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娇商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上门拜访
    (,请稍等,8:00替换正常内容,如看不到正常章节,办法如下:

    1.一般向下拉刷新一下书架,是可以刷新的。

    2.前一种办法不行,就翻到上一章,再翻回来。

    3.还不行,就删了本书,重新加入书架。

    4.再不行的话,微某博(流星xlng)找我。

    *支持正版,指路起点!!!

    却在这时,一个素衣身影从城门前经过,少女墨色的头发披在肩上,灵动的眼眸四处张望着。

    凌奕寒的心突然提了起来,一向淡定的神色竟然生出丝丝紧张,马车渐渐前行,就要从少女身旁经过。

    即将擦肩而过的瞬间,他突然向车夫喊道:“停车!”

    许是听到熟悉的声音,少女猛然间回头,凌奕寒恰好掀开车帘,四目相对。

    两人久久凝视,默默不语。

    终于,凌奕寒打破了沉默:“苏姑娘?这么早来城门口干什么呢?”

    “哦!”苏宛芷怔楞片刻回答道,“我来这儿接个人,凌大人您这是?”

    凌奕寒眸色动了动,心微沉,不知为何一想到苏宛芷在等别人,或许还是个男人.......

    他忙打断自己的想法,转移了注意力。

    “京中来信,命我赶回去述职,本想着来不及和苏姑娘告别,没想到正好遇到,就跟你说一声,我们之前约定的事情依旧作数,安排好会给你来信。”

    “好,凌大人回京途中一路保重。”

    “你也保重!来年见!”

    然后

    两人相视一笑,车上了人松手,缓缓落下的车帘渐渐阻隔两人的视线.......

    苏宛芷目送凌奕寒的马车渐渐走远,却不知,两人是萍水相逢,还是会有更多的交集,亦不知道来年,到底能否再见。

    却道京城,高墙内的御书房里

    当今圣上拿着从边关传来的战报,心急的满嘴火泡,当即给凌奕寒修书一封,命他即刻赶往京城,商议对敌政策。

    朝堂之上压抑的喘不过气儿来,仿佛山雨欲来之前的宁静。

    出了城门的凌奕寒,立刻丢下马车,换上千里马,连夜疾奔。

    直至回到京城,他都没有想明白,边关战乱摆在面前,为何他要多等一个晚上,真的是为了收拾东西吗?还是为了找个借口见苏宛芷一面?

    其中缘由来不及想清楚,圣上凌奕玄就亲自点兵,命他为平定大将军,抵御外敌保家卫国。

    这一仗,一开打就是近两个月。

    两个月的时间,足以他打退敌军,足以凌奕玄平定朝堂。

    也足以让苏宛芷发展酒楼的同时,规划另外两间铺子的未来。

    之前因为赵家的打压,她的胭脂水粉铺和茶坊几近关门。

    后来赵羽柔的柔裳阁遭受重创,顾不得在赵家给苏宛芷上眼药水,两间铺子才渐渐缓过来,不至于关门大吉。

    然而,事情就这么简单的过去了吗?自然不可能!

    她苏宛芷可不是被人打了左脸,默不作声站在原地,等别人打右脸的人。

    有恩必还有仇必报是她一向的做事原则,两个月的时间,她请了一位对胭脂水粉很是精通的人前来坐镇。

    也就是凌奕寒离开苏安城当日,她在城门前迎接的人。

    苏府,苏宛芷幽静的院落

    靠近正厅的东厢房,里里外外装饰了一遍,与南侧的房间贯通,从内到外焕然一新。

    此时,一个穿着灰布衣服的妇人来来回回鼓捣着什么,惜雨乖巧的在她身后,适时地上所需的工具。

    苏宛芷从外面回来,放低脚步声缓缓走了近来。

    惜雨的眼睛里闪过惊喜,正要说什么,苏宛芷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说话,以免打扰到忙碌的人。

    只见妇人手指翻飞,不停的从上百个摆着各种香料各种花瓣的篮子里,拿出需要的东西,放到同一个容器里。

    不知过了多久,她灵动的双手才渐渐停了下来,转回身,这才发现苏宛芷来了。

    妇人腼腆的笑了笑:“小姐,您来了怎么不说话?我都没看到。”

    “您忙着呢,我没什么事情,不想打扰你。”

    “小姐您来了怎么算是打扰呢?如果不是您,我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吃不饱穿不暖呢。”

    这个妇人姓陶,精通胭脂水粉的制作,奈何际遇不好,流落到乡下,与农活家务活为伍。

    苏宛芷无意中听到砖窑厂的下人说,他们村里有个妇人,会做香料,可惜被人陷害,可惜了好手艺。

    当时她就记下来了,这人可不就是上天赐给她的吗?

    胭脂水粉铺因为赵家的重创,许久缓不过来,此时正需要新鲜事物的刺激,使它恢复往日人气。

    故而她派人去乡下打听,这一打听不要紧,还让她发现了一个更重要的秘密。

    当初无论映雪如何邀请,妇人都不松口,直至苏宛芷亲自登门拜访。

    “婶子,我知道您的顾虑,但是请您放心,我苏宛芷既然敢来请您出山,就说明我有能力保您和您家人的安全。”

    妇人拧干刚刚从木盆里捞出来的衣服,躲避苏宛芷的眼睛:“小姐您走吧,我只想安安稳稳过日子,不求大富大贵。”

    “可是,婶子,您甘心吗?”

    是啊,甘心吗?陶氏自己问自己。

    甘心怎样?不甘心又能怎样?事情过去了那么久,陶家早就散了,一盘散沙又能做什么呢?

    她以一己之力去报仇吗?

    当年陶家名声正盛的时候,都被人所害丢掉辛苦打拼出来的产业,现在她一穷二白又能做什么呢?

    “这就是命,苏小姐您别劝了,我不会去的。”

    苏宛芷没放在心上,妇人涌动的泪光,没有躲开她的眼睛,那点点不甘,被她精准的捕捉到。

    她正了正神色:“婶子,如果我说,只要你帮我做香料胭脂水粉,我就帮你报仇呢?”

    什么?妇人猛地抬起头来:“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那是自然,我从来不骗人,不瞒您说,您的事情我已经有耳闻。

    难道您就任由别人占有属于你们的东西逍遥快活,而你们自己却在这儿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