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亡国的机甲骑士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排斥反应
    在王毅抬头看着北面时,一阵热浪扑面而来,低下头的王毅,目瞪口呆的看着现场留下的一台一台的无畏机甲残骸。

    在他们离开的时候,所有的无畏机甲启动了自毁程序,全部自动解体弹药舱殉爆。

    腾起的滚滚浓烟升向半空中,这时身后传来的痛苦的呻吟声,让王毅意识到克里斯蒂娜的危险状态。

    收起突击者和伴生物装甲,王毅大跨步跑到箱子面前,左右看了眼,用力掀开了表面的钢化玻璃,伸手抱起克里斯蒂娜。

    把和克里斯蒂娜相连接的废墟一型拆开,机身骨架都已经开裂了。

    “克里斯蒂娜,喂?醒醒!”用力的摇了摇她的身子,王毅发现克里斯蒂娜连半点反应都没有。

    很快王毅就注意到刺入克里斯蒂娜颈部的银针,伸手拨出银针,王毅再次推了推克里斯蒂娜。

    只是当银针拨出几秒后,克里斯蒂娜原本轻微抽搐的身体,比之前抽的更厉害。

    抽搐的克里斯蒂娜双眼睁开,眼珠无神,随着抽搐加剧,嘴角流出一丝透明液体,发出“赫……赫”的断断续续抽气声。

    惊恐的看着这一幕,王毅一时半会有些不知所措,药剂没了,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王毅想起了药剂的主要成分,自己的血!

    虽然不知道药剂里到底加了什么,可现在没时间管那么多了!

    王毅将头盔摘下,匆匆忙忙的脱下手套拉起袖子,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王毅用力一割,手臂的血液哗啦啦滴落在地。

    王毅赶忙把伤口贴在了克里斯蒂娜的嘴唇上,血很快就流满了克里斯蒂娜的脸颊。

    虽然血是流出来了,可克里斯蒂娜不断抽搐着,流入嘴唇的血液也没有喝下,而是全数溢出,估计连半滴都没进到克里斯蒂娜口中。

    眼见克里斯蒂娜的抽搐越来越剧烈,情急之下,王毅把手臂贴在自己嘴上用力吸了一口,贴在了克里斯蒂娜柔软的粉唇上,如棉花般柔软。

    用舌头把自己的血推入克里斯蒂娜口中,像做人工呼吸一样用气将血液呼进去。

    连续做了两次后,很快就见效了,克里斯蒂娜的抽搐比刚才要稍微缓和不少。

    看到有效,王毅加大力度,毫不怜惜自己的手,继续重复,每次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将血喂给克里斯蒂娜。

    这时候,闻讯赶来的援军终于到来,开着吉普的贝洛克一路狂飙而来,跳下车,脸上略显意外的看着满地残骸。

    旁边的联邦机甲部队也迅速围向了鱼鹰坠落的地点,小队长们紧张的高喊着:“缓步推进,查探敌人的行踪!”

    贝洛克四处观望,试图寻找活下来的幸存者。

    “恩?”

    一脸紧绷的贝洛克?洛克,无意间看到了一台燃烧的无畏机甲旁边,两个熟悉的人影,正相拥在一起。

    正吸满一小口血液,再次喂给克里斯蒂娜时,王毅突然睁大眼,发出“唔!”的一声惊呼。

    已经平静下来的克里斯蒂娜,突然闭上眼,主动的凑过来,像一个缺水多日的将死之人,极度贪婪的吸吮着王毅口中的血液。

    起初王毅还以为克里斯蒂娜在开玩笑,可过了会,王毅感觉有点不太对劲。

    克里斯蒂娜死死的吸住了王毅的舌头,直到榨干他舌头上最后一点水分后,克里斯蒂娜已经不满足于那种小口的血液。

    像闻到腥味的鲨鱼,极度渴望的贴在王毅手臂的伤口上,用力的吸吮着。

    大口大口的咽下新鲜血液,直到王毅的伤口已经逐渐愈合,流不出一丝血液时候,克里斯蒂娜还像一只不满足的小猫咪一样,用舌头舔了舔手臂上的血迹。

    克里斯蒂娜吃了个半饱后,这才缓缓的睁开眼,恢复清明的眼瞳,先是盯着王毅看了半天,两人就这么傻傻的对视着。

    “妾身也死了?”克里斯蒂娜憋了半天,总算蹦出一句话来。

    懵了的王毅“啊哈?”了声。

    “你脸白的跟鬼一样,不是死了,难道还活着啊?”克里斯蒂娜迷糊的眨眨眼,失血过多的王毅脸色苍白的恐怖。

    “等会,你都忘了?你刚才可是主动吸我的血液。”王毅连连摇头。

    “吸血?咦呃,妾身又不是吸血鬼,呸呸呸,一嘴的血腥味,好难受。”克里斯蒂娜连忙从王毅身上挣扎着站起,拿出随身携带的水壶漱口,丝毫不记得刚才还贪婪的大口大口吸吮王毅的血液。

    然而,这一幕却被一直站在那的贝洛克看到。

    贝洛克双眼一咪,多看了一眼王毅后,这才快步走过来。

    “大姐,没事吧?”

    用水漱口几次后,克里斯蒂娜口中的血腥味才淡了些,回头看了一眼贝洛克,态度不算太好:“没事,有王毅在妾身半点事情都没有,对吧王毅?”

    “咳咳,其实刚才差点就出事了。”王毅干咳了几声,如果不是自己运用从天而降的战术,正面和九台无畏机甲硬抗的话,胜负一时半会很难分的清。

    “但是还是没事呀,妾身好好的站在这。”克里斯蒂娜甩起火红长发,双手叉腰瞪了王毅一眼。

    贝洛克两眼在二人之间来回移动,什么都没说,保持着沉默。

    这时站在的克里斯蒂娜突然痛苦的闭上眼,捂着头部晃晃悠悠往前走,靠在了王毅的身上。

    “你怎么了!”

