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荡剑诛魔传 > 第三九七章 平平无奇
    追风剑客林诉风,年逾四旬,身高六尺,长相平平无奇。

    他的穿着质料一般,剪裁合身,看来也是平平无奇。

    他手中的剑也和市井铁铺中随处可见的铁剑一般平平无奇。

    武林大会若单单比长相,他显然是极容易被忽视的一个,不论最丑最怪的,还是最美最俊的,总不是平平无奇的。

    温不语和东方月相貌本不出众,可前者傲气外漏,后者过于秀气,都算是特点鲜明,相较之下,容易被忽视的林诉风显然更适合当个杀手。

    林诉风不单长相平平无奇,资质也是平平无奇。

    可牧锋却不敢忽视这个平平无奇的对手,甚至感到无比头疼。

    “认真”两字很简单,可若是每件事都能做得无比“认真”,再为平平无奇的人也会让对手感到无比头疼。

    牧锋眼前的林诉风,正是一个每件事都做得无比认真的人。

    这个人打点帮派无比认真,经营酒楼无比认真,习武练剑时更无比认真,就好像他的一天是别人的三五天一般,总有用不完的精力。

    醉红颜从帮派到酒楼,从上到下,点点滴滴,都被林诉风安排得妥妥当当,从未出现纰漏,不知情的人总会把林诉风当作是醉红颜的大掌柜,可细想之下又有哪间大酒楼的掌柜会如此事无巨细,亲力亲为?

    事实上,醉红颜酒楼最初便是由林家开的,那时酒楼还是个纯粹的酒楼,在铜陵镇上小有名气,林诉风未到而立之年已撑起了小酒楼的经营,而李弑是当地大富大贵李家的出走公子哥,二人相差十岁,本为点头之交,却因李弑一句话,林诉风便决定将酒楼拱手相让,并以此为根基成帮立派,广纳侠义之士。

    在林诉风十几年如一日无比认真的经营下,醉红颜不断壮大,而其至今也仅居长老之位。

    在牧锋看来,这样的人简直是个傻子,是个疯子!

    可他偏偏拿这个傻子,这个疯子,毫无办法。

    他至少已攻出一百个回合,用离魂钩在林诉风身上打出了二十道伤口,守了五十个回合,毫发无伤。

    高手之争,就目前情况而言,牧锋当然是占尽优势的一方。

    但牧锋却很清楚,这二十道伤口均是皮外伤,对于他们这些习武之人而言,不过是挠痒痒罢了。

    受先天因素所限,林诉风第一反应速度并不快,所以牧锋能伤到他。

    可历经后天打磨,林诉风不仅抗打,应对也极其迅速,纵使牧锋能在他身上留下伤口,也难命中要害,伤及性命。

    故而,林诉风的防守虽非滴水不漏,却让牧锋有种拳打棉花的感觉,看似招招致命,实则无伤大碍。

    相反,林诉风一板一眼的进攻,看起来毫无威胁,却反逼牧锋不得一板一眼的做防。

    要是从一而终,倒也罢了,可牧锋已能感觉到这一板一眼的进攻在不断提速!

    牧锋当然不会忘了林诉风的名号“追风剑客”,这种名号在江湖上也实在是平平无奇,而且还是林诉风为自己取的,其意并不复杂:追赶上风之速度的剑客!

    在牧锋看来,资质平平的人想要追上风的速度,定是傻子疯子,只因他们绝无法办到!

    可随着打斗持续,牧锋只觉双眼越发生疼,呼吸越发不自如,想吐口气,便要喝下一肚子凉风!

    林诉风脚下移动速度和手上出剑速度已追上了劲风的速度!

    !

    牧锋左右手先后一震,旋即虎口吃痛,两把离魂钩尽数被缴!

    眼见林诉风抖了个剑花,再行刺来,动作平平无奇,却迅疾如风,转瞬即至。

    牧锋心下大骇,生死一念间,内劲迸发,脚下一瞪,身形爆退两丈!

    牧锋已非年少力壮之时,这瞬间脱身之法出于本能,却对其身体造成不小损伤。

    他未能稳住身形,只得蹲下身,双手撑地。

    看来正要垂头咳血,却见六道寒芒从其背上射出!

    林诉风似早已料到,不闪不避,舞剑荡开六枚银针,脚步不停,不给牧锋喘息之机。

    牧锋仓惶向被击落在一丈外的离魂钩扑去,同时左袖一甩,又有十道暗器射向林诉风!

