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矛与盾与罗马帝国 > 第五百四十六章:围堵2
    “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我的王,我们应该怎么做?”迭戈指着那滚滚浓烟大声问着盖萨里克。

    盖萨里克有些失神,他到底是没有想到卢迦会有这么一招,但是在迭戈的质问下他回过神来,只是一伸手,让他停了下来。

    “继续等待!”盖萨里克的回答斩钉截铁,他咬紧牙关,像是做出了一个非常困难,困难到他都不敢保证的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局面。

    迭戈咬了咬牙,盖萨里克这样的做法确实让他非常不满,他不能够理解盖萨里克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眼睁睁地看着罗马人在这么随随便便的放烟报信而无动于衷。

    可是盖萨里克毕竟是他们的联合国王,他再怎样也不能够忤逆国王的意思,可能他还是有自己的打算吧,可是就算是这么想还是让迭戈有些受不了。

    紧接着又过了两天,盖萨里克依旧是要求着军队按兵不动,不过这只是打部分的军队,他则要求弓箭手们用带火的箭矢源源不断地朝着罗马要塞射箭,很快细小的火焰在木制的罗马要塞上燃起了熊熊大火。

    看着罗马人在那里手忙脚乱的扑灭火焰,盖萨里克忍不住哈哈大笑,接着,他就像是看戏一般坐在专门准备好的椅子上欣赏着要塞里面的罗马人的狼狈模样。

    因为为了节约水源,卢迦只能命令士兵们用脚踩或者用打湿的布扑灭火焰,好不容易在他们眼看着就成功的时候。“刷刷刷......”又是一阵箭矢从天而降,除了运气不好的士兵中箭倒下,剩下的则是新的火焰需要卢迦他们来处理。

    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在从军的生涯当中,这样将其作为小丑一般戏耍的耻辱与躲避箭雨的抱头鼠窜的狼狈与扑火的劳累让安德鲁跟疯子一样冲上城墙冲着汪达尔人的军阵大声怒骂道:“狗娘养的,狗娘养的!来啊,该死的,下贱的混蛋,汪达尔人,该死的,真的是当初的斯提利科大人没有将你们赶尽杀绝,该死的混蛋,该死的混蛋!”

    卢迦带着其他士兵站在安德鲁的身后,默默地看着安德鲁通过怒吼让自己变得气喘吁吁,可是看着眼前的这帮汪达尔人却无可奈何,他们就是想让罗马人愤怒,可是空有愤怒却拿人家无可奈何的时候才是最为痛苦的时候,让在场每个士兵都怒视着眼前的汪达尔人拼命撕扯着自己的胸口。

    “够了,安德鲁。”卢迦在他的身后,看到安德鲁稍稍停下来的时候这才张口,恐怕他这个时候正是需要这样的发泄才能够让自己好受一些。

    “安德鲁,省省力气吧,他们这样就是为了让我们痛不欲生。”卢迦在他的身后用沉闷的语气劝阻他,好歹是让安德鲁冷静了下来,这并不是安德鲁一个人的情绪,在场每一个士兵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又不得不忍气吞声地在扑灭汪达尔人点起的火。

    “那么你告诉我,卢迦,马列尼乌斯他们,这帮待命的罗马军队在看到我们这里放出的浓烟的时候,他们会不会警觉起来然后集结起军队来拯救我们?”安德鲁趴在城墙上,侧过头来问站在他身后的卢迦。

    “是啊,大人,他们会不会来支援我们,哪怕只有一个军团,不,半个都可以,半个都有希望!”身旁的军官异口同声地如是说着,嘈杂之中只有卢迦一个人保持着沉默,可能在这其中只有他没有燃起希望的火苗吧。

    这确实是一个极难的问题,毕竟按照分配来说马列尼乌斯应该在新迦太基北部与罗马的伊比利亚地区的其他罗马城市保持着陆地畅通的,如此远的距离上应该能够确定他们是来不了的,现在只有马特奥里乌斯了,他驻守在新迦太基,他应该看见了这滚滚浓烟,可是谁又能够确定他会不会来,至少他对卢迦是颇有微词的,现在看到卢迦出丑更是恨不得狠狠嘲笑一番才是。别的,卢迦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了,这一次的失误让他身处险境,却又无可奈何。

    “抱歉,安德鲁,这一次,恐怕我们真的是没有退路了。”卢迦的声音很小,但是安德鲁还有周围的军官们听得一清二楚,他们集体沉默,怕是在这个时候终于和他们的长官心灵相通了。

    安德鲁也沉默了,这个时候只能够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一呼一吸之间透露着失落。

    “那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不来进攻我们?”安德鲁又问了一个问题,“难道我们根本不入他们的眼?或者是说他们就想在这里等待着,如果我们来了援军就会一并歼灭吗?”

    “那还不如冲出去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这个时候一个军官站出来看着卢迦一脸坚定地说道:“我们死了没有什么关系,只要我们将士兵长大人您送出去,只要您还能活着,我们就有希望得到补偿!”

    “对!我们只要将士兵长大人送出去,就算是殉国了,也有人记得我们,记得我们是为罗马而战的!我们只要在汪达尔人的军阵当中撕出一个口子来让士兵长大人离开,我们就算成功了!”军官们握紧拳头大声动员着士兵们,士兵们此时正憋着一股气,听到这样的话语自然是纷纷响应。

    “诸位,这不是将我往极度危险的地方上面逼迫吗?”卢迦听着他们的鼓动,冷不丁地说出了这一句,“这样离开了,还不如在这里光荣战死的好,如果在场的还有谁说这样的话,我会亲手杀了他的。”

    士兵们不解,这可是一个逃出生天的极好的办法,虽然代价极大,可是士兵长却在此时拒绝了,难道他本来就不想活了?

    在众人的目送之下,卢迦头也不回地从城墙走回到了要塞的内部。

    “咚!”沉重的关门声后,整个要塞一片冷清。

    要塞的木制墙上还有地上插满了箭矢,不过这样还是有好处的,毕竟汪达尔人为他们带来了箭矢,好在让没有箭矢可以使用的弓箭手们是一件好事,说明他们有箭矢能够向汪达尔人反击了。

    “把这些都收集起来吧,至少我们手里还有一些能够支援步兵的本钱。”士兵们如是说道。

    新迦太基以及周围罗马人到底是没有明白这其中到底是什么意思,这样的支援在等待了一个礼拜之后都没有动静。

    汪达尔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放大了胆子,他们时不时地三五成群来到距离罗马要塞不足一百米的距离上冲着罗马人大声呼喊并且嘲笑他们,对于汪达尔人的表现,罗马人只能冷眼旁观却没有其他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