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 被穿越之后 19最新章节手打全文字TXT-我的宿主是大腿-暂未分类-大文学(无错小说)
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的宿主是大腿 > 第五百二十一 被穿越之后 19
    什么手足之情,在她眼中,完全没有,没想到她在看着苏家的时候,一脸的愤恨。

    洛赋也有些纳闷,不知道这女主的思想怎么就这么奇葩,为啥这种女主,多数都要和原主的家族闹翻。你说苏筱幽从小就可怜吧,苏筱婵不可怜了吧。

    苏筱婵在苏家可不是可怜人,母亲虽然早逝,但是因为天赋还算是不错,有亲爹在,七长老虽然和族长不对付,对自己孩子,也算是好的。

    那么苏晓是用什么理由说服自己,用苏筱婵的身份离开苏家,并且记恨苏家。难道对苏家的记恨都是因为自己?

    苏晓此时也多看了洛赋两眼,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总觉得离开苏筱幽的身体,她失去了很多东西。本来她也觉得这样不好,毕竟那是苏筱幽的身体。

    但是自从认识诀之后,她也知道有些事,冥冥之中自有注定,就像当初自己来到苏筱幽的身体中,那就是缘法。可是这个缘法被人力破坏了,影响了自己的未来。

    这让她莫名有些不喜,只是她虽然心狠手辣,却标榜自己不是道德有失之人。选择了苏筱婵之后,只能从苏筱婵的角度去恨上苏家,至于苏筱幽,那便是私人恩怨。

    苏晓为什么会觉得苏筱婵在苏家受委屈了呢?这还好从苏筱婵的那死去的母亲说起,苏筱婵的母亲以前是七长老半个青梅竹马。

    不过七长老是嫡出,小时候因为亲生母亲身子不好,在乡下住了一段时间,方便调养。就是这个时候认识了苏筱婵的母亲,乡下庄子里庄头的女儿。

    虽然是乡下姑娘,毕竟是苏家名下的庄头的姑娘,也有橙色的修炼天赋,所以性子开朗,性格外向,也生得美貌,是个不错的姑娘。

    七长老对苏筱婵的母亲很喜欢,不过七长老是个比较现实的男人,自然不可能娶一个没什么身份的姑娘当正妻,所以只是纳了苏筱婵的母亲。

    苏筱婵的母亲自然是非常失望,只是她也很喜欢七长老,而且这是她能得到最好的婚事了,能进苏家,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哪怕只是妾室的身份。

    良心话,因为喜欢,苏筱婵的母亲在七长老的后院一直受宠,日子过得不错。偏偏就是因为受宠,日子过得不错,苏筱婵生下来又是个天赋还成的,绿色天赋,只要努力一些,好好教养,以后也能出息。

    这便让多年没有生出嫡出子女来的七长老的正妻自然就嫉妒了,不过是个乡下姑娘,什么都没有,修为也比不上自己,凭什么比自己过得好。

    于是苏筱婵的母亲死在宅斗之下,却是苏筱婵亲眼看见。之后哪怕七长老对苏筱婵还好,也不知情的和夫人恩爱,苏筱婵内心就恨上了苏家一家。

    但苏晓到了苏筱婵身子之后,接受了苏筱婵的记忆,自然是要立志帮苏筱婵报仇,加上本身不喜欢这种无情的大家族,所以第一件事就是离开苏家。

    苏家没人知道苏晓的想法,洛赋这个知道剧情的人也猜不到,毕竟在原剧情中,苏筱婵更是没有出现过。

    苏晓下台的时候正好对上苏家人,她微微一笑,甚至对苏家众人颔首,然后款款的离开。苏筱婵今年已经十五岁,不少人为苏晓这浑身的气质所折服。

    苏晓浑然不觉,只是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散发出的光芒,越来越盛。

    只是苏晓还是有一点不满,她虽然出手帮杨家杨维新恢复了玄气,但是杨维新还是没能参加比赛。苏家人却在这次比赛中,绽放光芒,要是杨家回去的话,能不能抗住苏家的压力,不让苏家更上一层楼?

    苏晓不能得到肯定的答案,心里却隐隐觉得威胁,她本就是不折手断的人。于是,她再次和杨维新出现在了客栈之中。

    苏家人虽然不喜,但是对方是杨维新带来的,他们也不能说些什么,相反,因为苏晓曾经的身份,他们越要表现出大方得体,不然就是给人看笑话。

    也因为众人得知苏晓曾经的身份,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作为羊城的家族,陈家和张家是知道的。众人自然能看出来,这下子,杨家是打算维护自家的地位,要和苏家真正的站在对立面了。

    杨家自然有这个想法,不过苏晓也不会将自己的底牌露出来,虽然要对苏家动手,她却不会说出什么来,让杨家察觉,到时候,杨家要是以此威胁自己怎么办。

    只是说几句推波助澜的话,就让杨维新的弟弟暴怒,想要对苏家动手。只是碍于眼前的姑娘原来是苏家的,免得她尴尬,他们也不说是对苏家。

    苏晓乐得装傻,就好像帮着朋友出主意对付仇人一般开口,“你们要对付的人是对维新下手的人?”

    杨维新的弟弟杨维乐今年十八岁,和苏澈差不多大,经常被拉出来和苏澈想比,最是讨厌苏澈。他自然是要对付苏澈,这个胆敢肖想他妹子的男人,不过却也不想在女神面前说出让自己不堪的那些事,只能顺着女神的话说。

    “自然知道对方是谁,要做些手脚这有何难?这也不是伤害无辜,这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苏晓说这些话的时候很是爽朗,杨家兄弟最喜欢的就是苏晓的性子,堪为女神,和那些妖艳jian货一点都不一样。

    杨家兄弟自然想出手,只是想要以其人之道,但是苦于手上没东西。

    作为朋友的苏晓,就拿出了自己的东西,“这是我无意间得到的,有些霸道,不过既然是用来报仇,我相信维新不会是滥伤无辜之人。”苏晓将犹豫半响,将一个小瓶子放在桌子上。

    杨维新没有仔细去问这有些霸道霸道到什么程度,但是女神既然这样说了,说明是“好东西”,要是问太多,还显得他太急切。

    于是杨维新收下这东西,接下来,几人再也不谈之前的事,而是谈到了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