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明鹿鼎记 > 【0450 太优秀了也麻烦】
    韦宝不想惯着吴雪霞,也觉得这样挺不好的,似乎他和吴雪霞的交往,从来没有完全纯净过。

    韦宝没有办法完全忽略吴雪霞的家世背景,不可能将吴雪霞当成赵金凤和芳姐儿这般中产地主的女孩子看待。

    若是用现代的眼光看,吴雪霞这种准军阀家的女儿,已经不知道该算成什么等级了,若是算上吴三桂在日后的历史中曾经做过一阵子皇帝,吴雪霞都能算是皇帝姐姐了。

    吴雪霞听韦宝话中意思,似乎有让赵金凤成为他正室夫人的想法,眼圈立时红了。她可以忍芳姐儿,却无法忍赵金凤。

    吴雪霞无声的站起来,便往外走。

    韦宝急忙将她一把拉住,笑道:“怎么?生气了?”

    “我生什么气?你去找姓赵的便是,是我自作多情。”吴雪霞挣脱了韦宝的手,哽咽着抹眼泪。

    这个问题是迟早要面对的,实际上韦宝还没有与吴雪霞发展的时候,就曾经设想过了。

    “你是正妻,要大方一些嘛,是不是?”韦宝的办法便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谁在跟前便先哄谁,要是不这么办的话,上哪里摆平三妻四妾去啊?

    吴雪霞闻言,虽然没有破涕为笑,但神色也缓和了不少,韦宝再捉住她手的时候,便没有甩开了。

    “这么容易哭鼻子,可不像吴大小姐的做派啊?”韦宝笑道。

    “谁叫你要惹我?”吴雪霞倒是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居然为赵金凤设想道:“赵家小姐美名也是传遍关内外的,她愿意为妾?”

    韦宝呵呵一笑,暗忖女人就是好玩,自己要争最好的位置,然后又要替别人设想。“那就要看你的本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只是在书上,事实上,懂事的女子,会知道怎么让相公开心的吧?而且你刚才不是说你娘一直这么教你么?”

    “吼,你还想让我去帮你说服赵家小姐?你就这么喜欢赵金凤?”吴雪霞顿时吃醋道。

    “原来你知道她叫赵金凤啊?其实我也有一阵没有见过她了。她是我一见钟情的女孩子。”韦宝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

    吴雪霞闻言,更加吃醋,心中酸酸的,却居然没有发脾气,“那我呢?我比得上赵金凤吗?”

    “自然比得上的,否则你怎么是正妻?好了,不说这个事情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五年后的事情,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韦宝笑着将话题岔开了。

    吴雪霞乖巧的嗯了一声,果然没有再一直追问。

    平心而论,比较过一**家闺秀和小家碧玉之后,韦宝只能说各有千秋,不过大家闺秀有一个共同点,见识高一些,心思都普遍重一些,遇到事情的时候,很少一直撒娇撒个不停,懂得进退。

    不过,大家闺秀遇事不轻言放弃,这些女孩子大都被骄纵惯了,征服欲比较强,很多她们坚持的事情,在小家碧玉看来,甚至都不能算是一桩事情。

    韦宝与吴雪霞说些闲话,大都是吴雪霞喜欢的话题,琴棋书画,生意经,韦宝样样都能聊几句,属于知道的多,却不精通的人,这点正好对了吴大小姐的胃口。

    因为吴雪霞不但知道的多,而且只要吴雪霞有所涉猎的方面,都知道的比较细腻,显得比韦宝更加专业,有机会在人前显露知识渊博,对于女孩子来说,也是很开心的事情。

    俩人说说谈谈有一炷香功夫,吴雪霞居然主动道:“我去帮你把掌柜女儿请来吧?我到马车中等你。”

    韦宝好笑的看着吴雪霞,说她小气吧,提到赵金凤就能眼泪汪汪的,说她大方,居然主动帮自己把芳姐儿请来?还主动让地方?

