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的宿主是大腿 > 第三百九十六 仙界 7
    盼盼联系062也是冒着危险的,系统和自己的主人神魄已经联系在一起,所以联系的话不可能被人发现。然而,系统之间就不一样了,就像打电话一样,需要发出信号。

    “没事吧?”洛赋走路有些慢,这就是为了等着结果。

    “我只是单方面发了信息过去,速度很快,没有被人跟踪,应该是没人发现。062就算能成功,也需要一些时间。”盼盼有些激动,没被发现,这真是运气好了。

    洛赋穿过御花园,去了仙女阁,整个天宫中,算得上熟人的就是牡丹了,临下界的时候,来拜访一番,这是正常。

    牡丹得知洛赋要帮锦澜上仙下界做事,很是羡慕,虽然她这样的地方,是很多小仙都羡慕的,只是下界啊,这意味着可以获得香火,这不是这一点点地位能比得上的。

    洛赋看出牡丹有些不爽快,说了几句话,就告辞离开了,还是走来的那条路。

    大公主不知道自己为何想要出来走走,带着一个人就去了御花园,在看到那个长相明显比不上周围仙子的人时,有些好奇,就叫过来说话。

    洛赋被大公主身边的人叫住,就知道是062得手了,低着头走到大公主身边。

    “红谷,这仙子长得不好,是不是之前我们听到的锦澜上仙要的那个仙子?”大公主上上下下打量了洛赋几眼,然后说出这句话。

    红谷有些想笑,总是有人将大公主和锦澜上仙相比较,所以大公主一向对锦澜上仙比较在意,就连锦澜上仙身边的人,也想问两句。

    “小仙青灯,是锦澜上仙的侍女。”在红谷的示意下,洛赋自己回答了大公主的问题。

    当初思落活她的委托者是大公主,这点没错,她不可能说错,现在在062的影响下,大公主果然和自己说话,这说明,思落已经失去了意识。

    062想着999可能要和主人说些什么,于是小小的影响思落的想法,将红谷支开了。红谷没有怀疑,公主一向有些骄傲,可能会为难这个锦澜上仙的侍女一番。

    红谷离开,洛赋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主动给大公主斟茶,大公主没有拒绝,对于锦澜上仙,她心中有不能的不喜欢,让锦澜的侍女帮自己做事,她心里高兴。

    大公主自然不会盯着洛赋看,也没有注意到洛赋斟茶的时候,将一粒药丸丢到茶杯中,茶杯中的茶没有一点变化。

    接过洛赋双手奉上的茶,大公主闻了一下,没有任何问题,然后饮下。

    接着大公主怀着对锦澜的不满,指使她做事过了瘾,这才让洛赋离开。

    达到目的的洛赋直接离开天宫,给大公主下的药是她兑换的壮大神魄的丹药,价格非常昂贵,而且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兑换的机会,如果自己不尽快学会在锦澜府上记住的炼丹术,和丹方,那么她就真的没任何保障了。

    壮大神魄的药和大公主现在大罗金仙的修为比起来还是差太多,但是却多了一些保障,给思落多一些时间。

    锦澜给的国家虽然在她眼中是小国,在洛赋看来,也不算小了。

    这片大陆非常大,大国好多个,小国家无数,哪怕是小国家,占地面积也不小。

    洛赋的国家叫陈国,这是因为第一代君王姓陈,不过这个国家上千年来经受了几次战火,现在的君王已经不信陈,也不是当初陈国的本地人。

    最开始的时候陈国的信仰不可考,但是现在的君王当初只是邻国的一个普通士兵,因为犯了事,所以被驱逐,只好来到了陈国当一个流民。

    但是后来他遇到了一个有本事的道人,在道人的帮助下,一步一步,后来起义拿下了陈国。登基当了国君之后,道人就成了国师,国师就成了这个国家的信仰。

    其实现在整个大陆宗教上算是百家争鸣,信仰什么的都有,每个地方信仰的基本上就是当地的保护神,这很正常。

    比如挨着大山的信仰山神,这山神其实就是当地有修为的妖仙,挨着大海的信仰龙王。

    洛赋化妆成普通的道人打扮,没有去都城,而是在边城住了下来。边城是整个国家宗教信仰最低的地方,因为有外来势力威胁着他们的安全,边城人民一般比较彪悍,加上天高皇帝远,信仰那个国师的有,但是很少。这附近还有山神土地是他们的信仰。

    “大哥,听说陈国的道观都是供奉第一代国师,是真的吗?”坐在茶肆中,听到有人提起这方面的话题,洛赋也好奇的问道。

    他一身打扮就像是外来人,外来人对这事好奇也是正常。

    “嗯,第一代国师帮着开过皇上平定陈国,之后皇上下令,第一任国师就是陈国的信仰。小兄弟是哪来的?你可不像是道长,嘿嘿嘿!”被洛赋问话的男子看洛赋一身道袍,却不像是道长,倒是有些好奇。一脸的憨厚摸了摸自己的头,也没有恶意。

    “我以前是郑国乡下的,后来我们那发大水,我就开始流浪了,这一身道袍在外面行走比较方便。”洛赋也装憨笑了笑。

    “可要在这住些日子,我家中屋子宽敞,就做了接待客人的生意,看小兄弟和我有缘,大哥给你便宜一些。”汉字虽然看着憨厚,话机一转,就显示出了自己的聪明。

    “那可真好,小弟还正愁不好找地方住,听他们说,这里有些乱?”边城一向都是比较乱的地方,洛赋这可不是听来的。

    “现在不是乱的时候,冬天才是,我们这能种粮食的地少,冬天挨饿的人比较多,那些挨不过去的,有些就打别人家的主意。”这也不是不能对外人说的事,整个边城的人都知道,不过男子说这话是凑在洛赋耳边说的。

    他们这些家里男人多,有点拳脚本事的人家,不是那些人下手的对象。不过别人家,他们也管不了,县老爷都不管,他们都是平民百姓的,只能私底下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