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五百六十章 我能给你一切!
    ps:感谢书友寒浔两万七千起点币的打赏。

    楚休坐在血色蟠龙椅上端详着叶萧,同时叶萧也是在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楚休和陆江河。

    扮演随身老爷爷这种事情楚休做不来,况且以他的耐心,也没时间等这叶萧真成了强者,然后再放他出去。

    所以他只能用一些激进点的办法了,毕竟这么长时间,这可是唯一拿到血魂珠将其激活的人,并且还贡献了一些气血,虽然那些气血已经弱到了一定的程度。

    此时在血魂珠内虽然有两个人,不过陆江河是被独孤唯我封禁到里面去的,他的限制太大。

    而楚休只是暂住,给自己的元神找一个居所,所以倒是自由许多,可以暂时当一个冒牌暗黑版的随身老爷爷。

    “你们,是谁?”

    叶萧带着些许颤抖的声音吐出了这四个字来。

    今天的一切对于他来说简直就像是活在梦里面一般,甚至他自己都在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陆江河脸上带着戏谑的笑容没有说话,就在那里看着楚休的表演。

    楚休淡淡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要什么。

    你只需要一点那就足够了,你要的,我都能给你。但前提是,你需要听话,拿出足够让我满意的东西来。

    这世间没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你得到多少,便要付出多少。”

    一听这话,叶萧的心底顿时便升起了一股警惕之意。

    眼前这人一看便不是什么好路数,自己所捡到的,该不会是被哪位正道强者所封禁在这里的邪魔吧?

    楚休仿佛看到了叶萧的内心一般,他冷笑着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在怕我,在担心我害你。

    但你现在究竟是什么处境你自己还不知道吗?

    废物一个,被人欺凌,明明是大族子弟,结果过的却还不如在外面讨生活的那些散修武者。

    在叶家嫡系那里,甚至在整个叶家那里,你就是一条狗,一条连下人都不如的狗!

    你现在已经是一滩烂泥了,就算是再差,又能差到哪里去?

    我又不是要你的性命,相反,我能给你更多的东西,让你拿回属于你自己的尊严!

    现在你可以赌一局,到底是信我,还是不信!”

    叶萧紧握着拳头,双目赤红,想到自己这些年来所收到了屈辱,想到了自己今天明明小心翼翼的什么都没做,但却仍旧被人羞辱的场面。

    他从牙缝里面挤出来了一句话:“我答应你!你想要什么?”

    楚休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先不着急,我要的东西,你以现在的实力根本就给不了我。

    所以我要先给你一些东西,你的实力太弱了,这样下去可不成的。

    凝神静气,我会将功法灌注到你的脑海中的。”

    叶萧刚刚点点头,他顿时闷哼了一声,脑海中顿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痛楚。

    但下一刻,四部功法典籍已经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叶萧粗略的翻看了一遍,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才只是凝血境,但怎么说也是经历过叶家正统武道教育的武者,见识还是有一些的。

    这些功法武技之强大精妙,简直超乎他的想象,跟他叶家所传承的那些功法一比,他叶家的功法简直连狗屎都算不上!

    楚休淡淡道:“你的根基太弱了,这部道门洗髓秘典先天功可以帮你洗练身躯,重塑根基。

    魔血**乃是魔道奇功,虽然速成,但却并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不良的后果,可助你快速提升修为。

    化血神刀乃是配合魔血**所施展的,但这一刀却是要消耗你自身的血气,不是搏命之时,千万不得动用。

    最后这袖里青龙乃是大道至简的刀法秘典,深得刀法狠辣果决之精髓。

    你们叶家的剑法太弱了,表面上练一练可以,内里,改练刀吧。”

    将功法传给了叶萧之后,楚休便直接将他的精神踢出了血魂珠。

    精神力回到体内,叶萧此时还是有些晕乎乎的,他甚至还掐了自己一下,有些不敢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但看着眼前那仍旧泛着血色红芒血魂珠,还有自己脑海内的功法,叶萧却是不由得不相信这一切。

    一想到这里,叶萧的眼中忽然绽放出了一抹热切的光芒来。

    别管血魂珠内封禁的那神秘人到底是谁,他到底怀有什么目的,但功法都是真的,只要有功法,便有力量!

