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你死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犯罪心理:情理法-科幻小说-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犯罪心理:情理法 > 我要你死
    送走二组来人,程功心情十分沉重。

    他们最怕的事正在一点点变成现实。

    罗沁死在医院里,死在她渐渐好转,终于有了一线生机的时候。文沫那时候就一脸的心如死灰,痛苦不堪。项家的一双老人对她的怨恨才是真正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是啊,害得他们家破人亡,得有多大肚量才能原谅,才能释怀。如果真的一点怨恨都没有,那就不是人,而是圣贤了。但孔圣人,中华上下五千年历史,也不过只出了那么一个。别人,都是庸碌世界里的俗人,爱与恨简直且直白。

    往事不堪回首,时间冲淡的一切,现在回想起来,仍然历历在目,从来没有人能将如此惨烈的过去彻底遗忘,文沫自然也不能。

    这是叫让程功担心的地方。他能保护住她,不让她的身身体受到伤害,但是她的心灵,如此脆弱,如此敏感,却是程功鞭长莫及的。

    这幕后之人也真卑鄙歹毒,最擅长做往人伤口上撒盐的事!

    以前害得自己亲近之人死于非命,现在连无辜人都要为她而死,文汪这一次,还能挺过来吗?她不可能再度失忆,更再不会有一个罗沁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逃避无效,面对不敢,她要何去何从?

    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女人,是程功挚爱,他以前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在仅仅见了她几面,每一次的见面又称不上愉快的时候,就会对她与众不同,既而爱得无法自拔。

    可现在,望着她,程功突然悟了。他们俩,本质上是一种人,身上背负着太多的责任与义务,对国家,对人民,唯独没有对自己。那种经历沧桑,满腹心事后自然流露出的成熟与深沉,没办法不吸引他。

    可如果变成这样的代价如此沉重,程功宁愿文沫像其他三十多岁的女人一样,需要担心的仅仅是这个月的工资会不会不够买个名牌包包,又或者家里的孩子学习不好,陪写作业身心憔悴。

    平凡,但却安全。正是文沫从来没有得到过的生活。哪怕陪在她身边一起变老的那个人,不是他,他也认了。

    如果,如果,呵呵,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如果。

    当警察不容易,当个优秀的警察更不容易。偏偏他们两个选择的职业道路都是如此艰难,并为此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可总要有人负重前行,不是他们,也会是别人。安宁需要人守护,他们热爱这份事业,从未后悔。

    但如果可以......

    房间内一室安静,外面孩童玩乐的声音透过窗户传进来。孩子的世界总是快乐的,他们没有大人的生活压力,一件新玩具,一顿美食,都可以让他们轻易得到快乐。即使一个小区内,昨天刚刚死了好几个人,家长们担忧着一家老小的安全。他们也可以对此无知无觉。

    文沫的手机突然响起,来电是个了陌生号码。

    “喂,你好。”还没能从回想起罗沁一家三口的惨剧中清醒过来,文沫的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

    “嗯,我很好,你,大概应该不会那么好了。”

    低沉的,很好听的男中音在听筒中响起,声音不大,听到文沫耳朵里,却如同一个新雷在头顶炸开。

    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众人心照不宣。

    文沫默默点开免提。

    只听对方接着说:“想必我送的第一份礼物,你已经收到了吧?”

    明明很普通的一句话,此时听起来无比讽刺。

    岂止是第一份礼物,他送给自己的“礼物”已经数不胜数了!

    文沫紧紧捏着手机,目眦欲裂。她深恨对方的卑鄙,更恨自己的无能。

    他盯上自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杀了那么多她在意的人,可自己却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没看到!简直枉穿了一身警服!

    “咱们有什么仇什么怨,你直接冲着我来。这条命就在这儿,有能耐直接来取,背后阴人,算什么本事?”