    “那倒不用,等会下去的时候,我跟她说几句话便可。”韦宝婉拒了吴雪霞的好意。

    现在的韦宝还是有所提升的,在见过了众多美女之后,已经能以很平和的心态跟任何女人相处了,这要是放在前世,是根本不可能的,别说吴雪霞和赵金凤这样的大美人,芳姐儿、王秋雅、徐蕊也都各有千秋,随便哪个放在影视圈子,都是超级花旦。

    就说范晓琳,若是范晓琳穿越到现代,他还是丝一枚的话,若不是有特殊际遇,也是八竿子打不到人家范晓琳的边的。

    而且韦宝在现代都是年近三十的人了,即便有特殊际遇也晚了,人家年芳十五岁,貌美如花,你一个年近三十的人,得多少身家才能高攀这种女孩子?而且还得等人家读完初中,再读完高中和大学,到时候人家二十出头,正值妙龄,他可就是奔四的人了!更不可能。

    所以,韦宝很感恩,也很珍惜重生穿越之后的生活,能很平静的对待这一切,不轻易悲,也不轻易喜。

    “不,我知道你想跟那掌柜女儿单独说说话的,我才不想你觉得我是小气的人,等着。”谁知道韦宝越是拒绝,吴雪霞越是热情,说着,居然起身出门了。

    “真不用唉。”韦宝急忙起身。

    吴雪霞却已经到了门口,回身嫣然一笑:“等着,我在马车中等你。”

    韦宝一汗,“你在车上等我,我压力岂不是很大?”

    “压力?”吴雪霞对于这个词有点没理解,不过马上便明白了,笑道:“不妨事,你爱说多久都可以,不用管我。”

    韦宝还要再说,吴雪霞已经出去了。这让韦宝觉得有点负疚。

    韦宝并没有刻意的到处撩女孩子,范晓琳和王秋雅是邻居,恰好金山里出美女,不但邻居有两个美女,还有一个赵金凤这种大美女。

    芳姐儿是来山海关吃饭遇见的,徐蕊是去青楼遇见的,这五个都是恰好。

    似乎只有吴雪霞是有点缘分性质在里面。

    要不然,韦宝觉得,跟范晓琳、王秋雅、赵金凤、芳姐儿和徐蕊这五女,无论如何都有机会遇见,至于会不会发生点什么,就不好说了。

    而他与吴雪霞,几乎没有交集,不在他的生活圈子之内。

    倒是反而有仇!就是现在,吴襄不知道对自己什么态度,反正吴三凤仍然恨不得杀掉自己而后快,韦宝是清楚的。

    所以有了吴雪霞这样需要耗费自己大量精力的女孩子之后,韦宝几乎不再对女人有渴望的感觉了,不会想着再去搜罗新鲜美女,结实新的美女,天底下美女那么多,男人的世界里不能光是女人。

    在吴雪霞走了一炷香之后,韦宝就一个人干坐着,因为芳姐儿居然还没有来?

    这让韦宝有点奇怪了,山海楼不小,却也没有那么大!

    原来在韦宝和吴雪霞来了山海楼之后,芳姐儿伤心之余,便对从楼上安置好韦宝和吴雪霞的爹爹说:“爹,我头有点晕,回去了。”

    “去吧去吧,早些去歇着去。”孙九叔叹口气道:“幸好你跟那韦宝没有什么。你现在看清楚了吧?太滑头的男人都靠不住!真没有想到这个韦宝这么有手段,才几天功夫,居然和吴大人的女儿在一起了。这样的话,他又如何会看中你这酒楼家的女儿?别再多想了。闺女。”

    “我什么时候多想过?”芳姐儿没好气的轻声说完,然后便走。

    孙九叔知道女儿还为当初他说韦宝至少要中举人才能配得上做他们家的女婿而生气,遂在芳姐儿身后补了一句:“幸好我当时跟韦宝说要他中举人吧?”

