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科幻小说 > 踏星 > 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绝望的战斗
    如封似闭显然就是前人遗泽。

    慧祖如今施展的可不仅仅是如封似闭原宝阵法。

    当慧祖出现在王易身前的一刻,陆隐看到了,他同样借助了另一种原宝阵法移动,这种原宝阵法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联想起慧祖不停游走山巅,陆隐脸色一变,不好,大空间转移,这是当初巫灵神施展过的大空间转移。

    只要有坐标,就可以凭着大空间转移而去,慧祖刚刚游走山巅,就是在布置坐标。

    远处,王易根本没打算与辰祖硬拼,他一门心思想攻击上清,却在接近上清的一刻,被慧祖挡住。

    王易惊骇,怎么可能?慧祖速度还能超越他?

    下意识的,王易一掌击出,魁熊。

    慧祖身影消失,直接出现在王易身后,王易没有半点察觉,抬脚移动,体内星能沸腾,令他身形不稳,无法施展战技,这时,辰祖穿透慧祖,一掌落在王易后背。

    漆黑之芒穿透王易身体,侵入他体内,伴随而出的还有炼幽掌的冰冻之气。

    王易忍不住一口血吐出,鲜血是黑色的,在半空便冻结成一团掉落。

    他极速退后,慧祖却如影随形,时刻影响着他的星能。

    王易苦涩,他感受过这种无力,面对那个人,明明年纪一样,明明接受的传承一样,却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眼前这个慧祖给他的感觉也是一样的。

    他没想到在这片星空居然会体验到这种无力。

    远处,武太白摇头,“没用的,就算那个人面对慧祖,也未必能胜,甚至可以说败的几率高达九成,哪怕是没有智慧的慧祖”。

    上清冷眼看着这一切,结束了吗?还是有点失望啊!

    王易退到了山巅边缘,嘴角含血,苦涩开口,“认输”。

    尽管在意料之中,但上清还是忍不住失望,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是这个结果,没人可以赢他,这个时代,没人能胜过他。

    光幕前,所有人都从王易话中听出了他的无奈,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别说面对辰祖和慧祖,哪怕是上清本人,也可以凭着未知天赋无视他的攻击,陆隐没被封印,他们联手还有一丝希望,但也仅仅是一丝丝而已。

    所有人目光看向被慧祖封印的陆隐,最后只剩他了。

    陆隐周边,扭曲的虚空渐渐平缓,他被慧祖放了出来。

    上清与他对视,“你做的很不错,达到了我的预期,不,甚至超过了预期,从现在起,你就是荣耀殿堂第二法子,仅次于我”。

    至尊山外,沐恩点头,上清不愧是荣耀殿堂培养出来的,识大体,这个时候将陆隐提升到第二法子的高度,有助于收拢人心,陆隐毕竟是外宇宙之主。

    看不见的虚空,裁判长笼罩在黑暗之中,静静看向至尊山山巅,看向陆隐,目光带着奇异的神色。

    光幕前,所有人收回目光,结束了。

    外宇宙,东疆联盟尽管都支持陆隐,却不认为陆隐有与上清一战的实力,这个人实在太妖孽了。

    纳兰夫人喝着红酒,无奈摇头,你已经做到极限了,可惜,碰到了这种无解的存在。

    坠星海横向黑洞外,血祖与秘祖收回目光,结束了,第六大陆不空和武太白进入十强,结果还可以接受。

    武祖依然盯着至尊山,盯着上清,此子将来必是第五大陆最绝顶高手。

    遥想当初辰祖的无敌之威,武祖眼中的忌惮与杀意更重。

    所有人都认为结束了,除了一人陆隐,他觉得还可以拼一下,至少,他从没说过自己尽全力了。

    “第二法子吗?二这个数字不太好听,我想试一试,能不能当个,第一法子”陆隐看着上清,眼中战意没有衰退丝毫。

    陆隐的话通过光幕传遍整个宇宙,所有人呆呆望着他。

    “这家伙傻了吧,跟人家联手都赢不了,单挑还想赢?”。

    “刚刚被困在那动都不能动,现在想单挑?”。

    “估计是想出风头”。

    至尊山,蓝斯,羽化梅比斯,武太白,灵宫等等,所有听到陆隐话的人也都呆滞,他还想打?

    王易怔怔望着陆隐,皱眉,那种无力连他都放弃了,此人,还想打?

