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亡国的机甲骑士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安全了
    燃烧的战机残骸缓缓沉入水中,只有一些破碎的零件还在海面上飘着,随着海浪滚动,被推向远方。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王毅嘴角叼着被海水浸湿的香烟,傻傻的看着面前的这一切。

    这些一直都是用于对付异居体的战斗机,没想到也有一天会同曾经的友军缠斗厮杀。

    看着水中飘着碎片上,印有北非雄狮的勋章,王毅心情难免有些复杂,这个曾经服役过的部队。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空上一朵白色蒲公英随风飘落,无力的被狂暴海风吹动着。

    “喂,那有人跳伞了!”凌飞指着前方缓缓落下的降落伞。

    四人立即趴在护栏前,睁大眼睛看着凌飞指的方向。

    王毅随手抓起一个望远镜,看向那个落到水中的降落伞。一名飞行员正在极力挣扎着,那一身装备加上降落伞,被水浸湿吸谁以后更加沉重,在海上停留的每一秒,都是对人体的极限挑战。

    连忙放下望远镜,王毅快步跑向另一个船舱内,把没有充气的便捷式救生船拿起。

    拿到便携式救生船后,王毅快步飞奔到电梯门口,拉开便携式救生船的拉环,“嗖”一声逃生船瞬间自动充气完毕,成为一艘可容纳两人的救生充气小船。

    “撑着哥们!”王毅朝着那名飞行员喊道。

    飞行员在水中不断挣扎,试图把身上沉重的衣物都给拉开。听到王毅的呼喊声,本能的朝着那边游过去。

    打开折叠船桨,将救生船抛下波涛汹涌的海水中,扶着扶手小心翼翼的踩在小船上。

    旁边的凌飞三人,不可能跟着王毅一起去,毕竟小船只能容纳两人,只能在驱逐舰上干着急:“小心点王毅,别被海浪给卷走了。”

    划动着船桨,王毅所在的小船随着涌动的海浪上下浮动,看上去十分惊险,可能一个浪花扑过来,就能把王毅和救生船一起吞没。

    飞行员将身上那件沉重的防弹衣和头盔脱下,鞋子什么的都蹬开,可是降落伞的线非常的麻烦,不断挣扎的他一个不小心就被降落伞的线缠住了。

    眼看着身体逐渐下沉,摒住呼吸的感觉越来越痛苦。

    这时,从水上钻入的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飞行员的衣领,用力一扯。

    哗啦啦。

    如同落汤鸡一样从水里被王毅拽起来的飞行员,喷出一大口咸得发苦的海水,跟哮喘病人一样大口大口呼吸夹有海腥味的空气。

    飞行员近乎虚脱了的躺在船上,胸口剧烈起伏,看着头顶上的炎炎烈日。

    不曾想过,那训练时让人感到厌烦的烈日,此时看着它竟会感觉到从内心深处自发生成的温柔。

    活着,真是太好了。

    王毅看了一眼面前的这名飞行员,他肩膀上贴着?贴着的臂章,是两把交叉的斧头,意大利区的标志。

    面前的这名年轻飞行员,黄褐色的头发都被水黏在一起乱糟糟的十分狼狈,年轻的面孔看上去比王毅差不多大一两岁。

    年轻飞行员踹了会,慢慢坐起身开口,礼貌的伸出手道谢:“意大利区空军部队上士西泽,感谢你的援助之手。”

    “不,我应该感谢你们才对,如果不是你们的飞机及时救援,我们可能就会被雄狮战机击沉了。”王毅回头看了一眼远处,那经历过数次战斗后,磨损严重的驱逐舰。

    西泽顺着王毅的目光,看向了远处驱逐舰,伤痕累累,表面上有无数被利器刮过的痕迹,那是蜘蛛爬行时锋利的蜘蛛腿磨掉的。

    “嘶,你们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光在这,都可以清楚的看到那艘驱逐舰受到过严重创伤。”西泽趴在救生船上,不可思议的看着那艘驱逐舰。

    “北非,我们是从那里逃出来的,打算逃到意大利区休整。”

    西泽惊讶的张开嘴,不可思议的说道:“你们从北非逃回来的?喂,听说那里都已经叛变联邦了,具体到底是怎么样,能不能跟我说说?”

