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的宿主是大腿 > 第一百一十一 我是雍正帝23
    皇上知道这件事之后,又将洛赋叫进宫,这老四怎么一在家就要出事,这后院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其实皇上心中隐隐觉得,这件事估计就是老四自己贼喊捉贼。

    于是洛赋进宫之后,自己进了御书房,门就被关上了,洛赋就明白了皇上这是要和自己说些不能让人知道的话。

    “老四,你府上的事是怎么回事?”康熙坐在龙椅上,看着自己儿子。以前觉得他很老实,能干,踏实,是一个很不错的臣子。但是现在又觉得,这个儿子也是能作的那种,不过却不是惦记他手上的权利,这让康熙有了一些当爹的无奈。

    “儿臣发现钮祜禄氏有些怪异,对方外之事很熟悉,儿臣觉得这么一个女人睡在身边让人心寒,加上找到钮祜禄氏以前陷害子嗣的证据,儿臣这也是没办法……”洛赋说得可怜兮兮的,一副我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为自己的小命着想的样子。

    “查清楚了吗?”康熙对洛赋说的方外之事感兴趣,不过不是自己想学,而是要将这种事杜绝,这些人绝对是皇权的威胁。

    “没有调查出什么,不过钮祜禄氏那里,大概是在南方的道观学了一些东西。”洛赋当然不会去调查这些东西,要调查都是要让皇帝去,她要是私底下做了,谁知道皇帝会怎样想你。

    “这事朕会让人去调查,你身体好些了吗?”言下之意就是你该回来上班了,老四已经在家一个多月,这让每天兢兢业业的康熙,很是不满。

    “儿臣每天早晨都觉得头晕乏力,加上府中那些糟心事,儿臣愧对皇阿玛的教导~”说着洛赋就跪了下来,头趴在地上,就怕自己哭不出来,还是趴着算了。

    康熙无言,看了跪在地上的儿子,第一次觉得对自己的儿子很是无奈,只好挥挥手让他下去。

    洛赋满意的离开皇宫,那什么南方的道观自然不是乱说的,不过那不是和钮祜禄氏有关,而是和武氏有关。

    武氏的爹在南方做官,四品官员,算是封疆大吏了。武氏小时候在一个道观认识一个道长,然后道长说她有慧根,之后就跟着道长修炼。

    实际上知道武氏是修炼的人都很少,武家的人只知道道长说他家女儿身体不太好,因为个他有缘,要经常在山上住,给自家女儿调理身子。

    武家的人自然不会不应,宁可信其有,而且他们家女儿身体确实要差一些。所以武氏就经常都住在道观,跟着那个道长修炼。

    武氏在道观的事不是一个秘密,皇帝想要查的话,很简单,如果皇帝主动给自己说,让自己将武氏交出去,那么自己求之不得。要是皇帝没有表示的话,那么就自己下手,不过应该不会没表示。

    武氏不知道洛赋已经给她挖坑,她还在想钮祜禄氏的问题,和钮祜禄氏能看到武氏身上的灵气不一样,武氏是不能出钮祜禄氏身上有灵气。但是凭着修真者的直觉,她能感觉到钮祜禄氏不一般。

    这段时间后院出了这么多事,先是后院生孩子最多的李氏,而且李氏还是一个侧福晋,一个汉军旗的女人能当上侧福晋,说明她也不是见到的人。但是李氏就突然暴毙了,她不相信里面没有一点猫腻,

    接着就是年氏,那个美貌远近闻名的女子,那样的美貌,不管到了哪家的后院,就算是进了后宫,也肯定是能得到宠爱的女人。但是进府才两个月,就也没了。

    还有就是钮祜禄氏,那个她一直当做只最大敌人的钮祜禄氏,现在也莫名其妙的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于是觉得是死了,但是是谁下手的呢?这后院的女人都不可小觑,她一时也猜不到是谁,不过最大的可能就是那拉氏,那个回娘家的福晋,虽然她不在,但是后院肯定是布满她的眼线和狗腿。

    还有四爷,和自己印象中的四爷不一样了,最近变了不少,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现在天地间的灵气太少,她修炼了好几年,才有这么点修为,而且前面几年,还比不上在贝勒府的修炼所得。

    就和师傅说的一样,就算是一丝丝的龙气,也对他们的修炼有很大的炼化一丝丝的龙气,最少相当于修炼一个月所得。

    而且京城因为有天子在的原因,想要自己修炼的话本来就很艰难,因为灵气都集中在天子身上。现在没有了龙气来源,武氏觉得自己都要憋疯了。

    她觉得自己应该想办法让四爷重新给自己提供龙气,不然的话自己就要下重手了。他们修真之人,可没有不杀生的说法,要是没点手段,怎么肯定在季节的斗争中获得一席之地。

    武氏这就和钮祜禄氏想的差不多,如果有如细水但是能长流的龙气来源,她们愿意花时间去周旋,如果没有,那么她们就要用抢夺的方式了。

    她们不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在她们看来,她们的修为才是最重要的事,什么朝代的更迭,这都是俗世间凡人的来往,和她们无关。

    她们自认为高人一等,但是又要从一个凡人身上等到她们梦寐以求,但是却只能靠着自己身子去得到的东西。一方面对凡人嗤之以鼻,一方面又要谋取凡人身上的东西。

    洛赋本可以直接收拾武氏,但是想到武氏身后的师门,所以才想到如果将武氏的处置权交到皇上手上的话,更好一些,因为如果和她身后的师门对上,就不是小规模的事了。

    但是如果不对上武氏身后的师门,那么可能就会给胤留下后患。而且按照胤的性子,加上上辈子也当了皇帝,胤是不会向康熙请求帮助的,所以还不如她现在就给他解决了皇帝这方面的问题。

    皇上听了洛赋的话,在洛赋出宫之后马上就派人去南方调查这件事。南方的道观虽然很多,但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以下面的人没有任何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