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我是仙凡 > 550 死道友不死贫道
    半个月后。

    “飕!”

    一道年青的青袍修士身影,出现在海底火山底下的一座巨大的熔岩池畔。

    这座曾经热闹的地火洞窟,在经历火蛤妖祖之乱后,曾经被天阙城的众老祖们仔细搜查过,但眼下再度恢复了空旷和死寂。

    这个地方没有人会来,正适合他“炼化”三尊妖祖。

    他从宽袍衣袖内取出一口绽放着青色光辉,宝气十足的招妖葫芦,将这口招妖葫芦往半空中一抛,飞到浓烈火焰弥漫的岩浆池上方。

    招妖葫芦口打开,喷出阵阵青光。

    “出来!”

    苏尘轻喝。

    “哗啦~!”

    火蛤妖祖最先从招妖葫芦里滚出来,“噗通”落在熔岩池中,溅起数丈浪花。

    它那副巨大干瘪的蛤蟆妖躯,遍体是各种鞭挞、火烧、冰冻留下的伤痕,短短半个月下来几乎把它给折磨的半死不活。

    “真舒服啊!”

    火蛤妖祖回到自己的老巢,漂浮在熔浆池中,感受到周围无所不在,浓郁火热的灵气,无比的惬意。

    它是火系妖祖。

    滚烫炙热的熔岩液非但没有烧伤它的妖躯,反而为它提供了极为珍贵的火灵气,让它得以喘上一口气,从极度的妖力匮乏中汲取外来的火灵气补给,少许恢复一下。

    但是要完全恢复实力,养好伤的话,至少要长达数月之久才行。

    随后,赤炼蛇妖祖长达数十余丈的妖蛇躯,以及飞天鼠妖祖那副破败的妖躯,尽数落在这座熔岩池内。

    它们两妖并非火系妖兽,可受不了这熔岩池滚烫的熔浆液。在岩浆池中,妖躯被烧的皮开肉绽,肉都快烤熟了,骨头都露出来,都是“哇哇”痛叫。

    苏尘将它们三尊妖祖丢在冒着汩汩气泡的炙热岩浆池中泡着。

    这大半个月以来,他用招妖葫芦带着三尊野妖祖,去了天阙城周边百万里内能够找到的各处险地,取天地间阴寒之水、炽烈之火、奇毒、甚至天雷等等,“折磨”了三尊妖祖许久。

    它们为了抵抗各种打击,早就耗尽了绝大部分的妖力和体力,被折磨了一个半死不活,几乎连手指头都快动弹不得。

    苏尘如今将它们从招妖葫芦里放出来,丢在熔浆池中,它们也早就没有力气逃走。哪怕它们三大妖祖合力,此刻也打不过他一根手指头。

    苏尘看着在熔岩池的三尊妖祖,心中寻思着,怎样才能将它们三尊妖祖屈服,成为效忠于他的三尊妖祖级妖奴。

    他已经费了不少的功夫对它们进行“炼化”,但是看上去效果似乎并不好。

    火蛤、飞天鼠两妖祖每次都还没有怎么动用酷刑,就不停的叫嚷,请求立刻归顺、投降,让它们往东,它们绝不往西。

    这两妖祖主动归顺的太快了,以至于无法分辨真伪,它们究竟是真愿意投降,还是假意投降?

    哪怕是金丹妖将,也通常需要数年之久的炼化。

    更何况是元婴妖祖。

    这才“炼”了它们三妖半个月而已,他自然不敢轻易相信它们是真正的屈服。

    只有赤炼蛇妖祖还是那老副样子,嘴硬无比,叫嚣着生剁活剐只管朝它来,想要让它归顺没门。

    苏尘站在熔岩池边,看着火蛤妖祖一副满足的享受,赤炼蛇妖祖和飞天鼠祖则在熔岩池中苦苦挣扎。

    “‘恩威并施’的手法,效果不明显。难道,自己真的需要去找来元婴级的驭兽术,才能炼化这三尊妖祖?”

    苏尘有些怀疑。

    他倒是在一些高阶驭兽典籍中,看到过某些记载中据说有一种名为《抽魂》的高阶驭兽术,可以几乎绝对的控制妖奴。

    此术的原理是,任何元神都分为三魂。

    这门驭兽术可以通过将一枚完整的“妖修元婴”剥离,抽取出三魂中的一缕灵慧阴魂出来,放在身边囚禁着,从而控制妖奴。

    若是妖奴背叛,毁了这一缕阴魂,妖祖立刻就成傻子,丧失灵智。

    此法绝对好使,除非妖奴不要命了,否则几乎不会冒着成为傻子的风险,背叛主人。

    《抽魂》的施展难度极高,成本高昂,只适合对付元婴级以上的妖祖。

    这门《抽魂》曾经是对付那些高等妖族,最管用的驭兽手段之一。

    这一切本来是没问题的。

    但问题是,此抽魂术对一切元神都有效,并非只针对妖祖。这也意味着,它不仅对妖祖的妖婴有用,也能用在人族老祖的元婴身上。

    正因为如此,出了一场大乱子。

    在数万年以前,北溟大陆曾有一些修仙者肆无忌惮的滥用此术,将原本用来控制妖将的抽魂术,用于囚禁和奴役人族修士,甚至有邪修用来胁迫其他元婴老祖一起造反,试图取代通天皇朝。