    “也没什么好说的,就像联邦新闻里播报的一样,北非军团背叛了联邦。我们这些小人物,只顾逃命,怎么可能了解到太多真相。”王毅苦笑着摇头,北非总司令官的突然叛变,至今都是一个谜题,估计也只有高层才会清楚。

    “好吧,我们还是先回到船上再做打算,不然……”西泽看着救生船在汹涌的海浪下不断起伏,有些担心这船会不会随时被海浪打翻。

    王毅点点头,划动船桨游向已经减速的驱逐舰。

    费了一番功夫,两人乘坐的救生船总算划到了驱逐舰下,将船桨往旁边一丢,一手抓住扶手借力跳上驱逐舰上,身后的西泽则抓住王毅的手,在王毅的帮助下上了船。

    抓住扶手的西泽,好奇的打量这艘经过战斗洗礼的驱逐舰,比在远处看要更加震撼得多。

    看那稍微倾斜的船身,就能猜出驱逐舰下方应该是受损了。而驱逐舰顶部,吃了几枚50kg的航空炸弹,几处地方被炸凹,总之这搜驱逐舰的外表,简直只能用惨字来形容。

    跟着王毅进到船舱内,正站在门口等待的凌飞三人立马凑过来,好奇的打量面前这名年轻飞行员。

    “这位是西泽,意大利区空军上士。”王毅先是同凌飞他们介绍了西泽,又指了指他们三人道:“瘦子叫凌飞,这位比较显老的是李云大哥,至于这位肌肉壮汉,叫伊西多。”

    四人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凌飞打了个哈欠,随便躺在一张还湿湿的沙发上道:“累死了,一路逃出来,被北非军团追个没完。”

    这时在上舰的西泽,才注意到四人手臂上的北非雄狮标志,略显意外的开口:“你们是北非部队的?”

    “嗯……以前是,现在我们被他们通缉了。”伊西多耸了耸肩,看了一眼臂上的北非雄狮,长叹一声将臂章摘下,从现在起,他们已经不在隶属于北非军团。

    凌飞和李云在北非部队呆得时间也不算长,但怎么说也有好几个月,虽然恋恋不舍,可也只能把臂章取下。

    “这么说来,你们是叛逃……啊不对,是不满北非军团,弃暗投明了?”西泽一直放在腰间枪套的手,这才放松下来。

    四人相视一眼,点点头,王毅开口道:“我们在北非陆军服役的并不久,只有短短几个月,在此之前我们还是就读于法兰西区的训练生,而这位是前北非快速反应部队的特警,也是最近才刚刚进入陆军里。”

    “喔?对了,我听别人说,那个什么北非总司令官,还有他的家人,都喜欢吃人肉饮人血,特别是把人类当成材料制造成机甲?”西泽立即兴奋的问道,毕竟他没去过北非,这些都是最近开始听的。

    王毅虽然对北非总司令官,也就是贝洛克的父亲有点不感冒,可贝洛克的性格,和他相处这么久王毅还是很明白,贝洛克绝对不会干出吃人肉之类的事情。

    而且那把人制成机甲的,应该是主教那群人才对,怎么被赖到了北非军团的头上了?

    几人明显有些不悦,可西泽显然没有发现,还以为几人刚从北方逃出,肯定对那边恨得直咬牙。

    “抱歉,虽然我们被他们追杀,但依旧指出你的一些误解。北非总司令官绝对不是那种吃人肉的暴君,他的家人也是,至于你说的那把人制成机甲,是另外一伙人。”伊西多看不下西泽无限黑北非,忍不住开口纠正。

    西泽愣了下,挠了挠后脑勺不知道说什么,这会才发现几人显然很不爽。

    眼看气氛有些僵,王毅立即转移话题,把几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别的地方。

    “对了西泽上士,你们那时候怎么会出动那么多飞机?”

    “哦,自从北非叛变后,我们每天都有战机在沿海巡逻。今天例行巡逻的时候,雷达发现到大量异常接近的敌机,我们在大队长的带领下,主动出击迎敌。”

    摸着下巴点点头,看来联邦不可能对北非的叛变没什么反应,短期相安无事,但肯定是准备集结兵力攻打北非,否则作为守卫欧洲区门户的北非,如果畅通无阻让异居体进入的话,绝对会威胁到联邦整个欧洲区的安危,是个普通人都会明白,联邦绝对不会放任不管。

    平静下来后,几人都感觉到疲惫,躺在椅子上休息王毅坐了会,决定到舰桥那边看看,便轻声说道:“你们休息,我去舰桥看看情况。”

    说完起身走向舰桥。

    现在驱逐舰已经开始航行向目的地马尔萨拉,虽然受到过很严重的损毁,可八台推进器还在,只是航速要比原来慢了些而已。

    进到舰桥内,王毅发现慕星白正躺在美玲的大腿上休息,而美玲则嚼着那蜡烛味道般的干粮,补充能量。

    美玲抬起头,王毅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不行吵醒疲惫的慕星白。

    美玲轻轻的点了下脑袋,继续若无其事的啃着她的干粮。

    走到显示器前,地图上显示王毅他们离目的地马尔萨拉还有几十公里的距离。

    看来应该已经脱离危险了,毕竟这都是西西里岛近海,北非军团一时半会不敢和联邦爆发全面战争。

    就在这时,前方的海平线上,几艘驱逐舰正缓缓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