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亡国的机甲骑士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镀金大少?!
    看到那群士兵从战壕中翻出,跟着机甲一起发起进攻时,王毅就知道,他们要糟。

    “快上快上,别缩着,快。”那名少校把蜷缩在战壕内的士兵拖起来,亲手将他们推出战壕。

    数百名装备着外骨骼装甲和二十来架机甲朝着对面的建筑物冲去。

    城市群中,密密麻麻的火力网从几十栋大楼的窗口射出。

    顶着火力网往前冲的士兵,不断倒下,步兵和机甲开始出现怯意时,从战壕里爬出的少校拿着手枪大喊:“不要回头,跟登陆沙滩前一样,我们只要冲到对面的建筑物下,就安全了,快!”

    在少校的“鼓舞”下,或者说是死命令,士兵们不得不顶着那密集的弹雨,在没有掩体的死亡地带上冲锋。

    惨叫与枪声交织在一起,远处也有同他们一样,发起进攻的部队。零零散散一群人冲上去,一阵扫射便全部倒下,机甲也不例外。

    趴在战壕里的王毅,只有一个脑袋露出地上。

    看着那群军官带着几百名步兵和几十架机甲,不要命的往前冲去,王毅恨不得把那些指挥步兵出去送死的军官按住地上暴揍一顿。

    现在已经不是沙滩,沙滩的确没有掩体,但是在战舰一轮火力覆盖下,短时间内敌人只有暗堡能还击,虽然惨烈,但还有机会冲上去。

    这一条全被清空的死亡地带,除了龟缩在敌人修筑的战壕里安全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掩护。

    看上去很近,不过百米的距离,却变成一道不可越过的死亡地带。

    当最后一架机甲跪着倒下时,对面的大楼停止了开火。

    大口径子弹扫过的地方,基本上不可能找到一具完整的尸体,机甲都被打成几段何况是脆弱的人体。

    在满是尸体和机甲残骸的空地上,有些还没死透的伤兵挣扎着往回爬。

    而躲在大楼内的狙击手,不时用狙击枪对还在挪动身体的伤兵进行射击。

    双手爬行的士兵后背飙出血液,闷哼一声,脑袋猛的贴在泥土上。

    一名断臂的士兵蜷缩在机甲残骸下,对面的狙击手不时开枪,他那暴露在外的腿部飙出血花。

    “啊!救命!谁快救救我,我不想死!”

    捂着伤口的断臂士兵惨叫着,试图将身体完全缩进残骸里,可是空间有限,他的一部分身体还是裸露在了外面。

    “该死的北非佬!上尉,我们想去救他!”一架沙漠守望者跑到王毅面前,自告奋勇道。

    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是一架狙击型沙漠守望者。打量了一眼这架机甲,王毅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上士布莱克,长官。”

    “你决定冒险想去救他?”王毅眉头一挑,虽然看不到机甲里?甲里面的人,不过这声音听起来很年轻。

    “是的上尉,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活人死在我们面前!”机甲用手臂拍击胸口的胸甲,发出一声战意十足的钢铁碰撞声。

    王毅用手轻拍他的机甲,指向对面的那名被狙击手当靶子射着玩的伤兵:“这里离他有五十米,我们一起去。开启光学迷彩,把他拖回来。”

    “没问题长官,但是在带走他的时候,我们肯定会暴露。”

    显然,这小子是担心救人的时候,被对面的狙击手射击或者被火力覆盖。

    “这点你不用担心。”

    自信的说道,转身看向前方,任由伴生物装甲覆盖自己的头部,同时开启电磁套,表面粗糙的装甲一下子变得平滑。

    那名机师惊讶的看了一眼王毅后,不再多说。

    趴在战壕上的王毅思索了会,走到步兵型和重装型沙漠守望者身旁道:“烟雾弹准备,往那个地方扔。”

    “长官,为什么要扔到那边?不是应该把烟雾弹扔到那名伤兵旁边吗?”布莱克很不解的问道。

    “我们有光学迷彩,要烟雾弹做什么?”

    布莱克还是不太明白王毅的话,但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他。

    “准备,放!”

    三十枚烟雾弹从战壕中被丢出,炸开后喷出大量浓烟,一下子在死亡地带上造出了一大片浓烟。

    果然不出王毅所料,在烟雾弹炸开后,密集的火力朝着烟雾里覆盖,重机枪、机炮、追击炮炮弹、大口径炮弹不要钱的往那边砸。

    这会跟在王毅身旁的布莱克,才明白了王毅的用意。

    王毅很清楚,对方只想把登陆部队压在死亡地带周围,视野开阔没有掩体,谁上谁死。这么个地方用力大量精力来破拆,他们绝对不会轻易丢弃。

    抓住对面的心理,王毅开启光学迷彩,拍了下布莱克,两架机甲慢慢的摸上了死亡地带。

    尽量绕开地面上的肉块,避免踩到后被对面敏感的狙击手发现。

    开启光学迷彩后,这个距离对方很难发现两架机甲。王毅和布莱克两人,穿过这片死人堆中。

    还躲在机甲废墟后的断臂士兵,大口大口喘息着,捂着伤口低泣着。

    开启光学迷彩的王毅,慢慢的蹲在了这个士兵身旁,低声说道:“嘘,我是来救你的。”