    叶萧没有半点耽搁,直接放弃了睡眠,开始苦修先天功。

    血魂珠内,陆江河撇撇嘴道:“我说你选择的这小子靠谱吗?他的实力太弱了,天赋也太差了,想靠他凑齐重塑肉身的鲜血,我估计你等个十年八年都费劲。

    要我说,还不如忽悠这小子,将血魂珠送到其他人手中,另作打算。”

    楚休淡淡道:“凑齐重塑肉身的鲜血靠的可不是他,而是我自己,况且你还真别小瞧这小子,以前没有机会也就罢了,现在我既然给了他机会,便能够让他一飞冲天!

    而且他这种性格,其实也是最好控制的,正好符合我现在的需求。”

    陆江河疑惑道:“你是说真的?我怎么没看出来这小子有哪里特殊呢?”

    “你当年是什么出身?”楚休忽然问道。

    陆江河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道:“本尊当年是水贼出身,怎么了?你还别瞧不起水贼,当年本尊可是东齐北七郡水陆总瓢把子,就算是大光明寺的和尚,龙虎山的道士从水路上走,也要献上过路钱,否则本尊就把他们扔进水里去喂鱼鳖!”

    楚休淡淡道:“然后你就踢到了铁板,被正道宗门追杀的走投无路,最后投入昆仑魔教当中?”

    陆江河顿时面色一红,显然楚休猜测的基本上不错,以他的性格,出这种事情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没有继续嘲讽陆江河,楚休只是淡淡道:“你是水贼出身,哪怕当初你只是一个小水贼时,也是你欺负别人,而不是别人欺负你。

    但这叶萧呢?被人欺负成了这般模样,连一摊烂泥都不如了,所以他心有不甘!

    一个不甘的人,一个有**的人才最好控制。

    以前没有力量,现在我给了他力量,他能走到什么地步,绝对会超乎你想象的。

    天赋这种东西固然重要,但除非你的天赋能够到张承祯那种级别,否则也是一样无用。

    真正靠着天赋便能够从微末走到高位的,这世间可没几个。”

    陆江河还是有些怀疑道:“不过像他这样的人,哪个家族里面没几个?你就确定他能够出头?可别白白浪费了时间。”

    楚休沉声道:“能够照顾拖累了自己的父亲,就算是被人欺辱到连狗都不如,却也不愿意去真的当狗,这样的人是有底线的。

    明知道自己不敌,在被欺辱的时候也能够含恨忍辱,这证明他还是有一些隐忍毅力的,不是那种没脑子的蠢货。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碰到了我!

    要是没有我,他只能憋屈一辈子,但现在既然有我出手,你认为他的人生轨迹,还会跟之前一样吗?”

    陆江河不屑的撇撇嘴,合着说了这么半天,他楚休是对自己有信心,这个逼装的还真是够清新脱俗的。

    不过陆江河也不着急,楚休是寄存在血魂珠当中的,而是他被困在这里的,要重塑身躯也是楚休先重塑,他就在一旁看戏就好了。

    反正都被困五百年了,只要不让他再陷入沉睡,那一切都好说。

    到了第二日正午,叶萧直接从深夜修炼到现在,已经将先天功给入门了。

    速度这么快,并不代表叶萧有天赋,而是楚休在交给他先天功时,便已经将自己这些年对于功法的理解,各种详细的细节都给灌注到叶萧的脑海中,已经有了几分灌顶的意思。

    这么做的好处是,现在的叶萧基本上就相当于是自己在抄作业,简单方便的很。

    但缺点是,没了自己去思考感悟功法,他对于功法的理解始终要差一些,对未来有些不利。

    只不过现在楚休只需要他尽快变强,还哪里会管未来?

    于是乎这几天的时间,叶萧都足不出户,就在屋内修炼着楚休给他的功法武技,简直就跟修炼入魔了一般。

    直到十天之后,这才有人来找他,通知他家族要进行议事,让他赶过去。

    这几天的时间里,楚休除了偶尔指点一下叶萧,他也打听了一下最近江湖上所发生的事情和这叶家现在的情况。

    距离幻虚六境崩塌已经过了半年的时间,除了魏书涯帮忙报仇这件事情,关中刑堂还有镇武堂现在具体怎么样了,叶萧并不知道。

    毕竟他只是一个小城中小家族的旁系弟子,他没心思,也没有渠道去知道这些事情。

    楚休也没让叶萧打听,哪怕他现在知道了自己的基业出现了什么意外,他也管不了,他现在可是连身躯都没有,知道了也只能是徒增烦恼。

    所以为今之计,他也只能是先想办法,等到重塑身躯,自身实力也回复之后,再想其他的东西。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