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蜀山剑宗系统 >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天盲草
    “嗯,能让阎罗这么低三下四的来找我,而且许下这么大的报酬。信上说的古阵一定对阎罗非常重要。”

    “你亲自去吗?”

    地府现在在上界宇宙中非常敏感,是仙庭讨伐镇压的要犯,如果这个时候白眉接触地府被人发现,就会对整个蜀山世界造成很大影响。

    “没必要,只是破阵的话,我遣一道分身过去就行。”

    背后莲花神光闪动,白眉念头一动,双生莲花化身缓缓走出,冲着本体点了点头后,转身化作一道灵光飞出洞府之外。

    “对了,这次去蟠桃会的路上,我发现了这个,而且这个东西,似乎在其他地方也有出现。”

    摊手将那块灵碑取出,灵碑的出现,会加速灵的消失,引发天地衰竭,万归心是先天神魔,曾经经历过数次的量劫,白眉将灵碑取出,让万归心看看,前几次量劫,是否也有灵碑的出现。

    接过灵碑,万归心目光一扫,脸色顿时微微色变:“摄灵之术?这会引起天地枯竭的。”

    一眼就看出了滥用灵碑上刻录的摄灵之法会造成什么后果,万归心接着道:“你是说,这东西是自然生成,而不是人为制造的?”

    “嗯,至少目前来看,这东西并不存在人为痕迹。我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个神符天宗的宗主,他们万年前就得到了这灵碑,每日以纯净的灵作为修行资本,而且还用灵堆砌了一个生物。

    我想,这个例子在上界宇宙中,一定还有。只不过私自摄灵,是仙庭明令禁止的重罪。就算有别的势力和神符天宗一样,也得到了灵碑,并且在暗地里滥用摄灵之法,也一定会重重保密。”

    揉着眉心,摄灵之法的巨大后果,只要是有点见识的人都非常清楚,但是白眉不敢确定,除了他自己以外,是否还有别的人知道,这灵碑并不是唯一的。

    如果没有,那事情就严重了。

    因为所有拥有灵碑的人,都会把这件事当做最大的秘密隐藏起来,根本不会主动去声张,而大家都不知道对方也有灵碑,心中的侥幸心理,就会让他们一而再,再而三肆无忌惮的摄取灵,导致天地中的灵,越来越稀少,最终导致天地枯竭。

    “要不,把这件事宣扬出去?”

    把玩着手中不过拇指大小的灵碑,作为先天神魔,万归心很清楚一旦天地中的灵被消耗殆尽,这个世界会出现怎样的变化。

    “是个办法,但是不见得会奏效。就算灵碑的存在,被公诸于世。这些已经习惯了灵带来的巨大提升的势力,也不一定会放弃这身边的宝山。

    而仙庭能做的只是镇压和惩处个别势力,上界宇宙太大了,他们根本不能做到一个不剩。

    顶多只是减缓灵被消耗的速度。”

    发出了一声沉吟,灵碑的事情是白眉的意外发现,只是这件事经过了神符天宗之后,让白眉愈发看到了严重性。

    像神符天宗这样暗自盗取私用灵的实力,一定还有,只是不知道有多少。

    “天地催生灵碑现世,等于是在自掘坟墓。可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灵碑的出现,不存在人为迹象,完全是天地自行诞生的产物。

    所以白眉到现在不明白,天地为何要这样做。

    “这件事涉及广大,想要完全制止几乎不可能。如今量劫将至、龙凤麒麟等古前大族纷纷重新出世,巫妖两脉也在暗中蠢蠢欲动。

    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由此看来,这一次的量劫,可真是空前绝后啊。”

    语气带着几分凝重,作为先天神魔,万归心历经过数次量劫,因为先天之躯,所以她都不在劫数之内。

    但是这一次,她却感受大了一股冥冥中的危机感,由此可见这一次的量劫,一定非比寻常,极其浩大。

    “可惜量劫将至,大部分人却依旧浑然不知,盗灵谋私,恐怕只有劫数降临的那一天,才能让他们幡然醒悟吧。”

    摇了摇头,灵碑的事情,白眉也没有什么办法,他虽然坐拥诛仙四剑在手,战力通天,但他毕竟只是一个人,就算是动用了蜀山全部的力量,对于整个上界宇宙的来说,也只是杯水车薪。

    “就这样吧,灵碑之事乃是天意,既然是天意,那我们就顺势而为。在这个节骨眼上,强行逆天而为,怕是难有好下场。”

    长叹了一口气,诸事压身的白眉,已经无暇再去管更多的事了。

    ……

    这边白眉因为灵碑的事情,而感到了几分沉重。另一边白眉的化身已经按照阎罗天子在信中留下的标记,来到了一颗通体深紫色的星球上。

    驾驭着剑光进入星球,浓密的紫色烟雾在感应到有进入者后,连忙蜂拥过来,将白眉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起来。

    荡起一层淡青色的仙光将烟雾隔绝在身体外,白眉缓缓张开右手,一道幽蓝色的火苗徐徐升起,正是那份信函燃烧时,剩下的最后一点火星。

    幽蓝色的火苗一出现,浓紫色的烟雾立刻烟消云散,露出了这颗神秘星球的真实面目。

    漫山遍野淡紫色的小草将整个星球悉数铺满,在每株小草的顶端,都有着一个小孔,连绵不断的向外释放这淡紫色的气息。

    这些气息随着空气向上漂浮,然后逐渐汇聚形成了白眉之前遭遇的那些紫色烟雾。

    “天盲草,古前魔种。传闻这种草制造出来的天盲雾,连天意都可以蒙蔽,怪不得仙庭找了地府这么多年,都没有找到。”

    白眉弯腰从地上取下了一个淡紫色的小草,只见这株小草一离开地面,就开始迅速枯萎,然后发黑变成灰烬重新落到了地上。

    “阎罗,出来接我。”

    扫视着整个星球的天盲草,白眉轻轻跺了跺脚,整个星球都因此上下晃动了几分。

    “白宗主莫要再跺了,再跺这星球可就要裂开了。”

    巨大的轰鸣声中,白眉脚边的黑色土地缓缓裂开了一道灰白色的大缝隙,一道佝偻着腰,一身黑红色衮服的老者,笑着出现在了白眉的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