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亡国的机甲骑士 > 第八十八章 罪魁祸首
    收到王毅的出击指使后,卢克从机体内站起,朝着驾驶室的威廉姆斯连连摆手。

    卢克迅速坐回机舱门,将舱门关闭,系好安全带,打开供电系统,显示器亮起,机甲的3d图形在屏幕上转动,一切良好。

    “检查弹链状态、推进器燃油供给,能量块状态。”

    “弹链正常,燃油充足,能量块ok!”

    其余卡尔等三人重复说出这句话,确认万无一失后,卢克点点头:“准备出击。”

    驾驶室内的威廉姆斯伸出食指、中指和拇指,做出一个手枪姿势,用力一挥,走你!

    机甲凹槽向车外打开,机舱内的四人身体随着机甲倾斜往后仰去,四架机甲从运输车的两侧弹射而出,快速集合。

    “雷雷达显示,王毅在距离我们三百多米的西南方向,出发!”

    四架机甲开启探照设备,朝着王毅的方向前进,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威廉姆斯立即将机甲凹槽全部收回车内,锁好门窗。

    看着卢克他们几人在黑暗中逐渐变成光电,直至光芒消逝于黑暗之中。机甲轰鸣声逐渐远去,车内只留下了威廉姆斯独自一人。

    威廉姆斯独自一人呆在驾驶座上,打开的车灯让他稍微安心一点,至少能看到周围几米内。坐在驾驶座上,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威廉姆斯鼻孔喷着粗气,食指敲着方向盘,有些烦躁。

    威廉姆斯看着方向盘,这是曾经凯文的座位,大部分时间威廉姆斯还是负责着后勤,装个弹,换个能量块加个油什么的活,都是他来干。

    “哎,如果凯文在的话多好,就不用只有自己一个人守在车里。”威廉姆斯长叹口气,回头看向副驾驶。

    “你在找我吗?”

    隔着玻璃窗,面色苍白的凯文,在车灯的照射下露出诡异的笑容。

    “凯……凯文?”威廉姆斯手一抖,连忙爬过去,将车门打开。就在车门刚打开一条缝时,看着窗外脸色怪异的凯文,威廉姆斯猛然惊醒:“该死!”

    威廉姆斯连忙用力按下车门,凯文突然暴走,裂开牙伸出长舌,发出一声恐怖的嘶吼。这一切令人毛骨悚然,威廉姆斯慌乱中没按好车门,让舌头强行撑开缝隙。

    “啊!救命,救命啊!”威廉姆斯一脚踩着驾驶座作为支撑点,死死的顶着车门,长舌不断在威廉姆斯面前挥舞,差一丁点就能碰到威廉姆斯,他甚至能闻到上面传来的腥臭味。

    只是威廉姆斯死死的顶着门,让凯文没办法在突入一点点。

    威廉姆斯从未有过这么拼命,就算在地堡内,也没使出过这么大的力气,连下辈子的吃奶力都给他提前透支了。没有什么事情,能比看到以前好友,用如此恐怖的方式袭击你?击你来得震撼。

    “啊!凯文,放过我吧,求你了,别找我!”

    威廉姆斯死命的顶着门,而凯文则在外面不断敲击。“哐……哐……哐!”每敲击一次,门一松,长舌就往里面探进一点点,

    “嘿嘿,嘿嘿嘿,威廉姆斯快来陪我啊,就我一人太可怕了,快来陪我,这里好可怕啊!”凯文诡异的笑着,一边疯狂敲击车门。

    威廉姆斯睁大着眼睛,盯着不断往自己脸上伸来的舌头,舌尖慢慢裂开,威廉姆斯可以看到,裂开的舌尖里,有一条淡黄色虫子在里面蠕动。

    “救……救命……”威廉姆斯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人用手死死掐住,发不出声来,如果不是求生意志大于恐惧,威廉姆斯感觉自己连腿都快软了。

    咬着牙根,一边用力顶住车门,头不断的往后缩,但是已经是极限了,舌头就离他不到一厘米!

    哐……哐……哐。

    眼看着舌头越来越近,上面的淡黄色小虫,已经开始躁动不安的扭动它那肥美的身躯。关键时,威廉姆斯眼睛瞄了一眼放在格子里的匕首,怪叫一声,松开手,抓起匕首一把切下凯文的长舌,猛的将门关上。

    血液喷满整个副驾驶坐上,威廉姆斯大口大口的喘息,看到地上的长舌还在抽动,尖叫一声,猛踹那条烂肉一样的长舌。长舌很快就停止了抽动后,威廉姆斯壮起胆将它拿起,丢进了一个空箱子里,快速锁死。

    做完这一切,威廉姆斯的腿都软了,靠着墙慢慢滑下,心脏疯狂跳动,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脏快被人用手捏爆了。

