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暂未分类 > 我的宿主是大腿 > 第九十三章 我是雍正帝5
    实际上只有洛赋和当事人知道,来前院伺候,真的只是单纯的伺候,爷吃饭的时候在一边伺候,爷看书写字的时候守在一边伺候,就是没有伺候到床上。

    但是其他人不知道啊,他们只知道谁谁谁伺候了爷。大家都没有,就她一个人有,这让后院的女人都有了恐慌,谁也不例外,毕竟爷这几天做的事,实在是让她们看不懂。

    最开始觉得不对劲的是李氏,各种怀疑四爷是不是也被穿了,穿越者看到不对劲的人,最开始想到的就是对方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然后李氏就亲自上阵,天色晚一些的时候,就悄悄的摸到前院,去观察洛赋的生活。

    其实不用洛赋,就胤的暗卫就已经发现了李氏,李氏这个时候的功夫还没有胤那时候发现的时候强大,所以围绕在周围的暗卫就发现了这个人来盯梢。

    但是洛赋知道后并没有什么反应,就让她以为她的盯梢是成功的,所以没有抓到什么不对劲的时候,李氏天天都来。而洛赋自然也是在准备,喜欢盯梢是吧?既然这么喜欢,自己可不能对不起你送上来收拾你的机会。

    洛赋和自己暗卫制定了一系列计划,就是为了保证能抓到李氏,而且要保证万无一失,将所有能想到的李氏可能拥有的金手指都想进去了。能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可能有随身空间什么的,所以洛赋做了不少准备,就是为了将李氏一次就抓住,不然的话,打草惊蛇之后就没这么好的时机了。

    晚上的时候李氏照样来了前院的书房,在屋顶看着屋子里面的人,这几天她发现这人可疑得很,但是却又不敢百分百的确定,只能每天能盯梢,一定要找到能确定的证据了。

    洛赋察觉到屋顶上的动静,对着身后的人打了一个手势,示意暗卫开始行动。于是埋伏在周围的暗卫全部上去,直接打了李氏一个措手不及。

    李氏看着突然出现这么多人,拿不准到底是什么人,之前来的时候可没有遇到什么人,难道这些人是刺客?正好被自己遇到?李氏想退了。

    但是埋伏这么多天的暗卫怎么可能让她跑了,缠得很紧,而且下手很重,完全没有一点顾虑,一心都记着主子的话,一定要抓到人,生死不论。

    他们都知道这个最近盯梢的人是谁,但是不管你是谁,他们只听一个人的话。

    交手没多久,李氏就发现自己不敌了,毕竟对方人太多,而且这个时候,外面这么大的动静,但是里面却没有人出来看,李氏也猜到可能是自己这几天的动作被知道了。这个时候她只能逃,如果逃不出去的话,不管里面到底是穿越者还是真正的四爷,被抓住了,自己都只能是死路一条。

    李氏来到古代一直都觉得自己就是主角,毕竟身上有随身空间,而且进入四爷的后院这么多年了,一直都是顺风顺水。但是谁知道这个时候竟然被怀疑了,不管是不是穿越者,这下子自己都要离开四爷府,不然就是死路一条,所以李氏直接朝着府外的方向去,想着逃跑,就没想着进入空间。

    洛赋虽然在屋内,但是却一直透过屋顶弄出来的洞观察着外面的情况,看到李氏拼命的想往府外去,就知道她的想法了。

    “你去。”洛赋示意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去,这人是暗卫里面身手最好的,一直都是跟在胤身边保护,要赶紧将人拿下了,免得这边的动静被人发现了。

    哪怕是有强悍的金手指,但是洛赋既然将所有的暗卫都召来了,肯定不可能让李氏活着离开。

    李氏见自己不敌,就想要躲到空间了,虽然进入空间之后出来的时候还是在这个地方,但是这个时候还是保命要紧,留得青山在。至于她的孩子们,她相信不管是四爷还是穿越者,既然在古代这个大环境下,肯定不会对自己的孩子做什么,自己需要做的就是保全自己,等待时机。自己要是真的被抓住或者是就死在这里,自己的孩子才是真的没了机会。

    但是洛赋一直观察着李氏,怎么会给李氏进空间的机会,看着李氏将手伸向她的脖子,洛赋拿出自己准备好的飞镖,快速的打到李氏的手上。

    手上传来的刺痛让李氏的手动弹不得,暂时失去了进入空间的机会,她的空间需要摸到载体才能进去,这下子失去了先机。想要用到另外一只手,但是洛赋的飞镖在她的另一只手还没有伸出来的时候,就插到了她的手上,这下子两只手都暂时动不了,李氏只好不顾一切的往府外跑。

    不过李氏就是这两只手受伤的时间,暗卫一拥而上,直接将李氏抓住,然后将李氏的手绑好。

    李氏被绑好送到书房的时候都还是懵的,自己怎么就被抓住了,现在自己该怎么办才能保全自己?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自己要怎么解释自己来前院还穿着这一身衣服,特别是怎么解释自己会武功这件事?

    “怎么?还想着要怎么脱身?”洛赋也没有让人出去,要是胤的话,审问自己的女人,肯定不会让下属在场,但是洛赋可就没这个顾忌了,自己可一点大男子主义都没有。

    “爷,我......”李氏张口就想要解释,但是看到洛赋的眼神,就知道了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算计好的,为的就是抓住自己?

    “李氏,亏我一直对你宠爱有加,没想到你竟然是细作?”没给李氏一点解释的机会,反正自己也不会相信,何必浪费口舌。

    “爷,我不是细作,你听我解释......”李氏这下子是真的一点镇静都没有了,要是给自己定罪为细作,那么自己就真的一点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现场杀了自己,也不会有人说什么。而且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孩子就算是活下来,但是却肯定会受到影响,哪怕自己活不成了,也不能牵连自己的孩子。