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明鹿鼎记 > 【0470 韦公子故弄玄虚】
    大家都不知道韦宝说的是真还是假,而且,从天上来的银子?

    天生是哪儿?朝廷?皇室?

    皇室应该不可能吧?朝廷的话,达官贵人,朝廷重臣,最有可能的便是眼下最得势的九千岁了吧?

    大家早有耳闻,韦宝与宫里头的大宦官们的关系匪浅,自然纷纷往那个方向猜测。

    不过,也有人往孙承宗那头猜测,都知道韦宝是孙承宗弟子,孙承宗可能自己没有这么雄厚的家底,但是孙承宗是帝师啊?真的要呼拢起来,人脉也是非同小可,上达天听,下达不少门生故吏,而且好些人都是地方实力派。

    还有人猜测韦宝会不会跟东林党,与江南一帮超级大士绅搞到一起去了?要不然,哪儿一下子有这么大的实力?

    韦宝是很会故弄玄虚这一套法子的,他甲中原来便有个程瞎子,专门以算命和制作简单的草药为生,韦宝经常与之聊天。

    “大家都是辽西厢里厢邻的,我不能哄骗大家!大家可以随时上我韦家庄的银库去看,银子我都已经准备好了!这几日,我也会发动手下人去招揽在北直隶一带的各家商帮的管事过来,也都去我韦家庄的银库去实地看看就知道了!我每趟收购粮食不低于600万两白银,第一趟不低于1000万两白银!大家都可劲的准备便是!绝不用担心砸在自己手里!不过,跟我韦宝做生意,我也不希望大家耍花样,我至少给本地大户们留出200万两纹银的纯利润!所有事宜,都由我天地商号的几个主事与蓟辽商会共同办理。”韦宝言简意赅道。

    众大户们闻言,纷纷动心了,听韦宝说的这么坚决,猜测韦宝八成是有这个实力的,否则怎么敢让人直接去他们家的银库看啊?银子这个东西,就是变戏法,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变出这么多来!

    吴襄听韦宝答的得体,也很满意,见韦宝当众说出至少让众世家大户赚取200万两银子的利润,完全按照自己说的办,很高兴,觉得韦宝尊重自己。

    “韦公子,我敬你一杯,你可真是我们山海书院众同窗的榜样啊,年纪轻轻便做了偌大的生意,佩服,佩服。”方安平道。

    韦宝其实最讨厌这个方安平,平时方安平的话并不多,倒不是说方安平这个人有多内向,城府有多深,这个辽西世家大户的子弟,家里又做的是粮号生意。方安平只是对韦宝的话不多,一直很看不起韦宝,对旁人话是很多的。

    等到韦宝发迹之后,他可没少在背后说韦宝的坏话,这些韦宝都知道。最可气的是,每次韦宝请客,他可是一回没拉下过!专门吃你的好处,然后说你的坏话。

    方安平很像是韦宝在现代见识过的某种人,比如微信群,群里总有一类人,从不发言,但是每逢有人发红包,他们总是第一个跑来的,领完红包也不道谢,以后有事找这种人,这种人又会一如既往的隐身。

    所以韦宝头一次收购粮食的时候,便重挫了打算囤积居奇的方家!让方安平家一下子损失了三十多万两白银!

    今天韦宝带着吴雪霞大量购物的时候,韦宝将吴家粮号的粮食都买尽了!方安平提出上他家去买,韦宝也没有答应,而是推说今天只买吴家的东西。

    后面吴雪霞家的店铺掌柜上方家去匀粮食过来,吴雪霞看出韦宝不是很喜欢这个方安平,也让自己家掌柜极力压价,不让方家赚到多少银子!

