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非常规手段
    韩立心中念头转动,此刻对于那神秘纸张上所述的内容已相信了大半。

    这不光是因为刚刚毒龙所说的话,还有先前晨阳对他体内真灵血脉的反应,更多的,则是一种直觉上的感应。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这张纸上所说的事情,是真的。

    说起来,自他踏上修仙之路到现在,这种对于危险的直觉感应,已经不知道救了他多少次了。

    一念及此,他轻抚胸口,面上泛起一丝铁青之色。

    如果青羊城主真的在密谋对付他,那情况可就有些糟糕了,他体内还有黑劫虫在,不将此物取出,根本就别想着逃走。

    届时别说出手抵抗了,恐怕对方一个念头,就可以让自己生不如死。

    但要让他乖乖束手就死,那也绝无可能。

    韩立在屋内来回走动了片刻后,再次驻足,翻手取出了那只红色小瓶,看了片刻之后,一张口,又吐出了一只墨绿小瓶,正是掌天瓶。

    他没有如纸上所述,将红色小瓶内的液体喝下,而是将之尽数倒入了掌天瓶之中,然后封住了瓶口,再次将小瓶吞入了腹中。

    韩立虽然大致相信了纸张上的那些话,但也绝不会按照对方所说,老实的喝下这莫名其妙的红色液体。

    不过将这些红色液体扔了,也过于冒失,思来想去,还是暂且装入掌天瓶之中最为保险。

    做完这些,韩立闭目静坐,继续盘算起应对之策。

    其实这些年来,他并非没有考虑过逃走的事情,也暗暗打探了不少情况。

    整个玄斗场建造在青羊城内一处完全密封的地方,除了星池等几个特殊的区域,和外界的连接之处只有玄斗场的入口通道那一处地方。

    星池等几个特殊区域虽然也和外界相连,却都布有禁制,同时有高人坐镇看守,以防止有人从那里逃脱。

    这些地方,他这几年里都明里暗里的一一探查过,心中早已拟定了万一将来某一日逃离这里,该如何行事。

    不过最困难的不是逃脱路线,还是黑劫虫的应对之法。

    他对于此虫也是多方打探,可惜此物乃是青羊城控制玄斗士奴隶的底牌,关于此事的线索极其隐秘,在不动用什么非常规手段的情况下,进展十分有限,所以至今仍是一无所获。

    只是现在情况紧迫,容不得他再迟疑什么了。

    韩立豁然睁开眼睛,眸中厉色一闪,起身出了房间,朝着外面走去。

    “厉道友。”

    “厉兄。”

    第九区内的玄斗士们看到他,一如既往的打起了招呼。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韩立虽然明面上的修为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在玄斗场上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却是有目共睹,加上与此区域老大毒龙的关系也是颇为亲密,自然也成为了不少人想要巴结的对象。

    韩立一一点头回应,很快出了第九区,来到了兑换大厅。

    他在厅内转悠了一圈,随后看似随意的走进了通往第四区的通道。

    在第四区盘桓了片刻后,韩立又来到了第八区,之后又去了第一区。

    如此来回走了几圈,当他再次回到兑换大厅时,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他刚刚四处乱走,一直在不留痕迹的探查着周围的动静。

    如果青羊城主近日即将发难,或许会派人监视自己的行动。

    可是他刚刚四处走了一圈,并未发现有人跟踪监视。

    他心中松了口气的同时,也不禁有些疑惑。

    眼前的这种情况虽然超出他的预料,不过他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便没打算中途打退堂鼓了。

    韩立轻呼出一口气,踏进了一处通道,很快来到了一个类似第九区的地方,并走到一处房间前,敲了敲门。

    片刻之后,吱呀一声,房门缓缓打开,露出一个灰衣青年的身影,正是当初带韩立进入玄斗场的那人,名为祝节山。

    “祝道友,许久不见了。”韩立笑着打了一个招呼。

    “厉飞羽?你来这里做什么!”祝节山看到韩立,面露诧异之色,眉头一皱的说道。

    “祝道友不必如此戒备,我们也算是老相识了,当初还是阁下引我进入的玄斗场,厉某回想起祝道友带我进入此处的情分,今日特意过来和你叙叙旧,同时也有些小事想要请祝道友帮忙。”韩立笑着说道,不露痕迹的将一个小布袋塞进了祝节山的手中。

