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历史小说 > 明鹿鼎记 > 【0054 暂时只要男的不要女的】
    韦宝的话,让罗三愣子、刘春石和范大脑袋都暗生竞争的心理,并且有所警觉,觉得韦宝越来越不简单,想事情似乎都留着很多后手,他知道要暗暗观察招募的流民,难道就不是时时刻刻在观察他们吗?

    刘春石和范大脑袋答应了,范大脑袋听韦宝夸赞了自己一句,还很高兴呢,遂献策道:“身体健康好办,找年轻的有手艺的也好办,让那些有手艺的年轻后生都过来跑圈,谁能坚持到最后,就留下谁。”

    “也不是非要年轻的,我的意思是在手艺差不多的情况下,尽量找年轻的,一般做手艺的,十年以上的经验和二十年以上的经验,也没有多少区别。”韦宝点头补充了一句,又对范大脑袋赞许道:“大脑袋哥这主意不错,我果然没看错人,不过,光是跑圈只怕还不够,那边不是有条小河?这里的冰应该不厚实,让他们先破冰洗冷水澡,不洗干净别上来,敢洗冷水澡的,再跑圈!”

    嚯?

    居然想的出来这种主意?

    罗三愣子、刘春石和范大脑袋都稍微怔了一下,只听说过破冰捞鱼的,还头一回听说破冰洗冷水澡的。这年代的北方穷人家,入冬之后,一直到春暖,不洗澡都是常事。

    范大脑袋大喜道:“对对对,还是东家的主意高明,洗冷水澡好,不但能看出是不是健康,还能看出咱们找的人是不是听话,不听话的可不要。嗯,还能看出是不是怕死,这种天气敢下水,这要点勇气了,贪生怕死的也不能要。对了,东家,要啥手艺?”

    “啥手艺都行,木匠,铁匠,皮匠,造纸,烧砖,染织,反正有一门手艺就行。去吧。”韦宝对于范大脑袋忽然改口称自己为东家还是挺满意的,但觉得有点不入耳,“不过别叫东家,还是叫公子吧,我爱听人叫我公子。”

    “公子!”罗三愣子、刘春石和范大脑袋立刻站直了,异口同声道。

    几人对于韦宝的称呼就算是彻底定下来了,倒不是韦宝不高兴大家叫他小宝了,小宝带个小字,稍显不够大气,听起来不是很具备统治力,叫公子则能够明确主仆关系,叫东家又搞的自己跟地主老财一般,有些俗气。

    刘春石和范大脑袋按着韦宝的吩咐走到一旁,范大脑袋大着嗓门对着一帮流民招手,好不神气,倒仿佛他是正管事了:“都过来都过来,有好事了,都过来听着,你们有福气了,能入关,还能吃上正经粮食!”

    光是‘能入关’和‘能吃上正经粮食’这两大条件,吸引力是钢钢滴,顿时让附近零零散散,蔫头耷脑的几十个流民来了精神,纷纷聚拢来。

    范大脑袋很满意众人的表现,看了看不远处看着他表演的韦宝和罗三愣子,接着道:“我们公子要招几个家奴,你们哪些是有手艺的,不管啥手艺都行,木匠,铁匠,皮匠,造纸,烧砖,染织,反正有一门手艺就行。都听好了,我们公子只要有手艺的。”

    众人爆发出一声巨大的惊叹,有手艺的人是狂喜,因为这年头,匠人本来是最不值钱的行当,却没有想到有人还专门要匠户做家奴的?一般人要找家奴,那也是找农户,好耕种。更多的人叹息则是因为自己没有手艺。

    很快就淘汰了绝大多数,剩下十来个人。

    范大脑袋看向韦宝,感觉有些少,就这么点人,还筛选啥呀?等会说不定一个都不敢下河,所以范大脑袋暂时没说年轻和要下河,要跑圈这几个条件。

    韦宝走了过来:“你们去附近找人,就刚才那个条件,这里人太少,凑满百人之数再筛选!正午时分在这里集合。”

    这十来人见韦宝衣着华贵,不像是拿他们寻开心的,听完韦宝的话,大声答应着,就急着去找人了,啥工种的人都分群体,即便是不熟悉,也大都认识,找上百个匠户过来,这不是什么难事。