    通天皇朝深受其害,在一场大动乱之后,便将此类秘术列为禁忌之术,不允许任何驭兽修士使用。

    一旦用此术,便归入邪修之列,可诛杀之。

    在经历了数万年的销毁抽魂典籍,和捕杀邪修之下,掌握此抽魂术的驭兽师完全销声匿迹,在北溟大陆再也没有见过。如今几乎没有修士掌握此术,只剩下极少数的驭兽典籍中,寥寥几笔提及过此术。

    这也是苏尘并未在天阙城典籍商阁找到这门法术的原因。

    “苏老祖,主人,我飞天鼠愿意归降~!快让我出去,再煮下去就要死了。”

    飞天鼠在熔浆中扑腾挣扎着,身上的肉都快煮熟了,不由凄厉尖叫着。

    三尊妖祖之中,它的实力最弱,也最快扛不住。它是真的意志快要崩溃了,只要能放过它,它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

    “我...我也愿意归降!”

    火蛤舒服的呻吟着。

    虽然回到了熔岩池,但它身上的伤势,至少要数月之久才能恢复过来。在此之前,根本斗不赢苏老祖。

    它已经放弃了逃命的念头。

    苏尘当然是希望它们能早一点归顺自己,但前提是必须有足够的忠诚度才行,否则反而会深受其害。

    他摇了头,“我抓你们,目的当然是希望你们三妖能成为我的妖将,为我尽忠效力。可是你们口中说是愿意归顺,但缺乏行动上的诚意,我没办法信你们!”

    “主人,哪要怎样表示归顺的诚意?”

    飞天鼠苦苦道。

    “不必问我。你们自己想想,该做点怎么,才能表示你们是真心归顺效忠于我!做得好,我就信。”

    苏尘笑道。

    反正他也不急,有充裕的时间来炼它们。它们要是无法表现自己的忠诚,那就继续“炼化”下去,直到它们意志彻底崩溃。

    飞天鼠和火蛤妖祖都懵了,面面相觑。

    它们要自己证明自己的忠诚,苏尘才会收下它们?

    这是要它们拿出效忠的投名状来...他才肯相信!

    苏尘淡淡道,“若是你们无法证明自己是诚意归顺,那我只能动用最后的手段。我曾看过一门高阶驭兽术《抽魂术》,将你们的一缕阴魂从妖婴内抽取出来,封印在招妖葫芦中,以确保你们的忠诚。那时候,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这...”

    “这抽魂术也太狠了吧!”

    飞天鼠和火蛤闻言,顿时脸色大变,不寒而栗。

    它们心中多多少少存了一些伺机逃跑的心思。

    但苏尘要是从它们的妖婴内抽出一缕阴魂的话!

    这样一来,它们岂不是一生为奴,连逃跑的心思都不敢有?

    更别说阴奉阳违,对抗主人了!

    赤炼蛇突然哼声道:“两位妖弟,你们别听他吓唬!本祖见多识广,知道一些皇朝的大律,这门抽魂术早就被通天皇朝给禁用了。

    他要是敢用,那就是公然违抗皇朝禁令,会遭到人族老祖的追杀。到时候,被其他老祖知道,根本不需要我们动手,北溟大陆都容不下他。”

    苏尘不由目光一冷,看了赤炼蛇妖祖一眼。

    这条小妖蛇还真敢跟他对着干,居然敢揭穿他,够硬气,看来是还没有“炼”够。再多炼它几个月。

    火蛤和飞天鼠却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原来皇朝还有这么一条禁令存在,苏老祖是在吓唬它们,多半不会真的抽它们的阴魂出来。

    但就算苏尘不用此术,它们也还是要想法子证明自己的忠诚,才能从招妖葫芦里出来。否则,日夜受这炼化之苦,它们迟早还是熬不下去。

    飞天鼠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连忙急切道,“主人,我可以用行动向你表示我的绝对忠心!当初我们是六妖祖一起去天阙城,想要找你的麻烦。赤火蝎、灰鸦、秃鹫三名妖祖逃走了,我知道它们的去向,带你去抓这三妖!这可算是忠心耿耿?”

    火蛤妖祖不由一呆,懊悔无比。

    它怎么没有想到,还有这个法子可用!出卖妖族兄弟虽然不仗义,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死道友不死贫道。

    赤炼蛇妖祖更是难以置信...这飞天鼠妖祖居然要出卖另外三妖,不会是真屈服了,打算给苏尘当妖奴卖命吧?

    苏尘心头一动,略一寻思,不由露出满意的笑意,“好!飞天鼠,你的此举的确诚意十足。只要你带本祖抓住其它三妖祖,我便信你是真心归顺,不再炼化你!”

    哪怕飞天鼠此番是假意投降,日后找机会溜走。但只要抓住那三名妖祖,那也绝对是以一赚三的好买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