    “啊!狗屎玩意,我不怕你!呀吼!”威廉姆斯连吼怪叫几声,发泄心中的恐惧。

    “威廉姆斯,放我进去,我要血,我要肉!”突然,失去了舌头的凯文趴在了前车窗上,张开嘴,用牙齿牙着玻璃,从嘴中流出的血涂满车窗玻璃。

    威廉姆斯吓得连忙站起,启动车子往前开去。而凯文依旧死死的趴在车上,丧失理智,不断做出徒劳的啃咬,试图将玻璃咬破。

    车速越来越快,凯文还趴在上面,这时威廉姆斯猛的踩了个刹车,趴在上面的凯文由于惯性的原因,整个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滚了数圈。

    威廉姆斯继续往前开,将凯文碾在车轮下,任由凯文如何嚎叫,威廉姆斯也不会将车往后倒。

    “他只是个怪物,他不是凯文,他已经变成了类似异居体一样的鬼玩意,不是凯文!”威廉姆斯不断的默念着,让自己难过的内心稍微好受。

    这不是拍电影,前一秒还很好的朋友突然变成恶魔,下一秒就能冷血的杀死他,威廉姆斯从进入治安所开始,就同凯文合作,亲手杀了他,威廉姆斯比谁都不好受,压着凯文任由他嚎叫,威廉姆斯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但是没有下杀手,只能恐惧的躲在车内。

    威廉姆斯趴在方向盘上,咬着牙痛苦的流泪,无尽的黑暗中只有运输车的车灯,和凯文的恐怖嚎叫。

    而在基地的另一边,王毅惊慌失措的连开数枪,子弹正中了那名正在吸吮死尸的被寄生者眉心。中弹的被寄生者头猛的往后仰,原本灵活晃动的舌头像一块死肉,软软的掉在地上,被寄生者慢慢的往病床上倒下。

    “呃,死了?”盯着倒下的被寄生者,王毅不太确定,又往他身上补了几枪,几朵血花溅出,血液滴答滴答顺着死尸的手臂往下滴落。

    走到死尸面前时,背后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开火声,摩根扫光一弹夹,回头大喊道:“王毅快走,外面来了一群怪物!”

    “等会,你先撑着,我得检查尸体!”王毅总觉得这并非偶然,刚才朝凯文后脑勺连开数枪,他都没死,这次朝着这个被寄生者开几枪,命中眉心就这么轻易的干掉它了。

    “开什么国际玩笑!”

    摩根将枪往地上一丢,将门合上,匆匆忙忙从旁边搬来桌椅顶上,最后连一个放慢药瓶的大柜子,都毫不怜惜往门口推。

    随着柜子的倒塌,上面的大量药瓶不要钱的往地上砸,噼里啪啦碎满一地,一股难闻的药味从房间内蔓延开来。

    “呼,应该能堵住一会。”摩根擦拭去额头的汗水,看着那被不断敲击的大门,暂时还算安全。

    “外面的人都死光了?”王毅站在尸体旁边,一边翻着他的大脑,一边好奇的询问摩根。

    摩根一屁股坐在地上,抱起自己的步枪,喘息着说道:“死光了,全被那群长舌怪物给卷走了,太恐怖了!我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你很快就知道了。”王毅忍着恶心,将眉心处的伤口慢慢扯开,淡定的说道:“来点光。”

    摩根爬起身,打开了缠在步枪上的手电筒,靠了过来,很是不解:“你在翻什么恶心玩意啊,快想办法逃命吧。”

    “你不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鬼玩意吗,等着。”忍着恶心,王毅开始将碎裂的头颅骨敲下一块,露出里面一团浆糊的大脑。

    噗揪噗揪。

    如同翻着一滩烂泥,王毅在大脑中找着,很快,一个淡黄色的肥圆虫体,被王毅从死者大脑里抽出。

    这家伙已经和肉连在一块,王毅是用扯的方式把他抽出,随着虫体抽出,一团不知道是排泄物,还是什么东西的黑色粘液也被挤出来,散发出令人难以忍受的恶臭。

    “呕!”

    王毅和摩根两人几乎同时,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吐出今天吃下的东西。这恶臭简直恐怖,原本还有点肚子饿的王毅,感觉未来几天,自己都吃不下半口饭了。

    吐得腹中无可吐之物,王毅和摩根两人还是干呕了会。王毅忍着不适,拿起一块布随便在那滩药水里浸泡一下,捂在了鼻子上,这才好受了一些。

    摩根见状,也跟着照做,脸色好了不少,长叹道:“哎,原来药的味道这么好闻。”

    “行了,快看这个。”王毅提起手中的虫体,这肥圆的身躯,明显是没少吃肉,只是虫子的尸体上,有一个半圆形伤口,显然是子弹从旁边擦过,刚好也击中了它。

    “这……难道就是这次事件的罪魁祸首?”摩根张大嘴,完全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小虫子,会弄的他们如此不堪。

    “没错,这还是吃的白白胖胖,估计幼体更小,这种是没见过的寄生型异居体。”王毅检查着虫尸,慢慢的剥开它的头,发现里面有一小块晶块,的确是异居体。

    嘭嘭嘭!

    “不好,它们要破门而入了!”摩根紧张的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