    祝节山眉梢一挑,布袋中装着几块圆滚滚的事物,正是几颗玄级兽核。

    “厉道友客气了,进来吧。”他面色略缓,让开道路将韩立请进了住处。

    祝节山居住的地方,和韩立的住所布局差不多,不过面积要大了不少,屋内除了座椅摆设,还多了不少其他东西。

    一切都布置的井井有条,条理分明。

    韩立目光左右一扫,回过头来的时候,祝节山不知从哪里取出了一套茶具,泡了一壶清茶。

    茶香四溢,沁人心脾。

    “玄斗场这里物资贫乏,没有什么好茶,还请厉道友不要见怪。”祝节山笑道。

    “祝道友此茶如此芬芳,若这也算不上好茶,那我们平日喝的都是白水了。”韩立端起茶杯吹了吹,浅尝一口,笑道。

    “厉道友若是喜欢,等会回去的时候带上一些就是。对了,不知厉道友过来,所为何事?”祝节山摆了摆手,然后笑吟吟的问道。

    “就在刚刚,我外出后返回房间的时候,突然发现有人潜入我的房内,并且留下了这个信封,里面的内容让我有些心惊,所以过来和祝道友商议一下。”韩立面色凝重,取出那个信封递了过去。

    祝节山闻言目光一闪,接过信封一看,面色骤然大变。

    就在其心神震动的瞬间,韩立右手急点而出,食中二指刺白光闪动,仿佛一柄雪亮匕首,闪电般刺向祝节山小腹丹田。

    与此同时,他眉心处晶光一闪,一道晶莹锁链飞射而出,也如电刺向祝节山的脑袋。

    “铿”“铿”两声脆响。

    一柄雪白骨剑凭空出现在了祝节山小腹前方,截住了韩立的手指。

    而祝节山额头上浮现出一道道晶莹纹路,隐隐形成一张符的形状,刺目晶光从上面散发而出,形成一面晶莹光盾,挡住了韩立的神念之链。

    韩立眼见此景,面色顿时一沉。

    “早知道你有问题,一点小把戏也敢在我面前卖弄!”祝节山手持骨剑,冷笑的说道。

    话音未落,他持剑的五指连动,手中白色骨剑陡然绽放出丝丝白光,嗤嗤锐啸声中凝聚出一道丈许大的白色剑气,狠狠斩向韩立。

    “剑气!”韩立瞳孔一缩,积鳞空境内根本无法使用魔气,或者仙灵力,怎么会有剑气出现。

    心中虽然有些惊讶,不过他反应仍旧没有分毫的迟滞,身影一闪后凭空消失无踪,让白色剑气斩了个空。

    祝节山一愣,下一刻面色大变的迅疾转身,手中骨剑白光大盛的劈向身后,划破空气,发出金石交击的锐啸之声。

    但不等白色骨剑劈下,一只手掌已经出现在他身前,化为利刃直奔祝节山胸口一插而下。

    “砰”的一声巨响!

    祝节山胸口一热,然后整个人被一股锋利巨力击中,身体如同狂风中的稻草倒射而出,狠狠撞在附近的一面墙壁上。

    他胸口破开了一道巨大伤口,鲜血蜂拥而出,他口中更是也喷出了一口鲜血,手中骨剑更是脱手飞出。

    “你……”

    祝节山脸上满是震惊之色,但不等他话说完,头顶半空中人影一花,韩立的身影再次鬼魅般出现,一拳轰击而下。

    祝节山手中兵刃已失,勉强抬起双臂试图抵挡。

    但他此刻身受重伤,动作迟滞,双臂也没有抬起,额头上已经吃了重重一击。

    “轰”的一声闷响!

    祝节山身体仿佛陨石般重重砸在地上,再次喷出一口鲜血,双目瞳孔颤动,眼神迷蒙,显然已经被这一拳撼动了脑海神魂,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整个人处于一种半昏迷状态。

    不过他额头的符,还有其形成的晶莹光盾却没有任何影响,仍旧明亮如初。

    韩立人在半空,眼见此景目光微闪,随后眉心晶光一闪后,一道半透明的晶光小剑飞射而出,但立刻便变大数倍,化为一柄数尺大小的神念之剑。

    神念之剑上面铭刻着道道奇异符文,散发出阵阵强大的神念波动,狠狠斩在祝节山额头的晶莹光盾上。

    “咔嚓”一声轻响!

    晶莹光盾在神念之剑面前,脆弱的好像纸糊般,被轻易一斩而碎,额头上的符也寸寸而断,碎裂消失。

    斩碎晶莹光盾后,神念之剑忽的停了下来。

    他手中掐诀一点,神念之列光芒闪动后,骤然分解成数条晶莹锁链,没入了祝节山的头颅。

    数条神念之链缠绕在祝节山脑海的神魂之上,将其层层包裹在其中。

    祝节山身体略一抽畜,随即彻底不动了。

    做完这些,韩立身形一晃出现在门后,拉开一丝缝隙,朝着外面望去。

    祝节山居住的地方周围所用的材料,和他自己的住处一样,神识无法通过,隔音效果很好,所以他才感悍然动手。

    门外一片静谧,显然并没有人注意到刚刚的打斗。

    韩立心中微松,复又关上了房门,转身走回了祝节山身旁,掐诀点在其眉心一点,晶光一闪而逝。

    祝节山身体一动,缓缓睁开眼睛,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

    “厉飞羽,你好大胆子,竟敢偷袭于我!难道不怕黑劫虫噬心而死!”一恢复神志,祝节山立刻冲韩立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