    “谁?!”伤兵惊恐的看了看四周。

    “布莱克,把他拖回去。”王毅压低声音道。

    那名伤兵发现面前一团扭曲的空气朝他走来,抓住了他的手。

    起初他有些惊慌,可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听着,等会你在开启推进器的时候,记得把光学迷彩关闭,不然光学迷彩可能会被强光给弄毁。”通过无线电,王毅小声的告诉布莱克。

    “是长官,但是长官您呢?”

    王毅语气平静道:“我?我去对面看看情况,用光学迷彩应该不难。”

    “可是……”

    “快走,烟雾弹的效果已经要没了,趁他们还在注意那里的时候,抓紧机会把伤兵带回去。”王毅态度坚决,因为他清楚,一个人摸过去,被一群人摸过去要容易得多,而且自己有保命的能力。

    布莱克开始对这个闪电空降给他们的上司,有了一丝敬佩。原以为看王毅年纪轻轻,大概是华研公司那边托关系进来镀金的主,事实上整个突击队的人,都对王毅抱有很大意见,只是时间还不长,暂时没人说。

    对于过来镀金的主,大家都以为王毅是混个军功,不打算去参加突击任务。

    可王毅还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不仅真的跟他们一起参加了登陆作战,还一直冲在最前面。

    “队……队长,小心点。”

    看着前方建筑的王毅,有些意外的回过头,这还是突击队队员里,第一个叫自己队长的,平时他们可都不鸟自己。

    “记得之前的进攻路线图吗?如果我消失了,你们还是照着那个路线进攻,知道么?”

    布莱克点点头,非常认真道:“明白,从海滨长廊往医院区突击,然后绕道进入教区里,在往市中心突围。”

    听着布莱克说出的作战计划,那一个个熟悉的地方,让王毅回想起当初在突尼斯的生活。

    可惜现在的突尼斯,除了建筑多一点,已经和外面的隔离区没什么区别了,到处都是残破的建筑物,墙壁被烧的漆黑,一副荒凉的末日景象。

    “很好,趁现在走。”

    “是!”

    布莱克抱起那名断臂伤兵瞬间,关闭了光学迷彩。

    对面那群北非守军,一下子懵了,看到一架机甲凭空出现,脑袋悬浮在半空,随之肩膀出现,在到胸甲一直往下。

    没有给守军太多的反应,布莱克开启推进器,短短五十米的距离,不到几秒就到达。

    当他带着伤员翻进战壕内时,对面才开火。

    布莱克翻进战壕内后,头顶上的泥土被子弹打的喷起。

    感觉非常刺激的布莱克欢呼了声,将伤员放下大喊:“医疗兵!”

    早就在那等待的两名医疗兵抬着担架走来,将那伤兵带下。

    这会周围的战友纷纷围了过来道:“布莱克,你太勇敢了!”

    “光学迷彩好厉害,对方居然看不到你,早知道我也学狙击型机甲了。”

    看着面前大批机甲围过来,布莱克有些不好意思,还好坐在机甲内,没人发现。

    “咦,那名镀金大少呢?”一名机师,忽然想起,那个他们名义上的队长怎么没跟布莱克一起回来。

    “队长说,他打算自己一个人摸过去。”

    其余三十多名机师,顿时面面相窥。

    “他疯了?”

    “这家伙,是为了战功不要命?”

    “该死,华研公司会不会因为我们没保护好那个镀金大少,不再向我们提供新的生物机甲了?”

    看到战友一下子炸开锅,布莱克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们见面不到六小时,王毅的镀金大少形象被这群人深深的印在脑中。

    有时候,第一眼很重要,外表年轻的王毅挂着上尉军衔,那偏见就是这么来的。

    另一边的王毅,虽然已经听到了无线电里传来的议论声,但没有开口,而是开启光学迷彩,手握血刃摸进第二道防线内。

    王毅打算先看看情况,再想想怎么让龟缩到战壕里的部队冲过死亡地带。

    在这城市群外围,依旧是一条战壕,基本上北非的士兵都龟缩在战壕下,用炮队镜探出战壕,躲在战壕里观察外面,一有人冒头,才起身开火。

    利用光学迷彩,王毅经历躲开炮队镜的视野,遇到朝自己方向看来的炮队镜,王毅则停住了脚步,至少那样做空气不会扭曲的太厉害。

    一步一步,往第二道防线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