    杀手身上的暗器本不会多,若无法在出其不意间制敌,便用作最后一道保命手段,像东方月那般只为封锁敌人退路,便直接亮出身上所有暗器的做法,委实愚蠢至极。

    牧锋收回杂念,他已无资格去嘲笑刚刚倒下的年轻人,毕竟他当前的处境也不容乐观。

    劲风刮得花草纷飞,林诉风步步紧逼,牧锋方才若是探手去拾武器,他的手当已断了。

    牧锋选择了放弃,他强自拧开身子,朝另一个方向横移,脚底下弹出两把飞刀,只为与林诉风拉开距离。

    林诉风当然不会因此被逼退,他脸上多了两道划痕,划痕却不深。

    场上局面的变化循序渐进,大伙儿已能看出,自牧锋落入下风开始,其身上的剑痕已是越来越多了。

    暗器用尽,手无寸铁,牧锋心知必败无疑。

    可他不想死!

    好容易与对手再次拉开三丈距离,已流失不少精血的脚踝处突然传来一阵无力感,终令他瘫倒在地,再难站起。

    在那股劲风袭来之前,牧锋抢先一步认了输。

    剑锋稳稳当当地悬停在牧锋额前。

    平平无奇的剑下是个衣衫破碎,华发披散,耷拉着头,失魂落魄的鹰眉老者。

    剑锋终究没落下。

    心已死的人即便活着也与死了无异。

    *********

    三局战罢,醉红颜不论从策略还是实力发挥上来说,都要高出搜魂殿一筹。

    这也从侧面反应了两个帮派近些年的发展情况,一方经营有道,蒸蒸日上,一方患得患失,每况愈下。

    与搜魂殿一般景况的还有聚义山庄。

    这个仅凭一个“义”字,便让众多绿林好汉齐聚的大山庄,在昔年中州陷入危难时,能勇猛无畏地冲锋陷阵,可当一切归于平静时,他们再无法凭一个“义”字吃饭过日子。

    曾几何时,他们一个个都是山大王,过着打家劫舍的生活,十天不开张,开张吃十天,不需为生计磨破脑袋。

    可在中州历经生灵涂炭之后,他们再无法过着那不可一世的逍遥日子,他们不得不想方设法,费尽心思来解决一大帮人的温饱问题。

    而这十几年下来,山庄里的好汉有来有往,掌事者广撒渔网置办各类产业,所幸有个把开花结果,没让山庄就此一蹶不振,但与大多帮派相比,聚义山庄终属高不成低不就,和藏锋阁这类有的放矢、遍地开花的大帮派相比自是大相径庭。

    不甘心当个匆匆过客的聚义山庄,仅是由领头的副庄主莫等闲强势扳回第二局,另三局则未能与藏锋阁抗衡太久,便一一落败,四局三负,当先出局。

    这场较量结束之快,令姜逸尘未能观察到任何有用信息。

    另两场对决,姜逸尘也有所留意。

    红尘客栈虽属四海会盟,但此前行事委实太过低调,几乎与四海诸派不曾往来,故而此时场面上,只能听到为屠龙阁叫好的声音。

    可姜逸尘听得出来这些叫好声下所掩盖的心声,那是对未知的担忧和恐惧,一如他们对听雨阁,对洛飘零的担忧和恐惧。

    红尘客栈显然不想暴露太多实力。

    第一局,他们仍派出渡人出阵。

    渡人先前抗下熊烈那平地惊雷的一击后,不但武器毁损,手也负了轻伤。

    此番再次出阵,只守了不到半盏茶功夫便认输。

    屠龙阁仅来了五人,排兵布阵本处在劣势,虽耗去一个即战力,好歹也算拿下一局,并不吃亏。

    而第二局,红尘客栈出战者仍是孤心魂,其对手是屠龙阁中仅次于阁主武厉的年轻剑客小熊。

    两位剑客的较量至今还未结束,姜逸尘虽一直在关注醉红颜与搜魂殿的较量,可还是特别留意了两者的战况。

    孤心魂所用的招式是先前对付月神婆婆水晶墙的招数。

    姜逸尘绝不认为孤心魂会的仅有这些,因为他仅用这三招便与屠龙阁的第二剑客打得游刃有余,而且想来不用多久,小熊便要落败了。

    不是输在体能或是剑法,而是输在心态,孤心魂实在太有耐心了!

    孤心魂刻意隐藏实力,自然是想为下一场,乃至下下场对决留手。

    见此情景,姜逸尘不禁猜想:这红尘客栈难道真是为了夺得武林盟主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