徐小夏虽然生了公主,却跟张家有些疏远。没有生育的三名美人,更是让张太后叹气。

    张留仙和林疏影,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一个已经快要死了。这会儿,突然多了这么一个得力干将,张太后心中高兴,只希望她早点有孕,日后张留仙也有个依靠。

    眼下,陈香云的确得依靠张太后。可日后呢,若是张家失势,张太后没了呢?更何况,苏秋水的势头,远比张留仙强。若是张太后一没,这后宫,很可能是苏秋水说了算的。

    苏秋水已经有了一个孩子,她比所有人,都领先了许多步。可大家尝过的宠爱,大家都将面临的冷落,她都经历过。所以,苏秋水对邓云鸿的心思,也起了很大变化。她不再要他全心全意,也不要什么甜蜜,她只想抓住能抓住的东西。比如,多生几个皇子,比如,后宫的管理权力。至于他多爱她,苏秋水已经不奢求了。算起来,离他们结婚的日子,也已经一年出头了。

    邓云鸿有了体贴温柔低姿态的陈香云,倒是轻松了许多。朱希真要是闹了,他就不去乐志斋,找了陈香云去乾清宫。

    这样有个几次,朱希真就不敢真闹了,反而对他体贴起来了。邓云鸿一石二鸟,受益匪浅。他仍旧迷恋朱希真,却找到了控制她的法子。

    这样一来,他在后宫的日子,也开始如鱼得水起来了。原先,邓云鸿苦苦挣扎着平衡苏张两家,现在,反而是他随心所欲了。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