    芳姐儿闻言,没有回答孙九叔,而是加快了脚步,离开柜台,掀帘子往后面去了。

    山海楼的后面是山海客栈,孙九叔和芳姐儿的住处在客栈边上,是一栋三层小楼。

    这种规格,别说是在山海关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便是放在永平府,放在京城,都算是很豪华的住处了,赶不上吴府的大宅子大花园,但是比一般买卖人家里,强出许多。

    芳姐儿倒不是非常伤心,主要有点怨气,觉得韦宝太花心了,韦宝当初便对她说过,以后会娶她当妾室,她的位置是摆的很正的。不过,芳姐儿以为韦宝会娶的是赵金凤,毕竟赵金凤家曾经跟韦宝家都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了。

    所以,赵金凤排在前面,芳姐儿的心理能平衡。

    可忽然又冒出了吴家大小姐,吴家比赵家的家世不知道强出多少,吴大小姐也比赵金凤的相貌气质略胜一筹。

    在芳姐儿看来,韦宝这就是势力眼了,谁的条件好,就选谁,要不得。这是芳姐儿有些伤心的点,韦宝在她心中的印象打了折扣。

    等吴雪霞来找芳姐儿的时候,芳姐儿已经回去了,孙九叔如实告知。

    孙九叔很好奇吴大小姐怎么会来找女儿?也有点担心,吴家可不是他们这种人家能惹得起的。

    更奇怪的是,本来以为说了芳姐儿回去歇着了,吴大小姐便该罢休了吧?却没有想到吴大小姐坚决要去找芳姐儿。

    孙九叔不敢违拗,只得亲自带着吴大小姐去找女儿。

    吴雪霞见着了半天才开门的芳姐儿,说明了来意。

    芳姐儿诧异之余,一口拒绝:“吴大小姐,我累了,不想见韦公子,再说,我与韦公子一点关系也没有。他只是我们店里的寻常客人。”

    “是啊,大小姐,我们家芳儿跟韦公子真的不熟。要是韦公子有什么事情要找她,我去见韦公子便是了。”孙九叔急忙道。很担心吴大小姐会找女儿的麻烦,不知道女儿哪里惹着这种豪门大小姐了。

    吴雪霞微微一笑,看向芳姐儿:“你真的不想见韦宝?”

    芳姐儿闻言,粉脸一红,有种被吴大小姐看破心思的羞窘,摇头道:“大小姐可能误会了,我与韦公子真的只是店家和普通客人的关系,我想见他做什么?有什么事,让韦公子对我爹爹说吧。”

    “我不爱拐弯抹角,韦宝对我说了想见你。我知道韦宝的性情,他今天不见着你,不跟你说几句话的话,肯定不会安心。他中午喝了不少酒,急需要休息了,而且他这段日子忙着准备乡试,时间很紧,你也不想韦宝他带着心事,耽搁备考的事情吧?”吴雪霞伶牙俐齿,谈吐清晰,而且话中隐隐含有教人无法抗拒的威势。却用的是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

    芳姐儿不知道吴大小姐为什么会和自己说这些,粉脸更红,她自忖自己也是从小看家里做买卖,见过一些世面的人了,吴大小姐似乎比自己年纪还小,却好像很老成,能把人的心看穿一般,犹豫了一小会,芳姐儿终究舍不得让韦宝因为带着心事,而耽搁备考。

    “既然韦公子要见我,又是吴大小姐的意思,我便去见他一下又何妨。没有想到我们这种低贱的商人家女儿,也会有吴大小姐和韦公子这等尊贵的人找。”芳姐儿不咸不淡道。

    “芳儿!”孙九叔听芳姐儿话中带刺,急忙出声制止。

    吴雪霞却淡然一笑,啥也没有说,转身走了。

    韦宝此时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起身要出雅间,打算回海商会馆。

    一开门,却见到了站在门外的芳姐儿。

    韦宝惊喜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了怎么不进来?站在门口干啥?”

    芳姐儿双手抱着胳膊,瞟了韦宝一眼:“吴大小姐叫我来的,她好像在店外等韦公子吧?不知道韦公子有何吩咐?若是嫌弃小店怠慢了尊客的话,我先替我爹给韦公子陪个不是了,我们是小店,比不上考究的大店。店里伙计都粗手粗脚的。”

    韦宝呵呵一笑:“你这是怎么了?我不是让人给你解释了吗?不是我要带吴大小姐来的,是她自己要来山海楼喝茶的。”