    “大姐!”

    王毅和贝洛克担心的问道,克里斯蒂娜看上去还没从病发的状态中脱离出来。

    “我……我没事,就是头有点晕。扶着妾身,去找美玲姐看看。”克里斯蒂娜小手搭在王毅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按在太阳穴,双眼痛苦的紧闭着。

    王毅赶忙将克里斯蒂娜抱起,用公主抱的方式,一路狂奔向华研大楼。

    “干嘛干嘛,妾身只是让你扶着,没……没事。”克里斯蒂娜微微张开眼,既虚弱又羞涩,勾起王毅的保护欲。

    “你别乱动!闭上眼休息,你刚才的状态很糟糕,现在必须赶快让美玲姐帮忙看看。”

    王毅第一次如此罕见的强硬要求别人,把克里斯蒂娜抱在怀中,不给她乱动的机会。

    无奈的克里斯蒂娜,现在也感到浑身无力,只好将脑袋靠在王毅那不算太粗,但却长满结实肌肉的手臂。

    贝洛克也紧张的跟过来,两人一路穿过赶来的机甲部队,跑向了华研大楼内。

    快步冲上四楼,早已经知道王毅到来的美玲,已把入口打开。

    坐入升降梯内,虽然电梯的下降速度很快,但见到怀中的克里斯蒂娜脸色越来越差,王毅反而觉得这电梯太慢了,能直接跳下去就好了。

    终于熬到了楼下,抱着克里斯蒂娜狂奔的王毅大喊道:“美玲姐!”

    已经准备好的美玲指了指收拾干净的桌面,王毅二话不说直接将克里斯蒂娜放下,紧张的问道:“她怎么了。”

    美玲眼神透着责怪道:“我还没检查,怎么可能知道。”

    说完,美玲也不跟王毅一般计较,拿起检测仪器,往克里斯蒂娜身上一扫,头转过去看向墙壁上的屏幕。

    面无表情的美玲眼中闪过惊愕之色,迅速的回头看了一眼王毅,又悄悄的看向贝洛克,当贝洛克看过来的时候,美玲立即错开眼神,假装镇定的蹲下身,打开箱子。

    拿出一支针管,里面装着蓝色液体。

    美玲看似轻松,随意给克里斯蒂娜扎了一针后,面无表情很镇定的说道:“没事,只是病发了,因为来的很及时,打一针就好。”

    美玲脸上的变化,并没有逃出贝洛克敏锐的察觉。

    但贝洛克依旧没有表现出太多,冷冷的开口:“如果没事的话,我要回去负责指挥现场秩序,看样子,又有的忙了。”

    唯一没有察觉到异样的王毅,轻笑道:“你个大忙人,快去吧,估计是仇家找上门了,小心。”

    “恩,你也是。”贝洛克看了一眼王毅,快步走向电梯。

    贝洛克按下了电梯按钮,转身朝王毅他们招了招手,进入了电梯内。

    目送贝洛克的离去后,王毅松了口气,笑道:“美玲姐,你太不厚道了,居然拿我的血给她做解药。”

    这时美玲将针管扔在地上,一脸阴沉的快步走到王毅面前,一把拉住他的衣领道:“你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呃……”

    “你居然任由克里斯蒂娜吸收那么多血液,你知不知道过多吸收,会导致身体出现排斥,差点就害死了她!”美玲毫不留情的训斥道,非常严重的那种。

    王毅顿时吓了一跳,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时,美玲知道自己吓到王毅了,表情稍微缓和一点:“我生气的不是这个,你完全不知道你的价值,喂血给克里斯蒂娜的时候,旁边有没有人?”

    “应该没有吧?我快喂完的时候,贝洛克才出现在我身旁。”王毅当时只顾着喂血,没有想太多。

    美玲松了口气,快步走到克里斯蒂娜面前,拿起扫描仪再次扫描,手指向屏幕道:“看,那是什么。”

    王毅顺着美玲指的方向看去,屏幕中只有克里斯蒂娜头部的扫描图,而颈部以下全是黑色。

    因为克里斯蒂娜只有头部是肉身,其他都是特殊软合金制造的身体。

    不过王毅很快注意到,在颈部的切开出,凹凸不平,像是刀没切好。

    “你再看克里斯蒂娜上个月在我这做的扫描图。”美玲见王毅没有看明白,再次切换了图片。

    只见第二幅图,克里斯蒂娜颈部的切口非常的平整,没有半点突出。

    “这……该不会是重新长出了吧!”王毅睁大眼看着屏幕,就算再苯也明白了。

    “没错,克里斯蒂娜的身体原本是不可能再生长,刚才你喂给她血液的短短几分钟,她的颈部向下长出了半厘米。”美玲指了指图片。

    又再次说道:“但是开始出现排斥金属身体的反应,我刚才给她打的是抑郁生长的药剂,不然真出现严重排斥反应的话,克里斯蒂娜就危险了。”

    “等会,也就是说克里斯蒂娜又重新长回身体的可能性?”王毅脸上露出兴奋。

    “没错,自从你上次用血液愈合我的伤口后,我一直在研究,的确有可能重生。但是还不成熟,实验体很多都因为排斥反应死亡,现在我还需要一点时间。对了,千万别告诉任何人,哪怕是贝洛克也本能告诉,明白了吗!”美玲再三叮嘱道。

    王毅像个乖学生一样,连连点头。

    而就在电梯按钮板下,贝洛克临走前,在下面贴上了一个不起眼的微型窃听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