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名门春事 > 番外:崔浩然PK李元芳
    “元芳,你怎么看?”

    崔浩然伸长脑袋看了看床榻上正在呼呼大睡的小婴儿,转头看向一旁正偷偷吃手的李元芳。

    唉,元芳怎么就长得这么好吃呢?

    那小脸儿白得,像极褚阁老给他吃的兔子糖,还有那小嘴儿,像是好吃的红豆糕,崔浩然看着,叹了口气,可惜不能吃。

    李元芳又吸了一口大拇指,“这就是姑母新生的小阿妹么?长得还没有我巴掌大,皱巴巴的……像……啊像我藏了很久没有吃,再拿出来一看,已经皱成团的果子!不好看。”

    崔浩然小脸一板,“李元芳,你别以为自己长得好吃,我就不敢揍你,我阿妹怎么可能长得不好看。她明明就像是一只水嫩嫩的大桃子。”

    李元芳倔劲儿也上来了,他乃是魏王幼子,打小儿众星捧月的,崔浩然就算是皇帝的儿子,哪又如何?他也不比他差。

    “皱果子。”

    “大桃子!”

    两人都不相让。

    崔浩然也恼了,阿娘从小就教他,自己家的人,关起来骂他没有关系,但是别人骂就是不行!

    他想着,小手一指,“你把我阿妹抱着,我们且去让人评评理,定要李元芳你输得心服口服!”

    一旁的奶嬷嬷身子一缩,笑着哄道:“这外头风大,若是吹着了小公主,就不好了……”

    崔浩然双目圆睁,指着窗外说道:“这万里碧空无云,连树枝儿都不动一下,哪里来的风?莫非你还会吹妖风不成?”

    奶嬷嬷赶紧对着一旁的小宫女使了个眼色,快去叫太子来救命啊!小祖宗又要搞事情了!奴奴招架不住啊!

    小宫女忙不迭的跑了出去,险些摔倒。

    奶嬷嬷紧紧的抱住了小公主,这可是崔九郎的心头肉啊,盼了多久,才盼来了这么个闺女儿。

    两个小童气势汹汹的出了大殿,这头一个遇见的便是正在摘花的鲍公公。

    崔浩然一马当先,指着小公主问道:“鲍公公,你且评评理,我这阿妹,生得是像皱果子,还是大桃子?”

    鲍公公欲哭无泪,人在花中站,祸从天上来啊!

    阮嬷嬷教导他,对待幼主,不能宠溺,宠他就是祸害他。

    “这孩子刚生下来,就是有点……”

    鲍公公还没有说完,就听崔浩然叹了口气,“其实阮嬷嬷最喜欢的不是这种花……”

    鲍公公身子一正,“小公主生得水灵灵的,犹如枝头上带着水滴的大桃子。”

    崔浩然得意的看了元芳一眼,“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气得涨红了脸,“你无耻!鲍公公乃是下人,岂能妄议主家,这个不算。”

    崔浩然哼哼了两声,不服气是不是?小爷今日就要让你服。

    他说着,放目望去,便瞧见了刚议事出来的褚登善,蹬蹬的就跑了过去。

    “褚阁老,你且评评理,我这阿妹,生得是像皱果子,还是大桃子?”

    褚登善伸头一看,好家伙,说她是皱果子,那都是恭维她啊!简直是又红又皱,跟小老头儿似的。

    不过自打见了一出生就丑上天的太子殿下,他也已经不觉得小公主丑了。

    作为一个大文豪,耿直的大臣,怎么能说诳语?

    “虽然有些……”

    褚登善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崔浩然嘀咕道:“我阿娘让我挑选一个喜欢的师父。”

    褚登善两眼放光,生生的将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老夫近日想要画一幅桃仙图,一直无从下笔,今日一见小公主,灵感犹如泉涌……”

    崔浩然得意瞟了一眼李元芳,“元芳,你怎么看?”

