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为后:影帝,抱紧我! > 第347章 是另外一个人
    “这些和你无关的事情你为什么要去调查?你没有任何好处!”徐恙忍着撕开身边男人伪装的冲动,她不能接受徐择予背着她调查,她一无所知!这是**裸的欺骗!

    “和我是无关,但和你有。”徐择予熟练地开车,湛蓝眼瞳望着前方,他轻笑,“我的小未婚妻,和你有关的任何事不都意味着和我有关吗?”

    徐恙反倒笑了,既然她阻止不了徐择予,那索性就不阻止了:“那请你说说,你调查出了什么没有?”

    徐择予看了眼徐恙,似乎有些惊讶:“你刚才可不是很想听的样子。”

    “我又有兴趣了。”徐恙道。

    “我想你有兴趣的是关于殷旬的吧。”徐择予根本就不用深入思考就能得出这一结论,“不过那是秘密,等你和我吃过饭,我有兴致了再说。”

    “……”寻思你是骗我的呢?

    就餐的地点定在了中心大厦顶楼的五星旋转餐厅,高规格,人均千元往上,一道菜后面就跟了不少几个零,一餐如果要吃饱,消费近乎万元。

    徐恙从没有来过这种高级的地方,吃饭从来是外卖,真要出去吃也只吃路边摊,没火之前的日子过得一直很坎坷,坎坷就算了,还很穷。

    一身学生打扮的徐恙素面朝天地出现在五星级餐厅难免引人侧目,但侍者们都是礼貌且素质高的人并未多看她一眼,反倒对她身前的徐择予毕恭毕敬像私人管家似得。

    侍者引导:“佩斯先生,您预定靠窗二人座已经准备好了。”

    徐恙听这个侍者

    大中午的旋转餐厅人不多,优雅低调的雅致环境,能坐在这里的男士大多身穿正装女士则身穿礼服。

    徐恙在质感厚重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沙发上坐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柔软的皮质包裹着,她渐渐能够放松下来。

    徐择予和另一位金发碧眼身穿白色厨师服的外国小哥说了几句徐恙听不懂的语言,只见侍者频频点头,最后露出了一个激动兴奋的微笑。

    侍者离开后徐恙漫不经心道:“你和他说了什么?说的不是英语吧。”

    “是意大利语,我和他探讨了一下菜式,他赞同并采纳了我的建议。”

    徐恙没说什么。

    因为是预定的缘故,西餐很快被端上餐桌。

    花里胡哨的摆盘徐恙欣赏不来,与其说欣赏不来,不如说没必要。

    她向来不是对这种就餐艺术细节特别在意的人,能吃就成。不过在吃了第一口后,她就再也说不出能吃就成这句话了。

    不愧是高级餐厅,是意料之外的味觉冲击。

    徐恙第一次知道,好吃到哭这句话原来真的可以用来描述食物的。

    徐择予没放过她的表情,笑着问道:“好吃?”

    “好吃……”她诚心实意地回答,握着刀叉的手都克制不住颤抖。

    “你喜欢就好。”徐择予满意她的诚实,情不自禁抬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的宠溺姿势,让徐恙没由来的一愣。

    徐择予很快收回手:“啊,抱歉,手快。”

    “不要以为用这顿就能收买我,没用的。”徐恙一本正经地说道。

    徐择予道:“一顿不行……那就两顿?”

    徐恙不为所动:“没有第二顿。”

    “真让人难过。”徐择予倒没有特地表现出所谓的难过,反倒姿势优雅地

    徐恙在吃饭的间隙旁敲侧击道:“你说的殷旬的‘家世’是什么。”

    “你那么关心他。”徐择予头也不抬,对殷旬没什么特别的兴趣,“我劝你还是不要对他那么有兴趣,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背景,谁都不可能查得的,也难怪殷旬这么难搞,我也是花了大代价才弄到一点信息,亏我对你那么走心,你却连和我吃饭都不愿意。”

    “别说的好像是为了我一样,我根本就没拜托你吧。”徐恙冷道。

    “是我擅作主张,但你想听,是不是也证明你有兴趣的?既然有兴趣,也就说明你想知道,既然想知道,那和拜没拜托我有什么区别?”

    徐恙一叉子下去,将面前的鹅肝刺穿,带了些威胁的意味:“你说的是歪理。”

    徐择予勾唇:“我也这么觉得。”

    “……”

    徐恙不再和他理论,却听他继续说了下去:“准确的说,我查出来的‘家世’名义上并不属于殷旬,而是另外一个人。”

    徐恙一时没能理解徐择予的意思:“你说什么?”

    “殷旬在演艺界这么多年,又是当影帝又是出席戛纳,几乎每年都有全球的品牌邀约,不管是国内国外他都很吃得开,没有背景的人绝不可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做到这种地步。”

    徐恙盯着徐择予没什么表情的脸,困惑更深了。

    徐择予抬头,用餐巾擦了擦嘴角,动作是一贯的流畅优雅,他道:“更何况,他出道后有过什么负面消息和绯闻吗?一个公众人物,在众人的视野里干干净净清清白白,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徐恙沉默,重生前她也曾这么想过,就连她这个一心一意和易泽衍隐恋的人都和其他男演员上了七八次绯闻头条,其他杂七杂八小打小闹的新闻时而又爆出,但过个几个月也就消停了,不过网络上总还能留有一些痕迹。

    徐择予喝了一口搭配鹅肝的红酒:“我要是他,能干净到国内的狗仔抓不出一点污迹,我能笑到入土。”

    “他说不定就是那么干净。”徐恙为殷旬辩解了一句。

    “哦,那也只有你这么觉得,我的小未婚妻,如果你知道他曾经活在什么样的世界里,你会吓得不敢靠近他的。”徐择予幽幽说道。

    “我不会。”不管殷旬曾经经历过什么,都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影响,在她眼里,殷旬只是一个关心体贴她的男人,一个愿意在她出事后守在她家楼下的男人。

    他的过去属于他自己,她无权得知和干涉,但他的未来,她希望能有她参与。

    如果这个愿望真的可以实现就好了。

    徐恙摇了摇头:“我不想听了,你不用说。”

    “真的不听?这可是一个了解殷旬的好机会,真的不听了?”徐择予单手晃着红酒杯,俊颜妖异的容颜显眼夺目。

    徐恙摇了摇头,正要拒绝,耳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随后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夹杂着些许漠然的冷意:“真的是你,徐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