    韦宝是暗示林文彪帮着解释来着,但是林文彪还没有来得及行动,芳姐儿就已经向孙九叔告退之后,回房歇着去了。如果有林文彪的及时解释,芳姐儿的情绪可能能稍微好一点。

    “我与韦公子没有任何瓜葛,韦公子向我解释什么?吴大小姐愿意来我们山海楼,这是给我们山海楼生意做,而且吴家大小姐偌大的名气,到我们山海楼,是给小店增辉,高兴还来不及。”芳姐儿依然冷冰冰道。

    “别生气了,真不是我故意带吴雪霞来气你的。本来我刚到山海关,便要来见你,结果去吴家找过我同窗好友吴二公子之后,他家非留我用饭,中午喝了一些酒,吴大小姐又非得送我回海商会馆,回海商会馆的路上,她又非要来喝茶。”韦宝再耐心解释。

    芳姐儿依旧没有消气,冷然道:“韦公子跟我说这些做什么?我对韦公子上哪儿去过,干了些什么,一点都不关心。韦公子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走了。”

    韦宝一把拉住了要走的芳姐儿的胳膊,将她拉入雅间,关上了门。

    “韦公子,请松手,请你自重。”芳姐儿挣脱着,声音却不大。

    韦宝松开手:“行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韦公子,我一个酒楼家的女儿,哪里有资格与辽西辽东数一数二的韦家公子生气啊?”芳姐儿两只手抱着胳膊。

    “你是不是因为我以前说让你做妾,你生气了?”韦宝问道。

    “韦公子要娶谁做妻,娶谁做妾,与我没有关系。”芳姐儿背过身子。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觉得我又和赵金凤,又和吴雪霞,你觉得我太花了,才生气的?”韦宝猜测的问道。

    这回芳姐儿没有说话了,韦宝就知道是自己猜中了。

    “我是有苦衷的,我跟赵小姐和吴大小姐都没有什么。”韦宝道:“再说,感情的事情,有时候很难取舍,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我只能说,都是缘分的事吧。我不会再招惹女孩子了。再说,吴雪霞挺喜欢你的,我和她说了和你的事情。”

    芳姐儿转过身子看着韦宝:“很难取舍?你不是看见吴家家大业大,在辽西辽东势力大,又看见吴大小姐貌美,才不会难取舍吧?”

    韦宝叹口气道:“没有想到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人。我没有去追过吴大小姐,我只能说我心比较软吧。若是我和赵金凤已经定了亲,我可以明确拒绝吴雪霞,但我并没有和谁订过亲,吴雪霞也没有说立刻要嫁给我,难道直接对吴雪霞说,我不能和你来往,不能和你接触?人家会以为我自以为了不起吧?”

    “但是你可以说你心里已经有人了,以吴大小姐的身份,不可能给你做妾室的吧?还是你已经想好了,让金凤做妾?”芳姐儿直接问道。

    “你这么帮着赵金凤,你跟她见过面了?”韦宝问道。

    “你别管,先说是不是这么想的?”芳姐儿一副打抱不平的模样。

    “也可以两个人都做正妻的吧?”韦宝道:“而且,算命的说我五年之内不适宜谈论婚事,会克妻,五年之后的事情,何必这么早下定论。也许,过不了多久,她们两个人都不理我了也说不定。这个年纪的女孩子的感情,飘忽不定的嘛。”

    韦宝完全还是现代人的思维方式。

    但韦宝的思维方式,却将芳姐儿震撼了一下,吃惊的看着韦宝:“你是这么想的?你该不会觉得我过一阵也会飘忽不定,也会……”

    芳姐儿说着说着,眼圈便红了,再也说不下去,觉得韦宝有点可怕,在韦宝心里,女孩子居然都是这样的?

    韦宝见芳姐儿要哭,顿时醒悟自己说错话了,不能用现代的观念想这个时代的女子,这个时代的女子是很重视贞洁的,即便没有正式定亲,但是只要与男子谈过感情,便绝不会轻易变卦的,甚至很多女孩子会用生命去证明忠贞。

    “没有,我没有这么想你。”韦宝急忙解释,“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

    芳姐儿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微微叹口气:“若是金凤知道你和吴大小姐在一起了,肯定会很伤心的!纵然有三妻四妾,也是一定要分大小的,正室只能是一个人。你什么时候听说朝廷册封诰命夫人的时候,一次册封两个女人的?那不乱套了吗?”