    “哈哈哈,自然是比不上大名鼎鼎的犯罪心理学专家有本事了,而且你身边还有条忠诚的看家狗,我可惹不起。”

    “文沫啊文沫,你已经三十好几的年岁,当了这么多年警察,见惯世间百态,怎么能还如此天真!”

    “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要的,可不仅仅是你去死。我要你痛苦地活着,活到我让你去死的时候,你才能死。呵呵。”

    “为什么?你以为你是谁?我凭什么听你的?”克制再克制,文沫压下胸口的滔天怒火。

    “说你天真,你还真天真。当然是因为你是好人,我是坏人啦。坏人做事,没有规则,人命算什么?但好人就不一样了。”

    “不过。”对方突然话题一转:“这游戏我玩腻了。你可以死了。如果你自杀,我保证,我从此人间蒸发,再不会对你的朋友下手。怎么样?”

    “我......”同意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对方已经挂断电话。

    “我同意!你大爷的,我说我同意!”文沫疯了似地回拨过去,传来的却是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音,她气急,直接将手机砸到对面墙上。可怜被用来泄愤的手机从墙上弹回,落地后粉身碎骨,死的不明不白。

    “你同意?你居然敢同意!文沫,你到底心里有没有哪怕一点我的位置?”

    刚刚一切发生得太快,一直旁听的程功来不及阻止,他的心提到嗓子眼,直到对方挂了电话,他才抢上前,死死拽住文沫的胳膊,强迫她看着自己。

    那对满是血丝的眼眸里,倒映着并不清晰的他的身影,浅浅的,仿佛随时都能消失。

    程功没来由地更生气了些,他冲着文沫吼叫:“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是你的战场,是你与他之间的战争,你想再一次不战而逃吗?这一次,不用失忆,用死亡来逃避吗?如果你真是这样的人,我看不起你!”

    文沫紧咬嘴唇,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恢复自由后,缓缓坐下,低着头,以手相撑,一言不发。

    维持这个动作已经有二十来分钟了。程功不想也不敢打扰她,生怕她再说出他不愿意听的话。她便就这么一动不动,把自己当成一具雕塑。

    就在程功以为他们会保持一站一坐的姿势直到天荒地老时,文沫突然开口。

    她说:“这个人的目标是我,不在乎在达到目的之前牺牲任何人。他们每个人的命,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值得好好活下去。”

    谁不想好好活着?谁又比谁高贵?不过区区她的一条命,值得用这么多人来换吗?她承担不起。

    “如果我早知道,早知道对方的目的只是希望我自己了结,而不用脏了他的手,我早就动手了。因为我死了,罗沁不会死,李响岳不死。他们都能活的好好的。”

    “而你。会痛苦一时,我相信你不会忘了我,等以后,你还能遇到一个让你倾心的女子,与她组建家庭,生儿育女,共度余生。”

    “不要着急反驳我的话。不要。”文沫伸手按在程功的嘴上,略有些痴迷地盯着他的脸。以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他这么好看,竟是怎么看都看不够,早已经深深印在心里,再也挪不开眼了。

    早知道会有今天,她想前想后的想那么多干什么,先嫁了再说,能做多久夫妻,便做多久多好。

    “我希望,我所在意的人幸福快乐,我希望,这个世界再没有战乱纷争,我希望,早日实现**。”说到最后,文沫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冲着程功灿烂一笑:“如果一个人的牺牲,换来的是很多人的幸福快乐,那就是值得的,对吧?”

    这句话还是程功以前跟文沫闲聊时说过的。他那时候觉得挺有道理的一句话,此时竟觉得全是扯蛋!

