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星云叹 > 第六百三十五章 天降援兵
    狄莫芸和相沁几个下了电梯后就没再继续往前走,狄莫芸道:“你可以不在乎她的命,但不能不在乎她的使命,她是奉老夫人之命来的,你不想知道吗?”

    阴馥淼眉头一皱,问道:“荣珊,姑祖母跟你说了什么?”

    “老夫人……”荣珊张嘴还没说完话,就被相沁打断道:“不许说!”她把刀刃更是往荣珊的脖颈处压了压。

    荣珊只好闭上了嘴巴。

    狄莫芸说道:“怎么样?交换吗?”她还是低估了阴馥淼的心狠程度,见阴馥淼平静地说道:“你杀了她吧。”

    其他人都震惊了,就连隐仇脸上也有诧异之色,他忍不住叫道:“主子!“

    “隐仇!“阴馥淼道:”等不及了,我们现在就开始,以免夜长梦多。“

    “你敢!“狄莫芸大喝一声。

    “主子,荣珊她……”隐仇犹豫道。

    “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吗?!”阴馥淼一甩长袖,厉声说道。

    “属下不敢。”隐仇赶忙低声应道。

    “那还不快去!”阴馥淼道。

    “是!”隐仇抱着孩子转身走了。

    狄莫芸大喊道:“不要!”然后朝隐仇离去的方向跑去。

    “给你!”相沁把荣珊推给隐仇。

    “啊!”荣珊朝隐仇扑去。

    隐仇赶忙回身接住荣珊,等他刚稳住身子时,就听到一声断喝:“别动!”

    隐仇看过去,发现相沁已经把刀架在了阴馥淼的脖颈上。

    原来狄莫芸和相沁早就商量好了这种声东击西的计划,看起来是奔着隐仇手中的娃娃去的,实际上是趁阴馥淼来不及防备的时候一举钳制住了她。

    “放开主子!”隐仇慌道。

    狄莫芸笑道:“擒贼先擒王嘛!你要是在乎主子的命,那就拿你怀中的孩子来换!”

    “不行!”阴馥淼大叫道:“隐仇,你不能答应!”

    隐仇盯着狄莫芸道:“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到我吗?“

    狄莫芸道:“嗯?你不在乎你主子的命也可以啊。“

    隐仇更是握紧了刀柄,微微调整了脚步,脚尖已对准了狄莫芸她们。

    狄莫芸的眼睛没放过这种细微的变化,她道:“怎么,你想抢走你的主子?”

    荣珊这时对隐仇说道:“仇哥,你把孩子交给我吧,好专心去对付她们。”

    “麻烦珊妹了。”隐仇自然而然的将男娃交由荣珊来抱。

    荣珊抱过男娃后退到了一边,隐仇没有了累赘便一展身姿,摆好了进攻的姿态。

    狄莫芸与相沁对视一眼,然后笑道:“隐仇,你是要和我比快吗?“

    隐仇道:“别看我与你们有几步之遥,但我的动作未必比你们的刀慢!“

    狄莫芸笑了笑,说道:“看得出来你功夫不弱。“她一边说着一边倒退,相沁拖着阴馥淼也跟着倒退。

    隐仇则一点点前进,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阴馥淼脖子上的那把刀,他心里一直在合计如何行事才最稳妥。

    狄莫芸带着人已经退后到了电梯的边缘,电梯的地板与地面还有不小的高度,狄莫芸的后背蹭到了电梯底座,她不得不停了下来,对隐仇道:“还要动手吗?“

    隐仇道:“那就试试!“说完举刀欲冲上去。

    “轰隆……“大地又是一颤,然后电梯也有了颤抖,然后上升了上去。

    狄莫芸一愣,而阴馥淼面露喜色道:“总算来了!“

    狄莫芸皱眉想了想,问道:“是四皇子?“

    阴馥淼很惊讶狄莫芸能说出这个答案,她眼神复杂地看向狄莫芸道:“你不像外界传闻那般愚蠢。“

    狄莫芸用余光看着已经升到半空中的电梯,说道:“客气了。“

    阴馥淼又冷笑道:“可惜你逃不了了!“

    狄莫芸这才转头看向阴馥淼道:“没关系,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我知道你不怕死,但功亏一篑定心有不甘吧!“

    阴馥淼微咬着嘴唇,目露凶光地看着狄莫芸道:“我不信你会杀了我。“

    狄莫芸丝毫不惧,逼视阴馥淼道:“别忘了刀魔是怎么死的,我也是手上沾过血的人。”

    阴馥淼和狄莫芸如此对峙着,其实她们心里都多了一丝奇怪的心绪,她们感觉彼此的性情很相像,但她们不会惺惺相惜,而是厌恶对方有自己相似的地方。

    “隐仇,你不要管我,去做我吩咐的事。“阴馥淼眼睛盯着狄莫芸,嘴上对隐仇说道。

    阴馥淼敢赌,可隐仇不敢赌,万一真的激怒了对方,使其杀害了自己的主子可怎办?!

    隐仇迟迟没有动作,他一直保持着准备出手的姿势不动,他在等待着,等待电梯再一次回落下来。

    电梯“不负众望”的“众望所归”。

    从电梯跳下来的一群人中果然有四皇子。

    阴馥淼大松一口气,露出最美的微笑望向四皇子道:“斐翼,等你好久了。”

    司空斐翼看到阴馥淼的第一眼是久别重逢后的惊喜,然而第二眼就化为了惊恐。

    “馥淼!”司空轩琅朝前快走了几步。

    “站住,别动!”狄莫芸赶忙喝住他道。

    此时,狄莫芸她们所站的位置与司空斐翼的人马和隐仇呈三角之势。

    隐仇慢慢走向司空斐翼,与他会合。狄莫芸则慢慢向地藏大门处后退。

    “真是热闹啊!”这时,电梯处又传来一道有些轻佻又很有磁性的声音。

    众人循声望去,发现一位穿着黑色的两袖像蝙蝠翅膀的服装的男子落在电梯上。

    “六哥!”狄莫芸惊呼道。

    没错,那人正是人称“六爷”的燕青逸。

    燕青逸看向狄莫芸,桃花眼中只有深情,他微微一笑,酒窝显现出来,说道:“好久不见。”

    狄莫芸有些失神,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真想与六爷嘘寒问暖一番。

    “咚、咚、咚、咚咚咚……”这时,电梯上接二连三的响起了坠地声。

    人们看到一些身穿与六爷一样衣服的人纷纷飞了下来,站在六爷的身后,俨然以六爷马首是瞻。

    原来六爷他们是从上面飞下来的,他们本身轻功就极好,再加上特殊的飞行装备,即便是从非常高的高处着陆也会安然无恙。

    “你何时跟踪我的?“司空斐翼阴沉地问道。他回京的这一路都在时刻戒备着,却从没有发现被跟踪的痕迹!

    六爷笑了笑道:“我们是隐翅派,你就是再警觉也不会发觉到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