    讨厌归讨厌,但韦宝面子上还是过得去,都是同窗嘛!“多谢方公子,我这酒量少,现在已经到位了,你随意,我也少喝一点啊。”

    “那可不行!我干了!韦公子要是给我面子,也干了吧?大家都是要好的同窗,以后韦公子要帮帮大家才是。”方安平说罢,也不等韦宝答应,便一饮而尽。

    其他几个公子哥同窗也一道起哄,都让韦宝干了。

    韦宝其实还能喝,此时只不过是喝了小半斤的量罢了,这个时代的低度白酒,韦宝能喝差不多一斤的量,只是过身之后,后劲儿比较足,韦宝不喜欢过后与酒劲抗衡的痛苦滋味。

    而且韦宝也不喜欢被人拱,被人勉强,更不喜欢跟不喜欢的人干杯。

    但现在方安平已经干了,韦宝还是一仰脖,干下一杯酒。

    “好!”众公子哥轰然起哄。

    酒席一般都这样,前期谈事情,事情谈过,便是拼酒的时间段了。

    然后众公子哥纷纷将韦宝当成目标,轮番来敬酒。

    “哥,你帮帮韦宝啊!这么喝,等下醉倒了!”吴雪霞有些急了,去拉吴三辅的衣角。

    吴三辅便是首当其冲拱韦宝喝酒的人,哪里听的进吴雪霞的话?

    “喂,你们再拱我喝酒,等下我要去解手了!”韦宝大笑着道。

    “不行不行,韦公子,你不能借尿遁呀!那可不是韦公子的本色了。”汪东明和汪灿华等人也不怀好意道。

    韦宝呵呵一笑,看着方安平、汪东明和汪灿华等人,暗忖这些富家公子哥是真的不值得结交的,自己再付出真心,他们也只知道光拿好处不领情,只会嫉妒!

    若只是一帮公子哥还好办一点,心里有火的吴三凤也过来凑热闹,要灌醉韦宝。

    吴三凤一方面因为吴三辅今天抢尽了自己的风头,坐稳了蓟辽商会会长的宝座而很不爽。

    而且刚才爹爹与韦宝去谈事情,也不带上他,而只是带上雪霞。

    更气的是,等爹爹和雪霞回来之后,他打听刚才他们跟韦宝说了什么,爹爹和雪霞居然都敷衍他,说只是闲聊。

    这几乎要将吴三凤气疯,吴三凤是傻子也不会相信去了那么久只是闲聊。

    但爹爹和雪霞都不肯说,他也无法。只觉得似乎他这个长子,在吴家的地位急剧下降了!

    “韦公子,我敬你的酒,你不能不喝吧?”吴三凤端的都不是酒杯,而是弄了个酒碗来。

    韦宝一汗,暗忖你这是要干什么啊?借着弄醉我,找点心理平衡么?韦宝知道吴三凤对自己很火大,而且,这种火从来没有熄灭过,更没有变小过,自己当初便是在与吴三凤斗法的过程中发家的,现在又在吴三凤的不断阻挠当中,与吴襄、吴三辅和吴雪霞改善了关系。

    “吴大公子,怎么着?要用酒碗喝?太豪气了吧?”韦宝乐呵呵道。

    “大哥,你干啥呀?喝这么多酒做什么?”吴雪霞急忙道。

    吴三凤瞪了吴雪霞一眼,“喝这么多酒?我今天还没有喝过酒呢!大家都等着跟吴会长和韦公子喝酒,我算什么啊?”

    吴襄听闻吴三凤带上了酒话,气话,也停下了与身边一名大户聊天,皱了皱眉头,对吴三凤道:“三凤,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爹,我这个吴家长子,不是连敬韦公子一碗酒都不可以吧?”吴三凤冷冷道。

    吴襄暗暗生怒气,没有想到儿子居然在外面敢这么顶撞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真没有家教,真是失态!但是气归气,吴襄也不想太在外人面前扫吴三凤的面子,事实上,吴襄心里最爱的便是三个儿子当中的长子。一直对于吴三凤寄予很大很高的希望。

    “没事,吴大公子敬我酒,那是给我脸面。”韦宝呵呵一笑,“我喝!”说罢,也换成了一个碗,一碗酒倒好,直接说喝就喝下去了。

    韦宝稍微拿出点实力,一帮公子哥便疯狂的起哄叫好,都知道酒量再大的人,也禁不住这么猛灌,巴不得看韦宝等下醉倒的丑态才好。

    吴三凤没有想到韦宝这么干脆,倒是有点迟疑了。

    韦宝笑道:“吴大公子不必满饮,喝酒喝的是开心,你随意就好,再说你是长,我是幼,这不违礼数。”

    大家没有想到吴三凤来挑衅韦宝,韦宝居然还主动伸出梯子给吴三凤台阶下,都暗忖韦宝能在这么短的是时间内在辽西出人头地,的确是有缘由的啊!