    至尊山外,沐恩皱眉,陆隐有些不识大体了,他不可能赢得了上清,这时候打,丢脸的只会是自己,可惜。

    看不见的虚空,裁判长原本深邃的目光露出一丝笑意,熟悉他的人看到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裁判长,从来没笑过。

    新宇宙,禅老笑了,打吧,想争就争,不管谁胜谁败,都代表了荣耀殿堂,代表了第五大陆。

    长天岛,上圣天师赞叹,“好小子,就算被打死也不能认输,不错”。

    天星宗,宗主元穹看着光幕,他对陆隐印象很深,当初就想将此子收入天星宗门下,至尊赛,他看着陆隐一步步走上去,击败了羽化梅比斯,击败了刘天沐,击败了夏九幽,一个又一个高手倒下,他却还站着,让他对此子越发欣赏,可惜,不是天星宗的。

    不过,此子在哪学的大挪移阵?

    “你想跟我一战?”上清目光深邃,摇摇头,“没用的”。

    陆隐长呼出口气,“试试吧”,说着,脚底出现星罗棋盘,蔓延至整个山巅,随后手一挥,移动。

    他移动了辰祖,移动了慧祖,乃至移动了上清,抬手,空空掌。

    上清被陆隐移动到空空掌正前方,眼见空空掌降临,身前,慧祖出现,同样抬手,空空掌刚猛的威力与他掌印相击,随后莫名消失。

    陆隐瞳孔一缩,星能掌控之奥创境,一花一世界,达到奥创境,将星能看做一个个空间,慧祖将空空掌之威转移到了星能中,就像酒豪吸收青光神创造而出的武器一般,在星能掌控达到奥创境强者的眼中,世界已不单单是世界。

    奥创,如同秘术,如同原宝阵法,化腐朽为神奇,以小博大,收纳万物。

    陆隐身形一闪消失,原地,辰祖刀光降临,王易的战败让辰祖被封印的能力出现,一式刀光斩断虚空,余波斩向第一断层。

    众多参赛者骇然,太一神毫不犹豫使出宙衍真经,将刀光余威削弱,刀光斩落在第一断层,将第一断层一刀两段。

    看到这种威力,其余人咋舌。

    陆隐出现在上清身后,同一时间,慧祖也出现,他游走山巅,布下无数空间坐标,可以出现在任何位置。

    陆隐抬手,空空掌连续击出,同时随手一挥。

    慧祖抬手收纳空空掌之威力,却发现空空掌消失,陆隐凭宇字秘转移空空掌,直接击打在上清身上。

    上清措不及防被一击击中,由于太突然,他也没料到陆隐的攻击能触碰到他,一式空空掌毫无保留的打在他后背,将他打出了血。

    辰祖身影穿梭上清和慧祖,长刀?m斩,陆隐急忙再度避开,周身却出现扭曲的虚空,原宝阵法如封似闭。

    刀光掠过,狠狠斩在陆隐腹部,巨大的血口流淌出鲜血,顺着衣服滴在山巅之上。

    上清咳嗽一声,看向陆隐。

    辰祖再次抬起长刀,一刀由上而下斩出。

    陆隐破不开如封似闭,只能硬接,戏命流沙出现在头顶,与刀光对撞,仅仅一击,戏命流沙差点被破碎,再度返回陆隐体内。

    刀光继续降落,陆隐咬牙,导流图。

    乓的一声,导流图将刀光凌冽锋芒化作无数线条飞射向四面八方,突然地,幽芒自陆隐眼前出现,几乎将他吞噬,冰冷的幽寒降临,如同当初看到的那个骑着战马自虚空踏过的骑士,那种一眼幽寒的感觉再次出现,让他毛骨悚然。

    在无数人紧张的目光中,陆隐被辰祖一刀砍中肩膀,顺势自胸口斩落,斜着撕开小半边身体,鲜血飞溅数米高,洒落向四方。

    一口血吐出,化为冰冻掉落,陆隐被一刀重创,同时受到那股幽芒的袭击,再也撑不住,倒地。

    青楼,明嫣脸色煞白,头发转瞬化为白色,充满杀机的盯向上清。

    至尊山上,灼白夜,温蒂宇山等人同时闭眼,败了。

    羽化梅比斯,武太白等人摇头,没有人可以击败同时期的祖境强者,哪怕他们对未来憧憬,想要冲击祖境,但面对辰祖与慧祖,也绝无胜的可能。

    上清是一人,却降临两祖的力量,这是无解的强。

    米拉心情复杂,是她将陆隐带入了星空,看着他一步步走到如今的位置,如今,还是败在了上清手下。

    王易皱眉,看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陆隐,看来不是那个家族的,否则不可能不用天赋,以那种天赋,未必没有一搏之力。

    摇摇头,本来以为此人继自己之后挑战上清有把握,看来还是逞能。

    芷依,不空等人盯着陆隐,眼中既有对上清的忌惮,也有对陆隐的幸灾乐祸,死了就好了,死了,第五大陆就少一个威胁他们的对手。

    哪怕是道源三天,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陆隐在绝对实力上,超越了他们。

    无数人看着陆隐,充满了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