    李元芳简直要气炸了,“你无耻!褚阁老想收你为徒,自然顺着你来说!”

    褚登善咳了咳,这幸亏太子是李恒,不是崔浩然啊,不然这就是活生生的指鹿为马,大庆要完蛋啊!

    先皇圣明!

    崔浩然对着李元芳呲了呲牙,“你还不服气?那就找一个你服气的!”

    他说着,对着褚登善眨了眨眼睛,“我阿娘早就说了,让我跟着您学写字呢!”

    褚登善有些哭笑不得,这个贼孩子!

    李元芳四处的看了看,见到不远处站着的几人。

    崔浩然一看,眼珠子一转,“你阿爹怎么样,你阿爹总归不会向着我说话了吧?”

    李元芳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这可是他亲爹!

    崔浩然立马上前,开口道:“阿舅,你快来看我阿妹,是不是同我阿娘生得很像。听闻我阿娘出生的时候,都是阿舅抱着的呢,是不是可水灵了?”

    魏王忙不迭的快步走了过来,“怎么把小公主抱出来了,她还小呢,是同你阿娘很像,都一样的水灵。”

    李元芳已经绝望了,你是我亲爹不?

    崔浩然又得意了,什么叫碾压,这就是啊!

    “元芳,你怎么看?”

    “我不服!只要是姑母生的,我阿爹都喜欢,对着太子哥哥,他都夸好看。”

    崔浩然又恼了,“我哥哥本来就好看!”

    ……

    李元芳几次败退,终于决定主动出击,“你看那边有个人,瞧着面生,头几次都是你在问,这次轮到我问了。”

    崔浩然砸吧了一下嘴,笑了笑,“你问就你问。”

    狄怀英忐忑不安的站在一角,这可是太极宫啊,没有想到,陛下还记得他,记得他想要进大理寺……虽然皇帝又在坐月子,不得见天颜,但也还是让人感动到流泪。

    他此番查了个大案子,押送犯人来长安,却得了召见,王少卿,怀英离你不远了。

    李元芳走了几步,脚顿了顿,身上有些发毛,这个人在想些啥啊,怎么对着太极宫眼眶红红啊,莫非又是一个想要入宫当宠妃的,端是不要脸。

    只是他已经放出话来了,要选他一问,岂能随意更改。

    “这位郎君,我且问你一问,你瞧这襁褓中的孩儿,是像皱果子,还是像嫩桃子?”

    狄怀英一愣,听闻女帝十分疼爱魏王幼子,常接了他入宫而居,与二皇子相伴,看这两小童的年龄长相,那个生得同崔御史颇为相似的应该就是崔浩然,而这个问话的,便是魏王幼子了。

    那么襁褓中的,应该就是新生的小公主了。

    狄怀英在打量二人,崔浩然也在打量着他,只见他穿着官服,手中拿着卷宗,来太极宫十分的不自然,显然是外地来的主管刑律的官员。

    阿娘最近同他提过一嘴,说当年有个旧识名叫狄怀英,竟然拿王叹之当榜样,倒是有几分真材实料,最近破了一桩大案。

    崔浩然同情的看了狄怀英一眼,“你快些回答,答完了,我还要去看王少卿写的探案实录呢。”

    狄怀英一个激灵,激动的抓住了崔浩然的手,“王少卿可是王叹之王少卿?”

    李元芳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正是,你也很喜欢王少卿吗?人生知己难寻,我可以送你一本的!”

    李元芳见状不好,横插了进来,“浩然你别说话,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崔浩然笑了笑,走过去亲了小公主一口,不说话。

    狄怀英暗自心惊,这孩子简直就是个妖孽啊!

    “此娃新生,犹如蜜桃。”那可是王叹之的探案心得啊,简直不亚于武林中的葵花宝典,让他自宫都行,何况自是夸赞一下小公主啊!

    崔浩然叉着腰哈哈大笑,“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