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的宿主是大腿 > 第四百六十二 男娃女娃 4
    “哎,不管怎么,回来了就好。”经理起身拍了拍洛赋的肩膀,“走吧,我带你去部门。”

    张婧大学学的是英语专业,本科毕业就考了8级,凭着出色的口语,在大学时候的优异表现,得到了现在的工作。现在的工作是在一家著名的外贸企业的翻译部门,这个部门的工作是重中之重。

    部门需要做的就是翻译各种对外文件,还有在和外籍开会的时候,不管当时的领导对外语是否精通,都会带上一两个翻译,用来显示身份,或者是应对突发情况。

    张婧开始也是从打印资料的小妹做到了现在的地步,虽然没有达到翻译部门的顶尖位置,却也在公司里小有名气。

    张婧生了孩子回来,同事们还是高兴的,虽然外出的机会分给别人,奖金少了一些。但是,也没有那么忙了,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不顾一切做太多,结果就是本职工作都做不好的下场。

    学渣赋的英语是不好的,以前帮学生逆袭过,但是外贸翻译这个工作,太多专业术语。哪怕有张婧的记忆,也不能马上融会贯通,这个时候,就要求助可以帮忙的系统君盼盼。

    “没想到张婧你回家几个月,专业一点都没落下啊,今天交上来的那份文件,可是被上面表扬了,不错,好好干。”下班的时候,在电梯遇到经理,得到一句夸奖。

    “我会努力的。”洛赋也不故作谦虚,也跟着笑着点头,在身份不高的时候,领导夸赞的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谦虚。

    “张女士您家孩子可真乖巧,醒了陪着玩就成,除了饿了拉了,从来不哭。”接孩子的时候,妞妞得到了张佳的夸奖。张佳觉得,这样的孩子,自己一个人最少可以带三个,可惜,人家花了这么多钱,肯定不会让自己还去带别的孩子。

    “今天麻烦你了。”孩子身体好了,自然就不会太闹腾,洛赋可是给孩子吃了不少自己炼制的好东西,身体倍棒,没什么不舒服的,自然不会哭闹。

    “没事没事。”

    带着孩子回家,却在客厅中看到了一脸阴沉的姚望。

    “你又带着孩子出去?不是告诉你少出去吗?”洛赋刚进门,就听到姚望传来大吼。嗯,看来是身体没看好,所以要找地方撒气了。

    “什么带着孩子出去,我可是去上班了,家里没人带孩子,孩子可不是要跟着去?”洛赋也不理会,轻言细语,话却能让姚望的怒气更加大。

    “你上什么班?家里的事不管了?饭也不做,你这是做女人的态度?”姚望果然腾一下的站起来,在他看来,自己都发脾气了,张婧还一脸的淡定,这明显是不把自己放在眼中。

    “家里吃饭你没拿一分钱吧?我养着你的孩子,还有你爸妈吃饭,总该要工作吧!”洛赋还是没生气,鞋子也不忙着换了,就这样站在门边看着姚望。

    姚望气急,“当初我还以为你不是肤浅的女人,现在可算是原形毕露了,还是向着钱看是吧?我让你想着钱看!”姚望直接冲过来,冲着张婧的脸就是一巴掌。

    只是,巴掌没打到洛赋身上,姚望的手被洛赋一把抓住,动弹不得。

    “姚望,当初你不也是看上我工作好,不会给你造成负担,还想着要是娶一个家里有地位的,城里的,就怕到时候你拿捏不住人家吧?”不得不说,姚望这种男人,是聪明的。

    并不像那些凤凰男一样,想着找一个家里有钱的女人,那样的男人百分之九十都会被女方家里吃得紧紧的。

    而姚望这样的,则是凭着自身的优秀,找一个同样自身优秀,能赚钱。但家里情况和他们家一样不好,甚至凤凰村比姚望的老家更加偏僻,这样一来,他就能拿捏住张婧这个有出息的女人。

    姚望没想到张婧一把就抓住自己的手,自己还动弹不得,什么时候张婧有这么大的力气了?他也没有多想,就要抽出自己的手,继续往张婧的脸上挥去。

    “好了,你别挣扎了,以前我是想着顾着你那强烈的自尊心,满足你的自尊心。没想到你家居然看不上我女儿,那我也不需要满足你的自尊心了,少来惹我。”甩开姚望的手,洛赋也不换鞋子,直接回了房间。

    姚望却是想到了这几天碰的壁,那些医生护士小声说话的时候,他总觉得他们都在嘲笑他。还有那些女护士看自己的不对劲的眼神,加上一向温和的张婧居然变化这么大,气血上涌,姚望一下子晕了过去。

    洛赋听到有声音,也不管,一心照看孩子,然后就是看张婧的专业书。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已经黑下来,这几天姚家两老迷上了打麻将,不到十点不回来休息,也没人发现倒在客厅的姚望。

    然而,倒在地上的姚望却幽幽转醒,没有出声,打量了一下黑暗的客厅,还有亮着一点光的房间。半响没有动作,然后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出了家门。

    沉迷学习的洛赋这才想起来看看姚望,打开房门,发现外面的灯是关上的,打开灯一看,姚望不在家,沙发上还有姚望的行李。

    大概是出去了,姚望手上可不缺钱,也不是洁身自好的人,晚上自然有去处。

    而此时的姚望,内心却是有些崩溃,他本来想着,他既然来了,手上还有解毒丹,对方不管是给“姚望”下了什么药,都不是问题。

    出了家门,他就找了几家酒店,然后将解毒丹吃下。出于对解毒丹的信任,也没有去检查到底好了没有,就马上在手机上约了一个姑娘,对方见是这么高档的酒店,没多久就到了。

    然后,姚望却惊恐的发现,他感觉到了记忆中才有的那种让人撕心裂肺的感觉。箭在弦上,却突发强烈的阵痛,那家伙马上萎靡下来,接着就是长达十多分钟的剧痛,无法形容的痛感,让自认为见多识广的姚望,也在疼痛中生出绝望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