    “那,说不定吴雪霞愿意在赵金凤之下呢?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吴雪霞么?”韦宝反问道。

    这下轮到芳姐儿怔住了,她还真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吴大小姐给你做妾室?她肯,她家里也不肯吧?不过,我真没有想到吴大小姐挺和气的,不像骄纵的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她居然会为你来找我,还很客气,真是难得。”

    “所以啊,你没有想到的事情多的很,不能轻易下定论的,走一步看一步吧。”韦宝顺杆子往下爬,见芳姐儿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急忙一把将她搂入怀中:“这两个月不见,想我没有?”

    “干什么啊?”芳姐儿害羞不已,在韦宝怀中忸怩。

    “想没有想我?我经常想你啊。”韦宝嘿嘿一笑,在芳姐儿的粉脸上重重的香了一口。

    被韦宝这一吻,芳姐儿便不再乱动了,低声呢喃道:“谁会信你的话,这些话,还是用到吴大小姐身上去吧?”

    “我可没有跟她说过这些,她就是我同窗好友的妹妹。”韦宝轻描淡写道。

    “谁信。”芳姐儿说着,却不动了,让韦宝这么搂着自己:“好了,外面一大堆人还在等着你,我们孤男寡女在一起,等下我爹爹也要过来寻我了。”

    韦宝将芳姐儿搂紧了,闻着芳姐儿身上的香味,自己都有点不适应这样的生活,虽然也舒服,但心里还是有点怪怪的,一个男人真的可以刚刚搂着一个女人,过一会儿,又搂着另外一个女人吗?

    光是动手动脚,这还好点,想到以前看的小电影,一个男人同时跟好几个女人那啥,心里就更加接受不了了。

    以前没有条件,没有认真想过,现在有条件了,韦宝还真的想过这种事情,他的结论是,不可以的。

    别的不说,他现在已经与范晓琳和王秋雅都发生过**关系了,是有条件将她们两个劝服,同时那啥的,但若是哪天真的上演一龙二凤的戏码,光是想一想,韦宝都觉得有点罪恶,绝不会舒服。

    感情的世界里,到底还是情感大于**才是。

    韦宝轻轻地在芳姐儿的秀发上抚了抚,“就抱一下,明天晚上我来找你吃饭。”

    “明天晚上?你这些天,都会在山海关,不回韦家庄了吗?”芳姐儿问道。

    “嗯,答应了吴二公子的娘,这些天在山海关陪吴二公子备考!过几天再回韦家庄,然后直接赴京赶考乡试。”韦宝答道。

    “那明天晚上,我设法安排你和金凤见一面吧?”芳姐儿道。

    “你和赵金凤熟识了?”韦宝奇道。芳姐儿是山海楼的内掌柜,赵金凤是赵里正的女儿,两个人在韦宝看来,应该是没有什么交集才是的。

    “我知道你想见她,她和她娘住一起,平时不轻易出门,所以我经常在她家院子附近散步。后来我和金凤的丫鬟熟悉了,便可以进入她家,又和金凤,还有金凤的娘熟悉了。”芳姐儿解释道:“现在我可以自由进出金凤家,明天我可以找个由头,将金凤约出来。”

    韦宝一喜,却也没有特别欢喜,一阵子不见,觉得和赵金凤的感情淡了些,似乎并没有想的搜肠刮肚那种,不过,能见面也是有些期待的。“这么看来,这时候的女孩子也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管的那么严格的啊?”

    “哪里,金凤她娘管的很严的,她娘更是从来不出门,我若请金凤出来,得扯谎说我过生辰,估计才可以。而且,决不能超过一个时辰,金凤必定得回去。金凤她娘知道我们家和她们家在一条街上,而且熟悉了,才稍微宽松一点的。而且,金凤出门,身边必定跟着丫鬟。我还得帮你设法说服金凤的丫鬟才可以。”芳姐儿解释道。

    韦宝想了想,答应道:“那行,明天晚上,我早点乔装过来等着,让我底下人打掩护,你把赵金凤约到我们雅间旁边的雅间,弄成偶遇。既不让你让你爹知道,也不让赵金凤她娘知道。”

