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洛雨话音刚落,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什么意思,看了一下手机,已经十一点多了。心没由来的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那个,我,我去洗澡。”

    凌翼辰皱眉,刚想说什么,不过却被她的话堵住了。

    “我这里,没有你可以换的衣服。”梁洛雨走了两步后,纠结的转身对看向自己的男人说道。

    衣服?没有他的?凌翼辰眸色微暗,看着她不说话。

    “你是要让林子肆给你送来,还是先将就一晚?”

    将就一晚?她是在留他?

    确认自己没有弄错梁洛雨的意思后,男人眸子里的暗光更深了。

    “不用让人送了。”凌翼辰低哑磁性的嗓音缓缓在房间里响起,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今天先这样吧,你要是这里没有我能穿的睡衣,那就不穿了。”

    原本想要提出离开的话语,这一刻被男人抛到脑后,管他什么网上说的第一次约会送女孩回去后要给对方留下美好绅士的回忆,她都开口留他了,想要自己陪她,他为什么要拒绝。

    梁洛雨这会要是知道凌翼辰心里的想法,一定恨不得踢飞他,再把自己狠狠一砖头拍晕才行。

    似乎能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什么,梁洛雨对上男人明显燃起浴火(替代字眼)的蓝眸,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唾沫,身体略微僵硬的点头。

    “那我,我,你先洗还是我先洗?”这暗示性的话语说完,哪怕梁洛雨再大胆,一句做好了思想准备,这会还是尴尬的脸红了起来。

    女孩的话让凌翼辰想到那天在悦庄,两人差点完成的一幕,只觉得喉结一紧,眼中的**不在遮掩,目光紧紧的盯着她。

    如同被猎人紧锁不放的猎物一样,梁洛雨瞬间觉得自己逃脱不了,也不知道该要往哪里逃。

    “乖女孩,你先去。”凌翼辰说着,站起身来,似乎下一刻就要扑向她。

    梁洛雨心跳瞬间变得慌乱起来,忙不迭的点头,不再说什么,转身往洗手间跑去。

    洗手间关上的声音,把两人都震了一下,凌翼辰蓝眸晦暗不明,周身散发着浓烈的霸道气息,其中夹裹着压制不住的欲火。

    拿起水杯,男人走到桌边,径直到了一杯水,一饮而下,微凉的水似乎能稍微压下他心头的蠢蠢欲动。

    洗手间里。

    梁洛雨胸口剧烈起伏,双手撑在洗漱台的两边,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下一刻就跳出来一样,让她有些不适,却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听到外面的脚步声,心里咯噔一声,脸色一僵,心中惊疑,他不是想要过来和自己一起洗吧?不过在听到脚步声没有再走近,梁洛雨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她想的那样。即便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还是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毕竟这是第一次,她需要时间去适应。

    怕吗?有点!

    后悔吗?好像不能后悔。

    ……

    不知道过了多久,梁洛雨这才缓和了心跳,蹙眉开卸妆。

    刚才把一切的可能都想遍了,不过貌似都不是自己可以拒绝的。

    那就来吧。这念头一出,梁洛雨自己都哭笑不得,好像自己多期待一样,或许应该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唔,好像也不对。

    或者应该说,生活就像**ian,不能反抗就得学会享受。何况有五千万呢,再不能拒绝的情况下,她好像也没有很亏吧?!

    呸呸……

    梁洛雨脸色一僵,白了自己一眼,什么享受,会痛好不好!

    凌翼辰不知道梁洛雨在洗手间里各种脑补,不过,就在他以为梁洛雨准备在洗手间里睡着的时候,里面响起了水声。

    努力让自己忽略耳边的水声,男人的视线落在懒人沙发上,嘴角一僵,没好气的戳了戳,眉宇间满是嫌弃。

    林子肆就在悦庄,打从自家boss一脸怒容的自己开车出去后,心里就担心不已,这会看到电话响起,手比理智还快一步的动作了。

    “boss。”

    “嗯。”凌翼辰应了一声,再开口时,声音略有压低,道:“你休息吧,我今晚……不回去了!”

    林子肆愣了一下,立马应话。

    “是,boss。”

    “三点钟的会议推辞到明天九点。”

    林子肆知道自家boss说的会议是什么,本来今晚三点有个视频会议的,现在已经快十二点,那么他要通知下去才行。

    “好的,boss。”

    “对了,我一会给你发个卡号,你明天先转五千万进去,以后,从下个月开始,往这张卡里每个月转五百万。”

    这是小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boss这么晚了说这个,不过,林子肆身为下属,还是没有疑虑的应下了。

    “就这样吧。”凌翼辰又说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林子肆一连的疑惑,他刚才好像听出boss说话声音刻意放轻,而且他能肯定,那不是错觉。

    boss在哪里,什么样的地方能让boss顾及到旁人?

    没等林子肆想明白,手机过不了一会就收到了一条短信,定眼一看,林子肆的脸上满是猜测、惊讶、诧异最后变成了然。

    一串的卡号,后面附带了户主的姓名,梁洛雨。

    梁洛雨没有来得及给凌翼辰卡号就跑洗手间去了,凌翼辰也不介意,给林子肆打电话的时候,从她包里翻出银行卡,在修长的手指里转了转,挂电话后就给林子肆发过去了。

    至于这卡是不是梁洛雨的,凌翼辰想也知道,她连一块钱都拿着不放,这卡也不可能是别人的。再则,名字已经带上,凌翼辰不信林子肆会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弄不好。

    梁洛雨不知道外面的男人已经翻了她的包包了,虽然凌翼辰只是翻了银行卡,没有动其他的,却在关上包包的时候,不小心的夹了一张字条,抽出一看,眉宇间闪过莫名。

    男人看完后,又原样放了回去,关上拉链。

    微凉的水冲洗掉身上的粘热,也彻底把头脑激的清醒了起来。做了不下上百种心里建设,都抵不过最后一句,自暴自弃的顺其自然。

    主动权一直在凌翼辰身上,梁洛雨心里明白,便懒得去纠结和反抗了。不是说了,越反抗,可能就会适得其反,她乖顺一些,凌翼辰觉得没意思了,可能就很快结束了。

    梁洛雨这会要是知道凌翼辰心里的想法,一定恨不得踢飞他,再把自己狠狠一砖头拍晕才行。

    林子肆知道自家boss说的会议是什么,本来今晚三点有个视频会议的,现在已经快十二点,那么他要通知下去才行。

    这暗示性的话语说完,哪怕梁洛雨再大胆,一句做好了思想准备,这会还是尴尬的脸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