    在场众人,不管是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都有点被韦公子大度的风采给倾倒了。

    吴雪霞更是乐不可支,甜丝丝的冲着韦宝一个劲偷乐,那表情,看的一帮觊觎吴雪霞已久的公子哥们几乎绝望,因为吴雪霞的表情实在是甜炸了。傻子都看得出吴大美女的情意款款。

    连吴襄都为韦宝的风度所折服,暗暗点个头,欣赏的盯着韦宝那英俊绝伦的侧颜看。

    吴三凤却丝毫不买韦宝的账,哼了一声,端起酒碗咕嘟嘟喝了下去。

    众人又是一番轰然叫好,都拱吴三凤再与韦宝喝。

    吴三凤也来了劲,“好事成双,韦公子,再来一碗如何?”

    韦宝一汗,暗忖你是煞笔吗?别人拱你你就拼命喝啊?好歹三十多岁的人了,有点脑子好不好?

    虽然酒桌上拱人喝酒也是一份气氛,但真的不能说没有人有坏心思在里面,尤其是喝高了的时候,都巴不得看有人醉倒出丑,好作为日后的笑料谈资。

    “怎么?韦公子不给面子?我不但是三辅的大哥,更是雪霞的大哥!不管你是从三辅这头论,还是从雪霞这头论,我敬你的酒,你都不能不喝吧?”吴三凤冷冷道。逻辑倒是清楚的很。

    韦宝淡然一笑,一张雪白的俊脸上已经呈现大红色,尤其是俩腮帮子,猴屁股一般。

    “三凤,可以了!喝的差不多了,你要喝,来跟我喝!”吴襄话道。

    吴三凤听爹爹这么护着韦宝,双目圆睁,更觉得失面子,面子上下不来,想不到父亲现在居然这么维护韦宝,三番两次帮着韦宝说话。

    “没事没事,刚才吴大公子敬了我的酒,我理当回敬,有来有回嘛。”韦宝微微一笑,生怕他们父子吵起来,伤了酒桌的气氛,这是自己做东主在请客,闹的不欢而散的话,他这个东主也没有面子嘛。

    韦宝说着端起酒碗:“吴大公子,我敬你!我今天舍命陪君子了!以前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地方,你别放心上!以后你有什么差遣,我韦宝随叫随到,无不尽力。”

    韦宝这番话说的极其漂亮,虽然仍然称呼吴三凤为大公子,而不像是叫吴三辅叫三辅大哥那般亲热,但是隐藏的意思,是将吴三凤当成他和吴雪霞的大哥看待,给足了面子的。

    韦宝说罢,便主动先干下了一大碗酒,喝的一滴不剩。

    韦宝这一手,看的吴三辅和吴雪霞,以及吴襄暗暗点头,都很欣赏韦宝的处事。

    连吴三凤都无话可说,默默的再干下一碗酒,然后便坐下来了,居然没有再摒着韦宝拼酒。

    一方面吴三凤被韦宝的风度压了一头,另一方面,吴三凤看韦宝喝的那么痛快,也闹不清韦宝的酒量到底有多大?被韦宝的饮酒气势也压了一头!生怕再这么喝下去,等下韦宝没有出丑的话,恐怕倒是他吴三凤要先出丑了!

    韦宝从两方面都完败了吴三凤,压倒了吴三凤!

    一帮公子哥们没有想到吴家大公子这么不顶事,居然连韦宝都干不过,居然败下阵来?