    芳姐儿白了韦宝一眼:“你的心思都用在这些地方了,也就你才想的出来。”

    韦宝直呼冤枉:“是你要安排我和赵金凤见面的好不好?又不是我主动提出来的。”说着在芳姐儿的粉嫩的鼻梁上轻轻地刮了一下。

    “是啊,好事都让韦公子占了。都是我安排的。”芳姐儿嘻嘻一笑,也挺高兴的。芳姐儿虽然对吴大小姐的印象有所改观,但是心里还是希望韦宝莫忘初衷,能和赵小姐一起,至少,该是赵小姐做正妻才是。

    和芳姐儿腻歪了一会,在芳姐儿的劝说下,韦宝才依依不舍的与芳姐儿分别。

    芳姐儿为避嫌,让韦宝先下去。

    韦宝才一开门,便见到孙九叔。

    孙九叔就站在回廊边上,若不是回廊上有韦宝的护卫,孙九叔一定会跑到门边,附耳偷听的。

    “九叔。”韦宝明白孙九叔的心意,笑着率先打个招呼。

    “韦公子。”孙九叔应了一声,伸长脖子看女儿,芳姐儿却仍然留在雅间中,并没有露面。

    “我先走了,改日来你们这里喝酒。我会多让天地商号的人安排来你们这里摆宴席的。”韦宝笑道。

    “那就多谢韦公子照顾我们小店生意了。韦公子也不必特地安排。”孙九叔微微有些傲气。韦宝再有钱,他自忖家里也不算差,也不是过不去日子,此时正值初秋,正是酒楼生意红火的时候,与韦宝当初刚来的时候的冬季时节,生意量相差很大。

    韦宝淡然一笑,识破了孙九叔的心思,却没有说什么。暗忖孙九叔也算是疼爱女儿的好父亲了,估计孙九叔为了芳姐儿,就是立马关掉在山海关的生意去别处,也是能做得出来的。这样的父亲,都值得尊敬。

    就算孙九叔身上带着的一些属于商人的势力眼气息,对于韦宝来说,也完全没有看低,反而会心生熟悉之感,在现代,谁不是势利眼?这跟时代,跟行业没有太大关系。

    社会底层的人,不势力一些,根本无法生存!

    这是正常人的求生之道。

    出了海楼,韦宝没有去想孙九叔和芳姐儿,猜测孙九叔肯定要刨根问底,问自己和芳姐儿刚才都发生了啥事,说了啥话,想到父女两肯定得一个盘问,一个抵挡,磨个老半天,韦宝便忍不住一笑。

    这些父女之间的日常,在韦宝看来是很温馨的。

    “公子,我刚才没有得着机会对芳姐儿说话,她就走了。”林文彪解释道。

    韦宝微微一笑,并无责怪之意:“没什么。”

    林文彪这才放心,扶着韦总裁上马车,招呼众人准备启程!

    韦宝掀开马车竹帘,看见吴雪霞已经靠在车窗口睡熟了。

    韦宝嘴角挂上了一抹微笑。

    睡着了的吴雪霞分外可爱,似乎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自动将吴雪霞的某些缺陷屏蔽掉。

    高傲,骨子里的高傲,她自己往往不知道的情况下,给人带来的咄咄逼人的感觉。

    这是吴雪霞最大的问题。

    打死你睡着了的吴雪霞只是像一只小猫咪,雪白精致的粉脸,长长的睫毛,天生丽质,乌黑柔顺的秀发,可以去现代做洗发水广告。

    韦宝俯身在吴雪霞的秀发上闻了一下,他喜欢闻女孩子的头发香味,韦宝不仅是视觉系动物,还是嗅觉系动物,对女孩子身上的气味很敏锐。

    若是有异味的美女,再美也不能考虑。

    这不是歧视什么的,可能有人觉得有异味也不是人家自己想的啊,那是一种病,不能歧视病人。

    但有味道的女孩可以找同样有味道的男孩啊,不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

    硬让一个没有味道的男子去习惯一个有味道的女孩的话,不是造成双方的困扰吗?

    闻过吴雪霞的秀发,韦宝又忍不住在吴雪霞的脸蛋上轻轻地吻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