    “还是公子主意多。”范大脑袋急忙巴巴着拍了句马屁。

    “以后类似的话,不用总说,尤其不用对我说。”韦宝微微一笑:“我不是很爱听这些,要表现才能,我更喜欢看见行动和结果。会说好听的话,虽然也可以归类为一项才能,但是咱们是主仆关系,就不必要来这些好话了。把心思都用在做事上,每个人都能做好事,都能想出好点子,我并不是神仙,不能什么都听我一个人的。”

    韦宝要做的是决策者,而不是一个农业生产队的队长,韦宝不希望因为过分夸耀他的言行,而使得底下人一个个都变成只会听命不会独立思考的机器人。

    罗三愣子和刘春石见范大脑袋讨了个没趣,都憋着笑,范大脑袋讪讪然尴尬赔笑道:“是,公子,记下了。”

    “那现在在这等着正午?还是先去马市?”罗三愣子问道。

    “时间宽裕,先去马市,即便我们有点迟到,他们也不会走散的。”韦宝道。

    三人听了韦宝的吩咐,接着行进。

    “其实也不用一处一处马市的去看,最靠近山海关的马市,一定是最大的马市。”罗三愣子对韦宝道:“大概距此七八里路程,并不远。”

    韦宝点头道:“好,就去这最大的一处马市便可以了。”

    “公子,等会到了地方,我们三人去买马,您就在外围四处看看便可以。”罗三愣子又补充道,“马买好了,我们就过来跟你会合。”

    韦宝知道罗三愣子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答应了。

    路上仍然一直见到流民,三三两两的,有男有女,数量其实是平均分布的。

    “对了,公子,为啥咱们只要男人不要女人啊?找几个姑娘来侍候公子,岂不美哉?”范大脑袋忽然想起了什么,讨好的问道,“公子需要男家奴,应该也需要女家奴的吧?”

    范大脑袋的这个提议,倒不是将范晓琳忘记了,他自然希望范晓琳有机会和韦宝在一起,要是范晓琳能给韦宝当媳妇,那就美极了,不过韦宝似乎不是很馋范晓琳,这就让范大脑袋顾不了这么多,想尽办法想在韦宝这儿讨好‘出头’。

    韦宝一路也一直在看妹子,老实说,古代的美女出产率,还真的远逊于现代!现代的化妆品强啊,而且伙食也好,再加上,还有整容技术。加上这些流民妹子,或者山海关内的穷人家的妹子们,饭都吃不饱,一个个都是面黄肌瘦的,哪里那么容易发现美女呀?

    但是现代女人和古代女人都素颜的话,那肯定美丑比例是完全相同的,这时代距离韦宝穿越而来的现代不到五百年,中国人该长成啥样,早就定型了,别说是明末,韦宝相信,就算是到了前面的宋人,唐人,晋朝人,三国人,汉人,能和现代人在外貌上有大区别?

    在大明,要找到一个美女真是不容易。所以韦宝很是庆幸,像范晓琳和王秋雅这种大美女居然是自己家的邻居,她们两个不要说是在整个金山里,就是在整个永平府都是出众的美女,王秋雅更是被金山里的光棍们评为永平府前三名的大美女,这是多么美妙的巧合呀。

    至于芳姐儿,芳姐儿的美貌和范晓琳不相上下,比王秋雅略微逊色,而且芳姐儿来自‘超级’大酒楼,这要是放在现代,妥妥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富家大小姐啊,如果芳姐儿不是姿色出众,山海楼的生意也不会那么好,如果芳姐儿不是姿色出众,孙九叔也绝不会让女儿充当内掌柜,要不然,不是要‘吓坏’客人,影响店容,影响生意了吗?

    一重生就能够和三个美女发生交集,还有一个永平府美貌‘亚军’赵金凤,韦宝也是有过一面之缘,还一起吃过一次饭呢,这样的桃色际遇,自然将韦宝的胃口养的更大了,平常女子哪里还看得上?

