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的宿主是大腿 > 第五百八十八 小姐莫慌 6
    东区的房子买卖非常少,都是当官的,不管大官小官,哪里会有卖房子的,所以周围住的人都是知根知底的。听说一个乡绅因为要赶考,加上运气好,买下这房子,周围的邻居自然要打听一番。

    刚进来的第一日,洛赋就让人将给周围邻居的礼物送去,都是一些特产,还无关吃食,让人很放心,又不值钱。随后,各家又都回礼。

    虽然胡有才只是个三十多岁的考生,但是没人会断言此人以后到底有没有出息,此时的邻居们都是有身份的人,自然不会做失礼的事,更不会主动示好。

    到都城之后,洛赋基本上没出过门,天天在家做文章。说来惭愧,之前考试的文章都是小狐狸帮的忙。洛赋的真实水平,还真是一言难尽。

    古时候的文章要求颇多,像洛赋那样的科学报告似的文章,考官们可以写住上千字的批评来。

    只是总不能都靠着小狐狸,洛赋还是要学一些的,至少以后能自己随手写出一篇小文章,或者做一首小诗。

    又是一年冬季,给人当爹当相公已经有一年,洛赋这才想起好久不见的候望升。这个时候的候望升应该已经绝了考试的希望,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还如约进了皇子府。

    不过洛赋怎么都没想到,在考场前,居然见到了候望升的身影。腿脚有些不便利,能看得出来,但也只是走路稍微有些不顺,远远说不上是瘸子。

    这是怎么回事?对自己的药洛赋一向很有信心,这次怎么就失手了?

    候望升也看到了胡有才,脸上一向淡定的表情都变了,即使看上去年轻了很多,他却敢肯定他没有看错,那个男人就是害自己成现在这样的罪魁祸首。

    “干嘛呢你?到你了。”后面的人推了推候望升,候望升收回了自己已经要喷火的眼神。

    “兄弟,那人和你有仇?”另一边洛赋还没到,后面的人拍了拍洛赋的肩膀,很明显,附近的几人都注意到了候望升的表情。

    “是有些过往......”将当初的事简单的说了一下,还说明候望升的腿就是自己让人打的,不过当初给了钱,怎么就没养好,他就不知道了。

    “没想到这人看上去人模人样的,居然是这种人。”刚才搭话的人有些同情洛赋,“不过倒是没看出来,兄弟你女儿都这么大了。”洛赋此时看上去就像是二十多点的样子,完全看着不像三十出头的人。

    周围的人虽然没出声,却也暗中听两人的对话,也有不少人对候望升有了印象。印象当然不是什么好印象,这也是洛赋故意为之。

    对于考生来说名声很重要,特别是这么个不好的名声,人家可能会接受你光明正大的心狠手辣,却不能接受你这样去算计一个女人。

    古时候的男人很是奇怪,他们一边看不起女人,一边防备女人,又不屑于去算计女人,大男子主义作怪。

    候望升暂时没感觉到,因为进了考场之后,大家都不能走动,全部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在属于自己的小房间,以后三天,吃喝睡都在这里面。

    洛赋没有做一些特别的吃食,反正自己身体好,就带了些干粮,带了一些茶。饿了就吃干粮,渴了就喝热水或茶,要过三天,还是比较简单的。

    没有分在茅厕边上,也不是临时搭的草棚,是在正经屋子中,这已经是这场考试中,顶级的待遇了。

    有趣的是,候望升就在洛赋斜对面。这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就是指候望升这样,特别是在洛赋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之后,更加生气。

    “老实一点,不要盯着别人看。”士兵走过来敲了敲候望升,虽然候望升没有说话,但是你盯着人家看,同样不行。

    候望升只得气愤的收回自己的脑袋,不再盯着洛赋看。此时洛赋却趁着士兵离开的瞬间,抬头看了一眼候望升,还笑了笑。

    好在候望升还记得自己是在什么地方,没敢造次,只能按下心中的不忿。

    候望升是有真才实学的,和洛赋这种作弊的不一样,剧情中凭着他的能力也自己考了进士,只是心胸太窄,导致有些地方不足,文章中显示出来的不被大多数人所喜,所以排名不显。

    只是这次有些不同,候望升去年没能参加考试,所以不算落地,加上他找到了靠山,有了证明,也有人保举。所以去年因为身体出现状况的他,今年还能参加考试。

    在考试之前,只要你有资格,有些人情,并不是不可以讲。候望升也格外珍惜自己得来不易的这次机会,这一年来,张进不小。

    然洛赋也说不上后悔,只是剧情的尿性和意外的出现让他的打算落空。只是这候望升不知道怎么还能走路,背后的原因才是能让洛赋忌惮的所在。

    三天时间,候望升再没关注洛赋,洛赋也没去看他,相安无事的过了考试时间。期间,也少不了有些学子身体太差,精神极度紧绷,环境不好,种种原因加起来,让一些学子晕倒在考场。

    进了考场之后,哪怕你卷子上一个字都没写,也算是交白卷,即使你是晕过去导致没写也一样。这些人,只能三年后继续考。

    候望升的腿虽然走路只是有点跛,不过长时间待在一个小空间还是很不舒服,中间借着接水上茅厕出来次数比较多,也引来考官的注意。

    好在天气虽然冷,却没下雨下雪,三天时间过去,出来的众人精神都不太好。洛赋上了马车,回头看了一眼候望升坐的马车,然后离去。

    考上和试卷虽然多,不过都城的阅卷速度和人还有分工更加明确,他们的经验也更多。半个月的时间,已经将所有卷子全部阅完。

    卷子全部阅完,从考试开始就关在贡院的一干阅卷人这才得出来,不少年龄大的,还被人扶着。只是和考生的情况不同,他们的精神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