    他的战友,牺牲在边防线上了。已经拉开保险栓的手雷被敌人握在手里,在他脚边,还趴着七八个少男少女。

    犯罪分子劫持了一辆校车,想要凭着人质冲出边防线。

    十七八岁的孩子,哪里见过这阵仗,哭声震天,纷纷叫着叔叔救命。在边境附近长大,解放军叔叔是他们从小到大都仰慕亲近的对象,此时更是当成救命稻草,不停呼喊着。

    上级有命令,敌人必须拿下,无论死活,可人质是无辜的,又必须营救。

    僵持不下,让犯罪分子越来越没有耐心,他知道自己今天凶多吉少,心下发狠,想拉着这些孩子陪他一起死。

    那位牺牲的战友离得最近,发觉了犯罪分子的意图后,一个猛虎扑食,将他劳劳压在自己身下,右手更是死死拽着犯罪分子拿着手雷的手,拼命往身下拉。

    犯罪分子挣扎不过,放开了开关,三秒之后,手雷爆炸。

    巨大的威力被两具血肉之躯阻挡,没能造成更严重的破坏,但他的战友已经奄奄一息,死在他们送他去医院的路上。

    这是他牺牲前的最后一句话,军人保护人民的使命感高于一切。

    光荣是真光荣,伟大是真伟大。

    可他活着的亲人呢?身为家中独子,他留给父母的,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无限伤痛,已经六十高龄的一双老人仅仅得到一张烈士光荣证以及几万元抚恤金,便再无人问津。

    要不是他们这些并肩作战的兄弟年年往战友家里汇款,两位老人的生活也只能勉强饿不死罢了。

    人们都是擅于遗忘的,遗忘了那些帮助他们,救助他们的英雄。几年过去,就可以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不然为什么,没有一个被救的孩子站出来表达感谢之情呢?他们都很快被家长领走,再没露过面。

    有些事,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是不知道疼的。

    程功攥紧拳头,拼命要求自己冷静下来。愤怒生气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他必须要尽快想办法劝说住文沫。这并不是他的强项,向来嘴笨的他,此时正绞尽脑汁。

    “你说过,要一辈子与犯罪分子做斗争,可向他们投降,算做斗争吗?”

    “对手很强大,强大到让你觉得不可战胜,所以你退缩了,你想不战而逃,选择一条最好走的路是吗?”

    “我......”

    “你觉得你牺牲自己成全别人很伟大?你有问过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的意见吗?他们为什么会被害,因为你?不,你错了。”

    “是因为幕后之人冷血无情,视人命如草芥,像他这样的人,没有你,还会有别人,成为他攻击的目标。他需要的,只是一个杀人的理由,而你给了他一个理由。”

    “如果不是本性凶残,又有几个人会用杀人的极端方式来处理争端呢?”

    “这才是他最卑鄙的地方,杀了人,作了恶,把所有的过错全推到别人身上去,好让他能在夜里睡个好觉。文沫,你凭什么成全他?”

    “而且,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的如他所愿,以自己的命换他收手。那以前他害过的人怎么办?他们想要公平正义谁给他们?凭什么他可以在杀了人之后全身而退,不用为自己的罪行忏悔?”

    “文沫,你没有权利!”不单是放弃自己的生命,更是放弃追究幕后之人的罪责,当然,这句话程功根本不需要说出口,因为他相信文沫一定能听懂他的潜台词。

    如果她仍要一意孤行,那他该怎么办?

    像是等待宣判的犯人,程功此时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只希望文沫千千万万要被他说动啊!

    郭建峰家。

    快递小哥敲了半天门,还不见有人应答。要不是提前先打了电话,确认家里有人,他都要转头直接走了。

    天知道一天送上好几百份快递有多累,这些人怎么一个个跟大爷似的,就不知道体谅体谅他们呢?真是做了服务业就得为他们给的几块钱卖命啦?简直没有天理!

    姗姗来迟的开门者,小哥小声抱怨了几句,拿到签单,迅速飞奔下楼,一会儿就跑得不见踪影了。

    这快递来得奇怪,居然是同城的地址,而且离他们家不远,收件人一栏,属的居然是他的名字。

    要知道,他从来也没网购过,谁会给他发快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