    况且韦宝也不是色中饿鬼,还没有到索求无度的地步。

    “姑娘姑娘,你满脑子是不是就知道姑娘呀?我要找家奴,是为了发展需要,不是为了干别的啥的!”韦宝一本正经道。

    噗。

    罗三愣子和刘春石本来还以为范大脑袋这一回马屁算是拍中了韦宝呢,他们都看的出来韦宝有点色,也不是啥‘好’人,却没有想到,范大脑袋居然被韦宝教育了一通,俩人都憋着想笑。

    范大脑袋愁眉苦脸的嗯了一声。

    韦宝看了看范大脑袋的模样,有点不忍心,毕竟人家也是为自己设想嘛,“你的提议倒也不能说全错,不过,找美女就找美女,别跟家奴,跟做事扯上关系好吗?主要我现在也没有想好要做哪些以女工为主的生意。不过,如果有特别亮眼的女子,你也可以帮我物色一个当丫鬟,我爹娘也需要一两个丫鬟服侍。范晓琳和王秋雅这两个姐姐跟我太熟了,很多事情使唤她们,还真的有点不太方便。以后有一定手艺的女子,也可以留心网罗。这是下一步的事情,范大脑袋现在能想到,是很好的。”

    “是是是,公子说的极是,我会留心的。”范大脑袋听韦宝这么一说,知道韦宝是同意了自己的谏言了,大喜过望,连声答应,暗忖公子就是喜欢假正经,其实还不是色的狠!嘿嘿嘿……不过,范大脑袋也暗自警惕,以后再提这些‘好’建议的时候,要注意点说话的策略才是,自己刚才美女美女的那么个说法,显得咱们韦公子很色一样。

    罗三愣子和刘春石见韦宝又补充夸奖了范大脑袋几句,都忍不住笑了,男人嘛,在一起也就是这么点事情,说起美女,一个个就浑身来劲了。

    韦宝掩饰性的干咳一声,笑道:“你们想聊什么就聊什么呀,虽然几位兄长都愿意做我的仆从,但我还是原先的韦宝,大家都别太拘束,这里也没有外人,大脑袋哥,要不然,你来首小曲吧。”

    范大脑袋哈哈一笑,公子点他唱曲,这是他的强项啊,急忙答应道:“正好我今早听山西来的花子唱曲,学了几句,这就唱给公子听。”

    “好好好。”

    “来来来。”

    罗三愣子和刘春石见韦宝想听曲,也都来了兴致,一道起哄助兴。

    范大脑袋风的清了清嗓子,挤眉弄眼的做了几下准备工作,弄得像是马上要在很多人看戏的大舞台上登场了一般。

    “正月里探妹正月正,我接小妹看花灯。看灯是假意,接你是真情。

    二月里探妹龙抬头,我领小妹下扬州。免受窝囊气,一去不回头。

    三月里探妹三月三,我领小妹打银簪。银簪打齐备,不用你花钱.

    四月里探妹四月八,我领小妹吃黄瓜。大的才打纽,小的才开花。

    五月里探妹午端阳,江米粽子拌沙糖。两个咸鸭蛋,留你过端阳。

    六月里探妹三伏天,洋纱褂子大镶边。请人做齐备,留你夏天穿。

    七月里探妹七月七,牛郎织女会佳期,老天心大毒,拆散他好夫妻.

    八月里探妹是中秋,月饼柿于共石榴。还有两只梨,留你过中秋。

    九月里探妹菊花黄,我与小妹进洞房。打开红罗帐,一股桂花香。”

    噗!

    这么长的曲词,范大脑袋不但全都记下来了,还学的是惟妙惟肖,一股劲儿真够逼人发笑的!惹得韦宝、罗三愣子和刘春石三人一齐大声叫好鼓掌。

    空旷的天地间回荡着几人的欢声笑语,虽然是天寒地冻的大寒天,却让吃饱喝足的几人心中充满了爽快,开心的感觉。

    范大脑袋不迭声的谦虚,怂恿罗三愣子和刘春石也唱几句,两个人红着脸拼命推辞,生怕韦宝要让他们两个人唱曲,他们可没有范大脑袋的皮那么厚,说唱就能唱。

    韦宝笑道:“那我也来一曲!”

    罗三愣子、刘春石和范大脑袋没有想到韦宝居然也要主动唱一曲,都更加有兴致了,一齐叫好。

    他们这三人当中,也就范大脑袋比较爱好唱曲,罗三愣子和刘春石都是打死也不敢开口唱曲的性格,原先的韦宝也内向的很,谁都没有听过韦宝唱曲,三人不由的一齐笑吟吟的等着韦宝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