    他们哪里甘心?仗着人多,想来车轮战弄韦宝。

    “韦公子,来来来,该轮到我了吧?”汪东明也换上了酒碗。

    “我也等着敬韦公子的酒呢,韦公子,咱们是要好的同窗吧?以后可要多照顾我家哟。”汪灿华也笑呵呵道。

    “我刚才用小酒杯敬酒,实在是失礼,我也得换上大碗与韦公子喝一碗才是。”方安平也道。

    “你们呀,你们自己多喝一些吧。我比不了你们,你们都是没事干的人,我几千万两银子的大买卖,明日又得赶早上京!还有,我得对手下人交代要事!喝多了的话,损失了银两,耽误了正事,你们给补不?”韦宝笑呵呵的嘲讽。到底是有办法的,必须拿正事压他们。

    十多个公子哥们听韦宝这么说,脸面上有些尴尬,谁也不爱被人说成是没事干的人呀。

    都不甘心,还要硬劝。

    韦宝却是气定神闲,打定了主意,绝不再喝!

    听韦宝这么说,一帮公子哥家里的大人,却基本上都来了的,连忙替韦宝解围,都说韦公子有正经事,让他们别胡闹!

    这些大户的管事一方面是知道轻重,都是四五十岁的人,另一方面是跟韦宝有共同的利益关系,有共同目标了。

    韦宝许诺的200万两银子的巨额利润,一下子将他与辽西辽东世家大户的关系缓和了!

    虽然说暗杀韦宝能拿到300万两纹银,但是那很难啊,也是没准的事,韦宝哪儿有那么好杀?人家现在身边都带上了督师府的亲兵了!

    另外,韦宝这趟肯一次许诺这么大一笔利润,这与当初韦宝许诺三年后归还辽西辽东世家大户们一半赌金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因为上次的赌金,是这帮辽西辽东世家大户输给韦宝的,本来就是他们自己的银子,即便韦宝答应三年之后归还一半,他们也不能完全顺心。

    这回就不同了,这回他们做的可都是无本生意,纯等着赚钱!又有吴家居中联络指挥,虽然吴襄没有明着说,但是所有人都看出吴襄是将韦宝当成女婿看待在关照了!

    有吴家坐镇,这趟生意,几乎板上钉钉!

    还有一点,因为吴襄就在旁边,这帮世家大户的掌事们,善于察言观色,查看出吴襄似乎不想让大家这么灌韦宝的酒,所以一个个纷纷出来相劝。

    祖大寿不在场的情况下,吴襄是很有分量的!

    其实吴襄比祖大寿会当大佬,会端架子,不过,吴家的世家大户成色没有祖大寿家足,祖大寿家又是世代的辽东将领,算上祖大寿这一代,他们祖家已经连续三代执掌锦州一线前沿的兵权了,可以说是整个大明军事重头戏戏份最足的地区,首当其冲的便是锦州!这里可是与建奴对峙的桥头堡啊。

    不单单是世家大户的豪门成色,吴家不如祖家,兵权和人脉方面,祖家也有先天优势,这些都是吴家很难赶超的。

    还有吴襄身为祖大寿的妹夫,这也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别说吴襄这一代,便是再往下两代,也很难打破这种伦理关系上的压制,华国人是很注重辈分亲疏关系的。

    这么多人帮着韦宝解围,韦宝自然也就不必再被围攻,气定神闲的出了公子哥们的围剿区域。

    这也让吴雪霞大松一口气。

    “你别理会他们,他们都是酒疯子,你要是倦了,就回去歇着吧。”吴雪霞轻声对韦宝道:“我要与爹爹一道回去了。”

    “嗯,早些回去睡觉吧,这里闹哄哄的,也没有多待的必要。”韦宝笑道。

    “嗯,爹爹本来早就要走了,不放心你,怕你被人灌多了酒,才一直旁观哩,爹爹可从来没有这么关心过一过小辈。”吴雪霞甜丝丝的向韦宝说父亲的好话。

    韦宝看向吴襄,吴襄正好也在看他,韦宝很礼貌的冲着吴襄点个头。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